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盾杯征文]老魏和他的腿!


如果说鄂西山区是以风景秀美而引人注目,那恩施与利川交界海拔1800多米的石板岭便是以险要而出名。古来从施州府去往利川再入川,必经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石板岭。清朝年间有官员经过此地,不禁喟然曰:施路多崎岖,而利川之石板岭尤高,始知蜀道之险无逾于此。那时悬崖陡峭荆棘丛生,险峰之中难以寻得路径,现如今昔日石板岭上的小径已踪迹全无,宽敞的318国道从山下盘旋而上,一辆辆汽车奔驰而来,又呼啸而去,“利川要隘”已成追忆。

只在交警队中呆了一星期志勇就厌倦了这种平淡、单调、重复的工作,心里甚至有种失落感;与刑警队勘查现场、侦查、抓捕、审讯那种刺激、心跳的工作手头的工作根本无法相比。想想如果不是在一次行动中为保护队友负伤自己也不会来这里了,失落的情绪又急剧上升,连叹英雄无用武之地;转尔他开始又安慰自己,也许这一切只是暂时的吧,队长不是说让自己安心的养伤吗,可能过几天就会刑警队的吧。

入冬了,春运工作开始,志勇工作中的平淡、单调休味被打破。老魏带着志勇、建华、小号三人被前往石板岭执勤点执勤。

出发的那天,天空放晴一路风景秀丽,志勇与小吴一路谈论着“我的家乡美如画”,唯年近五十的老交警老魏一脸平静,建华专注的开着车。车行一时到了执勤点,放眼望去一种众山小的感觉由然而生。志勇与小号像孩子一样撒着欢呼喊,回音在山谷中久久缭绕。老魏和建华笑着看了看他们,开始整理执勤点。

晚上七点,志勇他们开始今年春运第一次上岗执勤检查。这时志勇注意到老魏胸前挂着一副望远镜,悄悄拉过小号向老魏的背影指了指,双手作了个望远镜的姿势,与小号开始盗笑。

老魏站在公路边,拿起望镜对着交界的两边公路进行着了望,看着手拿望远镜的老魏,志勇感觉这时的老魏才是真实的他,平和中的大气,有种神魂附体的感觉。志勇一时又有种说不出那种感受,那不是渺小而是一种融合、是一种宽厚谦恭。

“志勇,快!开车去,前面有一辆客车超载正在转客去截住它。”老魏对志勇说到。

“好的,小号!小号!快!快!来活了。”志勇没有休味出老魏的那种感觉,立即叫上小号开车向违章客车驶去。

二十分钟后,志勇和小号押着违章超载的客车回到执勤点。

“情况怎么样?”老魏一脸严肃的问到。

“是一辆从浙江到四川的客车超载16人。老魏真有你的,我们可是开门红啊!”小号一脸兴奋的说到。

老魏只是“哦”了一声,带着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向违章驾驶员走去。又回头说:“志勇,你立即联系客运公司,我们要对超载的乘客进行分流转员。”

那违章车主和驾驶员一听分流转员,立即慌了起来,并立即凑了过来。因为一旦实施分流转员他们的收入要大打折扣。

“老师,莫转员嘛,你要罚好多,我们都认了嘛。”驾驶员一口川味的说到。

“你违章超载的问题,我一会跟你说。先解决超载的问题。”老魏冷着脸说。

“老师,你原谅一下子嘛,我们保证不再犯。”……

车主和驾驶员见老魏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于是开始向志勇和小号“倒苦水”说他们一路上其他交警都有是罚款,罚了好多,现在已没有钱加油了,并拿出一把罚款单据,要他们帮忙跟老魏通融通融。

小号和志勇见车主和驾驶员一副“苦主”样,心软了下来,答应找老魏通融通融。小号和志勇还没开口,老魏就说到:“你们说也没用,一定要转员。”

车主和驾驶员又凑向老魏:“老师,我们认罚一千行不行?我们认罚嘛。”

老魏一脸严肃的拉过车主和驾驶员指着石板岭山脚的问到:“你们还记得99年9月14日吗?也是因为客车超载24条人命殒于那里。为什么你们不吸取教训呢。”车主和驾驶员脸色苍白不再说话。小号和志勇也是一阵脸红。忙着去检查、指挥其它过往车辆。

一个半小时后客运公司转员的客车到来,老魏叫车主立即开始对超载乘客进行分流转员。

老魏叮嘱一番驾驶员安全事宜,看着分流的客车远去,回头对违章驾驶员说:“你们我也不处罚,但是驾驶员违分是一定要扣的。”

“要得、要得,感谢老师。”驾驶员一听不罚款,一脸的高兴的递过驾驶证和记分卡。

志勇和小号看着老魏处理完违章客车的事,小号立即问到:“老魏,为什么不罚款?”

“罚款不是制止违章目的,如果说要制止违章的话,我想已经达到了。”老魏说完笑着看了看小号,建华也是一阵笑。志勇突然觉得自己对于交警来说还是一名新兵。

今年的天气特别冷,是夜,窗外,飞雪连天。

早上志勇和小号一起床就见紧裹大衣,手拿望远镜的老魏站在公路边望着远方。任风雪浇在身上。犹如一副画、一首诗。

“老魏……魏叔,您休息会,我来吧!”一顿间,志勇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改变了对老魏的称呼。内心的冲动?还是感动?

老魏笑着说:“还是叫我老魏吧,别把我叫老了!”拍了拍头上的雪递过望远镜,向屋里走去。

一夜的风雪,公路上没有车辆行驶,志勇握着望远镜看着山脚一户人家。几个孩子在风雪中戏耍,脸上尽是幸福的笑。志勇又把目光转向坐在火边的老魏,老魏真的老了,头上已有了白发,脸上的皱纹已很深,陷入了他那张清瘦的脸上。老魏边烤着手边搓着冻得发紫的脸,许是感觉到了志勇的偷看,老魏向着志勇用了个“OK”的手势。志勇不由得心里泛酸,眼泪流了解出来。

连续几天不停的风雪,公路上也结了厚厚的一层冰,车辆不能过往通行。志勇感觉自己在上面站立不稳,盘山的公路边随处都是停放着的七歪八斜的车辆,老魏和建华他们每天准时给过往车辆送去开水和方便面,安慰司乘人员不要担心什么也做不了。面对恶劣的天气,看着公路上停放着的车辆他们也是一展莫愁。

腊月二十三,天气放晴。公路洒了盐,冰雪开始融化,一些车辆开始蠢蠢欲动。老魏拿着扩音器一边走一边耐心的向车龙里的人员做着思想的工作,要大家一定稳定情绪,毕竟安全才能回家!

腊月二十五连续两天没有风雪,路上的雪融化开了,大清早老魏亲自开着车在路上试了一趟,感觉车辆只要戴着链条过往已没有问题。

“我试了一下,看车辆通行没有问题我们开始放行,毕竟他们也是归心似箭啊!”老魏和大家商量着是不是开始放行。

“第一放行的辆车我来开,过去后其他车辆才能放行。”建华说到。

“还是我来吧,我技术好些。”老魏说到。

“切,老魏,开车的事我还不如你?说开车你还是闪一边去,况且你的腿……”建华没把话说完,对老魏作了个歉意的表情向山腰的车龙走了过去。

老魏脸上没有变化,只是不再争执跟着建华走了过去。志勇和小号跟了上去。第一辆车是一辆中型客车,老魏和建华与驾驶员交流了一阵,乘客开始下车步行,建华敏捷的跳上驾驶室。

发动车辆、挂档、慢慢起步,建华专注的做好每一个步骤,车辆像喝醉酒的人样左右横摆着,慢慢的向前开了出去。半小时后车辆终于要到山顶,车辆又开始了左右横摆。建华的实情更加专注了,汗也开始流了出来。老魏始终跟在车右后指挥。在大家紧张、提心吊胆中建华终于将车开过了石板岭。看着建华笑着从驾驶室跳下来,大家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志勇感觉自己已经汗湿了一片。

有了前面的成功,后面的车辆也开始慢慢的动了起来。

“二十九、三十、三十一……四十四……小号后面还有多少辆车?”老魏一边指挥着驾驶员一边数着通过的车辆数。

“只有一辆小轿车了。”小号说到。

最后一辆车终于从自己面前驶了过去,志勇感觉自己快要虚脱了一样,也许是刚才自己太提心吊胆了吧。车辆快到老魏那个位置了,再有几步就大功告成了。突然车辆熄火,车辆停了下来,大家立即向那辆车跑去,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险情突然出现,那辆轿车突然不受控制开始慢慢的向后退着,大家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志勇四处看,想找个大点的石头跑上前去塞一下,可是他失望了。老魏、小号和建华已赶到车后奋力推着。可是车辆根本没有停下,三人连同车辆一起向后退着。

“弯道!弯道!”眼看车辆快要退到弯道,志勇急着喊到。

老魏回头看了一下隔弯道只有二十来米了,老魏连跑到车轮边,将自己的右脚塞了进去,“咔嚓、咔、咔、咔……咔”车辆推着老魏向后滑了四米终于停了下来。

“老魏”、“老魏”、“老魏”志勇、建华、小号这才看清发生了什么事。尖叫着扑了过来。

“死不了,快拿三角木来!”老魏用血痕的手擦了一下汗说到。

前面过去闻讯跑回来的司机急忙塞上三角木,越多的司机和乘客赶了过来,大家推动车辆建华一把将老魏抱了起来。

“你的腿!你的腿!腿!”志勇语无伦次的问到。

“我这是条假腿,真正的那条腿二十年前就扔在了越战场上了。”老魏咧着嘴、忍着疼扯起那条假腿的裤管。

掌声,一声、两声、……越来越多,如潮!

志勇跑过去抱住老魏,笑、笑、笑着流泪!!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