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自封的专家并不了解中国”

德国慕尼黑作家、记者贝恩哈德·冈特(Bernhard Ganter),最近在他的网页上写了一篇论述本国媒体不公正报道西藏问题的文章,同时还给中国驻慕尼黑总领馆写了一封公开信。

冈特擅长在他的小说和文章中刻画局外人、失败者和反面角色。“我对社会中的下层民众很感兴趣”,冈特说。德国一份很有影响力的日报这样评价道:贝恩哈德·冈特是一位无法向多舛的生活妥协的作者。

《青年参考》报特刊载贝恩哈德·冈特最近的这篇文章,供读者参考。

中国是一个经济独立的国家。中国需要西方吗?为什么中国没有对西方国家实行制裁,也没有经济封锁?也许,正因为他们没有西方的歇斯底里症,他们更加审慎。

德国患了有关中国的歇斯底里症——连日来,我一直在跟踪有关中国包括西藏和奥运会的报道。啊,中国人多恶劣,我们西方国家的人又多友善,特别是德国的!被人们遗忘的却是头号战争的推动者美国。它在全球有超过60个军事基地,只属于美国的军事基地。为什么?因为它是一支无法无天的世界势力,它认为世界的命运必须由它来操纵。美国在1945年世界大战结束后,在世界范围内发动了超过38起战争和军事行动,跨越国界建立刑讯监狱,劫持无辜人民,其中还包括德国人。没有谁,连受欺压的德国政府也没有呼吁要抵制和制裁美国。在西方国家,在欧洲,在德国,美国,土耳其,俄罗斯,还有其他很多国家,反对人权伤害的示威游行在哪里?

而对于中国,对于西藏,西方国家就兴奋了。单纯的被操控的人们,政客和受控于政治的媒体要求抵制奥运会,要求制裁。这是西方国家的煽动宣传。土耳其进军别国,在国内镇压库尔德少数民族。土耳其靠美国和欧洲的沉默,靠对少数民族的军事条件(靠直接或间接的、德国及西方的战争机器和其他军事支持)甚嚣尘上。多年来,德国政府在世界上支持那些真正的独裁者,通过提供武器,比如在利比亚培训警察,将德国的潜艇开往巴基斯坦等等,等等……德国人民没有察觉到这些吗?我们已经变得如此迟钝吗?

目前,有很多自封的专家在谈论中国,却不真正了解这个国家、它的文化和它的人民,也不愿意去了解。很多人要求的抵制奥运会是一场滑稽剧——为什么不要求抵制经济呢?为什么啊,因为那样德国工业会遭受巨大的经济损害,遭受巨大的经济损失!这就是德国(西方)的双重标准。民众应该不是歇斯底里地,而是审慎地,带着尊重的心态来相互交往。

叫人难以忍受的还有目前依赖于政治的西方媒体,用他们片面的描述(经常是鼓动性的、煽动仇恨的报道)对中国进行报道,从而树立了敌对的形象。但世界大众不需要敌对形象,他们需要朋友。这样才能实现和平。

现在在我的国家,有很多愤怒的眼泪,针对德国的新闻自由,针对对非特权阶级的监控和苛捐杂税的剥削。这些也与人权有关。德国的利益或者集团的大资本主义、“说客民主”、社会体系正向着全面的监管型封建型国家发展,继而向着专政发展。因此,正是在德国,本应该对针对中国的批评十分克制。

我用一句话概括dl喇嘛:dl喇嘛不仅是个僧人,他也是一个有权力要求的政客。dl喇嘛有着一副隐藏的第二面孔——政治的面孔。对此有很多原始资料证实。如果想接近真相,人们必须阅读,获取信息。

这个dl喇嘛凭借国际上高额的捐款,靠西方国家领袖(首当其冲的是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的支持成为百万富翁,在印度拥有贵族住所,有自己的公共关系和新闻部,有仆人和保镖。他不吝惜将自己献给广告短片(Apple电脑),这让他进账不少。贫穷人民却从中什么也得不到。dl喇嘛不是神,他是愚弄人民的得益者。

在西方,人们在背后说西藏宗教是温和的,是精神上的——但是当佛教僧人在西藏采取暴力,在西藏和尼泊尔满大街地追赶和屠杀其他中国人和其他信仰的人(天主教和穆斯林等)时,当他们点燃房屋和汽车时——这些在德国那些有歇斯底里症的媒体,却没有展现出来。他们违背了他们自己的宗教,让自己失去了信仰。(作者 [德]Bernhard Ganter 译者 Fry 一然 来源 www.bernhard-ganter.de 供稿 诺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