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在网上发文诘问:奥运火炬被抢,谁最难堪?以我看那:


最难堪的,当属那些一向声嚣尘上、嗓音极高、目前却集体失语鸦雀无声的中国思想精英主流(中坚力量是具有“美国鹦鹉”美称的自由宪政派)吧?


次难堪的,或许该是听信了鹦鹉们口口声声要求中华民族“彻底摆脱扫除近百年遭受外侮屈辱感、全身心拥抱西方文明……”之类种种妙论,一头扎进三十余年“全面接鬼路线”无法自拔的“思想解放”倡导者和贯彻落实者吧?


“思想解放”好啊,形势却比开始再次走红的“思想解放”高调强!“先生老是打学生”的历史,正以不同方式再次重演、继续重演……,并成为当今国内外形势基本特征之一。


想不到啊,真是叫人想不到。西方曾误以为已经如愿以偿亲眼目睹的“中国已经垮掉的第三代、第四代”,出人意外地,竟然表现的比他们前辈,更加激烈好斗,更加地无法容忍西方的强权霸道和伪善欺凌。


我也有些惊奇了:跟中国人民半个世纪以前所遭受过的那些外部强暴欺凌伤害相比,目前“先生所打学生”的几下小小耳光,算得了啥?能比得上当年前辈“先生”肆无忌惮穷凶极恶做法的百分之几、千分之几啊?


西方对华战略家们,面对中国网民火山迸发一般的狂怒,或许也会跟我一样困惑、一样感到惊讶和有些不可思议吧?


我想,中国整整一代、两代一提起义和团、“土八路”,曾显不屑眼神的年轻人,现在如果以己度人,将心比心,一定会深刻理解当年“拳匪、共匪”的心情和决死献身精神是怎么来的了吧?!毕竟,拜托朝战、越战余威,仰仗六亿人民勒紧裤腰带挣下的核弹头,今日中华所遭受到的,跟从鸦片战争起遭受过的一系列无休无止外强欺凌和奇耻大辱相比,似乎不足一个小指头吧?


而如今的年轻人,却从这个似乎其貌不扬的小指头中,看到了中华民族面临的深重困境、危机和历史悲剧再度重演之可能性!


很敏感、很锐利啊,继承了中华民族“居安思危”祖训的中国千千万万爱国愤青们!我作为你们的长辈,真是觉得很放心、很自豪、很光荣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