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铁军主战坦克射程达世界最先进水平


80年前的8月1日,有“铁军”之誉的“叶挺独立团”与其他起义部队一起打响了南昌城头的枪声;同年9月9日,毛泽东领导秋收起义,创建了中国工农革命军。


1928年4月,南昌起义余部在朱德率领下与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会师井冈山,会合成我党创建的最为重要的一支武装力量——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


这,就是今天济南军区驻豫某红军师的前身。


10年前,这支走出了共和国5位元帅、7位大将和300多位上将、中将、少将的部队,成为我军第一批轻型机械化师。从传统步兵到机械化、信息化的精锐之师,支撑这支部队历史性跨越的,始终是生生不息的“铁军”精神。


“铁军”的意志


望远镜紧紧贴在眼前,来自16个国家的高级将领和驻华武官屏息注目眼前的一切——


一场毫无征兆的大雨,遮蔽了豫西南演兵场。望远镜中,强击机、直升机射出的导弹和榴弹炮、火箭炮发射的炮弹交织在一起,在雨中原野形成一片恐怖的死亡地带。


这是2004年9月25日,代号“铁拳—2004”的军演现场。红军师所属部队“叶挺独立团”和“秋收起义红二团”是这次参演的主力部队。


望着火舌中发了疯一样冲锋的“泥人”,俄罗斯总参谋部作战局米津采夫上校不由得站了起来——意外的天候,无疑是检验一支部队实战能力的试金石,但,作为一名资深军人,他深知这样的意外会给眼前的中国同行带来多大的危险。


冲在最前面的“叶挺独立团”九连班长胡彦,左臂被划出一道10多厘米的口子……米津采夫惊讶地看到,这名士兵没有停下来做简单的包扎,而是抓起一把泥土抹在了伤口上。


俄军上校无法看到阵地另一侧一串带血的脚印——“秋收起义红二团”二连班长林森陷入泥潭中,他纵身一跃,人出来了,鞋却没有拔出。林森头也不回,一路赤着脚飞奔在布满碎石的冲锋路上……


“这是我见过的非常棒的演习。”演习结束,米津采夫毫不掩饰对这些中国同行的赞赏,“演习展示了中国军队全天候作战的能力。”


“全天候”——也就是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能投入战斗,这是红军师80年历程中一条不变的铁律。


1935年5月28日,长征途中,红军师的前身红四团奉命夺占川军把守的泸定桥。


沿着大渡河边陡峭的山路,红四团用两条腿创造了日夜行军240里的传奇。在敌人还未来得及毁掉这座关系到红军命运的铁索桥时,22位勇士已在弹雨中爬上了悬在急流之上的铁索……


92岁的老红军唐进新,就是当年红四团的一员。老人说,跑那么多的路,还打了三仗,靠什么?靠明知是死也要往前冲的铁的意志!


2001年11月1日晚,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让“飞夺泸定桥红二连”年轻的官兵经受了不亚于一次战斗的考验——


一辆满载剧毒物品的卡车翻进驻地附近的河流。危险,随时可能发生。


一场截流突击战子夜打响……在冰冷的河水中,官兵们连续奋战了17个小时。下午4时,凯旋回营的二连官兵还没来得及换下结了冰碴的迷彩服,又一道“立即出动”的命令传来:代表全师参加集团军建制连比武。


当夜,是40公里的武装奔袭。第二天一早,是更具挑战性的400米障碍……3天4夜的比武行动,二连夺得8个项目中的5个第一。


加上抢险,全连官兵在4天零5个小时高强度行动中,全部休息时间还不足6小时。


这就是“铁军”的意志和精神:敢于压倒一切困难和敌人而决不被困难和敌人所屈服。


“由陕西到苏北敌后英名传八路,从拂晓到黄昏全连苦战殉刘庄”,镌刻在苏北“八十二烈士陵园”的这段铭文,记录着红军师“刘老庄连”当年抗击30多倍于己的日军的英雄壮举。


1943年,扫荡淮海根据地的3000名日军在淮阴刘老庄与这个连遭遇。为了掩护区机关和群众安全转移,全连82名官兵从拂晓一直战斗到黄昏,直到端着拼弯的刺刀全部倒在被鲜血染红的土地上……


今天,“刘老庄八二烈士”精神,如同“飞夺泸定桥22勇士”精神一样,早已溶进了“铁军”新一代官兵的血脉。师政委周和平说,虽然处在和平时期,我们同样需要用这样的坚强意志和勇于牺牲的精神,来锻造新型“铁军”。


2005年8月,中俄联合军事演习在渤海湾地区举行。红军师作为中国陆军的代表,出现在演兵场上。8月24日,就在两栖登陆部队开始冲锋的时候,大雨突降,大风在海面上掀起3米高的浪头。这样的浪涌,已超过轮式步战车的涉水极限。观礼台上,两军高级将领都为中俄参演官兵捏着一把汗。


“铁军”的意志和精神又一次在危急关头迸发出来。42辆战车开足马力,在波峰浪谷间全速向前,冲上滩头阵地……


“军交-2000”军演、“铁拳-2004”涉外军演、“和平使命-2005”军演……换装10年间,红军师先后完成了军委、总部和济南军区赋予的17项重大任务。2006年11月,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签署命令,为他们记集体二等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