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99.html


看王权的举动,房东大哥不干了,急道:

“哎,哎,你看看,这是干什么。”

为了杜绝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王权表情非常认真,语气非常严肃的对房东大哥说道:

“大哥,你的好意我们心受了,但关于吃喝方面的我们真的不能接受,如果我们拿了你的东西,那大哥你就是在坑我们,就是让我们犯错误。”

话都说到了如此份上,房东大哥也不好坚持,只好放弃。摇着头叹息一声低头走进房子,王权看着房东大哥走进房子,回头看着张松和钱江狠狠的瞪了一眼道:

“两个笨蛋,你们脑子怎么就不转个个儿。”

钱江和张松都低着头不敢吱声,两人未经大脑考虑,此事确实办的欠妥,幸亏王权回来的及时,真要是房东大哥把鸡杀了,那他们错误可就犯大了,看着两人低头不吭声,王权语气缓和了些道:

“行了,你俩也别自责了,以后做事多用脑子想想,一会要开饭了,都去洗洗。”

听到王权不责怪他们了,张松、钱江两人痛快的答应一声“是”,转回身冲进屋子洗漱去了。

晚上五点半,全连在大队部吃上了来小赖皮村后第一顿晚餐,当地乡、村政府得知部队来灾区帮助重建家园,当天下午,部队到达的同时,乡领导和村干部就抬来了一头大肥猪,白涛几经拒绝但最终还是无奈的收下了,连队伙食本来就不错,这一顿更是丰盛,一只整猪全下锅了,再加上酸菜、粉条,每个班级一大盆,全连官兵吃了一顿东北名菜猪肉酸菜炖粉条。

八个壮小伙一大盆菜,都撑到肚皮外了也没吃了,桌上还剩下半盆的菜,王权擦了擦嘴,看着班里众人问道:“都吃饱了吗?”

众人齐点点头,李昆嘴里刚塞了一口肉,含糊的点着头说道:

“饱了,饱了,好吃,好吃、杀猪菜真好吃。”

王权:“都吃饱了,剩下的也别浪费,班副,把菜盆端着,给房东送回去。”

张松:“是,班长。”

嘴里答着,张松站起身双手端起菜盆就往外走,张松刚走到门口,迎头撞见一个中尉军官从外面走进来,中尉军官看见张松端着菜盆往外走,什么都没问,立马连珠炮似的放出一堆话:

“站住,往哪端,怎么着,吃不了还要端着走,以为这是你家呢?你哪个班的,你班长谁?”

张松被中尉几句话问的愣在门口,一时不知道应怎么回答。

中尉见张松没回话,只是站在原地看着他,很生气,继续追问道:

“你几班的,你班长谁,什么素质,干部问你话不会回答啊。”

中尉的声音不小,院里吃饭的全连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他是一班的,我是一班长,怎么了,他犯什么错误了。”

中尉说第一句话时王权就听到了,但看看不认识,也没放心上,但中尉再说第二句话时,王权就火了,干部就牛逼啊,当干部就可以随随便便咬人啊,看中尉那盛气凌人的表情,王权就来气,大声的说着,从饭桌上站了起来往门口走去。

王权往门口走,付通、郭秋成、李昆、赵伦等几个老兵也从饭桌站了起来往门口走,看这些人的架势,大有中尉再敢说个不字就揍他的意思。

王权几步走到门口,只见中尉双手背负满脸阶级斗争的表情,盯着张松,那眼神好像要杀人。看见王权过来,转而又盯向王权。

这人是谁,怎么看着这么面熟?

王权站在中尉的对面,脑海里努力的回忆着,在哪见过此人,猛然,王权心里咯噔一下,原来是他。那个白脸中尉,那次的事件又如同放电影一样在脑海里重现,在新兵列车上,王权和大个喝酒,被白脸中尉发现,白脸中尉训斥他们,然后王权挑战白脸中尉的情景一一浮现在脑海里。

怎么是他,他来特侦连干什么?

王权看着白脸中尉,心里合计着,但没有先说话。在王权看着白脸中尉的同时,白脸中尉也在看着王权,也在想着,这小子是谁,怎么这么眼熟,在王权想起的同时,白脸中尉也从记忆中翻到了那一页。两人同时对望着。谁都没有说话。

白脸中慰叫王力长,通过考学当上了军官,由于不会来事,为人又比较操蛋,当了四年的排长,在眼看着就要转业回乡时,团里给了他一次机会,让他去接兵,也就在那次接兵时遇到了王权,当时王力长对王权恶劣的印像,已经深深印在了脑海里,本想到部队后,查出王权分到哪个连,然后再好好收拾王权,但没想到,刚到部队,团里又来通知,让他参加后勤管理学习,这一走就是大半年,回来后,正赶上全团参加重建家园,又随着大部队赶赴到大安地区,到达大安县后,王力长被分到了特侦连,下午王力长才走马上任,所以特侦连全连战士谁都不认识他。

两人对望了一会,王力长脸上先是怒然后是喜,那次事件给他造成的耻辱又回复到心间,报复王权的念头由心底升起,真是老天都帮他,现在王权是战士,他是干部,想收拾王权那还不是手到拿来,想到此,王力长语带轻蔑先开口道:

“是你,你小子也在特侦连,哈,好啊。”

“妈的,这逼样也能当干部,真是部队败类。”

王权心里暗骂了一句,不知道团长是怎么想的,怎么留这么一个人渣在部队当干部,上一次对王力长就没有好感,这一次看到王力长那副小人得志的表情,王权更没好感,虽然面色没有外露不满,但说话语气毫不客气:

“中尉同志,我们往哪端菜这是我们连队的事,还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来管吧。”

付通等人都围住了王力长,看王力长那副欠揍样,付通真想上去抡他几拳头,挽了挽袖子,付通握着拳头从旁插了一句:

“就是,你是干部怎么了,当干部就能管得着我们特侦连的事。”

王权的狗脾气王力长早领教了,但没想到旁边又冒出来一个,环顾了一圈自己的周围,王力长发现特侦连的几个老兵都没好眼神的盯着他,盯得王力长心里有些发毛,不过想到自己是特侦连的副连长了,是主管这帮战士们的,王力长暗骂了自己一句无能,胆气又上来了,大声道:

“什么,外人,妈的,老子是你们副连长,专管后勤,你们往外端菜,我不管谁管。”

王力长如果不带脏字说他是副连长,大伙立马就散了,必竟是连队干部,特侦连战士再牛,尊重本连干部这一点做得还是很好的,但王力长出口成脏,立马大伙就炸窝了,付通首先就火了:

“你他妈给谁当老子,当副连长多个卵蛋。”

“嘴放干净点,我们特侦连不欢迎你这样的干部。”

“副连长就牛逼啊,张口就骂人,老子揍你信不信。”

说着,付通、郭秋成、李昆等人就撸胳膊要往上冲。

“住手,都先别吵,你们先听我说。”

事情是由一班引起的,而且对方也表明了身份,王权不能让大伙乱来,最后受牵连,大吼一声,拦住众人,盯着王力长问道:

“我们连队从来没有过副连长,你打冒充也应找个好一点的理由吧。”

看见众老兵真要揍他,王力长不敢再拿副连长的身份压人,态度也低气下来:

“我是才上任的,今天下午刚到。不信把你们连长白涛叫来,问问他就知道了。”

听了王力长的话,大伙都有些相信了,这个中尉确实是他们新来的副连长,因为前段时间团里曾有过传闻,说要给特侦连配一个副连长,但很长时间也没见到,大伙又都把这事忘脑后了,今天王力长一提,众人也都想了起来。不过对于这个新到任的副连长,经此一闹,众人对他可是没一点好印像。

副连长,狗屁副连长,众人心里都对王力长充满了鄙视,通过刚才的接触,大伙已经给王力长下了一个定论,这人素质低下,实在是不怎么地。

院里的吵杂声,白涛在屋里就听到了,开始没注意,但后来听清是新来的副连长王力长的声音,赶紧走了出来,前脚刚迈出门坎,就看见院门口围着一堆人,王权、付通、郭秋成还有几个老兵,都是连队的好战份子,几人把副连长王力长围在了中间,白涛吓了一大跳:

“奶奶的,这帮混小子又搞什么?”

嘴里嘀咕着,加大步子跑了过来,边跑边大声喝道:

“怎么回事,都围这干什么?”

被老兵们围在圈里,被众人的气势打压着,虽然也是特侦连的副连长了,但王力长还是有些心虚,正筹谋怎样脱身,这时连长来了,看到白涛,王力长恢复了干部的凌人气势,胆气也壮了起来,挤出人群拉住白涛道:

“连长,你来得正好,你看看,特侦连这都是什么兵,我这个副连长刚说了两句话就跟我喊上了,这么多人还围着看热闹,还要打我,这都什么素质。你咋带的兵啊?”

王力长是真不会说话,他的本意是同为干部,肯定白涛能向着他说话,会狠狠的训斥一通这帮老兵,但话说得不对头,谁听着都得来劲,本来白涛也想替他说两句话的,必竟是刚来的干部,又是副连长,但听了王力长的话,本来脾气也不好的白涛立马脸色就沉了下去,这不是当着矮子说矬子吗,特侦连的兵就是白涛的孩子,说自己孩子的坏话,白涛可不答应,更何况从白涛当这个连长以来,还从没有人敢说特侦连的战士半个不字,今天当着这么多战士的面,王力长身为特侦连的副连长竟然指责白涛的兵没带好,白涛可火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