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唐宋征文]三朝毡缨薛家将

提起薛家将,人们马上会想到“三箭定江山”的唐朝大将薛仁贵,但在北周及隋唐时期,还有一个父子为将的薛氏家族,与这个家族相比,薛仁贵只是后起之秀。

一、世家名将

薛家祖籍敦煌,后迁至河东汾阳(今山西万荣县),后周时代,这个家族出了一个叫薛回的人,官至泾州(今甘肃泾川县)刺史,隋朝建立后,薛回又仕新朝,被封为舞阴郡公,薛回有一个儿子叫薛世雄,此人是周隋两代名将。薛万雄生于西魏恭帝元年(555年),他从小就喜欢指挥一帮同辈儿童玩打仗的游戏,谁不听从,他就打谁,所以那些孩子都很怕他,也很服从他。其父薛回看到这个情况,说“此儿当兴吾家”。

北周武帝年间,十七岁的薛世雄就参加了与北齐的战争,武帝宇文邕于建德六年(577年)灭北齐,统一北方,为后来隋统一中国打下基础。年轻的薛世雄在灭北齐之战中立下大功,官至帅都督。北周静帝大定元年(581年)二月,隋国公杨坚迫静帝“惮位”,周亡隋立,薛世雄也从此成为隋朝的大将。

隋文帝杨坚在位时,薛世雄因功累迁开府仪同三司、右亲卫车骑将军。隋炀帝继位后,岭南(今广东一带)发生叛乱,薛世雄奉命出征,平定叛乱,升任右监门郎将。大业五年(609年)五月,炀帝亲征吐谷浑(今青海一带),薛世雄从征,这一仗隋军大胜,薛世雄因功晋通议大夫。

与当时普遍居功自傲、凶残好杀的将领们不同,史载:“世雄性廉谨,凡所行军破敌之处,秋毫无犯”,所以炀帝对薛世雄很欣赏,大臣们对他也很有好感,一次,炀帝对众大臣说:我想提拔一个好人,你们知道是谁吗?大臣们都说不知,当炀帝说是薛世雄时,众人无不说好,炀帝又说:“世雄廉正节概,有古人之风。”并将他破格提拔为右翊卫将军。

大业四年(608年)冬,炀帝任命薛世雄为玉门道行军大将,率领隋军出玉门关与突厥启民可汗一起西攻伊吾(今新疆哈密),然而,启民可汗失约。伊吾王得知这个情报,便放下心来,以为隋军必不敢孤军深入,因为玉门和伊吾之间有八百里流沙大碛,当时叫莫贺延碛,就是现在的库姆塔格沙漠,是个天无飞鸟,地无寸草的死亡地带,出人意料的是,薛世雄率领的隋军不久竟出现在伊吾城下,伊吾王大惊,马上投降。薛世雄在汉代伊吾城的旧址上新建了一座城,叫新伊吾城,留下银青光禄大夫王威带领一千多人马驻守,自己率大军回师,这一战使隋朝威名远播西域。薛世雄“进位正议大夫,赐物二千段”。然而,从此之后,这位名将开始“走麦城”,三次从征高句丽无功,特别是大业八年(612年),炀帝一征高句丽,薛世雄被任命为沃沮道军将,和隋朝大将宇文述一起大败于平壤城下,在回师过鸭绿江时,又被高句丽军半渡而击,三十多万隋军回到辽东城(今辽宁省辽阳市)只剩下两千七百多人,后两次出征也没有什么战绩。后来,薛世雄担任东北道大使、燕郡太守,抗击突厥对北境的侵扰,立下一些战功。此时已近隋末,炀帝暴政引发天下大乱,忠于隋朝的薛世雄投入到镇压农民起义的战斗中,他曾经打败过逼进东都洛阳的李密所部,但在与窦建德的河间之战中遭到惨败,他只带几十名骑兵逃入河间,此次失败使这员沙场老将颜面尽失、羞愧难当,不久老病发作,于隋炀帝大业十三年(617年)在涿郡(今北京市西南)去世,时六十三岁。

二、龙虎兄弟

随着薛世雄的离世,新一代薛家将开始出现在唐初战争舞台上,薛世雄有万述、万均、万彻、万备四子,皆骁勇善战,尤其是薛万均、薛万彻。薛世雄去世后,万均、万彻客居幽州(今北京西南),守将罗艺对兄弟二人很器重,不久,兄弟俩就随罗艺投入唐军阵营,万均授上柱国、永安郡公,万彻授车骑将军、武安县公。他们兄弟不久便表现出过人的军事才能,唐武德元年(618年),夏王窦建德领十万大军攻幽州,时罗艺兵寡,万均献计:“众寡不敌,今若出门,百战百败,当以计取之。可令羸兵弱马阻水背城为阵以诱之,观贼之势,必渡水交兵。万均请精骑百人伏于城侧,待其半渡击之,破贼必矣。”(《新唐书•薛万均列传》),罗艺依计而行,引诱窦建德军渡河,待其半渡之时,万均、万彻兄弟突然冲出奋击,大破敌军。武德三年(620年),窦建德再攻幽州,就在行将城破之时,万均、万彻率死士百人,通过地道绕至敌军背后突然发起攻击,再次大败窦建德,保住了幽州,此战,光是死在兄弟二人刀下的敌军就超过千人。

武德四年(621年)九月,两兄弟从李艺(罗艺归唐后赐姓李)征窦建德部将刘黑闼,但这次唐军被打败,李艺逃回幽州,而万均、万彻兄弟力战被俘,刘黑闼为了污辱两人,将他们“截发驱之”(《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八十九》),这次失败,是万均、万彻军事生涯中少有的,他们终生以之为大耻。

后来,兄长薛万均成为秦王李世民的部下,而薛万彻则成为太子李建成的部下,李建成厚待万彻,万彻自然成为太子的心腹,担任副护军。武德九年(626年)六月四日,玄武门之变爆发,闻宫中有变,薛万彻率领东宫及齐王府精兵两千人猛攻玄武门,但没有攻进去,又转攻秦王府,眼看就要得手,李世民的部下尉迟敬德持太子和齐王首级前来示众,薛万彻的部下立即溃逃,而万彻也只好带着几十个亲兵逃出长安,到终南山里躲藏起来。事件平息后,恢弘大度的李世民对太子及齐王的部下一律既往不咎,并将他们收至门下,对万彻,他多次派人招抚,万彻感于李世民的真诚,来向李世民请其攻秦王府之罪,李世民说:“此皆忠于所事,义士也。”(《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九十一》),不久,任命万彻为右领军将军。

贞观二年(628年),李世民下令唐军进攻割据朔方(今陕西省靖边县白城子),依附于突厥的梁师都,驸马柴绍为主帅,万均、万彻随征。大军开到离朔方几十里时,与突厥援军相遇,开战时,突厥军发起进攻,唐军后退,这时,万均、万彻兄弟从敌军侧面杀出,万彻阵斩突厥勇将,唐军也奋力作战,大败敌军,并乘胜直抵朔方城下。当时的朔方城十分坚固,有的将领认为不宜马上攻城,但薛万均说:城中气死,鼓不能声,破亡兆也。”(《新唐书•薛万均列传》),果然,在唐军的强大攻势下,四月二十六日,梁师都的从弟梁洛仁斩其首并向唐军献城,割据十二年的朔方归于大唐版图,因为立有大功,薛万均授左屯卫将军,薛万彻授右屯卫将军。

通过上述史实不难看出,两兄弟皆善战,万均长于谋,而万彻则长于勇,但他们哥俩都不是帅材,唐太宗曾评价薛万彻作战:非大胜即大败。他们兄弟终生都很少有独挡一面的机会,凡征战基本为副将或先锋。

到了贞观四年(630年),薛万彻迎来了其军事生涯的光辉时刻,前一年十一月,他以畅武道行军总管的身份,跟随大唐第一名将李靖北击东突厥。唐太祖李渊太原起兵时,出于无奈,曾向突厥称臣,这是李唐王朝的奇耻大辱,为报此仇,太祖、太宗进行了长期准备。这时突厥已经分裂成东西两部,东突厥对唐朝危胁最大,贞观三年,该部侵扰河西(今甘肃河西走廊一带),于是,唐太宗下令大举进攻东突厥,十几万精锐唐军在李靖的统一指挥下分六路攻入漠北,一举消灭东突厥,贞观四年二月,其首领颉利可汗也被唐军俘虏,押到长安献俘。贞观七年(633年),已经年迈的太上皇李渊在麟德殿举行宫廷宴会,席间命颉利可汗在大唐皇室贵族面前舞蹈,借此雪当年称臣之耻。此役后,东突厥部内附,西突厥也向大唐称臣,以后多年,大唐北境再无干戈,而薛万彻本人则晋爵郡公。

贞观八年(634年),青海吐谷浑犯边,李靖再次出征,进军途中,万均、万彻兄弟作为前锋,只带一百多骑兵远远走在全军前面,他们与几千吐谷浑骑兵遭遇,薛万彻单骑杀入敌阵,冲杀一翻后回到本军阵中说:“贼易与耳!”(《旧唐书•薛万彻列传》)说罢率这百余骑唐军杀向敌人,斩首数千级,“人马流血,勇冠三军”(《旧唐书•薛万彻列传》)。唐军进至赤水川(今青海省兴海东南),薛万均、薛万彻率轻骑先行,被吐谷浑军围困,二人的战马都被杀死,负伤步战,唐军战死过半。就在此时,唐将契必何力赶到,这个胡人将领奋力死战,救出了哥俩。其后,契必何力率唐军长途追击吐谷浑可汗伏允,大漠之中无水,唐军将士不得不刺马饮血,终于追上伏允可汗,斩杀其部下几千人,俘其妻。伏允可汗虽逃走,但在走投无路的绝境中自缢身亡,吐谷浑成为唐朝属国,大唐又取得了一个辉煌的胜利。 但此战后,发生一件很不愉快的事情,就是薛万均在向朝廷的报告中,回避了他们兄弟轻敌中伏一事,并将契必何力之功占为已有,还出口污辱契必何力,唐太宗得知真相后,十分生气,若不是契必何力大度为怀,在太宗面前为万均、万彻说情,两人难逃严惩。由此看来,这兄弟俩的人品确有问题。

贞观十五年(641年),唐朝讨伐入侵的薛延陀(西突厥铁勒诸部之一),万彻作为李世绩的副将出征,在诺真水(今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境内),六千唐军骑兵与薛延陀二十万大军相遇。为防止马匹落入敌手,薛延陀作战有一个特别的规定:五人一队,四人作战,一人看马,若四人全都战死,看马人则将马带走。李世绩不愧是名将,他一面让唐军下马与敌步战,同时,派薛万彻带几百骑兵绕到薛延陀军阵后,将看马人和战马全部俘获,还切断了敌人的后路,这样,薛延陀军大败,三千人被唐军斩首,五万人和一万五千匹马被俘,到贞观二十年(646年)唐朝彻底消灭的薛延陀,控制了北至今贝加尔湖的广大地区。薛万彻因为其赫赫战功,封左卫将军,一子封县公,太宗还把妹妹丹阳公主嫁给了他,再后来又官至代州大都督、右武卫大将军。太宗对万彻十分喜爱,丹阳公主曾因嫌万彻蠢笨,几个月不与他同床,太宗不但让其他几位附马进行调解,还当着妹妹的面与万彻比试腕力,故意输给万彻,以树立其在妹妹心中形象。

贞观十九年(645年)唐太宗征高句丽失败后,唐朝制定了对高句丽的骚扰战略,其中最成功的一次发生在贞观二十二年(645年),这一年正月二十五,担任青丘道行军总管的薛万彻率领三万唐军从莱州(今山东省荣城)渡海征高句丽,在大行城打败高句丽军,追击百里,斩其大将所夫孙,后来又大败高句丽三万援军,搞得高句丽国内震荡不止。九月初,薛万彻带领唐军奏凯而还,此次胜利,为唐太宗大大的出了一口恶气。

三、悲怆结局

贞观十三年(639年),薛万均随吏部尚书、行军大总管侯君集灭高昌国(今新疆吐鲁番东南哈剌合卓),万均因功官升左屯卫大将军,封潞国公,但不久,又曝丑闻,原来,薛万均曾在高昌国抢夺财产,并与当地女子有染,所以遭到控告,唐太宗想追究他的责任,但被魏征以“楚庄王赦绝缨之客”故事所谏阻,薛万均逃过一劫。但他最后还是未得善终,一次,唐太宗游芙蓉园,薛万均坐“清宫不谨”罪而下狱,不久,这个跟随唐太宗十几年,屡建战功的名将就在狱中忿闷而死,本来只想惩罚他一下的唐太宗听到其死迅后十分悲痛,下令自己死后薛万均陪葬。

唐太宗对这个忠心耿耿的老部下十分想念,不久的一次宴会上,太宗向文武官员赏赐貘皮,误把薛万彻叫成薛万均,太宗顿觉伤感,就把这张皮子烧掉,算是对万均的赏赐。

而战功更大的薛万彻,其下场比他哥哥还要惨得多,因为,薛万彻是死在他所为之南征北战、出生入死的大唐的刑场上。

薛万彻无疑是一位勇冠三军的大将,唐书中对他的评价是:“万彻筹深行阵,勇冠戎夷”。但为人却乏善可陈,“万彻在军,仗气凌物”,(《旧唐书•薛万彻列传》),所以人缘极差,经常有人向唐太宗告他的状,但他必竟是一员难得的大将,还是自己的妹夫,所以太宗只是警告他,并未处罚。而他竟不自醒,反而向他的副将裴行方口出怨言,结果被裴行方告了状,并且当庭对质,薛万彻只好承认,当时英国公李世绩说:万彻既当将军,又是附马,还口出怨言,罪不容诛。但太宗并没有这样作,只是把万彻贬到边远地区,不久赦回。

太宗死后,高宗李治继位,薛万彻底再也没有好运了,而且,他还很不明智了卷入一起谋反案,同玄武门之变时不同,这次他是主谋之一。高宗永徽二年(650年),万彻担任宁州(今甘肃省宁县)刺史,入朝时见到了太宗的女婿,已故丞相房玄龄的次子房遗爱,万彻说::“今虽患脚,坐置京师,鼠辈犹不敢动”(《旧唐书•薛万彻列传》),听到这种不臣之语,早就居心叵测的房遗爱立即与他一拍既合,房遗爱对万彻说:您如果希望国家有变,我们就立荆王李元景为帝。于是,他们就经常在一起谋划。后来房遗爱的哥哥房遗直告发了这件事,薛万彻被逮捕,和在战场上的坚强一样,大堂上的万彻拒不认罪,然而,当房遗爱与他对质时,万彻终于老实下来。不久,薛万彻、房遗爱等被判大辟,荆王李元景、吴王李恪、房遗爱的妻子高阳公主等被勒今自尽,这时,薛万彻的妻子丹阳公主已死,否则也难逃恶厄运。永徽四年(652年)二月初二日,到了刑场上的薛万彻才有所醒悟,他大喊到:薛万彻大健儿,留为国家效死力固好,岂得坐房遗爱杀之乎!”言罢,他自己解开衣领,让刽子手快些下手,也许是忌于这位名将的威名,刽子手一刀下去竟没将万彻的头斩下,万彻大喊用力,结果三次才把他的头砍掉,一代名将就这样可悲的走完了一生,其家族也被诛绝。

和老二万均、老三万彻相比,薛家老大万述、老四万备风骚略逊,但也颇有建树。老大薛万述“亦有战功。贞观初,至营州都督,检校东夷校尉,封梁郡公”(《旧唐书•薛万彻列传》),他死于薛万彻之前,是哥四个中唯一得到善终的。老四万备,也是一员英勇善战的虎将,最出彩的一次是唐太宗征高句丽大战白岩城,唐将契必何力带领八百骑兵在上万高句丽军中冲杀,突然,契必何力被高句军刺中腰部,血流如注,十分危急,时任尚辇奉御的薛万备单骑入阵,救出契必何力。史书上的记载很简单,可是以契必何力之勇,且身边有数百铁骑尚不能脱身,而万备竟能单骑相救,其勇武可称绝世!当然,这也算是报答契必何力在征讨吐谷浑之战中救其两兄之恩。后来,万备曾出征西域,不但立下战功,还劝和田王归顺大唐,这个薛万备倒是个文武全才。万备还是个孝子,母亲去世后,在母亲的墓旁盖房子为母亲守陵,太宗对他的行为大加赞赏。永徽四年,三哥万彻因谋反被杀,万备受株连流放交州(今越南河内附近),其后不知所终。

至此,薛家父子两代这场经历三朝、历时七十余年的战争大剧落下了帷幕,与同时代较晚的薛仁贵家族相比,这父子两代人的悲剧色彩十分浓厚,但他们战斗在隋唐战争中最波澜壮阔的时期,为他们所忠于的王朝立下了赫赫功勋。在那个中华历史上英雄辈出、将星云集的时代,薛世雄父子不失为一个明亮的星群。

本文内容于 2008-4-22 8:53:24 被szw1976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