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刺刀 第二卷 第二卷第九章 悲壮的东北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8/


第二卷第九章 悲壮的东北军


清华崽陈庆山,在进入九千五镇必经的小山包上,看着从汤原县城回来的三百多骑兵卷起一片尘土冲进了镇里。他在山头挥舞双臂大喊道:“中国骑兵,所向无敌。”

他身边的南开周周再恩拍了他脑袋一下道:“别吹了行不,所向无敌,也没看他们去打日本人。”

周再恩身后的燕京妹纪宛如喃喃道:“这些骑兵真的很豪气了,真希望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对了,陈庆山,你的小说写的咋样了?”


陈庆山一下子从高兴变成了沮丧道:“别提了,原来想写一百万字的抗日小说,来展现咱们华夏儿女不屈不挠的英雄风采。你猜怎么着,自从那次在鬼王渡打了一仗,整整三个多月,也没见义勇军打过一次日军,光顾着招待像你我这样来的新人。你说,没有素材,我怎么写啊我。”


纪宛如小嘴一噘道:“你说的不对,你怎么没跟着戚远烈的那十三浮图,他们可是天天打日本人的。”

陈庆山装模作样的拍拍心窝道:“我的纪大小姐,你让我跟着他们,我能跟上吗我,这些人跑的比兔子还快,一跑半天就不休息,我上哪跟去我。”


纪宛如被他逗的咯咯一笑道:“那你就别说没素材可写这样的话,是你自己没用。唉,要是所有中国军人都像戚远烈的十三浮图一样厉害就好了。”


陈庆山还待申辩,周再恩插嘴道:“嗯,纪同学说的对,要是所有中国人都像十三浮图,日本人给他一百个胆,也不敢来侵略中国。对了,你们知道吗,听说原来东北军的好多部队成建制的投降了日本人。东北军真是不知道羞耻啊,白送了东北三省给日本人不说,还替日本人卖命。”


纪宛如娇声反驳道:“不对,我们九千五镇的王铁夫营长,金剑啸连长也是东北军。可他们是好汉,是英雄。”


周再恩点点头道:“你说的对,不能一杆子打死一船人。真可恨自己是一介弱书生,只能呆在这儿浪费粮食。”


陈庆山立即截道:“再恩,你说这话我不同意。第一、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第二、我们是知识型青年,不是用来冲锋陷阵的;第三,我们办的那个《救国报》,对汤原老百姓的宣传作用是别人替借不了的。”

纪宛如附和道:“对,陈庆山,跟你在一起这么长时间,第一次看你像个男人一样说话。”

陈庆山假怒道:“喂,纪大小姐,什么叫像啊,难道我以前不是男人啊。”

纪宛如抿嘴一笑道:“这得看跟谁比了,如果跟金剑啸连长比,你可真不算是。”

陈庆山哈哈一笑道:“左一个金剑啸连,右一个金剑啸连长,咱们纪大小姐不是对……,嗯,哈哈。”

纪宛如俏脸一红,狠狠的瞪了陈庆山一眼。


金剑啸藏身在一片玉米地里,一动不动的观察着大路上的动静,英俊的脸上汗水顺着下巴滴到土里。他身后一千二百名新东北军悄无声息的与他一样埋伏在汤原城北玉米地里,营长王铁夫则在玉米地后面的小山坡拿着望远镜搜索着大路尽头。


两千多伪满州国的伪军正通过这条大路突袭汤原县城。


王铁夫分析的没错,九千五镇里果然有日本人的奸细,于九江前脚带着精锐的骑兵刚走,后脚驻扎在汤原县城附近的伪军就杀了过来。王铁夫集合九千五镇的所有能战之兵,先伪军一步到达城北的北山脚下伏击伪军。


两千多伪军在一百多鬼子兵的率领下,杀气腾腾的袭向汤原县城。


王铁夫仔细看了一下日军与伪军的装备,忧虑的摇了摇头。敌军两千四百多人,轻重机枪不计其数,还有十几门山炮,火力差距立即高下立判。


王铁夫的一千多人真正打过仗,经历过战火洗礼的也就不到二百多人。其它八百多人基本由刚放下锄头扛起枪的农民,东北大学的学生,九千五镇的居民还有一些胡子组成。戚远烈的十三浮图此时正在镇里搜捕日军奸细,恶军的三十二名神枪此时驻扎在汤原县城里,远水解不了近渴,虽然派了求援兵去了县城,不过就算现在赶过来,最快也要一个小时。


一千多杂牌军能挡住两千四百多正规军一个小时吗?敌人可是带着十几门山炮的。


王铁夫观察了一会,立即率领警卫排下到了玉米地里。他来到金剑啸身边,小声道:“三连长,这次看来是躲不过去了,咱们后面就是九千五镇,只有硬顶。鬼子加上伪军足足两千四百多人,还有十多门山炮,你有什么想法?”

金剑啸眉头一皱,斩钉截铁道:“大不了一死,既然有山炮,咱们就跟他们肉搏。”

王铁夫点点头道:“嗯,我也是这么想的。这样,你让弟兄们排成一条直线,一排枪过后,立即冲锋。”

金剑啸转身下命令去了。王铁夫把腰里的短枪顶上火,又将长枪配上刺刀。


一望无际的玉米地忽然响起了一片沙沙声,那是一千多名新东北军布阵的声音。伪军中一名传令兵耳朵尖,他猛的勒住马,回报伪军排长:玉米地里有情况。伪军排长立即回报伪军连长:玉米地里有义勇军。伪军连长立即回报伪军团长:玉米地里有一万多义勇军。伪军团长立即回报日军小队长:我们被两万义勇军包围啦。


日军小队长狐疑的看了看北山下一望无边的玉米地,又看了看一字长蛇形的已方行军队伍。虽然不相信九千五镇里能有两万义勇军,但也不敢大意,立即命令部队布攻击队形。他随第十师团进攻过汤原县城周边村镇,所有才选择从北山攻击九千五镇,因为每次中国人打败了,都是逃到北山里藏起来,致使每次全歼汤原义勇军的计划落空。眼见离九千五镇已经不远,中国协助军又报告称发现两万义军,日军小队长当机立断,命令炮兵无目标炮击队伍周围的玉米地。


王铁夫透过青纱帐看到敌军距离已方四百米时突然摆起了攻击阵形,同时十多门山炮也支了起来,心叫不妙,看来这支缺少训练的新东北军因为队形调整,已经被敌军发现。他也来了个当机立断,大喊一声“三连长,命令部队冲锋!”


日军小队隐约听到左方的玉米地里传出一声中国人的喊声,刚一扭头,就见一片青绿的玉米地里呼的闪出十几面东北军的大旗。正午的阳光下,大旗顶端的长矛发出刺眼的寒光。


一千多中国军人在十几百大旗的带领下,发出怒吼声,潮水一样从玉米地里喊杀了出来。伪军与日军士兵不待两方长官下命令,立即拉开枪栓,扣动扳机,发出索命的子弹。


一千多中国军人在四百米的距离下,长枪一个齐射,敌军靠近左侧玉米地的队伍立即倒下一百多人。但敌军的子弹同一时间内也打了过来,一千多中国军人同样摔倒了一百多人。


王铁夫弯着腰,几下就窜到了队伍的前面,他身后的警卫排是原来金剑啸任排长时候的三排,个个都是悍不畏死的老战士。金剑啸在队列另一边高声喊道:“三排,保护连长,他妈的,连长出事,我把你们全杀了。”


敌军的轻重机枪在东北军冲到一百米的时候开火了,子弹像雨一样泼向东北军的冲锋队伍。转眼间的功夫,二百多战士就牺牲在冲锋的路上。这时候,已经没有临阵脱逃这一说,虽然新兵们吓的要死,但是他们也明白,如果现在往回跑,一样被打死,不如冲上去,看看运气好,杀一个算一个。


两军绞杀在一起的时候,冲到伪军与日军跟前的东北军只剩下了五百多人,日伪军却只损失了二百多人。


剩余的五百多东北军怀着满腔的仇恨与惊人的杀气,海浪一般拍在防守的日伪军身上,把日伪军冲的是人仰马翻。日军的山炮彻底失去了作用,日军炮兵有的操起步枪,投入了肉搏战当中。


王铁夫手中短枪开火,转眼打倒四个伪军,他把短枪一丢,从身后拔出大刀,一刀劈倒一个日军。他身后警卫排的老战士也是长短枪齐出,真是所向无敌。金剑啸那边的压力却大了很多,新兵们虽然有不怕死的精神,但是经过四百米的一个冲刺,冲到敌军跟前,力气先失掉了一半,加上是新兵,经验明显欠缺。刚交上手,就被日伪军干掉了一半。


千人以上的肉搏战,使得不管是正义方还是邪恶方的士兵都无路可退,唯一的活路就是杀死所有敌人。


于九江率领三百骑兵从镇中心穿过,连马都来不及下,就杀向了北山战场。齐一计在马上气喘道:“九爷,咱们现在对敌情一点儿不了解,不宜直杀过去,万一中了埋伏就麻烦了。”于九江在马上头也不回道:“老齐,打仗靠的是一股子气,俺现在气盖山河,不要说中埋伏,就是掉进十八层地狱,俺也要打上一仗。”二当家的在马上接话道:“九爷,兄弟就是服你这股子豪气!”


三百骑兵转眼就杀到了战场附近。

惨烈的肉搏战已经快进入了尾声。


王铁夫身中两刀一枪,兀自死战不退,与他接阵的伪军已经彻底被杀寒了心。不过一千多义勇军杀到现在,也只剩下一百多人。金剑啸奋力挑飞斜刺里捅过来的刺刀,抬眼一望,心头一凉。北山的大路尽头,一千多日军正快速冲锋过来。他心神一乱,左肩挨了一枪托,身不由已的摔了出去,幸亏身边的东北军奋死抵抗,才救了进来。


于九江在马上远远就看清了战场态势,他大声命令道:“老齐,你掩着王营长他们先撤,俺和老二断后。”


日伪军眼见胜利在望,又看到增援部队赶了过来,士气大振下,又刺倒了十多个东北军。眼见要吃掉包围圈里的东北军,蓦地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马蹄声与喊杀声。


于九江右手挥舞马刀削飞一个日军的脑袋,那日军的血一下子喷出一米多高。于九江左手短枪连射,打倒两个过来砍马腿的伪军。

二当家的更是悍勇绝伦,长刀翻飞中,挡者必死。

齐一计在马上招呼道:“王营长,跟我撤!”

王铁夫奋起神勇,一拳击倒一个欺身过来的伪军,朝仅余的七八十东北军悲壮的喊了声:“撤!”


日伪军反应迅速,立即跳出肉搏圈,企图架起轻重机枪扫射中国骑兵。于九江岂能让敌军轻松布阵,指挥骑兵左突右袭,搅得敌军四散奔逃。


齐一计命令骑兵每人带走一个精疲力竭东北军,双人一马,快速撤回了九千五镇。于九江见东北军被救走了,在马上大声命令道:“拖他们一会,让镇里的人撤回城里。”

二当家应声道:“好哩,兄弟们,拉长线,袭扰。”


二百多骑兵四散乱窜,在马上发挥出超强的射击术,打的剩余的一千多日伪军嗷嗷乱叫。鬼子小队长眼见马队达到了山炮的射界,立即命令开炮。


于九江早就防到此招,二百多骑兵漫山遍野的分散开,鬼子的炮基本上都打在了玉米地里。不过也有几个骑兵被炮击中,瞬间被炸的四分五裂。一千多增援的日军很快与日伪军汇合在一起,这批老鬼子的枪法精准,骑兵被打下马不少。于九江见拖延的目的达到,也不想徒添伤亡,立即命令撤退。


王铁夫与金剑啸并排躺在一辆大车上,两人合吸着一根烟。金剑啸叹口气道:“连长,咱们这仗可赔大了,死了一千多弟兄啊!”王铁夫忍着身上的剧痛,勉力一笑道:“没什么大不了的,男子汉就应该死在战场上,等鬼子退了,我给他们收尸。”


金剑啸嗯了一声,望向天空。


晌午的汤原县城上空,一只雄鹰在高空盘旋着,阳光洒在它的翅膀上,一片金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