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65/


6.

12月23日,星期六,当地时间08:15,科特迪瓦共和国,布瓦凯郊外叛军据点。


“你所说的我一无所知。”莫德上尉递给索罗特和摩根一人一根香烟说到:“你俩应该握握手对不?索罗特没有出卖你,任何一个外国人的来访,我们都有办法知道。而且,对于一个看起来和我们并不太友好的美国人来说,我的意思是,你不会怪我和你的朋友吧?”

“我表示理解。”摩根非常配合的答应到:“不过,说实话,我一直以为美国都在给科特迪瓦经济援助呢。”

“确实有捐助,都在南边(指美国把援助给了政府军)。我只是奇怪你所说的事情——绑架,那不是我的作风,我不知道别人会怎么样,但在我负责的这个区域里,绝无可能发生了却还让我一无所知。”

“我只想把人质赎回去,没说是叛军,哦,不,没说是尊敬的阁下您做的。好了,现在我知道了,和您没关系,打扰各位了,好了索罗特,让我们牵着手回家吧。”摩根以黑人特有的俏皮恭维着上尉,随即站起身来。那个几小时前才把摩根敲得假装晕倒的粗壮士兵又把他狠狠的按了下去。”

“你以为叛军是什么?屠夫?杀人如麻?抢劫?绑架?哦,我忘了,你们的宣传和事实并不总是一回事,以前对伊拉克,后来对伊朗,现在对科特迪瓦,对吗?你说的没错,我们是叛军,但我们叛变的这个政府而不是科特迪瓦!谁告诉你叛变政府的就一定是坏蛋?你看看科特迪瓦这几年发生了什么?政治腐败、贿选、贪污、杀人,把我,一个建筑师变成一个打仗的,你以为这是我希望的生活吗?我本以为自己回来是手里可以拿着图纸,但现在,却不得不拿着步枪。”

“对不起,我对政治一点也不懂,我也无意于得罪任何人,无论是你们还是政府军。”摩根敲了敲索罗特的肩膀,说:“我的朋友还得在这里生活不是?无论绑匪是谁,我只想把莉莉赎回来,在我们经济范围许可的能力下。”

“你还是没有信任我。”莫德上尉掐灭了香烟:“你说莉莉是在贝乌米郊外钻石矿区做调查时失踪的?”

“至少我们从法国维和部队那里得到的信息是这样,她14号到的科特迪瓦,雇佣了两个本地向导之后到的贝乌米钻石矿区,调查访问了两天,17号最后一次和美国联系,说调查很顺利,预计能赶在圣诞节前赶回家,然后就失踪了。”

“如果你去撒哈拉沙漠里练习游泳,你会不会三天后还开开心心的跟你家人说自己游得很开心?”

“你是什么意思?沙漠里怎么游泳?”摩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你们的莉莉懂法语吗?”

“可能只会用法语打招呼,比如salut、bonjour什么的。”

“那就对了。”莫德上尉盯着摩根说:“贝乌米只有唯一一个钻石矿区,在郊外河边的卡巴斯(Kbassi)镇,4个月前就全部关闭了,金伯利进程(注3)监察人员三周前还在那里检查。”

“你的意思是说?”

“有人布置了一个场景给莉莉。”上尉正色到:“她到的压根就不是贝乌米。”

上尉的话让摩根如同被重锤狠狠的敲击了一下,他意识到,这次人质的营救根本不如想象的那么简单,这是个圈套,如果上尉值得信赖的话。

“我试图相信你,尊敬的上尉,但请你证实。”

“你说莉莉雇佣的是本地的两个向导?布瓦凯还是哪里的人?”

摩根的心跳正在加速,他能听出上尉的话里的意思是或许他能查到这两个向导,如果等一下上尉不是凭空编造出来这两个人的身份的话。

这两个家伙当然是布瓦凯或者这儿附近的人,至少他们跟莉莉说的是那样——因为他们了解布瓦凯并且自称在这里很有关系,所以能确保莉莉在矿区的调查安全而顺利。摩根的潜意识里已经信任了这个叛军的指挥官,他说不上是为什么,或许仅仅是他作为士兵的那灵光一闪:“莉莉的母亲很担心她来非洲的行为,所以莉莉跟她母亲说过,虽然这两个向导是通过网络认识的,但其中一个以前在美国生活过一段时间,会说英语,也热爱美国,所以莉莉认为可以信赖他。”

“你知道名字吗?还有别的什么特征?”莫德上尉紧追着。

摩根指了指自己的上衣口袋,表示他想从里面拿点东西出来,上尉点了点头给后面的士兵做了个手势让他们退后。摩根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笔记本,说到:“一个叫雷特纳,大约29岁,大概六尺二寸高,粗壮。一个叫贝尔多尼,五尺八寸的样子,年龄不详,比较瘦。”

“姓名没有意义,肯定是假名。还有没有其他特征?”

“莉莉跟她母亲有提到过,高个子确实在美国生活过,他说自己热爱美国,所以在胳膊上纹了个非常可笑的自由女神。”

“靠!”索罗特还有那个粗壮的士兵竟然同时叫了起来。索罗特还是抢先喊了出来:“是特鲁迪(Trudie),我认识这个杂碎!”

“我没想到你们真的能认识他。”摩根觉得这个事情太离谱,真让他不感相信。

“我来说。”索罗特显然是为摩根被抓到莫德上尉这里的事情感到很内疚,主动嚷嚷到:“特鲁迪,这个杂碎,我敢说整个科特迪瓦,不,整个非洲,只有这么一个杂碎会纹一个可笑的自由女神在身上。他是布瓦凯前市议员的儿子,他老爹是个贪污犯,政变之后被没收了全部财产,全家人被赶出了布瓦凯,以前他是我酒吧最奢侈的客人之一,我那条街区至少一半人都认识他。”

“他跟我单挑过。”粗壮黑人士兵也叫到。

“你听得懂英语?”摩根有些吃惊这个粗俗的士兵竟然能接他们的话。

“滚,我也是大学生。”粗人回敬到。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摩根不知道中国的这句俗语,但他现在心里的感受一定如此。他一直信任索罗特,就像8年前和他并肩战斗时一样,他也丝毫不为今天被叛军抓来的事情对索罗特有任何责备。并且,这个时候叛军和索罗特他们合伙欺骗他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他见过有些人根本没有人质却伪装成绑匪去骗取赎金的,但从没见过明明可以拿到赎金却不承认自己是绑匪的。

“我想,你现在知道莉莉落在谁手中了。”上尉眨了眨眼睛。

“我的朋友还在政府军那边,如果事情真是这样,不光莉莉,连他们都可能有危险,我必须通知他们。”摩根相信,杂碎特鲁迪,这个前腐败官员的儿子,一个亲政府军的人,没有能力自行去做这么大件事,他一定是和政府军的某些人有瓜葛,现在,危险靠近了他的朋友——唐和吉姆。

“我需要我的电话。还在我的卧室里,我得去拿回来。”

“卢克(Luke)。”莫德上尉叫了那个粗装士兵一声,那个叫卢克的人立即从口袋里把摩根的卫星电话还给了他。

“把武器也还给他,他现在已经信任我了。”上尉继续说到。卢克又从口袋里掏出那把早上才没收回来还有没捂热的S&WM639自动手枪,把枪把冲着摩根还给了他。摩根检查了下弹药,完好无缺,他冲卢克道了句谢。

“下次请别把手枪扔垃圾桶里了,我洗了好半天,脏死了,不过这枪看起来不错。”卢克这个几小时前还凶神恶刹的粗人现在在摩根眼里竟然变得可爱许多了。

“这事儿完了我送给你。”摩根崽卖爷田心不疼。

“S&WM639,可惜是个高仿品。”卢克是个行家:“你这位朋友手上的大都是亚洲国家走私过来的仿制货。”

索罗特听到,狠狠的瞪了卢克一眼。

摩根跑到屋外打开卫星天线,找了半天信号,然后他拨打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是打给在凤凰城的米歇尔的,她是小组里唯一的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