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赖的ZD本质和他与中国政府的谈判

位於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流亡政府发表了一封达赖致全球华人的公开信。这封信写得理性温和,文情并茂。达赖在信中表示他既不希望破坏北京奥运会,也并不寻求西藏独立。达赖谈到:“我关注的是西藏民族独特的文化、语言文字以及民族特性,并使之得以延续与保护的问题。做为一个如法守戒的佛教比丘,我保证,我的愿望是真诚的。我的动机是诚恳的。”平心而论,仅就这封公开信的文字而言,它的确成功地表现出一个流亡僧侣的慈悲情怀和忍辱负重的心情。读到这种文字,人们难以不为之动情。但问题在于,事实真是象达赖讲的那样吗?

对于达赖要求对话的呼吁,中国政府的答复仍跟1979年邓小平对达赖代表提出的原则一样:只要不谈独立,西藏的其他问题是可以协商解决的。客观地讲,中国政府拒绝跟达赖谈判西藏的独立问题是合理的,这是一个主权国家坚持领土完整的题中应有之义。但这样一来,中国政府和达赖在西藏问题上表现出两种根本不同的说法。中国政府说,达赖从未放弃西藏独立的主张,中国政府不可能在西藏的独立问题上去和达赖谈判。而达赖则说,他并不寻求西藏独立,他只是要求西藏的真正自治,中国政府竟然拒不同他谈西藏的自治问题。中国政府和达赖在西藏问题上各执一词,在国内外形成了各自的支持者和反对者。但是,事实的真相只有一个,达赖究竟是主张西藏独立还仅仅是主张地方自治?达赖究竟是要和中国政府谈保存藏民族的宗教和文化问题还是要谈分裂中国国土的问题?

其实,只要揭开表面的煽情文字看一看达赖自己在西藏问题上的主张,事实非常清楚。达赖确实是一个坚持西藏独立的政治僧侣,中国政府不是没有跟达赖谈判。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以来,西藏流亡政府的代表团和达赖的特使跟中国政府谈了不下二十次。仅从2002年以来,达赖的特使就跟中国政府谈了五次,但终因达赖坚持西藏独立,坚持分裂中国的国土而没有谈出结果。

先来看看达赖关于西藏问题的一些基本主张。1987年,达赖在美国国会人权小组这样讲到:“真正的问题当然不在於印度和西藏之间的未定国界,而是在於中共的非法占据西藏。这使中共可以直接进窥印度次大陆。中共当局试图混淆视听,宣称西藏一直都是中国的一部份。这是不对的。人民解放军於一九四九年进入西藏时,西藏是一个完全独立的国家。………中共的侵略几乎引起自由世界所有国家的谴责,这是一个明显违反国际法的例子。在中共继续强占西藏时,世人应该牢记虽然西藏失去了自由,不过按照国际法,今天的西藏仍然是一个被非法占领的独立国家。”

达赖在这里讲得非常清楚,西藏在1949年以前是一个独立于中国之外的主权国家。而今天的西藏仍然是被中国非法占领。中国在西藏问题上的所作所为不是中国的内政,而是中国违背国际法的问题。

1988年6月15日,达赖在法国斯特拉斯堡对欧洲议会演说宣称:“中共於一九四九年强行侵略西藏。嗣後西藏就进入历来最黑暗的时代,一百多万西藏人民死於中共的占领。……. 每一个西藏人民都在祈祷国家早日完全恢复独立。数以千计的西藏人民牺牲了他们的性命,整个国家都还在挣扎。……….. 中国的领导阶层需要了解,对占领区进行殖民统治已经是过去时代的事了。真正的结合或是结盟只可能在自愿而且对有关各造都有利的情况下发生。欧洲共同体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达赖在斯特拉斯堡除了重复西藏在1949年以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以外,进一步强调,每一个西藏人都在盼望西藏独立。中国政府应该让西藏和中国结成欧盟式的共同体,这就是说,达赖要求西藏和中国建立一种国与国的联盟关系。

任何一个不带偏见的人读了达赖上述的文字,都难以否认达赖是要主张西藏独立。下面再来看看达赖和西藏流亡政府在跟中国政府谈判时要求的是什么。达赖和他的代表是要谈西藏独立的问题,还是要谈西藏自治中存在的民族和宗教问题?

从2002年以来,现任国际西藏运动(International Campaign for Tibet)董事会执行主席,也是西藏青年大会的创始人之一的Lodi Gyalsen Gyari作为达赖的特使就跟中国政府谈判了五次。从谈判的基本内容看,达赖在策略上作了重大调整,不在语言上公开要求独立,而是改称西藏在1949年以前是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现在虽遭中国非法占领,但西藏流亡政府不寻求西藏独立,只是要求真正的自治。这个说法跟达赖在公开场合宣称的一样。这个说法是否属实,必须要看达赖在同中国政府谈判时所提出的基本要求。从达赖的谈判代表Lodi Gyalsen Gyari所透露的内容来看,达赖不仅是要求西藏独立,而且还是要求一种有强烈扩张性的独立,其中有两点至为重要。

首先,达赖坚持由全体藏人建立一个单一的藏族政体,从而把所有的藏人统一到一个单一政府下,这也就所谓“大西藏”的主张。Lodi Gyalsen Gyari作为达赖的特使向中国政府提出:“无论我们藏族被省界或者其他什么东西分离,我们都是一个民族,其他人也承认,只有一个藏族”。“我们坚定地相信,我们必须坚定地坚持,告诉北京领导人,将所有藏人统一在一个政府之下是非常重要的。”在以血缘种族为基础的条件下,达赖的特使向中国政府提出建立一个横跨五省,占中国土地约四分之一的“大西藏”要求。

在现代社会中,无论以民族血缘的根据来划分国际疆界还是划分国内地方边界都是荒谬和危险的。从国际上看,中国和新加坡在血缘和语言上都是由华人组成的社会,但这两个国家中的任何一个都不可能以血缘和语言文化的根据去把另一个国家统一过来。从中国情况看,全国五十六个民族大都混杂居住,没有一个省区是由一个单一民族居住。根据1990年的人口统计,当时居住在西藏自治区内的藏人大约为210多万人。聚居于四川、青海、甘肃、云南四省区的藏族人口也有210多万人,另外散居于其他地区的藏人约为40多万人。这一人口结构说明西藏境外的藏人数量超过了西藏境内。现在有人说藏族人口有600多万,但中国藏人居住的分布区域并没有根本性的改变,藏民族有一半以上是居住在西藏自治区以外的川滇青甘等省。从藏人居住的地区看,传统上大致分为卫藏、康巴、安多三个地区。其中的卫藏在现在的西藏境内以拉萨为核心,而有藏人居住的康巴、安多地区则跨越了四川,云南,青海,甘肃等省。这些地区的疆土连在一起约占中国全部国土的四分之一。如果由仅占中国人口百分之零点几的藏人在四分之一的中国土地上建立一个以血缘为纽带的单一民族政体行得通吗?为了保持“大西藏”是一个单一的藏族社会,这些土地上的汉族,回族将被迫迁出。达赖要求以民族和血缘来构成一个政体这个出发点本身就是荒谬的,这既跟现代文明社会的构成背道而驰,在现实中也没有可能性。

“大西藏”行不通是显然的,但这个“大西藏”跟西藏独立又是什么关系呢?达赖在向中国政府提出“大西藏”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出了另一个超出地方自治的要求,这就是要求中国军队从“大西藏”地区撤走,在包括西藏自治区全境,并跨越川滇青甘等省的“大西藏”建立一个“和平缓冲区”。达赖要求这个由藏民族构成的“大西藏”内不能够有中国的驻军,这样一种“大西藏”难道仅仅是一种自治而不是独立吗?这个占了中国土地四分之一,但中国政府却不能驻军的“大西藏”还算是中国的领土吗?达赖口头上宣布不寻求西藏独立,但在实质上不仅要求独立,而且还把独立的疆域大大地扩展开来,这不比公开宣布独立更具有危险性吗?这样一种变相独立的要求能够和中国政府谈出结果来吗?如果这种独立的要求不放弃,中国政府还会继续跟达赖谈判吗?从这个意义上说,达赖讲的要求自治而不寻求独立只是一种政治宣传,是想让不了解情况的人对他产生同情之心,从而误导舆论。达赖确实是打“和平牌”和“温和牌”的高手,也确实能够误导一些不了解西藏情况的人。笔者谨希望人们在读到达赖对全球华人谦卑温和的公开信时,应该对达赖的政治主张和跟中国政府谈判的内容有一个基本的了解。事实的真相是,达赖确实是一个主张西藏独立的政治僧侣,中国政府并没有拒绝跟达赖谈判,而是谈了很多次,谈判没有取得成功的根本原因是达赖坚持西藏独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