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 第三卷:史笔标名画云台 第一四二章 搏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


第一四二章 搏命


凤羽族的天赋非常奇特,只要呆在一个地方不动,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几乎没人能发现他们的存在。因为他们不像其他种族那样,周身上下几乎没有一丝生命的气息,像极了通常所说的亡魂。他们也正是依靠着这种相似,同散落世间的亡魂有过多次接触,唯一不同的是,他们本身并没有那种森森鬼气,反而给人一种恬淡的感觉。正是靠着这种天赋,凤如醉和凤匀闲才可以避开高庸涵和碧影的耳目,偷听到二人后面的部分对话。


凤如醉曾向凤匀闲详细了解过,当日在东陵王府内,与叶帆和高庸涵交手的情景,以为高庸涵的修为不过如此,所以才对凤匀闲的举动没有加以阻止。他十分清楚凤匀闲的想法,当天在地宫内总共有四个人,历山身负重伤却带回了叶帆的人头,羽焚星踪迹全无,只有高庸涵平安无事,为了了解地宫内倒底发生了什么,势必要将其拿下。除了这一层,凤如醉想的更远,高庸涵一天不死,历山的位置就一天不能得到真正安稳,东陵道也就不能说真正掌控在究意堂手中。所以既然遇见了,当然不能就此放过。


可出乎凤如醉意料的是,从高庸涵刚才的那一下出手,就可以看出他的修为委实不弱,绝非易与之辈。而且旁边的那个“陶慎言”,毫无疑问也是一名高手,这就不得不慎重了。当下眼睛旁边的两条触须一阵剧烈抖动,暗暗提醒道:“七弟,这个陶慎言归我,你对付高庸涵,要多加小心!”


这是凤羽族特有的一种交流方式,不需要通过语言,纯粹靠脑海中的意识传递消息,这种方法极耗心神,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是绝不会使用的。


说来也怪,和羽焚星在一起的时候,凤匀闲遇事时都能保持冷静,在一旁出谋划策充当军师的角色。但是一跟凤如醉办事,便变得易为冲动且不爱思考,这是因为凤如醉自小就给了他极为深刻的敬畏心理。在他心目中,对于凤如醉的能力有着近乎盲目地信心,几乎是毫无理由地认为只要四哥出马,还没有什么办不下来的事情。可是此刻,脑海中突然闪现出凤如醉的告诫和提醒,猛然醒悟过来,眼前的局势并非操控在自己这一方。


意识到此,凤匀闲完全从盛怒中冷静下来,这才讶然发觉,高庸涵刚才的那记闪电竟然强悍如斯。当下整个人都沉浸在如临大敌般的慎重之中,盯着高庸涵缓声道:“想不到一年未见,你精进了这么多,今天我倒要好好看看,你现在的修为究竟到了何种程度。”


说完,一声尖啸:“凝魂绝望!”无数鬼魂从眼睛里喷出,四下游走。凤匀闲满脸的凝重,不敢有丝毫轻敌,体内灵力喷涌而出,鬼魂宛如疯了一般急速攻向高庸涵,四周的温度骤然降低。


此时的高庸涵,接连经历了焚天坑内狂尊魔魂的腐蚀,和会间集里鬼脸的撕咬,还有他已经忘记的幽冥界之行,对于如何应对这一类法术可谓是得心应手。当下不慌不忙,信手挥洒出一片电光护住周身。这些闪电都是用的灵胎阳火之力,鬼魂甫一接触到闪电,便在惨叫声中纷纷化作黑烟消散一空。


凤如醉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微微心惊。凤羽族的法术多以魂魄为凭仗,高庸涵如此轻松地破掉凤匀闲的鬼魂,足见他已找到了应对之策,虽然究意堂还有许多高深的法术,但是眼前的情景毕竟还是有些出人意料。


碧影冷眼旁观,对于高庸涵的这一手也自暗暗钦佩。设身处地,尽管这些鬼魂他也能对付,但是要想如此轻松却难以做到。修真界大大小小的门派至少有几十家,各种法术、心法更是多如牛毛,这一点并不能表明高庸涵的修为就高过他,但是在面对此类涉及魂魄的法术时,高庸涵无疑比自己更胜一筹。


相反,处在局中的凤匀闲却神情不变,他本来就没有想过,单凭这些鬼魂便能挫败对手,这一下不过是试探而已。不过从鬼魂的碎裂中,他还是感到灵胎一片灼热,冷哼一声,苦心炼制的三个鬼侍夹杂在无数的鬼魂中,从眼睛里不断涌出,如潮水般攻了过去。接着身形陡然拔高,三对肉翅之中突然伸出数十条触须,在背后交错盘结,形成了一个古怪的图案。


凤如醉一惊,没想到凤匀闲一出手,就使出究意堂绝学覆魂大法。这覆魂大法以自己的本命精元为媒,催动鬼侍吸食鬼魂,进而凝出亦真亦幻的躯体,既可凭神鬼莫测的手段摧人魂魄,也可以实击虚破敌肝胆,端的是厉害无比。不过这其中的风险也不小,一旦鬼侍受伤或者被击碎,施法者也必定会遭到反噬,最怕的就是鬼侍被人收取,那么施法者就会沦为对方的傀儡,任凭处置。所以在究意堂内,不到万不得已没人会使出覆魂大法,因为这个法术一旦施展开来,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凤匀闲已经彻底没了退路!


凤如醉暗暗摇头,这么早就使出拼命的法术,凤匀闲难逃莽撞之嫌,但此时已容不得多想,惟有细心留意准备随时施以援手。可是,身旁还有一个“陶慎言”,空空如也几乎感受不到丝毫的法力波动,令人凤如醉不禁生出了莫测高深之感。


“明明十拿九稳的事情,怎么突然之间就变得急转直下?看来还是太大意,低估了高庸涵和陶慎言的实力!”凤如醉想到这里,周身的触须缓缓收拢在身前,凝神蓄势待发。


那边,那三个以异族修真者灵胎炼制而成的鬼侍,已经吞噬了若干个鬼魂,从起初的飘渺难寻变得若隐若现了。凤匀闲一见鬼侍成型,大喝一声,身后的触须猛然舒展,如同一朵盛开的邪花不住地抖动。鬼侍早已和凤匀闲心灵相通,分三面朝高庸涵扑了过来,来势迅猛之极。


高庸涵不待鬼侍靠近,一甩手,三道灵符打了出去。他打定主意,今晚绝不能让凤匀闲活着离开,无论是为了叶帆还是权变真人,甚至是那天丧命于东陵王府的同门。所以只想用最简便最直接的方式将鬼侍打发掉,然后再全力击杀凤匀闲。这三道灵符,正是天机门专门为了对付游魂野鬼,特意炼制的拒孽灵符!


拒孽灵符刚一脱手,其上的符篆立刻化作白光,分别迎了上去,其中一个鬼侍躲闪不及,被白光直接打入体内。这个鬼侍就是当初被高庸涵和叶帆联手击伤的那个,虽然经过了一年多的休养,但是反应还是慢了一步,哀嚎声中被符篆牢牢钉在半空。剩余的两个鬼侍,感受到符篆所蕴含的威力,身形一晃隐入虚空,拒孽灵符当即击空,白光如流星一闪而过,直没入夜色之中!


还没正式交手,鬼侍已被钉住了一个,凤匀闲喷出一口墨绿色的液体,淡绿色的眼睛隐隐泛出血红,暴喝一声,又吐出数百个鬼魂。跟着双手结成一个法印,虚虚朝高庸涵指来,顿时从虚空中涌出丝丝黑气,将那名鬼侍渐渐包裹起来。


“垂弦连疆!”夜空中突然绽放出耀眼的光华,高庸涵双手之间猛地爆出一道火花,跟着一搓,火花变成了一道巨大的电网。电网铺天盖地朝鬼魂席卷而去,惨呼声不断,但是鬼魂数量太多,仍有相当数量朝高庸涵扑来。高庸涵根本不理会那些鬼魂,而是躲在电网之后欺到凤匀闲身前一丈处,一道金光打了出来。


这时凤匀闲仍在极力施法,眼见金光袭来避无可避,那只硕大的眼睛此刻已变成了赤红,死死盯着高庸涵,大喝一声:“高庸涵!”


金光转瞬即到,突然一道浓浓的黑烟横击过来,狠狠撞在金光之上,“嗡”的一声轻响,黑烟和金光同时消散。金光太过锐利,虽然被黑烟挡住,但是余劲过处,凤匀闲背后的几条触须还是被切断。凤匀闲再度大喝:“高庸涵!”


高庸涵听到第一声大喝,不为所动,但是第二声时,不由自主地看了一眼凤匀闲,目光顿时被那只赤红的眼睛锁住。他的定力一向很强,可是刚才那道黑烟乃是出自凤如醉之手,除了阴柔毒辣之外,还有个厉害之处,就是可以惑人耳目。所以高庸涵尽管心中大叫不妙,但是目光死活摆脱不掉那层束缚。而在此时,躲进虚空的那两个鬼侍趁机闪现出来,连同剩余的鬼魂,挟着森森鬼气从身后扑了上来。


凤匀闲从一开始祭出覆魂大法,就已经不在乎生死了。其实连他自己也没意识到,这一年来他始终认为羽焚星还活着,直到看见高庸涵,他才真正相信自己的六哥早已不在人世。说实话,凤匀闲对于叶帆和高庸涵的印象,要比历山好得多,但是他执着地认为羽焚星的不幸,罪魁祸首就是死去的叶帆和眼前的高庸涵。所以,在那个鬼侍被钉住之后,他不惜放出自己的灵胎,强行锁住高庸涵心神,要将他当场格杀。


这时见到高庸涵被自己锁住,当即狞笑道:“受死吧!”说完,合身扑到那个被黑气包裹的鬼侍身上,不顾闪电灼烧,硬生生撕开电网,浑身冒着火光朝高庸涵当头抓下。


四面八方都是鬼魂,眼见就要将高庸涵撕碎,突然一片剑光绽放,带着夺目的光彩直冲云霄。所有的鬼魂,凡是被剑光触及,瞬间便化成缕缕青烟,消散一空。凤匀闲收手不及,化身的厉鬼被一剑劈成了两半,洒下漫天的血雨。一个鬼侍被斩断了一只手臂,惊骇之下倒退十丈,剩余的那个鬼侍一击得手,从高庸涵身体上透体而过,随后侍立在凤匀闲的躯体旁。


这一下交手双方都是以命搏命,凶险之极!


凤匀闲虽然肉身无损,但是灵胎被剑光重创,幸亏高庸涵同时受伤,剑光中出现了几丝破绽,灵胎才侥幸缩回到体内。加上另一个鬼侍断臂,凤匀闲口中墨绿色的鲜血狂喷,神情萎顿之极。


这边,高庸涵也好不到哪里去。从一开始交手,他就不愿借助云霄瓶之类的仙器、法器,也不愿依靠火螈、尸螟蝠之类的异兽,而是纯粹以自己的修为与凤匀闲血拼,因为,他要完全凭借自身的实力,亲手将凤匀闲格杀。刚才的局面十分危险,魂魄被凤匀闲灵胎锁住,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全靠灵胎自行做主,接管了躯体才拔出临风剑愤而反击。但是那个鬼侍,透体而过时依然伤及到他的三魂七魄,要不是有地府的那段锤炼,只怕已经倒地不起了。


两人对面而立,都在极力调息,欲做最后一击。


而另一边,凤如醉和碧影却凭空消失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