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精蝇们,你们阴损的真够可以啊?!

精蝇们,你们阴损的真够可以啊?!


比起前段出现的长平等诸多“精英”来说,这几天冒出的一些精蝇,就显得有些更加阴损和不是东西了,前阶段的精英,不管咋说,人家还是本着探讨问题的态度,试图就拉萨骚乱前后,中国政府在媒体报道上的一些在他们看来是不妥的做法,做一些理论上的探讨和所谓的反思,人家多少还有些技术含量,且人家也还表态说“我不是你们的敌人”。而后面冒出的这些位精蝇,就不那么绅士了,它们不但没有半点的技术含量,却居然还学会了CNN辱华主播卡弗蒂一样的腔调,张口骂起自己的同胞来,实在是无耻又无德。


自打中国的愤怒青年们被西方无良媒体和某些偏执反华人士激怒,喊出了“抵制”之声以后,也不知道中国的愤青们究竟是踩到了一些精蝇们的尾巴呀?还是呛了他们的肺管子?一帮精蝇几乎是一夜之间就都冒了出来。他们一个个阴阳怪气、尖酸刻薄,把中国愤青们狠狠地埋汰了一通,又是“龟儿子,你到底想保卫谁?”、又是“一场民主主义的赶集”等等,好嘛,哪个阴损劲就甭提了,简直比CNN的辱华主播卡弗蒂还要狠。其中,最可恨的要属一位据说曾经是什么某某观察特约评论员,某某评论特约评论员,某某报首席评论员的家伙,他竟然用“两个泼妇吵架”来比喻这次西方辱华事件,把中方居然也说成是“泼妇”,简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婶也不可忍!”,这种人也实在是太狼心狗肺了。


也许是他们平时就臭味相投、惺惺相惜吧?也许他们总是感觉自己在中国是相当特立独行、自命不凡的一群吧?这群整天比谁“装的”都圆的精蝇们,在卡弗蒂骂人时,它们选择了集体失声,愣装损种;而看到愤青们嚷嚷几句,高喊“抵制”时,他们却认为自己表现的机会总算来了,精神头也起来了。面对千千万万个愤青们,它们那损磕是一套一套的,话也一句比一句噎脖子,就那张损嘴里喷出的,确实不是什么“愤”,而是地地道道的“米田共”。真是不可思议,卡弗蒂骂中国人,它们也来骂国人,它们的良心难道真的让狗叼去了不成?


媒体的问题也好,抵制的问题也好,不是精蝇们“说得对不对”的问题,而是它们该不该在这个时候说的问题。这边儿。国外的疯狗已经堵着家门口来狂吠和咬人了,它们就是不想冲上去,可它们也绝不该在那里对着自己的同胞阴阳怪气、连怨带损的背后捅刀子啊?这样做,它们还算个中国人吗?


假如在它们看来,中国的政府和愤青们,真就有着这样或那样的不妥,那它们也大可不必用如此阴损的腔调来说话,拿尖酸刻薄的话来噎自己的同胞,更何况还事出有因,是那些偏执偏见的疯狗们主动上门来欺负中国人,我们是完全站在理上的。至于自家的问题,那什么时候还不能说呢?非要在这个时间、场合来数落家人吗?精蝇们的心眼长的是否有些太歪了?为人也太阴了。


就算在精蝇们的眼里,媒体、抵制的问题现在非说不行,而且,他们认为只有这样阴阳怪气、掘自己家的坟,煽自家人的耳光,才能在国人乃至洋人眼里,凸显他们特有的个性;特有的桀骜不驯的潜质;以及特立独行的行事风格。可是他们却唯独没有想到:当卡弗蒂骂中国人时,国人感到的可能只是恨,而它们骂国人时,则会让每一个热爱自己国家的中国人,感到撕心裂肺的痛!


不错,这些精蝇们平时往往有着与大多数国人不一样的“非常道”,他们也常常为此而感到自负和自傲,然而,当一个国家受人欺辱时,大家一起行动起来,保护自己的国家不被外族欺辱,这应该是各个国家、绝大多数百姓很自然就选择的人间正道。平时“非常道”一点无可非议,但在关系到民族利益与荣誉的大是大非面前,做为人来说,还是要走人间正道的!不走人间正道,胡咬乱咬,见谁都咬,得谁上谁,那就是“牲口道”了,牲口八道!


也许此时有些精蝇会拿“民族主义”“地球村”“普世价值”说事儿,我说你最好少扯!通过此次西方辱华事件的前前后后,想一想当今世界“地球村”里有些人家那“丑恶德行”,这些冠冕堂皇的鬼话,在有些心术不正的“地球人家”的手里,有时候它就是进行“颜色革命”和干涉别国内政的借口和幌子,就是用来蒙人的“拐”,而谁要是真的相信了它们,那可能最后会输得连裤衩子都剩不下,一定会死得很惨的。


对于地球来说,“普世价值”的确存在,但她绝不是哪个国家和哪个组织说什么是,什么就一定是“普世价值”,上帝并没有授权给那个国家和组织搞“普世价值”的认证,他们也没有这个资质!


“普世价值”的确是个好东西,但更重要的是要看一些国家和组织拿它来干什么?是用来蒙事儿、做借口啊?还是真心实意、无比虔诚地去构建、普及和推广?然而,不管怎么说,我想一个把其他国家的人民称作“五十年不变的呆子和暴徒”的国家、组织和个人,它肯定不会是后者,因为说这话的人及其身后的势力,显然是一群有着殖民主义、种族主义、霸权主义心态的家伙?他们的思维和所作所为,显然已经远远地落后于时代的发展,因而,它们和真正的“普世价值”之间的距离,也许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呢!


不过卡弗蒂的“高论”,却着实提醒了我们要面对这样一个现实,即:在一些种族主义余孽们的眼里,中国究竟是个什么样?它们今后还会在这种心态下,来如何地对待中国和中国人民。卡弗蒂的“高论”,最终还及时地告诉了我们,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也许只有一条路了,那就是: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本文内容于 2008-4-22 0:26:16 被吉鸿昌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