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之间,网上忽然出现了“金晶是汉奸”的说法。第一时间,很多表示震惊的文字同时出现在中文和外文媒体上。




在国内的角度,我们看到更多呼吁冷静的声音,其中一句话道尽其中感触 – “因为金晶反对抵制家乐福,迅速从英雄的神坛下来,再次被捧红她的同一类人扣上卖国贼,汉奸的称号”。




对于这种“不理智和冲动”,确有很多人深有感慨。




萨说,且慢感慨阿,老兄,我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今天谩骂金晶的,可真是昨天的“同一类人”?抗议CNN的人群可真的都是充斥了不理智和冲动?




哪怕是西方的报道也不得不如此描述抗议家乐福的行动 –




A witness said the protesters -- mostly Chinese students -- appeared very organized and peaceful, but the organizers remained anonymous. (一个目击者说:抗议者大多数是中国学生,他们表现得非常有组织且活动非常和平,但是组织者没有透露姓名。)




犯罪学证明,找出受益者往往就能找到凶手。让我们看看,当这种声音出现的时候,谁最愉快。




CNN们。




CNN的感觉可真是妙极了 – 西方主导的舆论在金晶遭到袭击后处于极度的尴尬局面,因为号称“爱好和平的藏独人士”竟然对一个残疾的中国女孩子施暴,人们的第一感觉已经无法把中国和媒体中描述的恶魔统一到一起。




CNN和BBC这个文章不好作了。




金晶在此后表达的勇气和宽宏,只有让对方更加尴尬万分。 -- 假如金晶大骂法国为流氓国家,这文章倒也好做了!




我们攻击的目标柔弱而坚韧,受伤的是她,她却满怀善意地对待我们。偏偏这个金晶还是中国人的代表 -- 你说说,这文章还怎么作?!




金晶是一个为中国争得了世界的同情的人。




现在可太妙了,如果中国出现同意“金晶是汉奸”的观点呢 – 嘿,你们看啊,中国人也在攻击金晶呢!金晶这样的人根本不容于中国人,她善良,不代表中国人善良,中国人恰好不能容忍她的善良!他们用的词语更加恶劣和卑鄙,他们是这样乐于对一个残疾的女孩子施暴,说他们是五十年一贯的恶棍和暴徒,难道我说错了?你们有什么理由指责“爱好和平的藏独人士”呢?




如果中国出现批驳“金晶是汉奸”这种观点呢 – 嘿,你们看啊,有中国人站在我们这一边呢,所谓巴黎的保护圣火,旧金山的红旗如海,不过是那些大骂金晶的家伙,没有头脑的人做出的举动。他们对自己人尚且如此凶狠,又怎么能期待他们理智地对待别人?美国人民啊,巴黎人民啊,要相信CNN和BBC,你们是站在正义一边的哦。




真是如鱼得水。




问题在于 – “金晶是汉奸”的言论,是从哪里来的?真的是昨天的同一类人立即变成了攻击金晶的暴徒?




我注意到了三个有趣的现象。




第一个,攻击金晶为汉奸的言论,其激烈程度几乎如出一辙。人身攻击,恶意辱骂。这种语言,无论方向正确与否,已经足以给中国的爱国者中充斥“素质低下”之人的结论。




其实,中国网络虽然充斥暴力语言,但暴力到这种地步,也是极为罕见的。不同的论坛有不同的风格,有的激烈些,有的温和些,而对金晶,却是在几个风格完全不同的论坛上,出现同样的网络暴力浪潮。




我们看看网上对于其他涉及这一事件的人物,即便对于法国总统,巴黎市长,也没有这样激烈的骂法。王千源被骂的倒是有些类似,但大家如果注意一下,就会发现其中的破绽 – 对王千源的骂,是在几天以后才开始的,这之前,大多数中国网友的态度是要搞清真相,或者劝王回头。而对金晶,是几乎立即就出现大量咒骂的跟贴。




别忘了骂金晶可和骂王千源不一样,理由并不那样充分的,那么为何金晶的发言引发的反应比王千源激烈得多呢?这根本不合逻辑么。




中国的网络,其实没有暴力到这种程度,过犹不及。




第二个,攻击金晶最激烈的言论,集中在较短的时段内,而发贴人包括北京网友,上海网友,湛江网友,乌鲁木齐网友。。。涵盖全国各地,“充分显示”这是一种存在于中国的普遍思潮。




仔细看这些谩骂的风格,虽然有所掩饰,但集中于人身攻击,集中于对金晶残疾的攻击,却有着无法改变的相似。




何必一定强调是中国不同地方的网友呢?




我的看法是,欲盖弥彰,过犹不及。




悄悄说一句 – 发出这样几十篇谩骂的声音,我一个人就能做到,除了国内的,还可以加上南极,北极,火星and so on,让声讨更有说服力 – 我发,我引用,充分证明中国人就是上了火星,也是骂人为乐的懦夫。




谩骂的集团,真的存在而且如此强大?




网络的实名制既然没有落实,我们只好对每一个发言后面都有一个活人感到怀疑。




第三个,是随后反华媒体的跟进,其高效率令人目瞪口呆。金晶是不是汉奸不是他们关心的,有人骂就足够。锋芒直指中国网民的“不理智”,“低素质”和“没有头脑”。




可以列举一些文章大家来看吧。DJY说《从金晶“英雄”变“汉奸”看中国闹剧》,加拿大某位“知名学者”说《无知者无畏》。。。




好得意阿。




西方媒体很可以做个有趣的文章。




中国人为何称金晶为汉奸?因为她反对抵制家乐福。




中国人为何要抵制家乐福?因为家乐福的法国股东支持藏独。




中国人为何对藏独如此愤怒?因为藏独在巴黎袭击了我们的女火炬手。




谁是中国人在巴黎的女火炬手?金晶。




嘿,这就是中国人阿!




不管有没有别的理由,这个循环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滑稽的感觉。




真是给西方送去了一篇好文章吧。




2004年,我曾在论坛上遭到一个“台湾人”的疯狂攻击,以台湾人的名义猛烈地攻击大陆人都是洗脑白痴,暴徒,智力低下。。。并勇敢地宣称台湾人愿意在滩头用“火海战术”迎接登陆的解放军。




结果呢?引发了论坛上大陆网友的强烈反响,而原来经常光顾的几名台湾网友也针锋相对。打成了一场混战。




几个月以后,才有人发现,这个“台湾人”的ID来自美国,而此人竟然连通往士林官邸的路只有一条,台北中正桥的小吃最有名都不知道。。。




而我们和台湾网友的对立,已经为两岸的不可调和,提供了一个新的证据。




契珂夫在走上绞刑架的时候,说出了这样一段话 – “人们啊,我是爱你们的,你们可要警惕阿!”




早在旧金山游行之后,西方的舆论就在绞尽脑汁寻找怎样解决一个艰难的问题。




这个问题就是怎样在西方百姓中维持自己的信誉。




西方的传统,是看重民间的声音,西方老百姓可以偏激,却习惯上承认人民的声音代表着正义。因此,这次在藏独和反华宣传问题上,CNN们棋错一招地引来了中国“人民的声音”。如果旧金山的游行发生在大陆,西方媒体还可以解释给西方的百姓这是共产党组织的。而发生在旧金山的游行,却给了西方媒体一个无法解释的现象 – 生活在西方的华人,共产党如何组织得起来?




不管同意不同意,面对明显是自发来的中国人们,西方的老百姓都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的观点 – 我们是不是真的站在正义一边?为何中国人都不接受我们的观点?CNN…在欺骗?




西方媒体的信誉都因此动摇。




那么,他们最需要的,就是一个恢复信誉的机会。




事实已经无法改变,那么就只有在解释上下功夫了。




实际上,在旧金山游行的当天,这种功夫已经开始。




举一个例子 -- CNN是这样报道参加游行的中国人的“ ”


A cocky young man walked past me and read his sign out loud, "Welcome to Beijing," he said.




翻译:一个看来形象挑衅的年轻人走过我,并大声吼出标语上的字 -- “欢迎来北京”他说




“欢迎来北京”都可以吼出来,这个描述好精彩。




你出来游行,我报道了,你的声音比藏独高,我也报道了,不能说我不客观吧,可是不管道歉不道歉,我都要把你们描述成“五十年不变的白痴和暴徒”。




只有让西方百姓相信满街的中国人都是白痴和暴徒,CNN们的信誉才能够恢复。




现在可太好了,你看吧,你们这些老百姓不是同情金晶么?你们不是因为金晶而对我们的宣传有所怀疑么?看吧,中国人自己在骂金晶为“汉奸”了。他们的谩骂需要我们翻译过来么?我们太愿意做这个工作了。。。




回来说一说王千源,有一段对她的采访大约是西方最为喜爱与欣赏的了。




记者:你是在青岛受的小学中学教育。你为什么能够有这么多独立的想法,敢说真话,而很多你的同学老师、千千万万的同胞却不能做到?




王:我可能就是比较愿意看书,比较愿意自己思考。。。




回答已经不重要了。所有和王千源想法不同的中国人,都是属于不会用自己的头脑去思考的中国人,都成了“粪青”。好一个记者,好一个王千源。




当你是黑色的时候,我可以描述你的黑。当你身上有一个黑点的时候,我可以放大你的黑,当你是纯白色的时候,我还可以抹。。。




和境外媒体打交道多了,已经明白,外面的媒体,没有新闻也可以造的,有时候脸皮厚些,有时候脸皮薄些,可这并不是中国纸包子独有的特色。




不乏有朋友被别人一煽,就跟着骂汉奸的,想一想,你为国家做出的,是否给你资格来这样骂。




再说一遍契柯夫的话吧 – “人们啊,我是爱你们的,你们可要警惕阿!”




[完]




有人问我对于抵制家乐福的看法。我的看法是抵制有一定的意义 – 家乐福自然控制不了自己的股东,因此它是冤枉的。但冤死的家乐福可以给出杀鸡儆猴的作用。但我的看法,爱国有两种爱法,一种去上街游行,烧法国国旗,喊口号,在国内是既没有风险又风光的事情。我称其为容易的爱国法,另一种是做好自己的工作,让中国更强。比如,让中国的产品比法国质量更好,让中国的飞机飞得比法国的更快。每一条要求恐怕都要许多人多少年默默的艰辛。我称其为艰难的爱国法。




容易还是艰难,我们可以自己选择。


本文转自萨苏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