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修罗传奇之法老咒语 楔子 第十章 海上 (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63/





邦德正在心情激荡,却突然腾云驾雾般地飞了起来,舱门,舷梯诸般景物闪电般地从眼前掠过,冲到救生艇跟前,尚未反应过来,就听柳寒烟道:“快上救生艇!”

邦德还在发愣瞬间,就见柳寒烟掠到吊链前,伸指剪去,手臂粗的铁链应手而断。接着抓起船沿,向海中抛去,拉着邦德,抱着珍妮纵身跳上救生艇。

救生艇还在空中,柳寒烟对邦德喝道:“快离开这里!照顾好珍妮!”

脚一蹬,身体飞起,回到游艇,瞬间不见。

救生艇在柳寒烟的一蹬之下,利箭般地射了出去,远远落在海中。

邦德刚刚稳定住心神,就发现在远处黑暗的天空,有两个光点快速飞来,越来越近,逐渐看见了尾焰。

“上帝啊!是导弹!”邦德惊呼起来,“玉修罗!快离开!”

眨眼间,两枚导弹一先一后扎进了游艇,游艇颤了颤,顶部就鼓了起来,轰然一声炸响,耀眼的白光从中迸出,破片横飞。

碎片雨点般地砸下来,好在救生艇已离得较远,没有被大的碎片砸中。

邦德压着珍妮,抱着头紧紧缩在船底,好一会儿才抬起头。

黑暗的大海上,除了一些碎片杂物在熊熊燃烧外,“大白鲨”号已不见了踪影。

二人将船划过去,借着火光在海面上搜寻着。

珍妮不停地喊道:“柳姐姐......”

邦德也不停地嘟囔着:“她不会死的!她不会死的!”


水声一响,却见柳寒烟手中拎着一个人,恍如无物。身上一滴水都没有,笑吟吟地立在船头。

“柳姐姐!”珍妮扑过去,抱着柳寒烟就哭。

柳寒烟将手中的人丢进船舱,却是布罗迪。

抚摸着珍妮的头,“乖!别哭!”柳寒烟柔声道。

“玉.....柳小姐!你没伤到吧?”邦德眼睛湿润,“谢谢你救了我!”

“我没事!”柳寒烟笑道。

“詹姆斯先生他们呢?”

“他们没在船上。”

“没在船上?那他们哪儿去了?”

“我们很快就会知道的。唉!一枚导弹恰好击中了那间舱室,这个布罗迪第一个跑出来追我们,所以我只来得及把他救出来。邦德先生!你看住他,我再下去看看,还有没有幸存的。”

“柳姐姐!那些人都是坏人,你还去救他们?”

“珍妮!不是每个人都该死的。比如那个索诺夫等人是被绑架来的。”

邦德指着海面道:“柳小姐!你看,有鲨鱼,你下去会很危险的。”

“没事!它们不敢伤我。”柳寒烟道:“珍妮!你睡觉吧,你爸爸妈妈不会有事的。”


柳寒烟像条鱼般跃入海中,在海中缓缓地潜游着。长长的秀发在海水的冲击下飘动,紫色的长裙在脚后飘来荡去,极象一条紫色的美人鱼 。

柳寒烟先在浅水中搜寻,却一无所获,便向深海中潜去。

来到海底,却见游艇断成三截,分距在百米远的地方。上部建筑支离破碎,有些地方已不见了踪影。海水中漂浮着一些杂物及残肢断体,引来十数条鲨鱼在抢食,见到柳寒烟却都远远避开。

柳寒烟潜进沉船,在还算完好的各个舱室寻找,却再无活着的人,心中叹息。

最后又在数里之内搜寻,同样没有什么发现,便放弃了,身体向海上游去。


邦德提心吊胆,不停地四处张望,目光一刻也未离开海面。珍妮已沉睡,布罗迪依然昏迷,海上除了波浪声外再无其他声息。

柳寒烟蹿出海面,轻轻地落在船头。

邦德嘘了一口气,见柳寒烟两手空空,便知道所有人都死了。

“柳小姐!救生仪器被破坏了,我发不出求救信号。”

“我知道。”

邦德狠狠地踹了布罗迪一脚,道:“定是他们干的!”

柳寒烟笑道:“这个你可是冤枉了布罗迪先生。你说是不是啊?布罗迪先生?”

布罗迪其实早已醒了,却被柳寒烟临下海前点了穴道,所以虽然醒了却动弹不得。听柳寒烟这么一说,知道瞒不下去,只得睁眼道:“是!不是我们干的。但不知道是不是埃布尔他们干的。”

柳寒烟不禁笑道:“我看埃布尔先生的人品比你强多了,你都没做,他会做吗?”

布罗迪的脸一红,好在黑暗中别人也看不见。

柳寒烟道:“布罗迪先生!我希望你能据实回答我几个问题,不然我把你扔到海里喂鲨鱼。”

布罗迪却又把眼睛闭上了。

邦德气得挥拳就要打,被柳寒烟止住。

“好啊!还挺硬气的。布罗迪先生,你知道我要问你什么吗?”

“知道。你要问我们是怎么知道你们在这条船上的,我不会告诉你的。”

本来布罗迪还想说:我就是不说,你要把我喂鲨鱼就来吧,但却没敢。他知道柳寒烟对一些坏蛋的狠辣,真地会把他丢到海里去。

柳寒烟却道:“是啊!我知道你不会说,你也不敢说。不说,我未必会把你怎么样,说了,你可能会死得很惨。但我要问得却不是这个。”

布罗迪道:“我不管你要问什么,都不会说的。”

柳寒烟不理他,看也不看他,目光望向遥远的夜空,悠悠道:“你带着这么多人出来,其他人都是尸骨无存,就剩下你一个人一点皮都没伤到地回去,你怎么向公司交待?我想萨纳那老家伙不会轻易的放过你吧。如果我再放出消息,说是你向我透露情报,破坏了你们这次的行动,那老家伙不敢惹我,还怕你吗?他的手段你比我更清楚。”

布罗迪不禁打了个寒噤,浑身冰冷。

“还有!死的那些人可都是你的生死兄弟,有个叫洛尼桑的还救过你的命吧,你不想知道是谁把他们送入海底的吗?你就不想为他们报仇?”

“谁杀了他们?除了你还有谁?”布罗迪恨恨地道,但却说得有气无力。

“哈!你以为是我干的?邦德先生,告诉他你看到的。”

“是两枚空舰导弹。”

“导弹?哪来的导弹?骗谁啊!”

“布罗迪!你说我会怕萨纳吗?我会怕你们BPE公司吗?我有必要骗你吗!”柳寒烟质问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