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修罗传奇之法老咒语 楔子 第十三章 炸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63/



三个人刚出酒店,一个侍者迎上前来,递给柳寒烟一个信封。向着停车场的方向指了指,便回身走了。柳寒烟将信封地给布落迪,向停车场走去。

到了停车场,布罗迪拆开信,却是一把车钥匙及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句话:“北郊炼钢厂。”来到一辆宝马车跟前,布罗迪抢先坐到了驾驶座位上,信子坐到了副驾驶的座位上,柳寒烟笑了笑,只好坐在后排

很快,三人顺着公路来到工厂附近,布罗迪刚要停车,柳寒烟道:“不要停车!开过去,走远点儿。”

车子绕过一个土坡,停在后面。三人下车,柳寒烟道:“后备箱中有武器,布罗迪先生!你去挑选吧!”

布罗地打开后备箱,见里面装满了各式武器及弹药。计有意大利“幽灵”M4式9毫米冲锋枪四支,德国MP5冲锋枪三支,巴雷特M99阻击步枪一支,甚至还有一支C-90-C式90mm火箭筒。

布罗迪背上一支“幽灵”,又拿起一支,上满子弹,想了想,又拿起阻击步枪,柳寒烟却道:“不用。信子。你先去,侦查一下情况,有狙击手顺便就解决掉。我们五分钟后过去。”

“是!小姐!”伊贺信子应了一声,一晃身隐入黑暗之中。


这是一家很大的炼钢厂,里面机器隆隆,显然正在生产。伊贺信子轻烟一样飞上房顶,在各个厂房上掠过。一番侦查,发现四个狙击手,都被伊贺信子抹了脖子。然后逐个厂房察看,最后在东北角的一间厂房看到门口有两个岗哨,警惕性并不高,显然并没有料到柳寒烟这么快就到来。

伊贺信子掠上房顶,在一个天窗壁虎一样贴着陡直的墙壁爬了进去,隐身在钢梁上向车间里观察。伊贺信子刚一进来,就看到一个武装分子向另一个似乎是头脑的人跑去,突然她感觉到危险,立即向一边窜去,刚一离开,刚才的位置就被弹雨覆盖。伊贺信子是个忍者,不懂军事。她哪知道她进来的窗口布上了传感器,若是布罗迪就不会犯这样的错误。伊贺信子知道被发现了,抖手挥出三枚飞镖,向距她最近的三个人射去。不管中不中,飞身跳下钢梁,身形一晃,不见了。

一个武装份子好久不见动静,在藏身处慢慢伸出头张望,眼前刀光一闪,立即被劈成两半。其他的人纷纷向这里开枪,还有人扔过来一枚手雷,轰得一声,厂房中烟尘腾起,伊贺信子大喜,正要趁机大杀,却听得枪声沉寂下来,正觉奇怪,耳边听到柳寒烟的声音道:“没事了!信子!”

伊贺信子出来,见那些武装份子俱倒在地上,昏迷不醒。显然被柳寒烟瞬间点了穴道。柳寒烟抬头向上望着,在前方有一只大钢炉,炉中是通红的铁水,上方,一根铁链垂下来,邦德在上面绑着,身上捆着炸药,已经在倒计时,不过还有一小时。邦德已经被烤昏了,但却不见珍妮。旁边,布罗迪正和那个头目对峙着,那个头目的枪不知什么时候被打落在地,空着一双手紧盯着布罗迪。

柳寒烟道:“交给你了!布罗迪先生。要活的!”

布罗迪慢慢地放下枪,拔出格斗军刀,冲那个头目招了招手。那个头目笑了,在炉火的烘映下十分狰狞,慢慢地拔出有一尺长的格斗军刀,与布罗迪瞪大了眼睛紧张地对视着。

突然两人同时跃起向对方冲去,狠狠地杀在一起,丁丁当当的军刀撞击声不绝于耳。一声闷哼,两人快速分开,布罗迪的左臂渗出了血,对方的右腿也被划了一个大口子,血如泉涌。

那个头目瞪着血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布罗迪,突然又挥刀冲上。


二人在舍生忘死的拼杀,柳寒烟看都不看一眼,将邦德放了下来。叫了两声,邦德仍然昏迷不醒。伊贺信子早就寻找了一些工具,放在旁边,她是不懂拆解炸弹的,但她相信柳寒烟一定会。柳寒烟慢慢地检查了一下,却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伊贺信子急道:“小姐!拆不了么?”

柳寒烟点点头,道:“这个炸弹并不是很复杂,我能拆解下来。可是,在炸弹上面捆绑着一个信号发生器,每隔五分钟就发射一次信号,发射距离大约在十公里左右。如果拆下炸弹,信号就会停止发送,我怀疑对方另有阴谋。我想想办法,信子,你在周围检查一下,看看还有没有炸弹。”

“是!”伊贺信子答应一声快速离去。

柳寒烟走过去,拎着两个被点倒的家伙过来,解开二人的穴道,问道:“告诉我,信号是向哪里发射的?那里有什么?”

二人不答,其中一个家伙把眼睛又闭上了,柳寒烟笑道:“还挺硬气的!”突然伸掌拍在二人肩头,二人立刻觉得从肩头开始痒将起来,慢慢向周身传递,不只皮肤痒,骨头都痒了起来。初时二个人还强忍着,后来连心里也痒了起来,终于忍不住哼了出声来,在地上滚来滚去,这比什么酷刑都难受,更痛苦。

柳寒烟又抓了两个家伙过来,解开穴道,笑眯眯地说道:“你们两个看着,本小姐要知道一个问题,可是这二位硬汉子不告诉我,你们能告诉我吗?”

一个家伙骂道:“臭婊子!你去死吧!”

柳寒烟也不生气,娇笑道:“想死还不容易吗?骨头挺硬,不过还缺点钢,我给你加点儿。”抓起这个家伙,扬手就给扔到了铁水里面。一声惨叫,一阵黑烟,化为灰烬。

另一个家伙吓傻了,呆呆地看着柳寒烟,“我的上帝啊!这个女人到底是天使还是魔鬼啊!”扭过头,不敢再看。

伊贺信子也是看的心惊肉跳,心道:“我家小姐还真是狠啊!”

柳寒烟笑道:“快说吧!说了我就让你死得痛快点,不说,还有更惨的等着你。”

这时,另外两个家伙再也忍受不住,放声惨叫起来。


许是这两个家伙的惨叫影响了那个头目的心神,一个疏忽,被布罗迪一刀插在右胸,血象箭似的标射出来,缓缓摊倒在地。

布罗迪收起刀,擦了擦汗水,走到柳寒烟身边道:“谢谢柳小姐!”

见布罗迪已经完全振奋起来,柳寒烟也很高兴。:“你去看看那个炸弹,有什么办法没有?”

布罗迪蹲下,仔细地检查了一下,站起来,骂道:“这些浑蛋!”

柳含烟道:“你看发射距离大约有多少?”

“我看至少有十公里,但我担心的是十公里之外又有一个信号接收发射装置。”

“这也是我担心的,但我更担心的是,除了邦德身上这个炸弹,十公里之内还有什么。”

“柳小姐!你担心是核弹?”见柳寒烟一脸的凝重,布罗迪问道。

“不!核弹还好探测,我担心是别的。”

“生化武器?!”

柳寒烟点头。

“小姐!那我们快离开吧!”

“信子!我们离开了,这个城市怎么办,今后不要和我说这样的话。”

“对不起!小姐!”

布罗迪叹道:“对方知道不那么容易伤到柳小姐,而是要把我们拖在这里,这也是炸弹设成一个小时的原因,一是给我们希望,不要把我们逼急了跑路;二是方圆十公里之内,一个小时根本不够找到炸弹,就是要我们绝望,恐惧。”

“我柳寒烟还不知道什么叫恐惧!布罗迪先生!你去审问那个头儿,我问这几个,时间不多了,下手狠点。”

听着那两个家伙的惨叫,布罗迪奇怪:“也没人打这两个家伙,身上也没伤,鬼叫什么啊?”

他哪里知道这两个家伙现在比被人扁还要痛苦百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