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刺刀 第二卷 第二卷第七章 夜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8/


二战长山,我们大胜,击毙日军不算,各种缴获的枪支弹药足以装备一个东北军加强连编制。


王铁夫现在已经由连长变成了营长,逃难的神树镇几千百姓中有一千多青壮年,全部被王铁夫收入东北军。金剑啸力邀我们也加入东北军,二哥撇撇嘴道:“小金哥,不是咱说难听话,你们东北军的战斗力跟咱恶军比起来,差太远,别说加入你们了,就是你们想加入恶军,俺也不同意。”金剑啸被二哥的狂妄劲噎的够呛,他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行行,无所谓,只要打日本,加入哪支部队都一个样。对了,你们下一步去哪儿?”

二哥伸手一指道:“呶,汤原,那里有俺的九叔。”

金剑啸微一思索问道:“汤原,九叔,难不成是于九江的队伍?”二哥哈哈一笑,回头跟我说道:“三儿,咱九叔名头越来越响了,居然连东北军都知道。”我抱以轻轻一笑,一个月与日军战斗六十次的纪录,恐怕在整个东北只有于九江的义勇军才有吧。

金剑啸转身去和王铁夫商量着什么。


二哥看着刚刚组建的东北军,突然伤感一叹道:“唉,三儿,要是大哥,老四都在就好了,真是人各有志啊,有人爱做人,有人却爱做狗。”

我知道他对老四投了日军的事依旧放怀不下,如果老四和他的那四十多鄂伦春战士现在跟我们在一起,恶军现在就可以去找第十师团决一死战。我劝道:“二哥,算啦。老四现在只是一时糊涂,他还小,如果没有咱师傅的影响力,那四十多人也不能跟着他。他过两年就会明白,肯定会走正道的。”

二哥无奈又冷冷的笑道:“过两年,咱们的队伍和他这么近,过不了一年,就要打在一起。他敢杀我的人一个,我就杀他。”

我走到二哥身边,与他并肩而立。二哥倏地如狼般仰天长啸一声,声音苍凉悲伤。所有鄂伦春战士都仰天长啸,一时间声冲霄汉,经久不散。


当我们一千多人排着整齐的队伍踏进汤原县城的时候,整个汤原县城都沸腾起来。以往虽然有不少来投军的,但最多一次不超过十个人。这次却足足有一千二百多人,而且先入城的部队,人人都带着长枪。恶军最先开进城里,三十二条精壮汉子,三十二杆龙骑兵步枪,三十二把闪着寒光的刺刀,用于九江的话说,他看到的不是三十个人,而是三十二条恶狼。


汤原的两位风云人物一起出来迎接我们。

于九江老远就喊道:“两位贤侄,又长高长壮实了。”

王永江则带头鼓掌说道:“热烈欢迎青年才俊加入反日抗满队伍。”

一时间四下掌声雷动,一千多人被淹没在掌声之中。

我在队列里,一个一个的找着我熟悉的人:戚远烈,二当家的,齐一计,老来好,陈庆山,纪宛如,周再恩,老杨,裴锡哲。还有戚远烈的川东小猎犬小阎王黄龙,老来好的红虎。

一切都没有变化,只是汤原的人越来越多。


人越多,矛盾就越多,这好像是永远阻碍中国向前发展的一道魔咒。


王铁夫的一千多人打死也不跟仁合队,这里涉及到国共两党的纷争,所以他们优先选择加入了于九江的九千五镇。这一下就出了个大难题,我们本来是于九江的侍卫,是属于于九江的人,现在于九江收了王铁夫的一千多人,王永江就提出要我们这三十二人。于九江想拒绝,却找不到理由,因为已经收了一千多人在先。


就这样,在磕磕碰碰中,王铁夫的东北军归了于九江,恶军归仁合队所有。于九江看着我们三十二条恶狼轻易的就被王永江要去了,真是看在眼里,气在心头。王永江看着一千多人走向九千五镇,也是生着闷气,于九江是越来越不把仁合队放在眼里了,这一次差点把进城的人全要去,这以后还怎么约束他。


老杨热情的把仁合队的大部分头领介绍给我们认识,其中包括那个在鬼王渡和我们打过一仗的孙玉刚,现在他已经是副队长,他的漂亮老婆李香兰,现在是仁合队女兵队的队长。


二哥跟孙玉刚握手的时候,故意加了把劲,把这老小子捏的龇牙咧嘴。李香兰在一边看到了,立即说道:“淮子弟不要光顾着俺那当家的啊,咱们这么多女兵还没认识你这反日抗满的英雄呢。”二哥老脸一红,立即放手道:“哈哈,俺哪是什么英雄,都是别人乱传的。”李香兰接道:“哪里啊,现在整个汤原都知道淮子弟是神枪手,是恶军的首领,功劳跟北山差不多大,说是汤原第一英雄都说轻呢。”说完抿嘴一笑,当真千娇百媚。

我心头一动,这女人好厉害的一张嘴,一下子就把二哥捧到很高的位置,不知是何用意。在热闹的人群里,我的头脑却保持着清醒,略一思索,心头一寒,这女人的嘴真比小鬼子的刀枪还厉害,就这么一番话,足以让王永江和于九江两人同时要除掉二哥。不过除掉二哥,对她有什么好处呢,我一时之间虽想不明白,却也在心里种了一颗警戒树。


李香兰招呼完二哥,立即热情的走向我,细声道:“这位是伯阳兄弟吧,俺常听当家的说起你,说你是恶军的大军师,足智多谋。”

我抱以一笑,心道:恶军第一天进城,你怎么知道我是恶军的军师的,而且我压根不是什么军师,难道这女人有另外的情报来源。嘴上却说道:“哈哈,哪里,对了,孙家小嫂,现在咱们女兵队有多少人了?”

李香兰近了两步,身上的一股好闻的幽香立即飘了过来。她依旧用好听的声音说道:“对,张大军师还不知道呢,汤原现在女兵队有一百多人,张大军师可能还不知道一件事儿,现在全东北的义勇军有三十万之多呢。”

我虽然很厌烦左一个张大军师,右一个张大军师的叫着,不过对她却半点也恨不起来,这也许就是女人的力量。这女人当真知道的不少,连我都不知道全东北到底有多少义勇军,她却随口说来。我立即问道:“孙小嫂子是怎么知道东北有三十万义勇军的?”

李香兰咯咯一笑道:“张大军师一定没听咱大队长讲过课,这些都咱大队长在课上讲的。”

我一听此言,立即用目光寻找到了面容狂犷中带着儒雅的王永江。从他平静如水的脸色,丝毫看不出他内心的想法,如果我没猜错,自从他唯一亲人外甥小李逵被二当家打死后,他就一直喜怒不形于色了。


晚上我们恶军被安排在汤原城东北角的一个大院内。二哥安排了晚上的明哨和暗哨后,才满脸疲惫的回到屋内。我低头缝着他那双臭鞋上的破口,他进来后故意大吼一声,吓我一跳。我捏了捏被针刺破的手指头没好气道:“二哥,你现在是排长啦,以后要严肃,知道不。”二哥哈哈一笑道:“什么狗屁排长,王永江就爱整这些没用的。嗳,三儿,你知道不,人家给咱定规矩了,不准吃喝嫖赌抽。你说,咱恶军里,哪一个人有这些臭毛病,尽整没用的。”我点点头,同意道:“对啊,咱们猎人这五样占了哪一样都当不了猎人,真是小看我们。”二哥没好气道:“我看他是没事找事,吃饱撑的。弄得老子不痛快,老子找九叔去。”


仁合队的队部。


党支部委员裴锡哲沉声道:“老王,于九江的问题必须处理了,咱们对他是有约法三章的,不能玩女人,可他呢,现在越发变本加厉了。听说前几天,他把他们队里的燕京女学生纪宛如给睡了。”

王永江立即说道:“锡哲,没证据的话咱不说。说他睡燕京女学生,谁看见了。”

裴锡哲咳嗽了两声道:“好,就算没有。那他睡莲花山村子老罗家的姑娘,那是路人皆知吧,不需要证据吧。他睡九千五镇的大姑娘小媳妇,这也不需要证据吧。他这么搞,把咱们仁合队上下搞的乌烟瘴气,吃喝嫖赌抽这些歪风邪气现在越来越占上风。”

王永江看了一言不发的老杨,又看了看滔滔不绝的裴锡哲,慢慢说道:“锡哲,咱们看于九江,不能老盯着他的下半身不放。他与我们一致抗日,那也是大家有目共睹,路人皆知的。看于九江这个人,要一分为二看。他吃喝嫖赌抽的这些毛病,是要纠正,但是不能逼急了,逼急了,他要是反出仁合队,就不好收拾。”

裴锡哲一听这话,怒道:“哦,就是因为怕他反,咱们就抛开原则不要,任由他胡作非为。”

王永江一拍桌子也吼道:“原则必须要,现在就等他来个大的胡作非为。”

裴锡哲刚想吼,一听这话,刚要说的话咽回到肚子里,瞪着王永江看了半天,突然哈哈一笑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士兵王不是简单人物。”

这时老杨从一旁递过一杆旱烟来,说道:“都别吵吵,为了一个胡子头吵吵有嘛意思。”


看着熟睡的二哥,我看着窗外的天空,皎洁的月亮这时正好被一片黑云遮蔽,夜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