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修罗传奇之法老咒语 楔子 第十二章 收服

江含晓月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6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63/[/size][/URL] 布罗迪受不了场中巨大的压力,一步步地向后退。 突然匹练似的刀光又向他卷来,布罗迪大惊,连开枪都忘了。 柳寒烟冷笑一声,伸指点去。 伊贺信子突觉一股疾风飞来,狠狠撞在剑脊上。长剑再也把持不住,嗖的一声脱手飞出,远远地落在山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63/




布罗迪受不了场中巨大的压力,一步步地向后退。

突然匹练似的刀光又向他卷来,布罗迪大惊,连开枪都忘了。

柳寒烟冷笑一声,伸指点去。

伊贺信子突觉一股疾风飞来,狠狠撞在剑脊上。长剑再也把持不住,嗖的一声脱手飞出,远远地落在山下。

伊贺一个旋身,不见了。

柳寒烟对还在发呆的布罗迪道:“快回酒店!他们有危险。”柳腰一扭,跟着不见了。

布罗迪在心里叹气,看了一眼萨那的尸身,抬腿向山下跑去。


伊贺信子拼命地跑着,鬼魅似的身影在里斯本的大街小巷中一晃而过。

如果说最初刚见到柳寒烟时,虽然她知道自己不是玉修罗的对手,可自认为还有一拼之力。

攻击布罗迪,不过是以进为退的招式。

可长剑脱手的一瞬间,她知道自己不跑不行了。

按照忍者的规矩,完不成任务必须自尽,但她今晚并不是来执行什么任务,不过是有人告诉她,伤害您老徒弟的使伊贺派在江湖上抬不起头的人今晚某时在某地和某人会面。

她是要替徒弟找回面子的,虽然徒弟是被她一掌拍死的。

徒弟的面子没找回来,倒把自己的面子也丢了。

她寻找玉修罗很久了,那时她认为玉修罗不过是个小姑娘而已,仗着一些莫名的权势,虽然在江湖上广立“凶名”,以她几十年的修为,她伊贺信子一个小指头就可以摁死她。

可没想到人家才伸出一个小指头,她就只有跑路的份儿。

“那小丫头不是人!是魔鬼!”伊贺信子恨恨地想到,脚底下可没敢耽搁。

又跑了一会儿,微微有些气喘。后面没有动静,难道那小丫头没有追来?回头看看,不见玉修罗的影子。

飞身窜上一栋十几层的高楼,正要歇息一会儿,却见柳寒烟正在前面等着她,手里拿着她丢掉的长剑。

伊贺信子急忙拔出短剑戒备。

柳寒烟却将长剑抛了过来,“夺”的一声扎进楼板,说道:“这是你的剑!”

背转身,负手而立,缓缓道:“最初,我只感觉到你强烈的杀意,并没有发现你潜伏在哪里。可是你剑上的宝石钻石等玩意儿出卖了你!如果一个狙击手被人发现了他瞄准镜的反光,那他死得比谁都快。也许你自负武功,也不在意别人发现你,但那是当你面对功夫比你低的人时才行,如果我刚才去进攻你,你早死好几次了。我不明白,你的剑上镶嵌着这些东西有什么用,表明你的身份?代表你的地位?还是你本来就老了,要用这样华丽的宝剑来给你信心?一草一木,在高手的手中也是杀人的利器;利刃神兵,在凡夫俗子的手中也不过是块废铁而已。当我面对加藤时,虽然她不是我的对手,但是我把她当作一个强者来对待。那时,我本来是要杀了她的,但是,我没有。从某种意义上说,她是用的那一点点善念打败了我,因为仁者无敌,不是残忍者无敌。只有心中有爱的人才能达到武功的最高境界。所以你不如她!”

说完,柳寒烟不在理伊贺信子,飘身下楼,走了。

伊贺信子呆立着,汗水涔涔而下。


回到酒店,邦德和珍妮果然不见了。

布罗迪拎着一瓶酒在狂灌,见到柳寒烟,什么都不说。又倒满一杯,狠狠地灌了下去。柳寒烟笑道:“我以为只有俄国人这样喝酒呢,原来你也是的。”说完,找了一只酒杯,从布罗迪手中夺过酒,倒满,干掉,笑道:“看看,一个人喝酒多没意思,我陪你喝。”说完,又倒满,却只轻喝了一小口,道:“连干我还真不行,看来我不如你能喝啊!有烟没有?给我一支!”

布罗迪掏出香烟,抛给柳寒烟。柳寒烟点着,深吸了一口,吐出,轻声道:“我知道你很难过,在面对我们这样的人时,你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想你布罗迪也使受过严格训练的特种军人,纵横沙场你不会皱一下眉头。怎么最近到处吃瘪?我不多说什么,你的兄弟们会告诉你做什么。还有,如果伊贺信子拿着一支狙击步枪和你对决,你很快就会打爆她的头。”

这时传来了敲门声,柳寒烟起身去开门,却是伊贺信子。

布罗迪立即警惕地站了起来,却又缓缓坐了下来。

如果不是柳寒烟在这,他再怎么防备也没用;伊贺信子敲门进来,也不是带有敌意的。

果然,伊贺信子一进来,双手托着长剑,递到柳寒烟面前,纳头道:“柳小姐!多谢您的指教,您的话深深地触动了我,使我对过去的所作所为深感羞愧。这把剑是名家打造,我不配拥有它。愿送给您,不,您打败了我,它本来就是您的。从今后伊贺门下所有弟子愿以听从柳小姐派遣,赴汤蹈火,万死不辞!请您收下吧!还有!告诉我今晚去杀你的人是......”

“你不必说了,”柳寒烟打断了她:“我已经知道是谁了。至于这把剑,不过是一把剑而已,你还是留着吧。”

伊贺信子知道柳寒烟的意思,大是感动,突然跪下匍匐在地:“柳小姐!谢谢您!伊贺愿意终生陪侍在小姐身边,聆听教诲。请小姐答应。”

柳寒烟没说话,伊贺信子趴在地上,头也不敢抬。

半晌,柳寒烟道:“好吧!我答应你。你起来吧!”

“谢谢小姐!”伊贺信子站起来。

“不过.....”

一听柳寒烟说“不过”,伊贺信子又要趴下,却被一股大力传来托着,怎么也趴不下去。

“不过,今后和我在一起,遇到的事可能要比你过去遇到的凶险百倍,伊贺门可能都会葬送进去,你真的舍得吗?”

“我愿意!”

“还有,今后除非有特殊情况,不许你们再穿着那套黑衣服,对敌时也不许,看着丧气。最后,不许你整天阴沉着脸,要微笑,发自内心的微笑。能做到么?”

伊贺信子一听,不由展颜一笑道:“信子听从小姐吩咐。”

“嗯!这就对了!这多美!”

柳寒烟之所以收下伊贺信子,是为她将来要做的事积蓄力量。在柳寒烟的集团中什么人都有,大家都为着同一个目标而努力。虽然目前伊贺信子并不知道柳寒烟有那么大的实力到底要做什么。柳寒烟也不在意伊贺门几乎都是日本人,她知道,在忍者的眼中,只有主人,就是主人命令去杀掉天皇,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去执行。更主要的是,柳寒烟也不怕他们闹出什么事来。

这时,布罗迪似乎已恢复过来,说道:“柳小姐!我回来时邦德和珍妮就不见了,你也看到了,室中并没有搏斗的痕迹,说明他们没有一点反抗就被制服了。到现在也没有人提出要赎金什么的条件,我们是等着还是......”

“你的意见呢?布罗迪先生!”

“我是军人!天生的就崇尚进攻!但是......”说着看了一眼伊贺信子。

伊贺信子张口欲言,柳寒烟摆了摆手道:“我知道绑架者和请你去杀我们的是同一伙人,不然你也不会找到这里来,刚才你也不会跑。你跑为的就是拖住我,这就是告诉你我的消息的人的条件吧。”

伊贺信子点点头。

“布罗迪先生!我已派人去查了,很快就会有消息送来。你先休息一会儿吧,也许今晚还有一场大战呢。信子!你......”

电话突然响了一声就再没动静了,柳寒烟笑道:“布罗迪先生!看来你不能休息了,怎么样?行吗?”

布罗迪没说话,抽出手枪,顶上子弹,别到后腰中,看着柳寒烟坚定地点点头。

“好!我们走!”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