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防线-记录退役军人的企业佣军生涯 圈套 圈套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65/


5.

12月23日,星期六,当地时间11:40,科特迪瓦共和国,萨提亚哈瑞镇政府军军营。


德纳少校亲自把航空照片送到唐天帐篷里:“你们看,我动用了全部力量给您办妥了此事,看看这些照片,都还是热乎的。”

“不胜感激。”吉姆又递过去一个牛皮纸信封:“我们不会拖欠您飞机的费用。”

少校使劲的捏了一下,对信封的厚度非常满意:“看看还有什么事情是我能帮上忙的呢?”

“我们俩想先聊聊看。另外,我不知道您的手下是否买到了一些可口的食物?”吉姆用这种方式委婉的请少校离开。

显然少校很识趣,他把刚刚取下的军帽重新戴好,站起来说:“我去检查下食物,等一会儿我的手下会过来叫你们来一起共进午餐。”说完,他领着随从走了出去。

吉姆把门帘卷开,确保阳光能照射进来,这样他也可以看到门外的情况。

唐天检查了一下照片,这些是连续区域的航空抓拍图,虽然不是专用侦察相机拍摄的,但看上去还算清晰,上面没有标明方向,德纳少校自己用红色油性笔在其中两张上划了个箭头写了个“N”代表正北。这个动作非常有趣,看得出收费服务会有些额外项目。

唐天拿出瑞士军刀,这把军刀是米歇尔在他生日的时候送的。他仔细的把12张照片裁去边缘,摊在桌子上,然后很小心的把照片重叠拼接成一张相对完整的大地图,接着拿出随身携带的立体地图观察镜仔细的看了会儿说:“地图确实是贝乌米西郊钻石矿区的。”

“你如何确定呢?”吉姆对地图分析并不专业,或许他以前只看过旅游地图和交通地图,虽然他是个优秀的谈判专家(至少在他一次谈判失败导致人质和歹徒同归于尽而被赶去做狱警之前是这样),但不代表他在各个方面都那么专业。

“我从水系分辨的。”唐天非常耐心的教他:“你看,地图上有个河道,它的轮廊、宽度等等和我们以前得到的卫星图片甚至旅游地图上几乎完全一样,那么,它的名字就应该叫邦达马(Bandama)河。”唐天把旅游地图指给吉姆让他做了对比,然后他又指着航空照片上的一个地方说:“这儿,看上去非常热闹而没有植被的地方,应该就是矿区错不了,因为靠近水系,并且有一条看上去应该是载重车辆碾压出来的道路。”

“我学会了,真有意思。”

“别高兴太早,这些照片毫无意义。”唐天一盆冷水泼过去。

“什么意思?”吉姆迷惑了。

“照片是翻拍以前的存档记录,你看看这里。”唐天用圆珠笔尖指着第二排第二张照片:“在镜片下看。这里有一个建筑物,你用放大镜,看仔细点,这应该是个钻井杆或者别的什么较高的东西。你别受上面德纳少校手划的方向箭头的干扰。我排列的方向正好是上北下南。”唐天依据水系的状态,对照地图把照片按照正确的方位已经排布好了,和德纳少校手划的方向有点儿不算太小的出入,这说明少校的额外服务不过是不负责任的顺手一笔。

“这就是一个塔楼,这果然是个塔楼,没什么特别的。”从狱警转行过来的吉姆肯定没有学过军事地形学,他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棒槌,我让你对照方向了,塔楼在河道的东边,影子却是落在西南角。”

“这说明什么?”吉姆看了看从帐篷外射入的阳光,突然有所领悟:“等一下,我发现了,科特迪瓦是在赤道的北部,现在是12月底,是冬季,太阳在南回归线附近,那么影子应当是落在北边,这说明,这说明,照片是在夏天某个时候拍的。”吉姆反映能力不差。

“确切的说是在夏至前后的某个上午。”唐天对吉姆的悟性表示满意:“不仅如此,德纳少校其实根本没能力提供航空照片,科特迪瓦的空军早在两年前就被法国军队全部给废了——在他们白痴一般的袭击了法军军营之后,一架飞机都没给留下,他以为我们不知道这一点,没跟我们说实话。”

“你设了个圈套给少校,真是鬼马精灵。”

“兵不厌诈。”

“所以,少校并不值得信赖,他没有真的打算帮我们营救人质,我觉得他只是想骗点钱。”

“但愿仅仅如此。”唐天若有所思的说:“我是担心别人也会有圈套留给我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