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63/



天亮后不久,一艘开往葡萄牙里斯本的油轮经过,救起了柳寒烟等人。珍妮在海上受了风寒,有点发烧,柳寒烟请船长安排间舱室,要了点药,给珍妮治疗。船长还要问怎么遇到了海难等等,柳寒烟不理,交给邦德去应付,自己只是照顾珍妮。

见到柳寒烟,船上的人眼睛都直了。船员都是男人,年轻力壮,久未上岸,看到女人就眼里冒光,何况见到柳寒烟这样的绝色美女,惊艳过后,乱哄哄地过来搭言,说东问西。布罗迪瞪大眼睛,露出凶光,绽起身上的肌肉,恶狠狠地驱逐围观的海员。柳寒烟不禁暗笑,发觉柳寒烟眼中的笑意。布罗迪也列开嘴笑了,心道:“我只是临时装恶人罢了,惹恼了这位罗刹,满船人不够她一个手指头捏的。”

但柳寒烟实在是太美了,虽然有布罗迪这尊凶神在门口守着,水手们还是一群群地过来打扰。累得布罗迪嗓子冒烟,直喘粗气,对柳寒烟道:“当柳小姐的护花使者真不是个好差事!比打仗都累人。”

安顿好珍妮,柳寒烟来到驾驶室,热情地和船长及一众船员聊天,弄得水手们正事不干,纷纷跑来加入。驾船的大副心不在焉,差点和别的船只相撞,柳寒烟笑道:“当心点先生!我可不想一天之内遭遇两次海难。”水手们哈哈大笑。

柳寒烟平易近人,温柔可亲赢得了船员的好感和尊敬,大家都恨不得晚一点靠岸。船长偷偷下令放慢了船速,但柳寒烟却借口珍妮病得很重,利用船上的卫星电话联系了飞机。很快一架直升机降落在油轮上,于是柳寒烟四人与船员告别,登机向里斯本飞去。



到达里斯本,几人住进约克豪斯酒店。柳寒烟与珍妮一间房,布罗迪与邦德一间。

安顿好珍妮睡下,柳寒烟来到布罗迪面前,看着他不说话。

布罗迪道:“消息是萨纳从公司总部给我传来的,他是怎么得到的,我不知道。”

“和他联系。除了你在船上遇到我还有现在和我们在一起之外,其他的都据实告诉他,他一定会来这里和你见面的。”

“他会来吗?”

“一定会。”


第二天夜里。

圣乔治城堡(Castelo de Sao Jorge),古老而宏伟的城堡建立在山丘上,是俯瞰里斯本全市景色的好地方。罗马时代这里就有城堡,葡萄牙有国王后曾在此居住,皇室迁到山下的皇宫后改作军营。如今的城堡仅剩城墙和少量的建筑。

萨纳站在城墙边,叼着一根巨大的雪茄。旁边不远处有两个保镖在逡巡。

萨纳非常气恼,也非常疑惑。

作为BPE公司个高层主管,虽然在公司他只负责情报工作和纪律监察,公司发展的今天这个规模,萨纳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和心血。公司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到今天跻身于世界著名的雇佣兵之列,他的情报支持起到了决定成败的作用,他本来就是靠情报起家的,他原是某个信息公司的情报分析员,对情报有着天生的敏感和判断,对情报的分析整理有独特的一面,常常能为客户提供十分准确的情报,为信息公司赚取很大的利润。时间久了难免就飞扬跋扈,看不起其他同仁,对老板也不放在眼里,引起众怒,被老板开出了事。

愤怒之下的萨纳雇用了一个小小佣兵团,就是BPE的前身,把信息公司从上到下杀了个一干二净,那时他才发现自己冷酷的一面。佣兵团的团团长比尔倒是独具慧眼,把他拉入佣兵团,把情报这一块工作全都交给他负责。由于雇佣兵们作战时,需要巨大的情报支持,因此带兵在外执行任务的人谁都不敢得罪他,后来,比尔把纪律监察也交给他负责,萨纳再次展露出他的“天赋”,把违反佣兵纪律,出卖兵团利益的人折磨的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因此,在公司内,所有的人都怕他,就是比尔也惧他三分。

这次,有着他的准确地情报支持,他本来想会很容易的做成这笔生意,即便与外籍兵团赌输了,也可以双方合作。甚至于偷着干,可没想到除了布罗迪之外全军覆没,却连沙漠母狼的毛都没捞到。早知如此干吗和外籍兵团赌,战场上相见得了,完不成任务也不至于输得这么惨。

因此接到布罗迪的电话,就立刻赶了来,他必须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到底是哪个环节出错了呢?

就快到约定的时间了,布罗迪这该死的怎么还不来?

萨纳不想了,决定见到布罗迪后再说。

做个深呼吸,抻了一下腰......等等,那是怎么回事?

他突然看到左前方的一个保镖的身体慢慢地裂成了两半......



山下,两个人快步走了上来。

前面是布罗迪,后面是柳寒烟。

布罗迪一边走着,一边四处看着。如果不是知道柳寒烟在后面跟着,他还以为后面没有人,因为他根本就听不到柳寒烟的脚步声。如不是和柳寒烟在一起,他是不敢来面对萨纳的。即便如此,他的心情还是紧张,不由回头看了一下柳寒烟。却见柳寒烟突然稍稍停顿了一下,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来到山顶,见萨纳迎风而立,嘴上的雪茄冒着缕缕香烟。

布罗地走过去,在萨纳的背后站定,轻声道:“萨纳先生!我来了!”

萨纳不语。

布罗迪心里打鼓,又叫道:“萨纳先生!我.....”

柳寒烟道:“别叫了。他已经死了” 嘴角的笑意更浓。

布罗迪却突然感到透骨的寒冷,似乎浑身的血液都要冻住了。呆呆地看着柳寒烟,惊道:“死了......”

话音未落,萨纳的背上突然幻化出一个黑影,刀光如练,闪电般地狠狠向着布罗迪的脖子上斩去!

眼看着一刀就要使布罗迪的脑袋搬家,一只玉手伸了过来,双指挟住刀身,手腕一转,一声脆响,长刀应声折断。然后,手指夹住半截长刀,向黑影的脖颈挥去。

黑影仰身后退,快如鬼魅,然而柳寒烟更快,化指为掌,结结实实地按在黑影的胸膛上。

黑影飞了出去,“扑通”摔在远远的地面上,再也不动。

从黑影出来,到中掌而亡,不过短短的一瞬。

布罗迪才反应过来,掏出手枪,向四周瞄着。

四周死一般的寂静,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但布罗迪分明感到巨大的压力,头皮都要竖了起来,好像周围的黑暗中藏着吃人的猛兽,要择机而噬。


“伊贺信子!出来吧!”柳寒烟将手中的半截长刀轻轻抛落,突然扬声叫道。

“哈哈.....不愧为玉修罗!出手如此狠辣!”娇俏的声音刚落,在布罗迪的面前突然凭空出现一个面缚黑纱外罩黑色丝袍的人。

布罗迪急忙将枪对准黑衣人。

黑衣人看也不看他,目光紧紧地盯住柳寒烟。

“你认识我?”柳寒烟也是娇笑着问道。

“你认识我?”黑衣女人也问道。

“虽然你极力隐藏自己的杀意,可是我在山下就感觉到了。有这么强烈的杀意,有这样高的修为的人只有一个,伊贺派硕果仅存的一位天忍:伊贺信子!别人以为你早死了,可是我知道你活得好好的。” 柳寒烟道。

黑衣不说话,摘去面纱,露出一张清丽绝伦的脸来,好像要和柳寒烟比一比谁更美似的。

看了一眼地上的黑衣人尸体,伊贺信子道:“玉修罗!虽然江湖上传言,你是第一的绝顶高手,可我不怕你,今日我们就把欠帐一并了结!”

说不怕,其实正怕得很!

“欠账?哦......我忘了,加藤是你的徒弟。她怎么样了?”

“死了!”

“死了?我那一掌并不会要她的命啊!”

“完不成任务该死,因为怜悯之心完不成任务更该死!”

“你杀了她?”

伊贺信子默认。

“伊贺信子!如果当时她不是不忍心伤及一个孩子,我会放过她吗?我知道忍者都冷酷无情,想不到她还心存善念,所以我才放她一条生路,可是你却杀了她。”

“她是我的徒弟,别说她犯错,就是没错,我愿意怎样就怎样。”

“伊贺!谁派你来的?”柳寒烟动了杀机,脸布严霜。

伊贺信子心里一寒,道:“,没......我会告诉你吗?”

“伊贺信子!念你是加藤的师傅,一把年纪,自我了断吧!”

“哈哈.....”伊贺信子大笑,可听着是那么得勉强。“玉修罗!你杀得了我吗?”

“你说呢?”

伊贺信子心里没底,刚才如果不是她看到柳寒烟和布罗迪一块上山,她根本就感觉不到柳寒烟的存在。而柳寒烟在山下时就知道她在潜伏,刚才柳寒烟一掌击死她的弟子,她连柳寒烟的出手都没有看清。她现在才知道自己不是柳寒烟的对手。柳寒烟俏生生地随便站在那里,没有一点戒备,全身到处都是致命的破绽,随便她进攻哪一点都会立即要了柳寒烟的命。

可是她偏偏不敢动手。

她的心理告诉自己,别惹这个女人,快跑!

可是她的双脚偏偏不能挪动一步,只是紧紧盯着柳寒烟的双眼。

柳寒烟却动了,她缓缓地向伊贺信子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