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防线-记录退役军人的企业佣军生涯 圈套 圈套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65/


3.

2006年12月23日,星期六,当地时间04:00,科特迪瓦共和国,布瓦凯。


酒吧一天的生意总算是完结了,索罗特留在最后清点着当天的营业款,那个叫雷的小伙子一直都没有回来,不过索罗特并不担心,这个家伙是他最可靠的手下,虽然他常常失踪一两天,但最后总能给索罗特带回来他想要的东西。

看来索罗特对今天的营业状况非常满意,他开心的吹了下口哨,把营业款放到一个大布袋子里,他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烟,再吩咐留守的员工从里面锁上酒吧的大门后,然后他跺出了酒吧。出门前他没忘记检查下自己的手枪,并且上了膛,他把保险打开,又轻轻的放下击锤,这样可以减少走火的危险而在关键时刻又能做到单手射击。科特迪瓦的治安一点都不好,虽然自己现在在布瓦凯也算是个小有头脸的人物,但难保个别亡命之徒不会打自己营业款的主意。

索罗特紧抓着背在后面的大布口袋,用牙齿咬住香烟,誊出另一只手放在腰间的手枪上,他警惕的望了下周围,快步走到街口。当他正准备登上自己那辆黑色的标致406轿车的时候,突然从街头街尾两边亮起汽车大灯,两辆皮卡从两头呼啸着冲了过来。虽然汽车大灯照耀得索罗特不禁眯住了眼,但他依然能隐约分辨出车后厢上架设的重机枪,“这可不止是来打劫的。”索罗也心里明白是谁来找他了,主动把手举了起来。


“砰”,揣门的响声过后,7、8个身穿便服和杂牌军装的黑人冲进了摩根藏身的卧室。在此之前,听到异响的摩根非常明智的把从索罗特那里得到的自动手枪扔到了带盖的垃圾筒里,所以在这几个人冲进来的时候,他已经非常配合的举起了双手——并不是他没能力反抗,如果他那么做,至少有八成的把握能干掉这几个人,但他不确信外面的状况。这间倒霉的卧室根本没有窗子,墙上挂的窗帘仅仅是个装饰品,背后压根就是一堵实墙。不过他能确信的是,这些人正是自己想找的,而对方也不希望看到他死掉——至少暂时是这样。所以在领头的粗壮士兵把枪托砸向他的时候,他也非常配合的晕了过去,是假装晕了过去。

“这个见面礼真不够友好。”摩根心里想。


“无论我怎么提醒,我也不指望我的人会变得有更斯文一点儿,但愿你没大碍。”戴着无帽徽的兰色贝蕾帽的军官微笑着冲着假装刚刚清醒过来的摩根说到,这个黑人军官虽然身形消瘦也并不高大,但身上那没有军衔和任何标识的土黄色军装却被烫得笔挺工整。

“我是从南边过来见老朋友的。”摩根环顾着这间条件简陋的土胚房子努力的用尽量准确的法语回答到,自从离开非洲之后,除了偶尔到法国或法国餐厅,还有一天前租车的时候之外,他再也没好好说过法语。

“不用伪装什么,你掩饰不了你的美国口音,我的英语不比法语差。”标准的美式英语,这个家伙是个行家。

“我只是来见见老朋友,我承认,我的确是从美国来的,我外套口袋里有护照。”摩根换上英语,指了指自己的上衣口袋,希望能套点近乎。

“典型的伊利诺伊州口音,我是伊利诺理工大学(IIT)建筑工程学院毕业,1999年。”

“了不起,你年轻有为。”摩根继续恭维到。

“我今天不是来听你赞美的。”军官点燃一根香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