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老将镇南关怒斩法寇,法国总理巴黎倒台(组图)

特种工兵 收藏 9 465
导读: [B] [face]中国老将镇南关怒斩法寇,法国总理巴黎倒台[/face][face=黑体][/face][/B] 1884年中法战争爆发,在发动中法战争时,法国已从普法战争失败所造成的窘境中摆脱出来,军事力量有所恢复.中法战争过程中,法国远征军的兵力最多时有两万余人。法国远征军司令部下辖两个旅和一个内河舰队。每旅辖三个步兵团和炮兵、骑兵、工兵、电信兵等部队。步兵、骑兵的轻武器主要是夏什普式中心发火击针后装线膛枪,口径十一毫米,射速为每分钟七发,射程一

[face]中国老将镇南关怒斩法寇,法国总理巴黎倒台[/face]


1884年中法战争爆发,在发动中法战争时,法国已从普法战争失败所造成的窘境中摆脱出来,军事力量有所恢复.中法战争过程中,法国远征军的兵力最多时有两万余人。法国远征军司令部下辖两个旅和一个内河舰队。每旅辖三个步兵团和炮兵、骑兵、工兵、电信兵等部队。步兵、骑兵的轻武器主要是夏什普式中心发火击针后装线膛枪,口径十一毫米,射速为每分钟七发,射程一千八百米。此外,还有克罗帕契克连发枪和哈齐开斯机关炮等。野战炮兵每连有75mm火炮六门。法国远征军主要由三部分人组成:本国兵约占三分之一;雇佣兵(由欧洲其它国家招募)为数不多;附庸兵(阿尔及利亚和越南人)数量最大。这几种成分的军队待遇、装备、补给也不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法军及其越南附庸兵


陆路战场仍集中在中越边境地区和越南北部。早在1873年12月21日,黑旗军首领刘永福部将吴凤典就曾刀斩法王附马安邺,取得罗池大捷。1882年,法国茹弗里第二次组阁,增加军费550万法郎,派出援军侵越。但1883年黑旗軍换装了部分美国南北战争后对亚洲倾销的剩余武器,計有美制M1833/1855后装线膛骑枪,溫彻斯特连发卡宾枪,1847型的柯尔特左轮手枪800余枝。因此在1883年5月19日越南境内爆发的纸桥之战中由法軍上尉代理营长李维叶(Cpt.Henri Laurent Riviere)率领的500名法軍和陆战队混编部队,遭到黑旗军绝对优势火力(至少1000枝各式枪械)从暗中埋伏的纵射,李威利所部270余人遭俘杀,李威利被黑旗军枭首。


1884年底,刘永福的黑旗军配合西线清军,围困占据宣光城的法军达3个月之久,城中法军几乎弹尽粮绝。但法国援兵到来,黑旗军失利。1885年2月,法国再次增兵越南,集中两个旅约万余人的兵力向谅山清军发动进攻,广西巡抚潘鼎新不战而退。2月13日,由于潘鼎新指挥失误,前线诸军难于支持后撤。潘鼎新惊慌失措,于二月十三日晚焚弃谅山、连夜奔逃,法军进犯文渊州,守将杨玉科力战阵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镇南关布防图


法国侵略军攻陷镇南关,炸毁关门,并在关前废墟中插上一块木牌,用汉字写着“广西的门户已不再存在了”,中国军民在法军退走后在关前插上木桩,写上“我们将用法国人的头颅重建我们的门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镇南关和关墙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镇南关内侧


1884年4月清朝政府起用已经告老还乡的原广西提督冯子材,任命他为尚、雷、廉、琼四府团练督办。冯子材虽年老,却能以救国救民为已任,欣然受命,树旗招兵,在很短的时间内,便组建十八个营,约九千人军队,名为“萃军”。经筛选招募的萃军战士的民族意识很强;且大多数人刚猛力强,精通武艺。经过严格训练后成为一支能打硬仗的劲旅。由于潘鼎新的战败,清政府革去他广西巡抚职务,任命年近7旬的老将冯子材帮办广西军务,领导镇南关前线的抗法斗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关墙上的隘口


根据当前敌情和镇南关周围的地形条件,冯子材经过反复勘察,选定关前隘(今隘口南)为预设战场。冯子材命令部队在关前隘筑起一道长1.5公里、高2米多、宽1米多的土石长墙,横跨东西两岭之间,墙外挖掘1米多深的堑壕,东西岭上修筑堡垒数座,从而形成一个较为完整的山地防御体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冯子材部在抗法斗争中用过的短剑、马刀和钩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炮台上的旧式火炮


在兵力部署上,冯子材率所部9营扼守长墙及两侧山岭险要,担任正面防御;总兵王孝祺部8营屯冯军之后为第2梯队;湘军统领王德榜部10营屯关外东南的油隘,保障左翼安全并威胁敌之后路;冯子材另以所部5营屯扣波,保障右翼安全;广西提督苏元春部18营,屯关前隘之后2.5公里的幕府为后队;另有12营屯凭祥机动。总计前线兵力约60余营,3万余人。


清政府也即时提供军火,计有英国1871年式马梯尼后装枪,奥地利的曼利夏后装枪,美国的林明敦后装枪、诺登飞和加特林机关炮等。但由于国内生产和进口的新式武器有限,远难满足全国军队的需要。因此,和法军相比,清军不但组织编制和训练等方面相形见绌,在武器装备方面也差距很大。陆军武器土洋参杂,既有后装枪炮,又有不少刀矛、鸟枪、土枪等,且式样繁杂,质量较差,又无统一的后勤机构保障作战供应。这些,都使军队作战行动受到影响。


3月21日,冯子材率王孝祺部出关夜袭法军占据的文渊,击毁敌炮台两座,取得较大胜利。清军的主动出击,使骄横的法军恼羞成怒。法军东京军区副司令尼格里上校决定不等援军到齐即发起进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镇南关法军被歼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清军


3月23日晨,法军2000余人进攻镇南关,上午10时许,法军在山炮掩护下,攻占了隘东小青山上清军的三座堡垒。另一股法军则“势如潮涌”般扑向关前隘长墙。战斗打得非常激烈。双方“炮声震天”,地动山摇,硝烟弥漫、沙石横飞。法军用山炮向驻守关隘的中国守军猛烈轰击,掩护步兵冲锋,而冯子材所部用格林炮向山下仰攻的法军发射着密集的火力。山野上,进攻的法军被成片的打倒。双方伤亡惨重。守军英勇抗击,誓与长墙共存亡,击退了法军的进攻。


3月24日晨,尼格里指挥法军分三路再次发起攻击,沿东岭、西岭、中路谷地猛扑关前隘。冯子材传令各部统领,无论何军何将,都不准后退,违者皆斩。当敌人逼近长墙时,冯子材持矛,率领两个儿子与亲兵跃出长墙,冲入敌阵,全军为之感奋,其部下以排山倒海之势跟着一齐冲出,与敌白刃格斗。肉搏中,法军的枪炮已不起作用了,清军的“先锋煲”(土炸弹)却在法军队伍内频频开花,刀矛齐施、法军无法抵挡。


法军参战的上尉威狄埃在战后心有余悸地回忆说:“在我们的脚下,敌人从地上的一切缝隙出来。手执短戟、利刃,开始了可怖的肉搏战。他们的人数比我们多十倍、二十倍。在我们四周一齐跃出。所有军官和士兵都被围住、杀死。敌人由各方面杀戮他们。……在半点钟以后,仅第一中队主力,则已伤亡二分之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手握军刀的宿将冯子材


在关前隘呈混战状态的时候,清军左、右两翼主力军已纷纷赶来参战。从西面扣波方向来的五营萃军已冲进龙门关,包抄法军侧后,拦腰截击溃敌。王德榜部也从东面的油隘冲杀过来,阻击法军从谅山来的增援部队和切断其运输线。王孝祺部队从凤尾山赶来,配合捍卫东怜的陈慕、苏元春、蒋宗汉等部清军“三面攻打小青山”,夺回了昨天被敌占领的三个堡垒,尾随溃敌从关前隘的右前方压了下来。法国侵略军四面受敌, 丧魂落魄,“炮弹已尽,而后队军火被截,惶俱无措,……被击溃。”



尼格里率领残兵败将利用夜幕作掩护,逃出重围,败走文渊,惊魂未定,退走谅山,企图固守待援,再行反扑。冯子材为了不给溃敌喘息和扩大战果。率军乘胜追击,二十六日克复文渊州,把法军的后卫部队打得落花流水,接着又势如破竹地向谅山挺进。


二十八日,清军将指挥作战的法国统领尼格里被击成重伤,法军军心大乱,纷纷枪渡淇江,而谅山守敌却急忙把淇江浮桥砍断,致使为数甚多的法军溺水毙命。二十九日凌晨,早已埋伏的谅山城外的伏兵趁敌不备,突然攻城。法军疲累不湛,“多已熟睡,”从“梦中惊醒。”乱成一团。其临时指挥官爱尔明加中校手足无借,下令“把六门口径四公分的山炮抛进窿池内,把粮食焚毁,把所有的钱财都沉入于淇江。……毁坏电光传信机器;他并要求各军官抛弃行李。”落荒而逃。清军二十九日光复谅山。


三十日克复谷松、屯梅。三十一日攻占观音侨,进抵郎甲、船头一带。法国侵略者哀叹地说:“我们在四十八小时之内,丧失了以十分艰苦的工作,并花不下五个月时间的预备,所取得的果实。”清方记载说:法寇在关前隘“一败不复整。败文渊、败谅山,败谷松、败威坡、败长庆,败船头,由北而南,八日夜退二百余里。”历时八天的激烈战斗,共毙伤法军二千余人,内有“法酋”尼格里以下的军官数十人,缴获各种枪炮、弹药、军械物资不计其数。法军第二旅团之“精锐尽歼”。


法军惨败的消息传到巴黎。“引起法国国内舆论很大的激动”在巴黎,政治情绪把谅山的退却当做是国家的灾难,遣责内阁出卖法国,使法国蒙受可耻的羞辱。”茹费理内阁在一片责骂和打倒声中垮台---------------。






本文内容于 2008-4-21 21:51:48 被特种工兵编辑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