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孤胆女间谍迎来迟到荣誉

近日,英国国家档案馆解密了一份档案,档案的主人公是一位名叫珀尔·维什林顿的二战女间谍。她长得并不出众,担任间谍的时间也仅有一年多,但却是二战期间最著名的女间谍之一,希特勒甚至悬赏100万法郎买她项上人头。



维什林顿于前不久去世,享年94岁。她的讣告用简短的一行字讲述了她传奇的间谍故事———她曾经指挥抵抗组织杀死一千多名德军士兵,并接纳了一万多名投降的德军,然后组织他们开展抵抗运动。然而,二战结束后她一直过着普通人的生活,没有任何荣誉的光环笼罩。直到2006年,92岁高龄的维什林顿才等来了迟到63年的英国皇家空军勋章。

珀尔·维什林顿于1914年6月出生在法国巴黎一个英国移民家庭。维什林顿的母亲一共生了四个女儿,她在家里是老大。维什林顿全家生活在巴黎郊区的一幢房子里,生活宁静却不乏乐趣。1941年德军入侵法国后,这种宁静的生活状态被打破了。维什林顿帮助母亲和3个妹妹逃离德军占领下的法国,移居英国。她自己也在英国空军部找了份工作。


1943年,坐在英国空军部的办公室里,维什林顿迫切地想为自己深爱却备受攻击的法国做点事情,整天在办公室内枯燥的文书工作已经让她厌倦。于是,29岁的维什林顿主动请缨加入了英国著名情报部门“特别行动部”(简称SOE)。由于能说一口流利的法语,维什林顿成为特别行动部的一员。


经过七个星期的特别训练后,维什林顿和其他38名女特工一起于1943年9月22日深夜乘一架英军飞机,经过超低空飞行伞降到法国中部卢瓦尔河地区。维什林顿后来回忆说,那次跳伞非常危险,夜色很浓,飞机距地面高度大约为100米,仅接受过三次跳伞训练的维什林顿犹豫了2次,第3次方才奋力一跳并最终在黑暗中安全着陆。但不幸的是,她丢失了自己的两个手提箱——里面有所有的钱、换洗衣物和私人物品。“情报人员永远得不到足够多的衣服,丢了鞋则是最大的遗憾。”在一份任务报告中,维什林顿这样写道。


领导2600名反德武装战士


在法国,维什林顿使用了化名吉芙维纳·杜扎兰,她表面的工作是英国一家化妆品公司驻法国的代表,私底下她则是为法国抵抗组织送信的情报人员。工作的艰辛和危险让维什林顿备受折磨。很多时候,由于没有办法找到住处,维什林顿只能带着秘密信息在“冰冷的火车上度过漫漫长夜”。1944年2月,精疲力竭的维什林顿住院一个月,以治疗神经性风湿痛。


1944年5月,维什林顿迎来了她间谍生涯的一大挑战。她的顶头上司,地下抵抗组织的负责人莫里斯·绍斯盖特被德国盖世太保抓了起来,瘦小的维什林顿被组织上委以重任,指挥绍斯盖特手下的2600多名反德战士。起初,这支反德武装的成员都是一群衣着破烂的农民,他们的枪支类型也不全面,而且弹药匮乏。在同为间谍的男友亨利·科尔尼奥里的帮助下,维什林顿成功地重组了代号为“摔跤手网络”的地下组织,总共炸毁了800多条德军控制下的铁轨和公路补给线,有效确保了盟军成功实施“诺曼底登陆”(1944年6月6日)。


在维什林顿记忆中,最危险的时候则是诺曼底登陆之后的几天。“6月11日早晨,我们被2000多名德国士兵攻击了,当时我们只有40来人,没有武器,没有经过训练。我们展开了一场让人刻骨铭心的打斗,还好,附近一支约有100余人的游击队赶过来帮了我们一把。”


在成功协助盟军实施“诺曼底登陆”后,维什林顿向英国申请,组织了20多次武器空投,用以配给自己的部队。他们不断地炸毁铁路和公路,以消耗德军的有生力量,直到战争结束。由于声势浩大,在维什林顿活动的地区,竟有18000名德军主动向她投降。为了抓住维什林顿,希特勒也一度悬赏100万法郎的重金,要买她的性命。


军方荣誉迟到63年


二战结束后,维什林顿和男友亨利回到了英国,在伦敦举行了婚礼。但深爱法国的维什林顿结婚不久后就携丈夫及家人返回了法国,从此定居下来。起初,英国军方决定授予维什林顿“军功十字章”,这是军人的最高荣誉。但是作为一名女性,维什林顿不具备领取这项荣誉的资格,于是,英国军方只得考虑授予她“大英帝国勋章”,对任何普通英国公民来说,这都是一项至高无上的荣誉。


但维什林顿拒绝了。“这是一项授予平民的荣誉,对于我来说,我所做的事情与平民没有任何关系,”维什林顿在自己的拒绝信里面写道,这项荣誉对她来说不公平。“我所从事的是在敌方占领国内的纯粹的军事活动,我自己领导过2000多名游击队员从事破坏活动,并展开游击战!”


在此后的很多年,维什林顿和家人过着宁静不受打扰的生活,她拒绝撰写任何回忆录和传记,因为她担心这和许多战争故事一样,会被改编成爱情片,虽然她和亨利的爱情的确是在二战中发展成熟的。2001年,一部二战电影《战地有情天》横空出世,看过的人都说,里面的女主人公夏洛特·格雷的原型就是维什林顿。


维什林顿一直等到2006年,也就是她去世的前两年才拿到她梦寐以求的英国军方勋章——皇家空军的翼型勋章。维什林顿欣喜若狂地说:“我太兴奋了,等了这么多年之后终于盼来这枚奖章。要知道,过去整整63年中,我不停地向周围每一个人抱怨自己遭受的不公正待遇。”


2008年2月份,维什林顿在家人环绕中平静去世,享年94岁,她的骨灰与9年前去世的老伴亨利合葬在一起。


因为热爱故乡 所以选择参战


虽在烽火岁月中得到真爱,否认因为爱情而返回法国


2001年,一部名为《战地有情天》的电影讲述了二战时期,一位名叫夏洛特·格雷的普通苏格兰女子偶尔邂逅了一位英俊的法国飞行员,后来这位飞行员在战争中失去消息,夏洛特毅然投军寻找爱人。有心人在观看完这部电影后表示,这部电影实际上是在讲维什林顿的故事,但维什林顿自己却不这么看。“虽然亨利(维什林顿的爱人)也在军队中,但我不是为了他而参加战争,我是为了自己的故乡而参军。”她说。


维什林顿与亨利在战争之前就认识,他们在法国相遇,但当维什林顿举家迁往英国后,两人曾经一度失去联系。战争开始后,亨利参加了法国的地下游击队,维什林顿回到法国后,与亨利取得了联系,在亨利的帮助下,她迅速进入了法国反德军武装。也是在亨利的帮助下,维什林顿才得以重组武装。此后,她任命亨利为自己的副手,两个人在战火中孕育着艰辛而又甜蜜的爱情。


1944年6月,维什林顿和亨利曾经遭遇过一次生离死别。当时他们躲在一个军事堡垒里面,这时德军开始对堡垒进行轰炸,两人被迫分开撤离,但幸运的是,两人都活了下来。1944年底,他们回到英国,并举行了婚礼。他们的婚姻一直持续了一辈子,生活幸福。


“在我看来,有些事情(回故乡参战)必须要做,”维什林顿说,“我让自己的生命处在危险之中,并不是仅仅为了亨利。”维什林顿后来回忆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