玉修罗传奇之法老咒语 楔子 第十四章 化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63/



柳寒烟又对第三个家伙道:“还不想说么?是不是也想尝尝滋味?”

眼里闪过一丝犹豫,望着那个头目道:“我不知道是什么?是那边那个穿西装的叫什么史密特人来找我们的头儿,请我们看着邦德先生的,炸弹也是他安装在邦德先生身上的。安装完他就要走,可是霍夫曼和他多扯了一会儿,还未走你们就来了。”

“你们没有见到一个女孩儿叫珍妮的?”

“没有。我不知道。”

柳寒烟想了一下,走过去将那个穿西装的家伙史密特弄醒,道:“史密特先生是吧?”

这家伙一见到柳寒烟,牙齿一咬,嘴边流出黑血,服毒自杀了。

柳寒烟赶紧跑到布罗迪那里,霍夫曼还未醒来,布罗迪正在给他包扎伤口,怕他流血过多而死。柳寒烟伸手在霍夫曼的脸颊上拍了两下,将霍夫曼的牙齿全部震落。

霍夫曼一痛,缓缓醒了过来。

柳寒烟道:“你大概还不知道我是谁吧?告诉你,我是玉修罗。”

霍夫曼惊奇地瞪大了眼睛。

柳寒烟道:“你一定听说过我,知道我的厉害。我问你,你知道史密特在外安装了什么?”

“唉!史密特怎么样了?”

“他一见到我就自杀了。”

“我们只是小小的雇佣兵,那个史密特原来和我在一个部队服役过,后来因违反军纪被开除。前几天他找到我,问我愿不愿意做笔生意。我就问他什么生意,他出资二百万美元请我们到酒店将邦德先生请来,看在这里。我们到酒店时,邦德先生已经昏过去了。到这里后,他就拿这个炸弹给邦德先生装上,我问他干什么,他笑嘻嘻的说给人准备一份大礼。”

柳寒烟和布罗迪对望一眼,布罗迪急忙问道:“什么大礼?”

“我不知道。不过史密特的人品不怎么样,出这么多钱难道仅仅让我们看着一个人么?我不相信他,就派一个人去跟踪他,见他到一家酒馆和一个人见面,言语中说到什么“镰刀”什么的,我也不懂。”

“死神镰刀!”柳寒烟的脸色立即就变了。

见柳寒烟这样紧张,布罗迪也紧张起来,道:“柳小姐!什么是“死神镰刀”?”

“是美国最新研制的秘密生化武器,传播快,毒性大,极难防治。如果爆炸,整个葡萄牙都会被波及。”

霍夫曼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却被柳寒烟看在眼里。

柳寒烟突然抓起霍夫曼,就像熔炉走过去,将他慢慢地放向沸腾的铁水。

“柳小姐!你做什么?”布罗迪道。

“做什么?你看不见么?我要把这位先生烤来吃了。”

“玉修罗!我什么都告诉你了,你怎么还这样对我?”

“霍夫曼先生!你晕过去了不知道,我刚才就把你的一个队员扔到了这里,现在他正在里面洗澡呢,你不去陪他么?”

柳寒烟便说边将霍夫曼慢慢接近铁水,“滋”的一声,霍夫曼德一支脚趾化为灰烬。

布罗迪拔出枪来,对这柳寒烟大叫道:“柳小姐!我不能让你这么做,我也是雇佣兵,我们都有军人的尊严,我不许你侮辱他。”

柳寒烟笑道:“我没有侮辱他啊,我就是想要他说实话。”

霍夫曼惨叫着,道:“我都告诉你了啊!”

“是吗?我想你没有完全说实话吧?”

“砰!”布罗迪的枪响了,子弹贴着柳寒烟的耳边擦过。

柳寒烟不理,依然笑道:“对不起!霍夫曼先生!烧着你的脚了,我是要烤烤你的,看来我要学一下厨艺了,怎么把你考熟却不焦呢?”

“玉修罗!你快放了他,下一枪我不会打不准了。霍夫曼先生!你快说了吧!你知道她是玉修罗,一贯心狠手辣的。”

“哈哈.....!”霍夫曼嘶声狂笑道,“你们别演戏了,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省省吧,玉修罗!我告诉你,总共有四发毒气导弹,还有半个小时就发射,你再厉害也不可能半小时把他们都找出来。有你这娇滴滴的天下第一美女为我陪葬,我死也值了!”

“毒气弹怎么来的?”

霍夫曼再不说话,闭目等死。

柳寒烟将他远远地抛了出去,道:“我先不杀你,让你看看我是怎么找到导弹的!布罗迪!把电话给我。”

布罗迪掏出电话地给柳寒烟,柳寒烟道:“这里可能还有炸弹,布罗迪先生!你和信子快去找,找到就排除掉。”

“迭戈.西斯瓦尔先生!你好!”接通电话,柳寒烟道:“听着!我是玉修罗!我在北郊炼钢厂,在我周围方圆十公里的范围内,有四颗带着“死神镰刀”的毒气导弹,还有不到二十三分钟,就要发射。不想里斯本变成死城,就立即带着你所有的人赶到这里。”

听到“扑通”一声,大概是迭戈.西斯瓦尔吓得从床上掉到地上了。迭戈是葡萄牙的情报局长,自然知道鼎鼎大名的玉修罗,当然也知道什么是“死神镰刀”。

“玉......玉小姐!怎么回事?”

“别说废话!赶快过来!把炼钢厂十公里范围内封锁住。见面我再向你解释。”

挂断电话,柳寒烟笑道:“想不到堂堂的情报局长这么胆小。”


五分钟,几架直升机就卷起漫天的尘土,轰鸣着降落在厂房的外面。不待飞机停稳,十几个特种军人就跳下来,躬着腰,端着枪就冲进厂房,将几个人团团围住,大叫道:“把手放在头上!跪下!跪下!”

柳寒烟不理,伊贺信子和布罗迪也大模大样地站着,几个军人的枪就要碰到柳寒烟的胸部,柳寒烟快如闪电的出手,抢过一支冲锋枪,顺手一轮,“噗噗噗......”连声闷响,狠狠地扫在几个人的脸上,几个军人还未觉得痛,身体便向后飞起,成一圈摔倒在地。这还是柳寒烟手下留情,不然几个人的脑袋非开花不可。

周围的军人大惊,就要开枪。

“住手!别开枪!”一个有点秃顶,身穿西服,领带还未打好的四十五六岁的男人冲了进来,正是葡萄牙情报局长迭戈.西斯瓦尔。

“这位是玉小姐吧?”打量了一下几人,最后目光停在柳寒烟的脸上,“我是迭戈.西斯瓦尔。这里出了什么事?”

“先不说这个!我是玉修罗柳寒烟!现在在我们周围方圆十公里内有四枚带有“死神镰刀”的导弹,绑在那边邦德先生的身上的炸弹带有一个信号发射装置,如果我们拆去炸弹,信号就会停止发射,导弹就会发射出去。所以我们必须把导弹先找到拆除,才能拆除邦德先生身上的炸弹。现在还有不到十七分钟,我会提供帮助,叫你的人立即去搜索,不管发生什么奇异现象都不要停下来。快下命令吧!”

“我一接到你的电话就立即派人在找了,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共有四千人,应该很快就会找到。”

“好!局长反应挺快啊!现在命令你的无线电方面的专家,立即测出发射信号的频率,代替炸弹上的发射装置发射信号,好争取时间。”

“玛丽小姐!立即去做。”

柳寒烟笑了笑,又道:“好了你去指挥吧!命令所有人,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许停下来。”

迭戈.西斯瓦尔狐疑着去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