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的另一种声音!!!!!!!!!!!!!!!!!!!!(ZT)

认识一个世界是不容易的。认识一个国家也同样。近两周来法国一边倒地“反华”与“抵制北京奥运开幕式”的潮流中,正在出现“另一种声音”。这种声音目前虽然还很微弱,但毕竟正在开始促使法国人认真地对这场闹剧进行严肃反思。从参议院左翼社会党议员让—吕克·梅朗松直接质疑这场“反华宣传”的正当性,到网刊《地缘政治》作者乔治·斯塔内希“西藏:一个法国人向中国人民道歉”的公开信;比利时著名政治家、鲁汶大学教授季·斯毕塔埃尔也公开发表文章,“为什么我们以诺贝尔和平奖来使一个神权制度得以神圣化?”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在法国的网上则更多。法国网民们的声音也同样正在开始冲击法国媒体的一统天下。这让我们无论是在报道还是评论整个事件时,都更趋谨慎。相比之下,法国驻华媒体的“战斗性”要“强”得多。



昨天的法国《世界报》刊登文章:“中国加强反法战役”;文中介绍了中国网民对金晶的盛赞,同时也刊登了中国公众对奥运火炬在法国遭到骚扰的强烈不满。今天法国《费加罗报》则在头版显著地位刊登“法国在华利益受到威胁”一文。显然,中国网民们的强烈愤怒,法国传媒界已经感觉到了。“抵制家乐福”的信息也传到了法国。但法国人总是认为“这是中国政府主导的”,因而认为不会成功。昨天中午法国I Tele电视台在午间新闻采访我时就提出了这样的问题。《世界报》报道称,法国在华商业人员对“抵制说”并不以为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影响,当然我们正在全力关注,搜集尽可能广泛的信息。但这很有可能只是五分钟的烈火而已。”该报提及2005年中日民间之间的磨擦,认为最后不了了之。《费加罗报》则引用家乐福和路易·威登公司发言人称“目前对其在中国的营业没有任何影响”……显然,法国人根本不相信中国网民能够在五月一日使家乐福“空无一人”。不过在《费加罗报》的网页上,文章出现几个小时后,跟帖就接近二百,显然,法国人很关心此事……



《我反对抵制奥运和反华宣传》:法国参议院社会党议员让—吕克·梅朗松发表在他的个人博客上的这篇文章,已经成为法国几乎一面倒的舆论潮流中的“中流砥柱”!耐人寻味的是,本来等待着被“押上宗教裁判火刑架被烧死”的梅朗松告诉本报记者,“我接到的来邮来电中,绝大多数都是支持我的。”记者到该博文去浏览时也发现,跟帖已经超过2000,其中四分之三是支持者,远远超过了反对者。在法国主流媒体上,这篇博文也被广泛评论,当然在那里就是“批评大大多于支持”了。但这几天梅朗松到处出现在媒体上,这恰恰说明“物极必反”这一真理!



梅朗松质疑的,就是法国媒体的偏颇态度。他写道:“惟有电视节目《画面定格》报道‘西藏事件’是源于汉族商人被‘藏人’残杀。世界上哪个国家会面对这样的事情会不采取行动?难道一个汉族商人的性命价值比不上一个在大街上公然用石头打死他的‘藏人’示威者?因此所谓对‘藏人’的友谊,已经变形成对中国人的令人作呕的种族歧视。而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无知的想当然上。”梅朗松的观点正在一部分人里得到回音。在一次电视辩论中,观众发来短信问:这场反华宣传不正是一种被掩饰越来的对中国人的种族主义吗?


另一位网络名人作者乔治·斯塔内希的一封信这几天也以网上流传。他的公开信“西藏:一个法国人向中国人民道歉”不仅文笔优美,更重要的是从历史事实一直讲到今天西藏的现实和真相,同样令人读之感动。他在信中的第一句话,就是:“亲爱的中国朋友,我深感耻辱。几周以来,在我的国家里,中国人民,国家和行政机构,你们的政府,你们的历史都被我们歇斯底里的所谓‘自由的’媒体抛进了污泥里。在奥运火炬经过巴黎时所发生的反华行径是不配我们的国家、我们声称要保卫的价值,和最起码的款待来客的惯例的……”他表示,“我代表很多‘自由的’媒体从来不给我们发言权的法国人,向你们表示我们的歉意,和我个人的道歉……”



斯塔内希回顾了百多年来的历史后说,“你们,你们从来没有入侵过欧洲。也从来没有侵略过任何地方。……是我们,我们入侵你们的国家,是我们在那里掠夺了一个世纪。你们的领土是那么的辽阔,以至于我们好身居个国家联合起来掠夺你们。”



斯塔内希不仅驳斥了“西藏不属于中国”的说法,而且以大量的事实来说明法国自己的诸多海外领地才是真正抢来的。“科西嘉一直是一个独立的国家,直到1769年才被法国军事占领,并于18世纪未纳入法国的版图。法国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取消科西嘉大学,这才是真正的‘文化灭绝’的第一步……”显然,这是一位对法国政治体制运作非常清醒的网络学者。而正是因为这种清醒已经超越了“政治正确”的柜架,所以看来他的作品是不会进入主流社会的。



比利时政治家兼教授季·斯比塔埃尔的观点更为令人印象深刻。他在文中一上来就指出,西藏问题不是一个偶然,而是有着一个“日程安排的”。“一月份的车臣、二月份的达富尔、三月份的西藏……”。如果再联想到此前的中国食品危机、中国玩具危机……真是令人怀疑有一张无形的黑手在操纵着这一切。今天发表的一则欧洲民意测验便是一个证明:34%的欧洲人认为“中国是世界安全的头号威胁”,取代了一年前的美国。此间战略家们不约而同地表示,这是“一年来西方媒体上对中国坚持负面报道的合乎逻辑的结果”。



斯比塔埃尔对西方媒体无视西藏在1949年以前一直是僧侣神权统治下的奴隶制社会的历史感到非常愤怒:“难道你们不知道当时社会是占5%的神职人员和贵族,统治、剥削着95%的农奴的历史吗?”令人遗憾的是,这里的媒体实实在在地“忘记”了这一点。斯比塔埃尔举出太多的例子,证明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而且他强调说,其实这一点法国人和欧洲人都心知肚明。问题在于有些人是故意“拽着明白装湖涂”。对于达赖声称“要自治不要独立”,斯比塔埃尔也列举出一系列证明,来向欧洲人说明,达赖要的“自治”,是比澳门、香港甚至台湾都更大的自治,是一种世界上根本不存在的自治。这种自治实际上就是独立。令人吃惊的是,在法国也好,或比利时也好,这样的声音并没有人有驳斥的勇气,而是使用西方惯用的手法:置之不理。尽可能压缩其影响力,而不是去据理批判。因为支持西藏独立的人心里清清楚楚,这样的文章,是无法驳倒的。



最后,斯比塔埃尔就三月份的西藏事件也提出质疑:为什么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媒体敢于凭想象力就“无限发挥”。他说:“西方人一向所想象的西藏人是和平的,这次遭到了打击。没有疑问,中国汉人的商店遭到焚烧,过路中国人被严重打伤。藏人的残暴在他们攻击拉萨老城区时被诸多西方游客所证明。然而西方对中国的批评却不断升级……”



应该说,在读到这些人的文章时,感到真相仍然是在顽强地、持续地冲击着笼罩在西方、特别是法国媒体上的巨大的谎言这堵厚墙。但何时能够冲出一个缺口,目前仍不能乐观。今天,在中国奥运火炬顺利地在全球其他地区传递的消息传到巴黎后,法国媒体并没有就放下他们手中的大棒:大赦国际刚刚公布了全球死刑人数和执行死刑国家的名单,中国当然仍然是名列第一。旧一轮攻击尚未结束,新一轮已经开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