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

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


伴随着《新四军军歌》威武、雄壮的歌声,时光仿佛又回到70年前的安徽泾县云岭。话说1939春,时任新四军第一支队司令员的陈毅提议创作一首新四军标识性歌曲,让全军唱起来,以统一思想认识,统一前进步伐。4月

,陈毅写了一首回顾新四军战斗历程的新体诗《十年》,并将其交给袁国平、李一氓、周子昆等人修改。这首诗就成为《新四军军歌》歌词的初稿。5月下旬,《新四军军歌》的歌词经新四军领导反复讨论后定稿,并决定由新四军总部文化队队长何士德(1911-2000)谱曲。同时,军政治部还向何士德转达了一条既具体又重要的意见:两段歌词最后一句“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一定要重复两次。为什么要强调“东进”呢?原来早在1939年2月,新四军就根据中共六中全会制定的“巩固华北、发展华中和华南”的战略任务,确定了“向北发展,向东作战,巩固现在阵地”的作战方针,故这首《新四军军歌》自然就是一首“东进进行曲”。歌词中“铁的新四军”也有“典故”。新四军一部原为北伐时期叶挺领导的独立团。北伐战争中,叶挺独立团所向披靡,直取重镇武昌,被誉为“铁军”。


为了写好这首《新四军军歌》,作曲家何士德冥思苦想,挑灯夜战,三易其稿。第一稿是民歌风格的。何士德回忆说:“我动手作曲之前,考虑到新四军广大指战员多数是南方农村来的,他们唱惯了南方的民歌,而且红军唱的多数也是民歌风格的革命歌曲,因此,我谱曲时也就运用接近民歌风格的曲调写了第一稿。”此稿写出后,何士德指挥文化队队员在军部大礼堂(陈家祠堂)试唱,军部首长听后认为,此曲虽然流畅悦耳,琅琅上口,但不够雄壮,战斗性不强。说新四军是在同凶恶的日寇作战,在民族存亡、你死我活的紧急关头,《新四军军歌》应沉着有力,具有一种压倒敌人的英雄气概。何士德听取军部意见,又写了第二稿。此稿让文化队内部试唱,反映很好。但同志们认为仍有修改的必要。于是何士德又进行了一次大的改动,写出了第三稿。1939年7月1日,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8周年的大会上,何士德指挥文化队正式演唱了这首《新四军军歌》,并博得在场的军部首长及2000多名军政干部的喝彩。从江南前线赶来的陈毅司令员也对此歌表示热情称赞。军政治部主任袁国平当即宣布此歌定为《新四军军歌》。


这首《新四军军歌》表现出了新四军的泱泱雄风,塑造出新四军的英雄形象,抒发了新四军的万丈豪情,激发了新四军的战斗意志,伴随着新四军征战的步履,传遍大江南北,鼓舞新四军及华中抗日军民英勇奋战,夺取抗日战争的胜利。


《新四军军歌》歌词全文光荣北伐武昌城下,血染着我们的姓名;孤军奋斗罗霄山上,继承了先烈的殊勋。千百次抗争,风雪饥寒;千万里转战,穷山野营。获得丰富的战斗经验,锻炼艰苦的牺牲精神,为了社会幸福,为了民族生存,一贯坚持我们的斗争!八省健儿汇成一道抗日的铁流,八省健儿汇成一道抗日的铁流。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扬子江头淮河之滨,任我们纵横地驰骋;深入敌后百战百胜,汹涌着杀敌的呼声。要英勇冲锋,歼灭敌寇;要大声呐喊,唤起人民。发扬革命的优良传统,创造现代的革命新军,为了社会幸福,为了民族生存,巩固团结坚决的斗争!抗战建国高举独立自由的旗帜,抗战建国高举独立自由的旗帜。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