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

赤壁,江南,周瑜大营中军帐内。

韩当禀报道:“都督,接连几日,曹军营内毫无动静,末将只率二十只走舸前去挑战,百般辱骂,也未见有人接战。靠得近些,这些北狗就拿箭矢招呼。好像他们的箭矢永远也用不完一般。”

周泰“腾”地一下从座位上蹦起来:“这帮狗娘养的,待俺去杀破他的营寨!”

还是黄盖比较有见识,一把将周泰摁在座位上:“幼平不要鲁莽,恐曹军另有阴谋。”

周瑜不为所动,只顾问身旁的鲁肃道:“刘豫州大军可到否?”

“今日已至乌林地面,正候都督,约期进攻。”

周瑜走出大帐,仰起头来,看看晃得耀眼的日头,自言自语道:“今儿是个绝好的天气啊。”

鲁肃忍不住提醒道:“曹军近日紧闭营门,龟缩不出,不像曹操旧日作风,恐是另有所图啊。”

周瑜不答话,而是自顾自地走出营门,沿着栅栏一路走去,见把众将都落在了后面,这才低声道:“子敬不要高声,曹操已遣一军奔江夏方向去了。”

他这是怕众将得知,扰乱了军心,故此不敢高声。

鲁肃闻言吃了一惊:“敢是偷袭柴桑去了?”

周瑜笑道:“他若真是偷袭柴桑,我敢保让他死无葬身之地。你道我安排伯言率百骑于铁山处巡逻是防刘备么?”

他见鲁肃若有所思,又道:“我出兵之时,已提醒主公在柴桑布下重兵,又嘱咐伯言率兵在铁山一带仔细哨探,若是发现曹军,且通知主公作好准备,安排下圈套,让他有去无回。”

他呵呵一笑:“我料曹操不会这么蠢笨,去长途奔袭一座重兵守把的坚城。”

“那么,曹军此去江夏何意?莫非其目标是――樊口?”

周瑜笑而不答,只顾走去。

鲁肃沉吟片刻,忙紧走几步,赶上周瑜道:“樊口乃左将军粮草屯积之地,一旦失守,他们将无所归依啊。”

周瑜仍然不答,自顾走自己的路,一幅得偿所愿的神情。

鲁肃急了:“樊口虽小,然扼长江要津,一旦为曹军所得,则我后路被断,将何以应战?!”

周瑜这才停下脚步,抬头看了看迎风飘扬的战旗:“子敬不必担心,只这一两日内,你且看我必破曹军,曹军败则北还,樊口孤城,如何能守得住,到时还不是被我手到擒来?”

鲁肃闻言惊出了一身冷汗,心想这招也忒狠了,由于孙、刘双方是联军关系,你不能亲自抢夺樊口,反而让曹军先占,然后你再名正言顺地从曹军手中夺过来。总之就一个目的,让刘备只出力,却得不到任何好处。即便战胜,也还是没有立锥之地。起码得不到江夏一郡,更不用说铁山了。

这真是一个釜底抽薪的毒计啊。

他顺着周瑜的目光看去,只见碧蓝的天空中,一队大雁正排成人字形由南往北飞去。一根雪白的羽毛由东往西飘下来,慢慢地落在了周瑜的手心。

周瑜入神地凝视了一会儿手中的羽毛,忽地转过身来,直视着鲁肃的双眼道:“且不可让众将知晓这个消息,恐乱军心。更不可让刘豫州知晓,我怕他一旦听说樊口被袭,将会全师回防,如果那样,将会打乱我的破曹计划,功亏一篑!”

乌林,刘备军营中军帐内。

一名便装打扮的江东军士一边坐在墩子上喘气,一边用手费劲地从发髻中往外抠东西,由于发髻盘得很紧,那东西又藏得很深,他抠了半天还是抠不出来。

一旁站着的张飞急了,顺手拿起壁上挂着的一把铁山宝刀,喝道:“把手拿开,真是腻歪死人!”

军士刚一转身,还没明白咋回事,只见寒光一闪,自己的一跎头发已经坠地,一粒雀蛋大小的蜡丸滚落到了地下。

他惊叫一声,双手捂头,惊恐地看着张飞,瞠目结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张飞躬身拣起蜡丸,恭恭敬敬地呈给了刘备。

刘备瞪了他一眼,赶紧吩咐带军士下去休息,好言抚慰,好酒招待,怕伤了两家和气。

他知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这军士被张飞割掉头发,严格来说,等于是被斩首了,若周瑜细究下来,还真不好应付。

而张飞却还自顾自地把玩着那把宝刀,一面“啧啧”赞叹,一面就想偷偷地掖到袖子里,据为已有。

刘备打开蜡丸来看,却只有寸把长的一张布条,上面只有一行字:“明日巳时,看赤壁方向火起,即起军自江北猛攻曹营。”

布条虽小,却赫然盖着周瑜的印章。

诸葛亮接过布条看了一眼,呵呵笑道:“今日东南风骤起,我意周郎必用火攻,果不其然。”

刘备道:“敢烦先生坚守军营,明日孤亲率大军与孟德决一死战。”

于是分派众将,各自领兵去了。

只有赵云虽领令,却仍在帐中没走。

刘备问道:“子龙还有甚事?”

赵云躬身施礼道:“樊口临别,德兴提醒主公注意华容小道,主公可否派一军至彼埋伏?”

刘备看了看诸葛亮:“曹军势大,且看情形如何,若是我方不能全胜,派一支孤军至华容,岂不是有去无回?”

诸葛亮道:“亮以为,为保险起见,不如且留子龙率铁山军这支生力随主公左右。一者可作主公护卫,二者一旦情况有变,可即刻派子龙出击。”

正说到这儿,忽见侯一凡急步跑进帐内,禀报道:“主公,大事不好!刚接到姚大人快信,曹军已至樊湖一带,将攻樊口!”

帐内只有刘备、诸葛亮、赵云三人,闻言大惊,一起站了起来。

还是诸葛亮谨慎,马上过去将帐门落下,走到侯一凡身边,低声道:“子明勿慌,此事还有别人知道否?”

侯一凡忙将信札呈上:“只有卑职一人看到此信,知道事关重大,就跑来报信了。”

刘备看完信,也恢复了镇静:“子明暂且退下,此事万不可泄露,否则,大事去矣。”

侯一凡出了一身冷汗,心想,幸亏姚远是用“玉兔”传信,直接到自己手中,不然,这泄密之罪可就大了。

他躬身施礼,慢慢退出了中军帐。

帐中三人一时默然不语。因为谁都知道,当此大战来临之时,且不说已经无法抽调军队远赴樊口救援,即便能抽出军队,只怕到那儿就已经晚了。

毕竟赵云耿直,迈步走到刘备案前:“主公,末将……”

刘备一抬手,打断了他的话:“子龙且去准备,明日随孤一齐出征。”

赵云无奈,只好慢慢退出帐来。抬头见天近起更,满天星斗,东南风吹得愈加猛烈。

他跺一下脚,叹口气,转身往铁山军军营走去。

帐内,刘备、诸葛亮二人对视一眼,还是刘备先开口道:“曹操此举,明是切断我与江东军退路,难道公瑾不知?”

诸葛亮道:“公瑾知不知,亮不敢枉加猜测,但亮知道,即便公瑾知道,他也是不会派兵救援樊口的。”

刘备何许人?在江湖中摸爬滚打几十年,对周瑜借刀杀人的这层意思能不明白?

于是他咬咬牙道:“明日就派子龙率铁山军渡江南下,对公瑾只言救援樊口,实则南掠江南四郡!”

他的意思也很明白,你周瑜不是想让我没有立锥之地么?我就是要借赤壁大战你无暇他顾的机会,先占江南,生米作成熟饭,看谁能算计过谁?

诸葛亮知道樊口在几方的眼中,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棋子,谁也不会把姚远等人的生死过多地放在心上,但自己却不能不放在心上。

他提醒道:“德兴屡立奇功,主公看……”

没说出来的意思就是:不要寒了大家的心。

刘备知道诸葛亮与姚远有师徒之分,看在他的面子上,也不能把事做绝。

“孤即刻让一凡传信,命德兴弃城突围,向乌林靠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