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号四大名著 隐姓埋名 第五章 遇袭!重重谜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3/


“呵呵,你这个名字真是很武侠呢!”郑凝汀笑了笑,“那好,拜拜!”

候正做了个再见的手势,和水京洪闻理一起走了出去。

“猴子,这个女人不简单哦。一看就是受过军队训练的。”曾三山凑上来低声说。

候正点了点头,和三人迅速地转过无常殿向外走去,不知不觉走了十几分钟,面前出现一条大道,而大道的两旁则立着十尊造型怪异的雕像,洪闻理对这些看着好奇走上去仔细地看起了介绍。

“熊,如何。马上我们就要到鬼门关前走一遭老哦!”曾三山笑着拍拍洪闻理指着前方挂着“鬼门关”牌匾的大门说。

“莫闹哦!你看这个哪里像罗刹嘛!简直就是美人鱼嘛。”洪闻理指着一座女性面孔的雕像说。

“你懂撒子,像你这个说法那这边的伥鬼岂不是要画成人头虎身才对迈?”曾三山抓住机会开始说教,“这里是十个鬼,象征了人世间的因果循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曾三山说得起劲,走在前面做起了导游的架势,而旁边的几个刚刚赶上来的游人也觉得好奇注视着他,“你们看哈,这点有罗刹鬼,伥鬼,阎罗执杖鬼,夜叉鬼,欲色鬼,劈山鬼,驻海鬼,食气鬼,食肉鬼夜叉鬼。每个都有个故事,你看比如说这个劈山鬼嘛,原来活起的时候是个贼,后来入了阴司改邪归正阎罗王豆把他收编老,专门开山劈石力大无穷啊。”

水京一把拉过曾三山,“想不到你娃娃懂能个多也?还有撒子好耍的没得?”

曾三山边往前走边说,“好耍的啊!多的是!你要听哪样嘛?”

候正和洪闻理看着自鸣得意的曾三山摇了摇头,一行四人在并不多的一群外国游客中向前方的鬼门关走了过去。在经过外国游客身边的时候,走在后面的候正和洪闻理突然同时一震,两人都感到了后面有人正在注视自己,这是一种在多次行动中练就的感觉,绝对不是无中生有。

候正看了看洪闻理,知道两人都觉察到了。两人也不说话,慢慢地走进了鬼门关。


“猴子,怎么办?”洪闻理走近候正压低了声音。

“我在街上也感觉到了,别慌。先看看动静再说。”候正看了看身后见并没有人跟来就装得若无其事地继续向前走去。

游览了一下午,四人又沿着原路下了山,曾三山看了看前后左右觉得纳闷,本来跟在后面的那群外国游客难道都坐索道去了?“猴子,你说现在这路上人都没得一个。嗯是叫鬼城也。”

候正正要说话,突然空气当中一阵闷响,四个人迅速地捲起身体就势往台阶下面一滚,刚才候正所在的位置,一道白痕随着闷响的结束清晰地出现在台阶上。

“我日你个坟!”曾三山在滚下台阶的同时从怀里抽出了装上消声器的手枪对着枪声响起的方向就是一枪。但是却没有丝毫的动静。

候正腿一蹬止住了去势,就地伏在台阶上端起了手枪,同时招呼曾三山向下退。水京和洪闻理则在下方警惕地盯着周围。



“FUCK!”一个戴着墨镜的高大白人见四人严阵以待的架势知道这次是干不掉四人了,愤愤地吐了一口痰收起了手中的微型狙击枪。


候正四人在冰冷的台阶上趴了半小时还是不见动静,而此时的天色也差不多完全地黑了下来。候正打了个口哨,四人慢慢地谨慎地向山下退去。

到了山下四人收好了枪,刚才一幕险情让四人摸不着头脑。这到底是什么人敢主动出手攻击?难道我们的行动已经被特务知道了!


“这是个困惑的世界,也是个不完美的世界。。。。。。”一阵激烈的音乐传来让四人从紧张的情绪里跳了出来。候正笑了笑,“走!我们先去见识一哈这个郑小妹到底是何方神圣!”

四人绕过一段公路来到了外宾休息厅,只见门口已经站了许多人,而休息厅的门口搭着一个略高于地面的木台,今天在山上碰到的四人正是台上表演的四个。叫郑凝汀的女孩子正对着话筒蹦跶着。

“啧啧,不得了不得了!还是个搞摇滚的也!”曾三山一边跟着旁边的人鼓掌一边笑。候正则仔细地盯着台上女孩子的手出神。水京在一旁见候正这个样子心里不禁好笑,用手捅了捅候正,“喂,西门!我说你是不是对别个有意思老?”

“滚!可可能?依我看是你娃有撒子想法才对。”候正反唇相讥。

“猴子,你看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现在也怕该吃饭老哦?”洪闻理根本无心看台上的表演,捂着肚子对候正说。

“好嘛好嘛,走走走。”候正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洪闻理也不介意迈着步走出了人群。


“猴子,有人跟踪我们。”水京突然窜到候正旁边。

“嗯,从人群里面出来就跟起的。不管他,我正愁没得办法找这些人也。到是各人冒出来老。”候正说话间四人已经到了住的地方楼下。只见门口送饭的小伙子正在那对着手呵气,看见候正四人赶紧迎了上来,“几位你们总算回来老!饭菜都热老两道老。”

候正笑笑,“不好意思。你给他端起豆可以老。晚上不用来收碗老哈。”小伙子一听正乐得轻闲,也不多说,端起托盘递给候正指的洪闻理就走了。

四人进了屋,候正和曾三山在屋内仔仔细细地搜索一遍确认没有人进来过才放心地坐下来开始吃晚饭。


“猴子,不晓得是我们运气好还是这些人运气背。我们不去找他们他们到是先找上我们老。”曾三山往嘴里丢进一大块香肠。

候正摇了摇头,“不,跟踪我们的不是特务。而真正的特务似乎还没有对我们引起撒子重视。”

“那我们是一直等还是囊个?毛毛也是,只是说第一个特务潜伏点在丰都,其他撒子都不说。你说这个囊个找?”水京说着狠狠地刨了一大口饭。

候正看了看三人,“我们现在只有来个以静制动。我总觉得事情不是能个简单,而我们的真正身份特务应该都不晓得。这些跟踪的人也不晓得是不是跟今天暗算我们的人一起的,反正,大家要提高警惕老。”


吃完饭四人安排了放哨轮换就各自洗漱了躺下,第一班岗由候正和曾三山站,两人一个在阳台,一个在卧室。候正站在阳台上警惕地看着虽是寒冬但由于过年仍然显得热闹非凡的鬼城,空中到处闪现的“冲天炮”的礼花让候正想起了小时候。

渐渐地接近十二点了,家家户户也逐渐灭了灯,住宿楼房的周围显得一片寂静。这寂静本来没什么,但是在丰都这个地方总让人看着心里有点阴森的感觉。

候正正注目凝视着楼下看有没有跟踪的人的潜伏,突然听到头顶传来了一阵“呲呲”的声音,这立刻引起了候正的警觉。候正立刻闪身到了阳台的防盗网边,小心地探头隔着防盗网向上看去。

这时曾三山也走了进来,候正做了个禁声的手势指了指上方,曾三山立刻会意悄悄地走到候正的对面掏出枪对准了窗外。

候正再探头一看,窗外什么也没有,从自己站的这个角度只能看见楼上的防盗网伸出摆放花盆的部分。就在候正要伸出头再仔细看的时候,曾三山突然惊讶地望向候正的背后,候正下意识地卧倒一滚往后面的阳台外一看,一个人形大小的黑影正在慢慢地沿着墙壁向上挪动,而“呲呲”的声音正是这样发出的。

候正掏出在军用商店买的仿“狼烟”制作的聚光强光手电一照,人形黑影突然像察觉到一般在手电光束的照射下一下子加快了向上的速度,手电光一闪也没照出是什么人形黑影就消失在了候正两人的视线范围内。

“囊个老?(怎么了?)猴子!”听到响动的水京和洪闻理早已操起家伙冲出了卧室,候正摆摆手直接往外走,“你们两个留下!”

候正和曾三山急急忙忙地冲向楼顶,整栋楼有七层,候正和曾三山跑了两层之后直接到了楼顶,只见通往楼顶的大门被一把铁锁锁住了。候正用手电仔细地照了一下锁,一脚踹在门上,木制的门板应声而倒,候正和曾三山飞快地跳了出去举起了枪。可眼前的楼顶一片空旷,一个人影都看不到。候正和曾三山背靠背地慢慢地移动到了位于自己居住的凉台的正上方,候正拿手电一照,果然有一条细细的拖痕留在了避雷针处。

“猴子,囊个样?”候正接过震个不停的手机接通了电话,听筒里传来了水京的声音。

“目标是6楼和7楼的住户,你们还是别出来。我和三儿去看看。”候正说完挂了电话和曾三山绕着楼顶检查起来。

曾三山便走便敲,突然感到一块楼板不对劲。曾三山性急地抽出一把“龙牙”匕首就开始撬,就在这时楼板突然自动打开了,同时从里面伸出了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曾三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