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8/

第十一节 初战2

人民军各连按照李琮的命令各自行动起来。一连悄悄来到寨门口,土匪们的寨门口往往都会修筑一些不太高的土墙,为的就是方便自己的防御。战士们猫着腰,一个接着一个静悄悄的携带各种武器进入自己的战斗位置,看着战士们还有点生疏的战术动作,李琮还是感到很满意,毕竟,这些土匪兵训练的时间还不是太长,有这个样子已经大大超出了李琮的期望值了。

战士们在土墙后微微探出头来,同时将为数不多的步枪伸出土墙外面,密切监视着对面“信义堂”的土匪们。

“信义堂”的二当家来回不停的走着,不时抬起头看看寨门口,都已经等了大概半个多小时了,还是不见李琮把人送出来,二当家的心里不免十分焦躁起来:奶奶的,老子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原来每次来这里,对方都是恭恭敬敬的招待自己,自己稍有不满意,就能把对方追得满山跑,现在倒好,这个新来的李琮竟然让自己站在门口等不说,还磨磨蹭蹭半天不把人送出来,等老子回去,多带些人来,踏平了你们这山寨。

又等了一会儿,二当家的终于忍不住了,跳起来骂娘:“妈的,让老子等了半天,你们他妈的什么意思啊?再不把人送出来,老子回去就带人来灭了你们这帮龟孙子。”同时对自己的手下大声喊道:“弟兄们把枪都拿出来,对准了打他娘的。”于是土匪们,纷纷拿出枪,乱七八糟的举起来对着李琮他们的土墙一阵乱轰,打的土墙上溅起一阵阵的尘土。

估计时间差不多了,张宏的二连应该已经到了包围的位置(李琮他们成天在这山上转,对时间把握自然不会差)。李琮将自己手里的三八步枪对准了“信义堂”二当家的,这伙儿土匪也真是胆大至极,同时也显得愚蠢至极,既然都和对方开战了,竟然所有的土匪都是站在那里打枪,丝毫不知道要卧倒,来隐蔽自己。李琮看着他们摇了摇头,业余的就是业余的,今天就让你们好好看看什么叫专业选手。

李琮略微瞄准了一下,这个距离大概是40米左右,在以前部队上,这么近的距离要是还打不中,在一般的野战部队都不要混了,更不要说特种精锐部队。李琮立刻扣动扳机,“砰”的一声,三八步枪响了,在一百米的范围内,子弹运行的轨迹基本上是一条直线,子弹准确的扎进了络腮胡子的前额,然后再大脑里面剧烈的翻滚着,带着巨大的动能又从头盖骨的后面对穿而出,将头盖骨猛地掀了起来,脑浆、鲜血从破口喷涌而出。二当家的在这一声枪响之后,像是被人施了定身术一般,站在原地,面部表情显得十分的惊恐,眼睛瞪得大大的,鲜血和着脑浆从头发里面顺着前额留了下来,嘴张得大大的,分明不相信眼前的事实,这帮龟孙子还敢打老子?他们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带着疑问,二当家的向后倒在了地上。眼见是活不成了。

李琮地枪响得同时,大声喊了一句:“打!”听到了李琮的命令,战士们手中的枪也轮番响起,“平平怦怦”好不热闹。只是战士们的命中率不高,一阵枪响之后,对方也就4、5个人到底,而且受伤的居多,战士们的子弹并没有太多的打在对方的致命处,估计只打死了2人,受伤的3、4个,伤者不断“哎呦唉呦”的躺在地上叫唤。

“信义堂”的土匪根本没料到对方会还击,在遭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后,土匪们一阵慌乱,再加上二当家的被打死,土匪们立刻觉得大事不好,立刻掉头就跑,土匪们一跑不要紧,地上躺着的那些伤员可害怕起来了,其他弟兄一跑,没人来管自己,要是落到对方的手里还不知道怎么折磨自己呢?当下急得不停地招呼同伴来帮帮自己。其他的土匪们哪里还有这些闲心阿,先保住自己的小命要紧啊,也不管伤员们的苦苦哀求,怕腿就跑了。一个伤员紧紧拽住一个身边土匪的腿,大声说道:“王四,别丢下我,帮兄弟一把吧。”王四看见其他人纷纷逃跑,心里十分着急,生怕自己拉在了后面,于是一面狠命的望出抽自己的腿,一面也威胁道:“兄弟放手啊,再不放手别怪兄弟无情了。”土匪之间人情冷暖可见一般。

李琮早就命令,对于土匪,只要投降就不许再伤害他们,伤员也是如此。所以,躺在地上的伤员再没有人去打击他们,而是把枪口纷纷对准了那些逃跑的土匪,这些伤员反倒成了最安全的人了。

李琮和刘进一边寻找着合适的目标,一边快速的拉动枪栓,只见二人手中的步枪不断退出弹壳,枪口不断的喷射出一道道火舌,二人手里的枪各自响了四下,平均用时还不到一分钟,每响一次,土匪中就有一个人在奔跑中仿佛被谁大力的推了一下,猛然倒地。这几下子,对方有八个土匪捂着腿部,倒地后开始不停的呼救。李琮和刘进是专门打中土匪的腿部的,要不是看在这些都是以后自己的兵源,早就送他们上西天了,而对于直接打死二当家的那是另当别论,这家伙属于罪大恶极的那一类,是必须铲除掉的。

李琮和刘进还专门安排两个人给他们上子弹,打完一支步枪里面的子弹,就紧接着换另外一支步枪接着打,二人手中的枪始终没有停下来,而土匪中也不断的有人被击中倒地。5分钟过去了,地上躺着的土匪到有一大堆,放眼望去,遍地是人,都在不停的哀叫着。李琮和刘进之所以用三八步枪打击对方的腿部,一是要造成土匪们战斗减员,让土匪们不能逃跑,以便于自己俘虏,二是众人皆知的秘密,三八步枪穿透力太强,这么近的距离往往是一枪两眼,子弹会穿过人体,不会停留在人体内,这样造成的创伤会比较快速的愈合,这样这些土匪就能很快把伤养好,早点加入人民军的队伍。

黄东德、吴德宝一看李琮和刘进的枪法如此之神,都伸了伸舌头,暗道:好家伙,运动当中的目标还能枪枪命中腿部,真是厉害啊,自己光是看见土匪们逃跑的双腿舞得跟风火轮一般,就有点头昏,哪里还看得清楚?可是这两位竟然每一枪都能打中土匪的腿部,仅凭这一点,我们就没有什么不服气得。看着领导们精彩的表演,二人觉得有些汗颜,想当初比武竞聘,自己还不服气,现在看来自己确实是自不量力了。那时候比武打的还是固定靶,自己才能勉强和对方打成平手,未分出胜负,要是打移动靶,我们可就要输得惨不忍睹了。一时间,看着两个老大如此神勇,黄东德、吴德宝越发觉得没跟错人,对两位老大的敬仰又多了几分,看这两位这么厉害的本事,说不定还真能灭了“信义堂”。于是,二人信心大增,纷纷抖擞精神举枪射击,不过,被他们打死的倒是居多,打伤没几个。

看着土匪们被打死了好些,李琮心也有点心疼:奶奶的,这可都是以后自己的兵啊,谁他妈的这么恨,都往死了打?现在还是少打死几个得好,多俘虏才是正道。李琮一看是黄、吴二人干的好事,也有点无可奈何,毕竟不是随便谁都能有自己这么好的枪法的,李琮为了少让二人杀人,多给自己留点种子,于是抄起枪,大声喊道:“弟兄们,跟我上,抓俘虏啊。”说完一个箭步,带头第一个冲了出去。战士们一看老大如此拼命,还带头向前冲,自己岂能落后,立刻拿起了武器追了上去。

土匪们慌乱中只顾自己逃命,也忘记了还击,可是跑了没多远,前面也想起了一阵阵枪声,原来是包抄二连的枪也响了,跑得最快的几个土匪刚才暗自庆幸,自己是最快的,也幸亏平时自己练习逃跑比较刻苦,现在算是结出了丰硕的成果了。眼看着就要跑出去了,倒霉的应该不是自己了,可是二连的子弹让这几个自我感觉良好的土匪顿时手脚冰凉,当即倒下了好几个。现在是前有围堵,后有追兵,土匪们一看跑不掉了,顿时有些傻眼,这时候,一个小头目拿出困兽犹斗的气势,大声喊道:“妈的,横竖是一死,弟兄们,跟他们拚了。”土匪在这叫喊中有些清醒过来了,于是纷纷端起枪,向战士们冲了过来,一面冲,一面开枪,冲在前面的4个战士顿时捂着伤口倒地。

看见对方有人被打倒在地,土匪们立刻精神大涨,纷纷怪叫着冲向了战士们。几十米的距离,双方都在冲刺,很快便绞在了一起,大家纷纷寻找各自的对手,进行着肉搏战,场面是相当混乱。

一名土匪看见李琮冲在最前面,立刻想起此人就是对方大当家的,于是奋勇上前,想刺死李琮,立一个头功。这个土匪急速的冲向李琮,使出浑身的气力,冲着李琮就是一刺刀。可是,土匪毕竟没受过什么正规训练,这一刀刺的实在是不敢恭维,尽管力气很大,可是在李琮看来简直就是送死来了。李琮将手中的三八步枪冲着对方的步枪用力往下一压,金属交错在一起,发出了“咣”的一声,土匪手中的枪立刻被压低不少,向前的冲力也仿佛被什么东西死死阻住了一样,再也无法前进半分。土匪心里还很吃惊:这个当家的看来很有本事,瞧瞧着好大的力气,自己来找他单挑,看来是选错了人了。李琮一个有利的打压刺,枪在压低土匪的枪的同时,顺势从土匪的枪上滑向了土匪,“噌”的一声,刺刀直接插入了土匪的胸部,土匪看着胸部的刺刀,脑子里面的意识飞快的流逝着:好厉害啊,才不到两下,自己就中招了。土匪的身体肌肉出现了一阵阵痉挛,随后就彻底放松了,软软的倒在地上。

李琮这也是第一次有机会实践拼刺刀,动作也是完全照着教材上做的,原因很简单,21世纪了,特种部队谁还练着玩意啊,练的都是高科技的东西和一招制敌的擒拿格斗,拚刺刀早好多年就不练了。结果,第一次的实践机会,李从虽然完美的刺死了土匪,但是这并不是李琮的本意,李琮原来想的是活捉对方,结果第一次的实战心里还是略微有些紧张,导致自己的动作有些反应过激,在生存的压力下,直接顺手就将土匪杀死了。看来面对面的血腥实战,和没有什么生死压力的演习,还是有很大差距的。这一刀李琮用力过大,刺刀直接卡在了土匪身体里面的肋骨里,一时间还拔不出来了,看来有时候过犹不及是十分正确的。

这时候两个土匪看准了李琮这个头目枪被卡住,觉得有机可乘,打算一起上解决掉他。土匪们端起枪瞄准李琮,先后砰砰两枪,第一枪李琮感觉到子弹嗖得从头上飞了过去,当即一个就地翻滚,结果第二枪打在李琮刚刚站立过的地方,子弹钻入土中,李琮真是险险的避开了土匪的第二枪,土匪的枪法有的还是可以的。李琮回想起这两枪,心有余悸:原来平时都是演习,都知道子弹打不死人,所以心态是很放松的,可是现在,可是真枪实弹,会要人命的,自己还是有点托大了,以为自己是从后世来的特种兵,对付几个小土匪还不在话下,现在看来自己是不是有点自视过高呢?以后还是谨慎点好,刚才差点就要了我的小命啊。妈的,第一次真枪实弹就差点当了烈士,以后还要悠着点,别弄得“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啊”,那我可就要抱憾终身了。

土匪们看见没能打死李琮,立刻冲上前打算挥舞起枪托向李琮狠狠砸下来(并不是土匪所有的枪枝都有刺刀),两支步枪带着“呼”的风声,砸了下来。李琮反应神速,微微一个侧身,闪过了枪托,在枪托落下去之后,迅速伸手抓住两把步枪,往后用力一抽,土匪们顿时觉得枪上一股大力传来,身体被带动的向前倾斜过去,二人立刻用力往回抽动步枪,同时用力站住身形,但是,二人的努力显得有些徒劳,任凭两人如何用力,死活都无法抽回步枪,仿佛步枪被牢牢焊在了李琮的手里一样。正在僵持之间,李琮看准时机,右脚当即踢在一个土匪的小腿迎面骨上,土匪当即一声惨叫,手里丢掉了步枪,双手抱住自己的腿“扑通”一下坐在了地上,土匪的小腿在李琮一击之下,明显成了两截。另一个土匪见势不妙,丢下步枪转身就跑,来没跑几步,就被李琮赶上前,双手从背后抱住土匪的脑袋,反向一扭,咔嚓一声,土匪脖子被生生扭断。看着两个土匪被瞬间解决掉,李琮心里暗道一声:妈的,又反应过激了,这可都是我的兵啊。下次下手轻点,一定轻点,再轻点。李琮不断给自己提着醒,不能再这么糟塌自己的兵了。

看着李琮凶神恶煞一般的杀人伎俩,李琮这边的人觉得好有安全感啊,老大真是太厉害了,转眼间就能干掉两个土匪,真是太崇拜了。而土匪们则被李琮彻底吓傻了,这还是人吗?简直是魔神啊,一转眼,两人就一死一残。这还打什么啊,拿什么打啊?土匪们刚刚有点起色的气势顿时没有了,剩下的就是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略微反抗一下。

而刘进和张宏二人也毫不逊色,在土匪群中不断实验着以前从部队学到的狠招,二人不断的反思着自己哪个招式用得比较好,哪个用得还不尽如人意,于是在下一个土匪身上再次实验。:“刚才这个背摔不好,用力过大。”:“刚才那个缩喉,也没用好,用力过大。”二人的基本错误都是用力过大,这可只苦了这些土匪们,都成了实验室里的小白鼠,被他们任意摆弄来摆弄去,其状有点惨不忍睹。随着招式不断的丰富起来,一个个土匪在他们的手下被迅速解决掉。

看着这三个魔神的疯狂表演,土匪们的神经彻底崩溃了,谁也不敢再和他们三个面对面的单挑,就是几个去围攻他们中间的任何一个,也会被他们打伤,失去战斗力。于是土匪们在三人的强大压力下,不断地向中间收缩,渐渐形成了一个圆圈。而落在圆圈外面的土匪只要看见三人中的任何一个人冲向自己,就立刻举起双手,跪倒在地,作出唯一正确的选择——投降。而一些稍为抵抗的土匪在投降之后还会被战士们狠狠教训一下,谁让你这么不明智,看见我们老大这么神勇,早点投降多好,现在还要多费一番我们老大的手脚,当然要好好教训教训一下。

在前后夹击之下,50多个土匪就剩下了10几个,这些人紧紧的围在一起,神情看上去颇为紧张和害怕,身体也在不由自主的抖动着。看到土匪们已经兵无斗志,李琮觉得应该是时候对他们进行劝降了,于是走上前,这下子引起了土匪队伍不小的骚动,土匪们纷纷后退,谁也不愿意去对抗李琮,不断地向圈子的里面挤去,希望能离李琮越远越好。李琮显出一副舍我其谁的霸气,站在队伍前面大声喊叫:“投降不杀。”

战士们也跟着喊了起来:“投降不杀。”这喊声给了土匪巨大的精神压力,也给了土匪们生的希望。土匪一看突围无望,在抵抗下去也是死路一条,尤其是对方有李琮、刘进、张宏这三个杀神,还是自己的小命要紧,于是纷纷举起了手。

看着顺利解决掉了对方,李琮的心里也彻底的放松了下来。

这一仗,算是旗开得胜,俘虏了40多个土匪(算上受伤的土匪),其中身体完好的有30人,其余都带有伤,打死了18个土匪。缴获手枪2支,三八步枪8支,汉阳造26支,老套筒10只。战死了4名战士,受伤8人,损失也是不小,看来战士们还是有待加强训练啊。

请多多评论啊!多多点击!!!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