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修罗传奇之法老咒语 楔子 第五章 伏击

江含晓月 收藏 0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6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63/[/size][/URL] 老鲍勃现在的心情低落,就像伦敦的天空一样阴沉着脸,因为上班前他和老婆吵了一架。 虽然吵得很凶,但他并不怪自己的老伴儿,他知道她是爱他的。 吵架的原因是最近伦敦的治安很不好,接连发生几起爆炸案,抢劫案,死伤了十几个警察。 老伴儿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63/



老鲍勃现在的心情低落,就像伦敦的天空一样阴沉着脸,因为上班前他和老婆吵了一架。

虽然吵得很凶,但他并不怪自己的老伴儿,他知道她是爱他的。

吵架的原因是最近伦敦的治安很不好,接连发生几起爆炸案,抢劫案,死伤了十几个警察。

老伴儿劝他遇事不要太认真,因为他很快就要退休了。提心吊胆的盼他回家盼了二十五年,绝不想最后盼回来一具尸体,她已计划好了等他退休了一起开家花店,安安稳稳地渡过余生。

但老鲍勃立即就发火了,认为老伴儿侮辱了他。侮辱了他的良心和他获得的荣誉,老鲍勃把荣誉看得比什么都重要,虽然他还不至于去找恐怖分子大干一场,他也知道自己即使年轻时也没那个能力。可若是撞上了,他也不会退缩,他不会忘记一名警察的职责,会为了自己的荣誉和恐怖分子血战到死。

即使他只是一名交通警察。

当然,老鲍勃这样做不是为了获得什么勋章奖励什么的,更不是想当什么英雄,年纪大了,他已把这一切看得淡了。他只希望在他死后,人们谈起他时会说:“老鲍勃是个好警察。”他就满足了。


“戴维斯!你怕死么?”老鲍勃突然问他的搭档年轻的戴维斯。

“我当然怕死。怎么问这个?我的老鲍勃。”戴维斯开着车,侧头奇怪地看着鲍勃。

“是啊!戴维斯!我也怕。如果我们遇到那些坏蛋,你会怎么做?你知道最近局势很不好。”

“我会狠狠地踢他们的屁股!”

“哈哈.....”鲍勃大笑,“是啊!我们会狠狠地踢他们的屁股。前面是怎么回事?停车,我下去看看。”

戴维斯把车停下,道:“还是我去吧。”

鲍勃也下了车,站在车门后,手按在枪柄上,注视着戴维斯慢慢地走过去。“戴维斯!小心点儿。”

“嗨!先生们!出什么事了?”


路旁放着警示牌,一辆沃尔沃轿车停在路旁,发动机盖打开着,向外冒着浓烟。一个人趴在烟中忙着,另一个二十多岁满头金发的小伙子站在一边,拿着扳手,手上甚至脸上都粘着油污。

“没什么。警察先生一点小毛病,很快就会修好,这部破车!”说完踹了车一脚。

“伙计,怎么样了?”戴维斯到了车旁,四下看了看,又问道。

正在修车的人直起身来,也是一个年轻人。见到戴维斯,愣了一下,道:“警察先生!你好!是电路烧着了。很快就会好的。”

戴维斯绕到车前,向车里观察了一下,由于冒着烟,看不清楚,就道:“要帮忙吗?”

金发小伙子道:“谢谢您!警察先生!不用了,他车修得很好。”

“可以看看你们的证件么?”

“当然可以”

二人掏出驾照,递给戴维斯。

戴维斯仔细的看后,又打量了二个人一番,见无问题,便递回驾照。

“那好吧。需要帮忙时给道路管理处打个电话,很快会有人来帮你们的。”

见无疑状,戴维斯回头向警车走来。


鲍勃松了口气,暗骂自己太紧张了。

待戴维斯走近,鲍勃问道:“是怎么一回事?”

“一点小毛病,说是短路了。很快就能修好,我们走吧。”

鲍勃低头正要钻进车,却想到:“短路?短路怎么会冒这么大的烟?”

疑惑着又向前看去,却见金发年轻人正对着他们把一支火箭筒架上肩头,另外一个人正从烟中向外拿出一支冲锋枪。

鲍勃大惊失色,叫道:“戴维斯!快趴下!”右臂一按车顶,身体就向着左侧的排水沟扑了下去。

戴维斯刚刚将手伸向车门把手,就听到鲍勃的喊叫。来不及判断发生了什么事,就顺势向左侧倒下去,眼角的余光瞥见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喷着火焰贴着自己的右颊飞了过去。

鲍勃不待落地,就听见左后方传来急剧的刹车声,接着轰然一声爆炸,暴雨般的枪声就跟着响了起来。

鲍勃虽然老了,身手还算敏捷,落到沟中很快就拔出手枪,趴在沟沿上,对着左侧的人影就开了三枪,同时大叫道:“戴维斯!戴维斯!你没事吧?”

“我没事!鲍勃!你怎么样?”

戴维斯从车后慢慢地爬过来,“鲍勃!你还好吧?”

“还好,没伤到。”

对方的目标显然不是他们,警车完好无损,而且好像也不在意两个小警察,所以射向他们的火力并不猛烈。而是刚刚从后面过来的车队,在前的一辆轿车已被火箭弹炸翻了,撞在中间的护栏上燃烧着。后面一辆中巴车上尽是弹痕,从里面跳下一些黑色衣裤,带着头罩的武装警察正在向四方狠狠地射击着。路边的空地上也有一些人向中巴车进攻。从他们的动作看来,这不是一般的劫匪,而是受过严格训练的。

枪声响成一片,间或有一两声的爆炸。

“他妈的!还是遇上了!”鲍勃喃喃地骂道。他们的处境很不利,前方是那两个恐怖分子,拥有强大的火力,后面是警察,右后面的坡后也有恐怖分子在进攻,而且有两个警察中弹倒地,已有些顶不住了。

“戴维斯!这里太危险,等那些恐怖分子攻上来就死定了。我们得离开这儿!”

“离开这儿?去哪儿?”

鲍勃对这一带很熟悉,道:“我们去对面!”

“对面?可怎么过去啊,火力这么猛,路上又没有可靠掩护。”

“慢慢爬过去!”

鲍勃刚要有所动作,可能使他们的警车影响了恐怖分子的射界,中了一发火箭弹,轰然一声炸上了天。

鲍勃紧紧抱着头趴在沟里,但仍然有一块碎片把他的左臂击中,血一下就流了出来。戴维斯为他检查一下,还不是很重。道:“这样不行!我们向那些警察靠近吧!”

“好吧。”

“你慢慢向后爬,我在后面掩护你。”

说完,跪在沟里,边那两个恐怖分子射击着边后退。

鲍勃刚爬了不到两步远,就听戴维斯惨叫一声。扭头看去,戴维斯仰面倒在沟里。急忙爬过去,见戴维斯胸前开了一个大洞,鲜血迸涌而出,已经死了。

“戴维斯!戴维斯!戴维斯......”

鲍勃呆呆地看着戴维斯的尸体,眼泪缓缓流了下来。左手慢慢地捡起戴维斯的手枪,眼冒怒火,“戴维斯!我的好搭档,等我一会儿,老鲍勃去给你报仇!”

说完,猛地站起,左右连番射击,大喊道:“去死吧!”

一发子弹飞来,击中了鲍勃的腹部。老鲍勃身躯一震,慢慢低头看着自己的腹部,嘴角路出笑容。渐渐软倒,最后留在眼中的是天上那一抹白云......



半个月后,老鲍勃在医生和老伴的悉心照料下终于醒了过来。他才知道,在他遭遇的那场伏击战中,死了六个警察,伤了四个。而恐怖分子仅仅死了两个,而其中一个就是先被老鲍勃疯狂的射击击伤后才被打死的。而且,他们不是什么恐怖分子,而是雇佣兵。是来解救沙漠母狼的,但沙漠母狼并不在车中,那不过是个虚假行动而已。同样的事情发生了数起,恐怖分子都没得逞。

沙漠母狼在哪里?谁都不知道。


但同样的事情,在女王生日庆典那一天之后再也没有发生过,恐怖分子全部失踪。就好像他们从未来过伦敦一样,伦敦的治安也恢复到原来一样的平静。

老鲍勃伤愈后仍然当他的交通警察,忠于他最后的一班岗。

但戴维斯的死给他的心中留下了终身难去的阴影,每次驾车经过那段路,都下车呆立好久,老泪纵横......


五年之后,那一段路鲜花盛开,香气沁人,成为高速公路上最美的一段风景。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