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刺刀 第二卷 第二卷第八章 我们的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58.html


夜色下,外面突然传来两声夜虫的叫声,是我们鄂伦春猎人间专门用来传递敌情的暗号。


我立即翻身起床,抓起短枪,看了一眼熟睡中的二哥,轻手轻脚走了出去。


出了屋,我一眼就看到今晚的暗哨许违伏在一棵大树上,朝我轻轻打了个手势。我会意的点点头,闪身隐入黑暗里。今晚的明哨是村里老典家的小儿子典楚,他正据枪喝问着一个闯到大院门口的黑衣人。

黑衣人不慌不忙的说道:“我找李镇淮、张伯阳那两个小王八蛋。”我一听这人说话,不由心头一笑,大步走出黑暗处笑道:“哪阵风把咱老戚头吹来了。典楚,是咱朋友。”

典楚听我之言,立即收枪,用鄂伦春人特别的手势请戚远烈入内。戚远烈走过他身边,突然一拳击向典楚的面门。典楚一惊之下,猛一扭头,同时一枪托抡向戚远烈的脑袋。戚远烈喝了好,原地跳起,一脚踹在枪托上。典楚吃力不住,长枪脱身而飞,他立即拔出短枪。戚远烈却一摆手道:“打住,兄弟好身手。”典楚一听这种话,就知道戚远烈是想试试他的身手,不由笑笑道:“俺说老大,这样试法太危险了吧,你话慢半句,俺一枪可就打过去了。”戚远烈英俊的脸上浮现出赞许的笑容道:“好小子,不卑不亢。嗳,伯阳,这小子叫啥名字,这人我要了。”

我走到他跟前,哈哈一笑道:“那可不行,俺做不了主。”

戚远烈没好气的说道:“那就找能做主的来。”我笑道:“能做主的正呼呼大睡呢。”戚远烈望了望二哥的屋子道:“这小子,这么早就睡了。”我笑而不语的点点头。

这时许违从大树上下来,走到戚远烈跟前道:“伯阳,这位就是你们经常说的戚继光的后代吗?”戚远烈丝毫不为许违直接说戚继光三个字生半点气,他不待我回答,轻轻点点头道:“嗯,正是我。”许违摘下身上的长短枪,摆开架势道:“常听伯阳提起你身手了得,讨教一下可以不?”

戚远烈谦虚一笑道:“别听他俩吹,讨教不敢说,切磋一下吧。”说完,一拳打了过去。

许违的拳脚功夫跟我们传自顾老道那儿不一样,他的功夫是祖传的,是一种很神秘的拳法,名叫:字拳。打斗的时候,施功者根据情形不同,任意捡一个字,或者一个词作为拳法来攻击对手。

许违见虚远烈势大力沉的一拳打了过来,立即走了一个“口”字拳法,封住戚远烈一拳。同时,“飞”字拳法展开,上下两拳直取戚远烈的面门与小腹。

戚远烈惊奇的“咦”了一声,左膝盖顶开小腹一拳,右脚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飞扫许违的双腿。许违一个“水”字法,凌空跃起,拳脚如“水”字般一齐直取戚远烈身上四点。戚远烈喝了声好,硬挨了他两拳两脚,却一拳把许违打飞了出去。

许违挨了一击,心头血气翻腾,好半天才给压下去。戚远烈一摆手道:“不打了,小兄弟的功夫精妙之极,但是力量不太足,不知道师傅是谁?”我连忙说道:“他是家传功夫。”戚远烈肃容道:“东北果然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没想到还有这样的高人世家隐居。”

许违是豁达汉子,听戚远烈夸他家族,笑道:“戚家拳法也很了得,许违佩服。”

戚远烈笑笑道:“不过与许违兄的家拳比起来,还是差了一点儿。许小兄弟现在还是年青,再过几年,我老戚绝不是你对手。嗳,叫那个睡死觉的猪赶紧起来,这两人我都要了。”

我一听,立即说道:“这哪行,你老戚头敢情是来挖我们恶军的墙角啊。”

戚远烈哈哈一笑道:“挖墙角是一回事,还有另外一件事要办。走,进去说。”

典楚与许违继续放哨,我则带着戚远烈进了屋内找二哥。


二哥眨了眨眼睛,以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说道:“不会吧,王永江要杀九叔?老戚,你怎么看出来的。”

戚远烈斜睨了二哥一眼道:“幼稚,这都看不出来。先不说他们的旧仇,就现在的形势,王永江不杀你九叔都不行。”

二哥还是没想明白,他挠挠头道:“老戚,你别拐弯抹角,赶紧说是为啥?”

戚远烈大失所望的看了看二哥道:“淮子,你小子的脑筋如果有伯阳的一半好使,仁合队就是你的了。”

二哥不满道:“扯哪去了,现在咱不是说王永江要杀九叔的事吗,怎么扯到脑筋上去了。”

戚远烈哭笑不得道:“淮子,这其中原因我就不多说了。不过你要记住,千万不要让王永江杀你九叔的事成了现实,你现在正好在仁合队,以后你九叔来仁合队开会嘛伍的,一定要保住他的安全。如果双江火并,最高兴的是倭人。”

对于双江火并,日本人得便宜的事,二哥是不糊涂的,他点点头道:“嗯,虽然你没说明白,不过有俺在,谁动九叔俺就杀他全家。”

戚远烈一听这话,大喝一声,一脚把二哥踹倒,又好气又好笑道:“你这糊涂蛋,是要你保你九叔的安全,不是要你马后炮去杀人全家。唉呀,这人笨的呀,没扛了。”

我在一边哈哈大笑道:“好啦好啦,俺们知道啦,老戚你快走吧。在搁这儿呆着,非得被气死了不可。”

戚远烈看二哥爬了起来,说了声,我走了。大步走了。不过眨眼功夫又回来了,说道:“嗳,淮子,外面那俩哨我要了。”

二哥一脸问号道:“什么俩哨你要了?”戚远烈答也不答,转身走了。我赶紧把典楚与许违的事跟二哥说了,二哥破口大骂道:“他娘的,这个死王八蛋,把俺最好的两个人要走了。”我在一边捂着肚子乐道:“那你给不给吧。”二哥抬头看了看外面夜色,叹口气道:“给吧,咱也打不过他不是。”


日军第十师团三个月没来进攻汤原,汤原义勇军忙于组建新队伍,也没去招惹日军。从六月到八月,我们的人一下子膨胀性的增加到一万多人。于九江的九千五镇已经住不下多余的人了,汤原县城也是挤的满满当当的。


王永江这天叫于九江到县城的小仙楼开会研究一下安置新人的问题。于九江带着三百名新组建的两个骑兵连霸气十足的开进县城。城头的裴锡哲看着三百名鲜衣怒马,长枪林立的骑士,忧虑道:“老王,这叫养虎为患呐。”王永江紧了紧手里的老本《孙子兵法》道:“锡哲多虑了,都是抗日的队伍,怎能叫养虎为患。”老杨沉声道:“老王,你真能沉住气,开个小小的安置会,于九江用得着调动三百骑兵来城里吗?干什么,向咱摆威风来了。”


于九江穿着一件单衣,擦了擦因为被夏天的阳光烤出来的满头大汗,埋怨道:“王队长,这大中午的开个啥会?”

王永江用书替他扇了扇风劝解道:“老于,这不是事情紧急嘛,等不及。”

于九江身后的二当家身背长刀,冷冷道:“有什么事情非要这么着急办,晚些再商量不成。”

老杨怒声道:“怎么,队长叫你们来开会,还要看你们的意见不成。”

二当家寸步不让,喝道:“开会也要挑个凉快的天气。”

老杨刚要回骂,王永江喝道:“吵什么吵,干什么,打架吗,去找日本人打去啊。”


小仙楼里,仁合队的三人坐在桌子一边,九千五镇的三人坐在桌子一边。王永江对于这种楚汉对峙似的坐法真是无奈中带着几分痛心。仁合队与九千五镇的关系发展到这个地步,双方都有过错,他深深自责于自己对外甥被杀一事始终耿耿于怀。有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自己平时与于九江之间就有一股怨气,手下的人更是水火不容,如果不是自己与于九江还保持着一份上下级的关系,恐怕两帮人马早就打起来了。


王永江首先开口道:“老于,现在咱仁合队上下合计有一万四千人,每天的粮草耗费太惊人。”于九江接口道:“是吗,俺那边还行,就是再来一万四千人,也没问题。”王永江压住心头的火气道:“老于,队上找你来是解决问题的,不是斗气吵架的。现在每天的耗费这么大,军中已经快没粮了。”于九江其实也很头痛这件事,不过他凡事都爱跟王永江杠上一杠,才嘴硬到现在。听王永江推心置腹的这么说,立即放下傲气道:“嗯,这事必须得想办法,咱们队上虽然有一万四千人,但是真正能扛枪打仗的不过两千人而已,因为咱们只有两千多条枪。”

王永江点点头道:“是啊,一万四千人,其中有一万二是只吃不动的主儿,来队里蹭白食的。我的意思是把这一万两千人劝回各自来的地方。”

于九江同意道:“对,这帮王八犊子,让他们哪来的回哪去。把咱当地主哪行。”

王永江从《孙子兵法》那本书里抽出一张纸道:“你看看,这些是要劝退的小队伍。”

于九江不认识字,他把纸递给齐一计,齐一计看了一会,问道:“王队长,要是照这份名单劝退的话,那最后就是仁合队县城留下两千人,俺们九千镇留下五百人,对不?”

王永江点点头道:“对的,因为县城终究是日军攻击的重点,所以部队要多。”

于九江听齐一计如此说,就知道王永江这次开会的目的是要削弱自己的力量,他傲然一笑道:“王队长,俺于九江怎么说也是一方霸主,五百人,是不是有点儿少了。”


坐在王永江左边的老杨性情火爆,一听于九江这么说,立即喝道:“什么一方霸主,鬼王渡一战,如果没有咱,你早他妈的成阎王帐下的小鬼。”

二当家怒吼一声,长刀刷的拔了出来,刀尖抵在老杨的脖子上,怒声道:“再说一句试试。”

王永江右边的裴锡哲掏出短枪,顶上火冷声道:“放下刀。”

王永江一把夺下枪,喝道:“都干什么,咱们还是一个队伍的不。干什么,这是今天第二次这样了,再这样,我这队伍不干了。”


三人这才收刀的收刀,收枪的收枪,又好好坐下了。


于九江一摆手道:“王兄,俺看这会还是改天开吧,好不好?”

王永江无奈的一笑道:“我士兵王对部下约束不力,叫于兄见笑。”

于九江哈哈一笑道:“操,俺还不是一样,你看这些小崽子,动不动就操刀弄枪的。”他这一句,虽然明骂二当家的,实则还是骂了老杨。


老杨眼中寒光一闪而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