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防线-记录退役军人的企业佣军生涯 圈套 圈套8

近水鲨鱼 收藏 2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6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65/[/size][/URL] 8. 12月24日,星期日,当地时间08:00,科特迪瓦共和国,萨提亚哈瑞镇政府军军营。 早餐时德纳少校没有见到吉姆,他很疑惑的问道:“你的朋友呢?” “他连夜跑了。”唐天平静的回答到:“带着全部的赎金。” 德纳少校很恼怒的站了起来,腿撞到桌子上,震动碰倒了装满热咖啡的杯子,咖啡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65/


8.

12月24日,星期日,当地时间08:00,科特迪瓦共和国,萨提亚哈瑞镇政府军军营。


早餐时德纳少校没有见到吉姆,他很疑惑的问道:“你的朋友呢?”

“他连夜跑了。”唐天平静的回答到:“带着全部的赎金。”

德纳少校很恼怒的站了起来,腿撞到桌子上,震动碰倒了装满热咖啡的杯子,咖啡飞溅出来,污染了他的军装,然后他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略微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说:“唐,我把你们当做朋友,我尽我最大的可能来帮助你们,但你却没有跟我说实话,到底出了什么事。”

“我确实没说实话,对此我表示歉意。吉姆和我不一样,我确实是带着任务而来,但吉姆,他是莉莉的恋人。”唐天注意到了德纳少校脸上出现的不信任的表情,他知道少校多半是不相信一个黑人和白人能产生恋情,因为这在非洲是非常少见的。他继续平静的说:“其实这事情,我是说一个黑人和一个白人,在美国很正常。说实话,他就是莉莉家里派来送赎金的人。”

“你的意思是赎金你们带来了?”

唐天点了点头。

德纳少校感到自己被欺骗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克制了下自己,继续问到:“带了多少,他怎么跑掉的?”

“和你一样,尊敬的少校先生。我现在也很恼怒他的私人行为,所以我把底牌全部交给你,我们两人从美国带来了40万欧元,因为欧元面值大,比较方便携带, 我们把钱全部换成了500欧元一张的大票子,塞在我俩的防弹衣夹层里。所以,我们的防弹衣里面根本没有钢板,而是钞票,这也是我们唯一能把现金携带入境的方法。”为了彻底打消少校的怀疑,唐天继续说:“否则,你认为我们怎么能把两个夹着钢板,过安检时会不停的嘟嘟做响的东西当作平常的马甲带上飞机呢?”

从表情上看,少校相信了唐天的这一段解释,他想起了自己当时在奔驰车上想触摸这两个人的防弹衣时唐天的表现,他说的或许是真的,于是德纳问到:“他想怎么样?不想救自己女朋友了吗?”

“他给我留了这个。”唐天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张纸,在手里扬了扬,然后把上面用铅笔书写的英文翻译给少校听:“对不起,唐,我得抛弃你自己去干点事,我独自去找莉莉,因为我实在忍受不了你们那样无聊的等待了,钱我带走了,假如你们在我之前能找到莉莉,告诉我,确认她的安全之后,我会把钱送过去。我不想讨价还价了,能给的钱我愿意全部给他们,我只要莉莉。”这段话其实是唐天编出来,吉姆书写的,一点也没有文采,但是相信意思能说清楚就好了。

少校虽然英文口语很差,但还是能看懂几个单词,至少,钱,这个单词他能看懂,唐天确信了这一点,因为少校眼睛里似乎露出了绿光。如果真是德纳少校绑架的莉莉,那么40万欧元肯定高过了他最终的心理底线。

唐天打算继续刺激他:“少校,对这次的事情我得说对不起,不过我觉得如果把40万欧元全部给绑匪太可惜了,他们可能自己都没想到要那么多,所以,希望您能跟绑匪谈一个合适的价钱,无论他们要多少,剩下的都将做为您的辛苦酬劳。我们本来就没打算剩下什么钱再带回去。您应该还记得我下飞机后跟您说过,等我们平安离开这里,将会把防弹衣交您保管,这也包括衣服里的钱。”

适度的摆阔在特定的环境下也有相当的作用,少校沉默了一会儿,大概是在计算自己能从这个行为里分到多大一杯羹。当特鲁迪这个杂碎拉他上船之后,他就对特鲁迪跟自己提议的四六分帐感到很不满——他是“四”那一方,特鲁迪只有两个人,自己却有好几个亲信要收买,并且还承担了巨大的风险,毕竟这个行为如果被政府发现了,他只有外逃这一条活路可以走。不过好在特鲁迪承诺自己承担绑架的责任,由德纳来扮白脸。这样人质交换成功之后自己不仅能有分帐,还可能立功升职。

德纳其实不止一次的想过,干脆杀了特鲁迪这个杂碎,全盘收了赎金,但又顾及杂碎那同样杂碎的老爹的影响,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老杂碎的余威还在。所以,现在唐天的提议让他很满意,因为两人密谋的时候,指望能得到20万美圆就满足了。但现在,对方能提供的数字超过50万美圆,自己能分到30多将近40万,这足够让自己跑到法国去度过下半生了——如果节省点的话。

“好吧,我争取马上解决此事。”德纳少校终于做了决定。

“不胜感激,我不会忘记我的承诺。”唐天做了个感谢的姿势,然后把温热的咖啡一饮而尽,他向德纳告了辞,拿了一片面包就转身回了自己的帐篷。

在吉姆趁着夜色跑出军营之前,唐天和他合计过接下来该怎么进行,如果把钱交给德纳,或许能马上换回莉莉,估计这也是德纳为什么故意拖延时间的理由,他可能就是希望两人主动提出把钱交给他,全权委托他把人带回来,这样各走各路,求之不得。但唐天他们实在不甘心让德纳这个杂碎的混帐主意得逞。

所以唐天决定这么演一出戏,让吉姆夜间潜出军营,他事先已经用三块儿巧克力作为交换从一个士兵那里得到了一身破旧的军装。其实潜出军营这点儿小事儿对他俩来说都再简单不过,尤其是黑人吉姆,他只要稍微修饰下就能变成和政府军任何一个士兵一样大摇大摆的出去,而唐天要也想这么做的话,还得用鞋油把自己全身抹成黑色的。

吉姆出去之后要做两件事,一件是尽快联系上摩根,他们需要地面火力支援,摩根一定能找到武器,如果能多找几个枪手那就更好了;另一件是找附近驻地的法国维和部队,如果法国人能提供一架直升机的话,会对解救人质有莫大的帮助。吉姆可以通过美国大使馆来和法国人沟通,因为他的衣服夹层里有本真的美国护照,而唐天那高仿品如果万一被专业的外交人员识破,这事儿就全砸了。

一直等到当天的13:30,德纳的一个卫兵匆匆的跑进唐天的帐篷,用法语喊到:“快来,快来,少校请你过去。”

“来得还真快啊!”唐天对少校的拙劣演技无可奈何,在现金的诱惑下,可能德纳早就按耐不住了。不过这也好,早点解决掉吧。唐天已经提前把装备全部整理好了,他背上包就和卫兵一起小跑到营部。

“感谢上帝,我们可以准备一下了。15分钟前,叛军给我打了电话。”德纳摇了摇自己的卫星电话说:“在这里以北40公里外的念邦(Nianbang)村外,靠近停火线南侧,今天19:00准时交易。”

在停火线南侧?唐天心里想,要真是叛军来交换人质,他们怎么会选择这个对自己不利的地点呢?他们有人质,那就是他们说了算,任何一个绑匪,无论他智商有多低,都会让对方把赎金送到自己的地盘上来,这样才足够安全。唐天打算看看少校怎么解释这个疑问:“叛军敢带着人质和武器越过停火线?”

“今天是平安夜,法国人正在准备圣诞节,检查线会松懈,所以他们安排在今天晚上交易。”看来少校已经准备好了托词,这个理由看起来也成立。

唐天继续问到:“那赎金是多少?”

“我和他们谈妥了是16万欧元,因为你说你们准备的是欧元。”少校盯着唐天,生怕他忘记自己的承诺。

“那我得打个电话给吉姆,让他准备好钱,并准时赶到那里,交易完成后麻烦你把我们送到阿比让,我们或许还能赶上26号的航班到法国。当然,剩下的24万欧元都是您的,尊敬的少校先生。”唐天拿出卫星电话做了个“可以打电话吗?”的姿势,少校挥了下手说:“请便。”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