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修罗传奇之法老咒语 楔子 第八章 赌局(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63/



“哈哈......,艾德先生!艾德先生!你要不要玩儿两把?我已经赢了詹姆斯先生一千英镑了,你想来么?看你老爸的牌艺,你也不怎么样吧!哈哈......”

说笑着丹尼尔从后面走了过来。

艾德愤怒地站了起来,却向柳寒烟这边望着,犹豫着。

邦德道:“艾德!你去吧,这有我照顾着呢。下手狠点,最好把这艘破船嬴过来,好把那条老鲨鱼扔到海里去。”

“哈哈......小伙子!够狂的,就怕你哥哥没那个本事。两位漂亮的女士,不来看看么?”

“艾德夫人,”柳寒烟从颈上摘下来玉链,给艾德夫人戴到脖子上,道:“这是我在西藏玩儿时一位高僧送给我的玉观音,是块暖玉,很灵验的。送给你,保佑你平平安安。”

感觉到玉的温暖,艾德夫人道:“谢谢你!柳小姐。”

柳寒烟站起来,道:“走!夫人!我们也去玩玩儿!”

艾德夫人第一次露出笑意,道:“我很累,想去休息了。”

“那怎么行呢!”柳寒烟道:“今晚你是主角呢,不去怎行?”

见柳寒烟的话中大有深意,艾德夫人点了点头。



在丹尼尔的带领下,几个人转过前舱,下了一层,来到一个舱门前。打开,做了个请的姿势道:“就是这里了。女士们,先生们请进!”

柳寒烟道:“丹尼尔先生!我们不在这儿,你走错了!”

“不在这儿?在哪儿?”丹尼尔奇道。

柳寒烟转头对艾德说:“带着夫人,跟我来!”

艾德、邦德尔人也很疑惑,不知道柳寒烟要去哪里,但邦德已抱起了艾德夫人,艾德也只好跟着。随柳寒烟下到底舱,转过楼梯角,迎面两扇门前站着两人,见到几人下来,脸有惊色。刚要开口询问,却突然发现自己体难动,口难开。

柳寒烟径直来到门前,抬手就要推门,但尼尔抢上前来,厉声道:“小姐!这里不能进去!”

柳寒烟歪头笑道:“为什么?船长先生!”

“不为什么!就是不能进去!”丹尼尔恶狠狠地道。

“是么?如果我偏要进去呢?”柳寒烟仍旧笑眯眯地说。

丹尼尔伸手向后摸去......

“别动!你这条老鲨鱼!”詹姆斯和珍妮也跟着下来,掏出枪指着丹尼尔。

柳寒烟推开门,里面是个大厅,亮如白昼,约有半个篮球场大小。中间是一长桌,铺着厚厚的绒布,中间堆满了成摞的钞票。桌子两边各坐着一个人,左边的是个白人,三十多岁,长脸,三角眼,短发。右边一个看上去四十多岁的男人,两只耳朵很大,一身西服非常笔挺,暗红色的领带,肤色红润,一看就知道勤于保养。一双小眼睛很有神。两人后面的壁边坐着一圈,约有二十人左右,俱是西服革履,面色严峻。其中十数个人体格健壮,肌肉发达,撑得西服鼓鼓着。长桌旁另有一人坐着,面前一台手提电脑,侧畔一人抱膀站着,在他们前面桌边,有一个美艳女郎,手里拿着一张牌,似是正要发给某人就被柳寒烟进来打断。

见到几人进来,房内所有人俱是一呆,直勾勾地瞧着。门侧后两旁各有两个黑衣大汉作势欲扑上来,柳寒烟扬手,纤指微动,四人立即呆立当地。动弹不得。张牙舞爪,甚是可笑。眼珠随着柳寒烟而动偏偏口不能言四肢僵硬。

“隔空点穴!”右边有人低声惊呼。

“黑衣黑镜!怕人不知道你们是黑社会么?”柳寒烟轻笑道,从四人中间穿过,来到长桌边,手按桌沿。

“二位先生好雅兴,躲在这里豪赌,算小女子一个如何?”

二人俱未说话,只是呆看着柳寒烟。

“怎么?”柳寒烟又笑道,“两位难道是怕了一个女人不成?”

转身对着一脸疑惑的艾德等人道:“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两位先生可是世界赌坛鼎鼎大名的人物。左边这位,我想詹姆斯先生会认识吧?”

“欧洲赌王 !俄罗斯的索诺夫先生!”詹姆斯答道。

“那么,右边这位呢?”

“这位老先生我不认识。”

“詹姆斯先生知道亚洲赌王是谁么?是新加坡的李旺竹,而李旺竹就是这位陶礼老先生的高足。两位先生在这小小的游艇上密赌,将决定几个人的生死。还没有决出胜负吧?小女子也好赌,更喜欢刺激的赌局。怎么样?算我一个!”

电脑前的那人站起过来道:“这位小姐!你.....”

“啊!又是一位大人物!拉莫斯夫先生!世界有名的赌界裁判,以公正严谨著称。您不是退休了么?”

“你是谁?小姐!”

“我叫柳寒烟。”

“柳寒烟?”拉莫斯夫快速地在头脑中搜寻一番,却毫无所得。

“柳小姐!你真的要参加?”

“当然!我可不是来搅局的。”

却在艾德夫人的耳边轻声道:“不是才怪呢!”

“好吧!陶礼先生!索诺夫先生!你们的意见呢?”

来个人各自回头看了一眼,像是得到了什么指示,都缓缓点了点头。

“那么柳小姐!要参加这个赌局,起码要有五千万美元的赌资,你有吗?”

“这个自然。”回头唤道:“詹姆斯先生!”

詹姆斯迟疑了一下,走过来,说:瑞士银行,然后报出一串数字。

立即有人进行查询,很快道:“这位先生账上有五十亿美元。”

柳寒烟道:“给转过来二十亿。谢谢!”

见詹姆斯愁眉苦脸,不禁笑道:“詹姆斯先生!你放心!我不会输的!”

顿了顿,环顾一下四周,又道:“我们不会跳海的!”

这句话詹姆斯不懂,周围的人却是大惊。尤其是索诺夫和陶礼,脸色已经变了。

詹姆斯强笑道:“我不怕!柳小姐拔一根汗毛都比我的腰粗,我老头子不怕你欠我帐的。”

邦德却走了过来:“柳小姐!这是一万美元,很少。我相信你!”

艾德也默默地走过来,将一些钱放到桌子上退下,抓紧了珍妮的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