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酒井雄夫听说墨阳区行动失败感到了危险。作为一个经过严格训练的特工,他预感到了危险的逼近。他按规定的程序向他的“控制者”发出了警报,希望批准撤退。3月6日下午,酒井的上司给他一封来自扶桑的电报,说酒井的父亲病危。上司已批准了酒井回国,并为他购买了7日晚的机票,因为帝都到扶桑首都福冈隔一日一班飞机,最近的一班就是明天晚上了。

酒井松了口气。“家里”要将他召回了。离开这个美丽但充满危险的城市总是好事,7日酒井没有上班,在酒店整理他简单的的行装,中午同事将为他举行送行宴会,宴会就订在贵宾楼。受神华帝国文化的影响,扶桑王国颇重亲情礼仪,朋友离别,举行送别宴会是正常而且必须的。

上午11时30分,同事们都从已经开工的医院工地里返回了。走廊里传来亲切的扶桑国语。几个要好的同事过来询问他,并且安慰他。酒井装出沉痛并迫不及待的神情,回答着同事们的问话。讲到纵向间的亲情,扶桑甚至超过了文化母国神华帝国,至少表面上超过了。

12点差5分,穿着整齐的酒井和同事们离开房间到二楼的餐厅就餐。在楼梯口被几个男子拦住了,“您是酒井雄夫先生吧?我们是保安总局。奉上司命令,请酒井先生跟我们到总局核实几个问题。请吧。”酒井的心立即沉到了无边的深渊。他眼光瞟向周围,目力所及之处,凭他的训练,至少看见不下十人的便衣,把守在各个通道。

“你们凭什么抓我们的人?酒井先生是来帮助你们建设的!他是持外交护照的!”酒井的副团长,性格莽撞的村山正富拦住保安总局的便衣,伸手掏出外交部颁发的护照。

便衣们楞了一下,后面一个青年慢慢走过来,盯着村山,“您的意思是不准我们带走酒井了?”

“是!我要向贵国政府抗议!”村山大喊着,酒店许多客人围过来,好奇地看着这一幕。

青年刷地掏出腰间掖着的手枪,倒转枪柄,狠狠砸在村山嘴上,立即将村山打哑了。倒地的村山痛苦地呜咽着,血顺着嘴角流出来。

青年冷酷地用手枪指着村山,“我叫龙行健。你这头猪,如果不是有话问你,我一枪打碎你的猪头!告?好嘛,你可以告,往哪儿告都行。”他一挥手,“全部带走!”

团长面色苍白,他知道龙行健是什么人。这下惹上大麻烦了!再看酒井,早已被两个剽悍的青年摘掉了下巴,双手铐在背后。“请你们不要动武,我们跟你们去。”龙行健对团长笑笑,“这样好,走吧。”

酒井猜到了结果。就在他自杀未遂的同时,春之韵百货店,工商部的抓捕同时结束,除了不知趣的村山,没有人受伤。

随后的审讯在粱广之的主持下展开,当天深夜,除了“春之韵”百货店的老板姚有东坚不吐口外,黄泽雨、酒井雄夫及“春之韵”一个姓白的伙计供认了他们知道的一切。在这个间谍网中,姚有东是他们的领导。白姓小伙计、酒井雄夫都是他的下线。而黄泽雨则是酒井发展的下线。黄泽雨并不知道姚有东是谁。关键的问题是酒井供认,他是在苏克达米工作期间被兰斯联邦情报局招聘的,他的上级命令他利用到神华帝国工作期间筹建情报网并负责传递情报。他在与工商部洽谈援建友好医院期间结识了当时身为规划司处长的黄泽雨。感觉到黄泽雨极为贪财,随后用巨额金钱打动了黄泽雨。将黄泽雨发展成他控制的情报员。黄泽雨先后为他提供过三批文件。这回是第四批,黄泽雨声称他搞到了三份绝密件,开价1万金元。但还来不及转手就在祭春节前丢失了。同时丢失的还有酒井给他的一条价值1.8万金元的钻石项链和一个祖传的青花瓷瓶。酒井感到事情严重,向他的上线汇报了。姚有东指示他稳住黄泽雨,善后工作则由他(姚有东)负责。这份口供和黄泽雨的一对照,粱广之认为可信。现在关键是姚有东了,这个人还掌握着总局想知道但不知道的东西。姚有东属于软硬不吃的的那种人。在利诱失败后粱广之断然采取刑讯逼供的办法。第一轮刑讯中姚有东昏死过去两回,但坚不吐口。粱广之怕姚有东死在刑讯下命令暂时停刑。倒是他的小伙计吃不过威吓,坦白了他知道的一切。从小伙计嘴里,保安总局证实姚有东曾用电台向外发过报,但不是在店里而是在店外。发报时白姓小伙计也不在现场,至于姚有东在什么地方发报并不清楚。白姓小伙计招认,曾有一个穿着很高档,非常漂亮很年轻(白姓小伙计特别强调这点)的女人,到店里交过情报,这个女人叫什么,住哪里却一无所知。他将情报(手写的纸张)交给了姚有东。这种情况发生过三次。

联想到前几个月大搜捕在地下水道里找到的保存完好的电台,龙行健和粱广之认为白姓小伙计的口供非常有价值。现在主要在姚有东身上了。龙行健命令粱广之必须撬开姚有东的嘴,不管用什么办法。现在时间非常宝贵,这条线的漏网之鱼随时会逃脱。粱广之决定继续刑讯姚有东。审讯是非常残酷的,粱广之使用了他所知道的一切审讯手段。在地下刑讯室里,体无完肤的半昏迷的姚有东吐出的每个字都被录音机忠实地记录下来。这次审讯尚未结束,姚有东就死在电刑下了。粱广之和肖月清将录音机听了好几遍,把姚有东吐出的每个字都写出来,因为吐字含混不清,辨别起来非常困难。粱广之将5局和7局是审讯专家和情报分析专家全部招来,对“供词”做真实性评估。其中两处讲到“夫人”一次,粱广之认为这个“夫人”就是白姓小伙计招供的“穿着高档,非常年轻漂亮”的女人。但没说出名字,很难追查。帝都太大了,漂亮夫人没有八千也有五千,相当于大海捞针。姚有东半昏迷中另外有价值的口供是反复提到一个“小平房”的词。总局的专家们认为这是一个地名。经与帝都警察厅核实,帝都城内外“小平房”一共有七处。龙行健立即下令7局的行动分队出动,和5局一起搜查这七处“小平房”。这时已经是3月8日凌晨4时。呼啸而出的警车惊醒了帝都居民的美梦,七处“小平房”同时遭到包围和搜查。在城北郊的一处找到了袭击李南辉废料场武装人员的老巢。发生短促但激烈的交火,四名仓促迎战的男子被击毙。总局的行动员两死两伤。现场搜出大批武器,甚至有枪榴弹。总局的痕迹专家提取了死者的脚印,证实他们就是袭击李南辉的那伙人。武器型号也旁证了这点。这个案子除了那个神秘的“夫人”外,暂时告一段落。情报损失的评估工作随即展开。因为动静太大,控制这条线向兰斯提供假情报的愿望已经落空。恼怒不已的龙行健快刀斩乱麻,除了那个对追查漏网的“夫人”尚有用处的白姓小伙计外,其余涉案人员一律判处死刑,不准上告。保安总局与军情局处死犯人一般用军事法庭审判的办法,不走正常的法律渠道。3月10日凌晨,在保安总局的某秘密监狱里,黄泽雨、酒井雄夫被枪杀于监狱广场。许期中得知案情后已经来不及援手,家人甚至连尸体都没得到。黄泽雨的夫人被逮捕,抄家,财产全部充公。实际上都成为保安总局的财产了。扶桑的其余人员在交纳巨额罚金后出狱。引起的外交风波让新成立的外交部头疼不已。状子告到太阳堡,轩辕台根本不予理睬。龙行健在第一起涉外间谍案表现出的强势与冷酷让帝都高官感到心惊。这位当朝驸马连许副首相的面子都丝毫没给。工商部受到首相府的处分,有关人员被整肃。许期中因卢秀的力保暂时过关了。

龙行健发誓找到“夫人”。总局的几个画像高手根据白姓小伙计的描述反复画出“夫人”的画像,其中一副被小伙计指认“就是她。”现在终于有了追查的依据了。帝都警察厅户籍处忙了好几个通宵,终于,在3月15日上午,粱广之给了龙行健两个名单,一个是副总参谋长岳乐上将的某位小妾,另一个是在家赋闲暂时逃过追查的前朝工商部长牛仙客刚扶正的妻子徐小芹。“局座,这回需要秘密的,温柔的,如果这个徐小芹就是‘夫人’,她对我们还有用。杀人固然痛快,但确实我们情治部门一般不采取的办法。养一个费不了多少钱。死了就再没有用处了。”龙行健说,“你的意思是还会有人来找她?”“我只是推断。”“好吧,按你的意思办。岳副总长那里先不动,全方位监视。等证实这个徐小芹无辜后我亲自去岳府抓。”这正是粱广之想建议的。当晚,被诱捕的徐小芹在粱广之的威吓下招认了一切。她何时被招入间谍组织,在哪里受到培训,如何打入牛府,如何从牛仙客嘴里套取情报全部讲了出来。面对酷刑下的照片和录像,这个漂亮的一塌糊涂的女人迅速崩溃了。粱广之的目的已经达到,徐小芹将扮演一个新角色。

“工商部撤换了一批官员,现在正是时候。”粱广之向龙行健建议道,“让牛仙客上班,从中级官员干起。这个事实上的卖国贼应当为我们做点事了。”龙行健同意粱广之的计划,将已经彻底控制在保安总局手中的徐小芹放回了牛府。三天后,牛仙客博士被召回工商部担任某处处长。总局静静地等待着对手上钩。也许,对手永远不上钩了。谁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