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防线-记录退役军人的企业佣军生涯 圈套 圈套7

近水鲨鱼 收藏 3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6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65/[/size][/URL] 7. 12月23日,星期六,美国山地时间(MST)01:45(注4),美国,凤凰城。 米歇尔的美梦被电话铃吵醒,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摩根的,她觉得有一点点奇怪,但还是果断的按下了接听键。 米歇尔听完摩根的叙述,感到有些紧张,她更多的是担心唐天的安全,她马上拿起电话,准备立即把消息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65/


7.

12月23日,星期六,美国山地时间(MST)01:45(注4),美国,凤凰城。


米歇尔的美梦被电话铃吵醒,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摩根的,她觉得有一点点奇怪,但还是果断的按下了接听键。

米歇尔听完摩根的叙述,感到有些紧张,她更多的是担心唐天的安全,她马上拿起电话,准备立即把消息告诉唐天,但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又看了一眼手表,然后算了下科特迪瓦现在的时间,正是08:45,唐天肯定已经起床了。如果现在打电话过去而恰好唐天旁边有外人的话,他们或许也能知道这个电话打出的地点,那就会奇怪为什么有人,哪怕是一个女人,会在凌晨拨一个越洋电话给他,这是很会让人生疑的。所以,她强忍着不安,收拾了一下,等待着时间过得快一点,反正这一晚是不可能再睡着了。

终于等到了凤凰城的早上08:00,“或许,这个时间差不多了。”米歇尔心里想着,然后按下了电话发射键。


12月23日,星期六,当地时间15:00,科特迪瓦共和国,萨提亚哈瑞镇政府军军营。


“说实话,少校先生,现在我们的圣诞节肯定是毁了,我们只希望还能回去过个新年,航空照片我们看了,大致也就那么个地方,干脆您卖给我们一些武器,我们自己用赎金雇佣几个人——当然,也可以雇佣您的人,直接冲到矿区打他个天翻地覆。如果人能救出来,和赎回来的效果一样,如果没救出来,那我们也早点回家,最多被解雇算了。”吉姆故意这么胡言乱语,唐天在一边品尝着刚刚买到的咖啡不置可否的看着他。唐天知道,少校不会那么做的,他不敢,但现在唐天就是希望在吉姆的刺激下看看少校的反映。

“那不可能,我们停火有些时间了,联合国对双方都盯得很紧,动手是行不通的。或许……”

唐天的电话响了,是米歇尔打过来的,唐天犹豫了一秒钟,他知道这个时间有这么个电话找他一定是有很特别的事。在有德纳少校在场的时候,拒绝接听或者让对方晚点打过来是很可能会让他生疑的,现在要格外避免这一点。“但愿米歇尔能运用好说话的方式。”唐天祈祷着,做了一个询问的手势,少校表示不介意,于是唐天按下了接听键。

“我一大早起床,发现你依然没在旁边,我不知道你现在在哪里,你也别告诉我,我只是想知道,你究竟什么时候回来。”米歇尔用得是假装撒娇并包含着责备的语气。

“我在南非,蜜糖。这边天气还不错哦。”唐天的回答包含有特殊的技巧,“天气不错”是小组的暗语,表明现在隔墙有耳,说话并不方便。小组里常常需要用暗语通话,比如通话一方被胁迫或者处在监听环境下时,就用一句无关紧要的肯定句来表明,为什么不说“天气不好”呢?因为这个环境下否定的词语可能会引起第三方的警觉,他们会认为否定句是一个暗示。

“真的吗?我以为你今天能回家呢,但是你竟然离家10000英里。我昨天买到了你要的那个牌子的烟肉,可惜等你回来的时候它一定会被吃光了。”

“味道还不错吗?”米歇尔的话让唐天的心里非常激动,这表面她已经和摩根联系上了。

“不错?不,跟你给我说的完全不一样,你说是咸的,但我发现一点都不咸而且竟然有大蒜味儿。”摩根提供的情报和以前的信息完全相反,米歇尔希望自己表达的意思唐天能理解。

唐天那么敏锐,他当然能听懂:“是吗?我也是听饭店的老头子说的,但我现在知道了,有大蒜味儿,我回去会找这个老家伙的麻烦。”

“做饭你比我在行,所以我建议你自己尝一下,看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米歇尔的意思是让唐天再想办法自己证实一下。

“好吧,那你等我回去尝尝看,或许我们得换一个做法,你别扔掉剩下的,我有办法把它做得好吃。”唐天这是暗示自己会有办法搞清楚真相。

“如果新年前你回不来,那我们就完了,你自己找地方做你的烟肉吧。”

“别这样,蜜糖,等一下,我们新年旅游的事情你联系好了吗?需要我提供护照吗?我可能赶不及,我把复印件寄回去不知道可不可以。”唐天突然加了这么一句。

米歇尔并不知道唐天的这句话是想传递一个什么信息,但她明白自己应该给一个肯定的回答:“好吧,复印件应该可以,我希望能快点,不要邮件比你还晚到家。”

两个人又假装呢喃了几句,挂了电话。

“我女朋友,没办法,女人是比较麻烦。”唐天歉意的跟德纳少校说。

“理解,我们这里很多人有两三个老婆,那更是一个大问题。”德纳少校虽然听不太懂英语,但从语气上能分辨出电话那一头是谁,至少“蜜糖”、“打令”几个词他还能听懂,所以他一点都没有怀疑。

“你也是有好几个妻子吗?”

“不,我是***徒。”

“对了,我得借用下复印机,你这里有吗?我得把护照复印件寄回去办些手续,我们还计划着办完这个鬼事情之后去做双人旅游呢。”其实上次到少校的帐篷,他就注意到少校竟然有一台复印机,这真是奢侈,尤其对于科特迪瓦这个地方来说。

“我这里刚好有一台,法国人留下的。来吧,我帮你复印护照,呵呵,你还真是够浪漫的。”少校非常殷勤的把护照接了过去。

等护照被复印好了之后,唐天说:“我得赶紧回去,写一封信,等下还得麻烦您帮我把信和护照的复印件寄回美国。”

“很乐意为您效劳,上帝保佑,科特迪瓦的邮递系统还是非常完善的。”少校依然客气的说。

“哦。不好意思,刚才您没能说完。”在唐天即将出门的时候他停住脚步又问到:“您刚才说‘动手是行不通的。或许……’是指或许什么?”

“或许叛军也会希望新年前了结此事。”

“谢谢,但愿如此。”


回到帐篷,唐天关上门帘,跟吉姆说:“事情比我们预料的要坏,摩根和米歇尔联系上了,他得到的消息是:绑架莉莉的不是叛军。”

“那是谁?”

“刚好相反,我想他们指的是政府军,虽然摩根没说清楚是政府军的哪些人,但我担心幕后可能就是德纳少校。”

“怎么确定呢?”吉姆知道这件事非常棘手,必须确认绑匪的真实身份。

唐天显然已经做好了准备:“我们现在就来验证这个事情。把少校给的莉莉护照的复印件拿出来。”

吉姆明白现在是要做什么:痕迹鉴定。他把两张护照复印件摊到桌子上,拿出放大镜,在台灯下仔细的鉴别着,而唐天则站在靠近门口的地方做警戒,对于痕迹鉴定这样的事情来说,警察一般更专业一点,哪怕是狱警。

吉姆先是小心的对比了复印纸的厚度,然后对着台灯在放大镜下查看两张纸的纤维纹路。

“现在至少可以确定纸张都是一个品牌的,是不是同一包里的倒是难说。”

“这不重要,你可以检查复印痕迹。”

“我正在做此事。”

一般来说,不同品牌、甚至使用不同硒鼓的同一部复印机,复印的东西之间在痕迹上是有细微差异的,比如色泽、墨迹厚度、杂质印迹等等。不过做这样的分析需要非常专业的设备,吉姆不可能从美国把整个实验室都搬过来,但对于老旧的设备来说,复印一件东西就可能留下肉眼能分辨出的特征。当时唐天注意到复印机比较陈旧,就意识到这可能是个途径,所以他灵机一动问米歇尔是否需要他提供护照复印件,而聪明的米歇尔很好的配合了他。

吉姆仔细的对照着两本护照复印件上的文字痕迹,6、7分钟后,他叫到:“中奖!”

唐天从门缝往外望了一眼,看到并没有人过来,他走到吉姆的旁边。吉姆指着纸张给他看:“你过来看看,首先,文字的灰度是一样的,在纸张上都带有少许炭粉的拖痕,这通常是硒鼓老化或者反复装填炭粉密封不良造成的。”吉姆又指着莉莉的护照复印件说:“我从莉莉的护照上挑了6个有细微模糊和断墨的字母。”然后他又把手指着唐天的假护照复印件:“同样的位置,有这4个字母P、U、S、C出现了同样的问题。如果我是德纳少校,我绝对不会冒风险去别的地方复印人质的证件,一定是在自己的控制范围内做这个勾当。科特迪瓦的复印机那么奢侈,能出现这么巧合的痕迹特征,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确实出自同一台复印机,我们证实了刚才的疑问。”唐天把话接了过来,然后他拍了拍吉姆:“怕是我们要修正下计划了。吉姆,你得独自去做点儿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