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三卷 铁血军魂 045 遍地开花(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


秦明扬把头伸出机舱,再一次看了看下面自在的美国鬼子。

他微笑着,慢慢按下了按纽。

一颗火箭弹在太阳下,划出一道近乎白色的光芒,一下子扎入了美军的木楼里。

“轰隆!”

有木头,有人的肢体,还有烟尘,一起飞溅起来。

美国鬼子惊恐地跳了起来。

有人甚至对着直升机在挥手,在吼。

秦明扬嘴角含上了笑。他可是看穿了这些侵略者的画皮的,所以,能看到他们的毁灭,他充满了快乐。

不过,他喜欢战争中充满乐趣。

所以,他暂时停止了投弹,甚至更低地向下落去。

话筒里响起了下面美军指挥官的大声抱怨声。

秦明扬笑得更欢了,大声地道:“对不起,长官,我可能没睡好!”

下面指挥官看来是个爱唠叨的人。

秦明扬于是笑得更欢了:“闭上你的臭嘴!”

下面的指挥官就生气了。

秦明扬继续笑着:“你在哪里?”

显然下面指挥官对他的话很生气,更大声地说着。

秦明扬叹口气:“我是不是眼花了,这真是个美国鬼子的军营?”

下面的军官显然被他这句美国鬼子气得火更大了:“我要把你送上军事法庭!”

秦明扬把直升机压得更低,巨大的旋风,扫得下面的美国鬼子纷纷逃避。

他这才大声道:“你这杂种,有种的你站出来!”

看来下面的美军指挥官还真的有脾气。

他真的站出来。

虽然秦明扬看不清楚他的肩章,但是看他那戟指的手指。

秦明扬就很生气:“你知道老子是谁?”

秦明扬一下子把瞄准镜对准了他,大声喝道:“打击侵略者!”

几乎同时,他按动了机关炮按纽。

“达达达达!”

把那个美国军官打成了肉泥!

直升机一个盘旋。

“轰隆隆”

“达达达达”

秦明扬沿着自己早就计划好了的射击和轰炸路线,肆无忌惮地干着。

黄道日和黎春亮当然没有闲着,他们在美国鬼子退走后,便上了岸。

当看到那架直升机突然回来,他们就注意地观察着。

当秦明扬进攻时,黄道日那被阴阳无常训练得离经叛道的脑子就开始在怀疑是秦明扬又偷了一架直升机。当然,黎春亮也知道,在老虎的身上已经发生过一次,那肯定不是最后一次。

当秦明扬发起第二次攻击时,他们也开始行动了。

这当然是被秦明扬打得逃出营地,暴露在空旷地带的美国鬼子的噩梦。

这次他们可不客气了。

步枪狙击手们。比赛开了,一个个地点名。

最火暴的是黎春亮,他那黝黑的身躯里的能量终于可以宣泄一下子了。

他的手榴弹象迫击炮弹一样,不断地在混乱的美军中炸开。

直到陈荣他们过来了。也加入了战团。

一时节,美军的营地是遍地开花。

只是这是子弹和炸弹的花朵,不知美国鬼子是什么感受?

终于秦明扬的直升机倾泻完了弹药,向对岸飞去。

终于气急败坏的美军直升机又回来了。

大家直把弹药打完了。迅速地撤下河里,沿着还没撤去绳索向对岸而去。

卡佛蒂上校气得在直升机上也要跳起来了。

从开始建立这片隔离区,他便开始参与其中。

与越共的游击队、正规军,大小也打了几百仗。

他运用直升机和木楼群据点建立的地空立体打击网络,让所有进来的越南人,都成了他的猎物。

坚固的工事,充足的弹药,发达的联络工具,迅捷的直升机支援系统和依靠此取得的大小胜利。几乎让他成为了这一片的天王。

他在报纸上吹嘘,那怕是北越的一个苍蝇也别想从这里飞过去。

没有人不相信。

联系参谋会议派出的考察团,走过了他的隔离区,也不得不承认。

没有人能越过这么多道错综复杂的据点。

也曾经有北越的精锐部队,实施小股渗透。

但是,越渗透得深,被消灭得越干净。

但是,今天,这支北越军队,居然在他的区域内,纵横了两个据点。来回奔袭,他连影子也没见到。

怎不让他气愤!

他可不是好惹的!

得到1号木楼群报告,被偷的直升机过了河。

他几乎没有一丝一毫地犹豫,命令直升机群越过河进行逐次扫荡。

霎时间,直升机黑刮起巨大的旋风,黑压压地扑过河,机关炮如暴雨一样向丛林里扫过去。

卡佛蒂上校不断地下达着命令。

这是一支被他调教得象他一样疯的部队。

西贡司令部的人已经给他们起了一个名字叫“疯狗”。

疯狗疯起来了,那真是怕人!

只见不断地有部队在降落下来。

直升机的螺旋桨、机关炮、炸弹爆炸聚集成的,犹如巨雷狂风暴风骤雨般的景象,席卷向丛林,一层层地扫射推进。

细小的树木全被扫断了,一路过去,丛林霎时间经历了一场浩劫,变得凋零。

美军特种兵们,发出歇斯底里的呐喊,跟在后面扑了上去。

黎春亮他们可是见识过卡佛蒂的疯狂的,所以,几乎在一上到河岸,他们就开始了迅速地撤退。

但是,他们可从来没有这样激怒过卡佛蒂,因此,他们也从来没见识过这么疯狂地卡佛蒂。

黎春亮一看到这个架势,就大边跑边大声地吼起来:“快,快!”

可是疯狗卡佛蒂和他的士兵们这会儿已经进入了他们的发疯状态。

尽管黎春亮他们都感到了这种危机,拼命地奔跑着。

但是,直升机的速度,机关炮的追逐不一会儿就让他们感受到了威力。

尽管他们都没有时间回头看,都在拼命地跑。

但是他们都是有比较多的战场经验的,所以,危机已经刺激到了每一个的神经。大家都拿出了百分之百的精力。

不过,人的奔跑速度终究是有限的,很快,炸弹的爆炸震动力就追逐到了他们。

那是一种耳朵能感受到震撼,皮肤能感受到炸弹震荡的灼热和疼痛,这一切直接锐利地冲向心脏。

大家的更加拼命地跑着,一切似乎已经不是他们控制得了的了。他们都知道,接着,敌人的炮弹就要降临他们的头上了。

是的,战争是没有侥幸的。

很快,他们的周围就成为了火海。

树木在夭折,草丛在燃烧,爆炸的声音和气浪要把他们淹没。

“我们找个山洞吧!”有人叫起来。

“放屁!”黄道日和黎春亮几乎异口同声地骂道。

“快跑!”两人异口同声地吼着。

面对敌人这样天上地下的立体攻势,不可能有藏身之地。他们心里都记得秦明扬战前的吩咐:“遭到敌人进攻,我们就必须回归17度线以北,不得侥幸冒险地作任何停留!这是铁的纪律!”

有战士倒下了,接着便被炸弹吞没。

有战士痛苦地嚎叫!

秦明扬就在天空上,就在战友们的头上。

漫天的美军直升机朝他涌来。那气势让整个天空都在颤抖。

可是他没有退却,当然不是秦明扬要做无谓的牺牲。因为他明白,直升机在空中互相之间被没有攻击力。

但是这针对秦明扬无效。因为他是老虎,一个已经愤怒了的老虎。

只见他猛地一推操纵杆,直升机剧烈地颤抖起来。

向着冲在前面的美军直升机冲了上去。

秦明扬对着话筒吼道:“来呀,空中拼刺刀!”

那正扔炸弹扔得骄狂的美军直升机飞行员,实在虽然从话筒里听到了秦明扬这疯狂地吼声,不过,他真不知道,直升机还可以在空中拼刺刀。

就是不知道,秦明扬的这个动作也把他吓坏了。

慌忙间,炸弹也不扔了。急忙地闪避。

这秦明扬打仗见了便宜,那如何肯放手呢?

只见他把个直升机驾驶得象发了狂似的,怪叫着,盘旋着,一会儿这架,接着是那架,把美军的直升机逼得全部乱了。

看来“疯狗”还是怕“疯老虎”的。

一时节,美军的直升机都不知所措,话筒里声音响成一片,攻击阵形一下子乱了。

秦明扬向下一旋,巨大的风力,让黎春亮他们周围的硝烟和火势一缓。

黄道日大声吼起来:“快跑啊!老虎在天空为我们护航了!”

大家都松得一口气,跑得更快了。

“哒哒哒哒”

秦明扬觉得自己的直升机一震。

秦明扬知道自己的位置太低了。

有美军直升机对他进行攻击了。

当然,卡佛蒂上校的疯狗气质早就发作了。

恶狠狠地叫道:“卡尔中尉,带你的小队,把他压在你们的肚皮下,用机关炮消灭他!其余直升机继续追击!”

秦明扬特别喜欢玩新的武器,对这直升机他更是情有独钟。他的办公室里,就有一个直升机木型,有空他就会拿出来琢磨。

不用看,他就知道美国鬼子的直升机压在了自己的头上,这是他研究了很久的直升机唯一的互相攻击方式。

几发子弹把他的直升机玻璃也打碎了,有一发子弹似乎擦到了油箱。

不过他已经没有时间考虑了,几乎一推操纵杆,直向后面的美军直升机群里扎进去。

这显然是卡尔中尉做梦也没想到的,他在自己发起攻击的同时,就命令自己小队的另外三架直升机兜头过来。在他的算计中,他是插翅也难飞了。

可是,他飞了。

他一下子扎入了,正向前猛扑上来的美军直升机堆里。

立刻,正向前扑的美军直升机手忙脚乱起来。

卡尔中尉也发了狠,坚持射了一梭子弹。

立刻遭到了受到威胁的其他美军直升机的漫骂。

秦明扬心中一凛,因为他的油表在猛烈地下降。

他知道油箱被擦破了。


黎春亮他们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冲入了又一条河流里。

这已经是17度以北了。

可是,秦明扬的直升机还没有过来呢?


秦明扬毅然地一退操纵杆,向上爬去。

终于他爬到了最高点,但是直升机的油表已残酷地滑向了零。

秦明扬深吸一口气,一推操纵杆,向着北方而去。

很快直升机就失去了控制。

秦明扬摇了摇头,扭头盯着战场。

美军的直升机正飞速地挺进,炸弹遍地开花,整个丛林被美军的炸弹淹没了。

操纵杆剧烈地颤动着,他死死地想保持平衡。

一切是那样的徒劳。

直升机已经进入螺旋状态。

向丛林坠下去。

突然,他看到了水。


战友都惊叫起来。

因为他们看见一架直升机旋转着,飞快地向河里栽下去。


最前面的飞行员大声地报告:“上校,我们已经在到达17度线!”

卡佛蒂骂了一句人。

他知道,再过去,就面临着北越的高射炮。

而且将违反美国军令。

中国的毛泽东说过,过了这条线他就出兵。

卡佛蒂甚至还想和中共干一场,可是,上面的人不敢!

他颓然地命令:“退回去!”


黄道日几乎想都没想,就一头扎入了河里。

黎春亮大声地安排着,战士们不断地从各段下河,向直升机坠落的地点潜下去。

直升机一头扎入了河里,立刻失去了踪迹。

但是,黄道日几乎是在飞机扎下去的同时,就下了河,随着直升机扎进去,产生的巨大吸引力。

他跟着一下子钻入了河底。

水流形成了巨大的旋涡,巨大的压迫力,仿佛要把他挤爆。

黄道日把身体全部放松,直旋到河底,他终于摆脱了这股力量,慢慢地睁开眼寻找着。

又有战友从四面过来了。

终于,他们在河低发现了直升机。

但是,里面并没有秦明扬。

大家分散开来,向四面寻找。

有人忍不住,上来换了一口气。但接着又潜了下去。

黎春亮也下来了。

大家顺着河流,一段段地潜水。

没有秦明扬的踪迹。

直到中午了。大家几乎绝望了。

但是大家还是在寻找。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说走。

黎春亮下了强迫命令,大家才吃了一点饭。

“请求支援?”黎春亮召集大家聚集在一起。

被美军的直升机追击,牺牲了两个战友,不见了秦明扬,还有十八个人。

大家面色铁青,一个个又站了起来,沿岸寻找。

黎春亮打开了报话器,大声地道:“老虎呼叫丛林,老虎呼叫丛林!”

他简要地汇报了情况。

总部同意马上派人来支援。

不一会儿,总部的车子和直升机都过来了。

甚至老人亲自来了。

数支队伍出发,从直升机坠机处开始,对河流里面,两岸开始了地毯似的搜索。

太阳一点点地偏西。

终于太阳落下了西山。

老人的心情象天空一样,在一点点地变得暗淡。

最后慢慢地坐下来:“孩子,你不应该这么早去呀!”

他漆黑的双眼变得更黑,望着没有什么颜色了的天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