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才是推动科学发展的普世原则

创新才是推动科学发展的普世原则


我的数论论文已先后发在了两个数学网站(博士数学论坛和数学中国)以及我的博客上,除了博士数学论坛的版主smog先生给予了有益的提示以外(在此再次表示感谢),没人能给出更加专业的意见,多少有些失望。

人类对于大自然的兴趣首先就应该体现在对大自然的疑问和猜测上,每当人们问出了一个为什么,通常就会从大自然中获取丰厚的回报。对于任何一个科学问题的有趣探讨,有关数学理论的大胆猜测,尤其是在我们暂时还无法证明它们的对错的时候,其学术上的潜在价值,应该是判定我们是否应该继续去研究它们的唯一标准。创新才能推动科学发展,学术的价值越大驱动力也就越强。

中华民族是一个具有灿烂文化和悠久历史的民族,其文化中的瑰宝对于科学中的皇后——数学,同样留下了许多耀眼的光环。但是在历史的长河中,能够以中国数学家来命名的数学定理,只涉及到大约二十人左右,这与我中华泱泱文化古国的地位相比,又似乎不太相称,非常值得历史学家、哲学家和数学家们从多角度、多层次进行反思,究竟是什么原因束缚了我们不止一代人的创新步伐?

而现今的数学界,人们往往只对名人提出来的课题感兴趣。什么几大难题呀,多少大猜测的,名气越大,有兴趣研究它的人就越多,因为它有价值的概率也大。无论是专业的还是业余的,民科也好教授们也罢,概不例外,因为一旦有所突破后,问题的解决者就可以获取与问题的提出者大致相同的名望。这种努力固然也应该被人们所尊重,但只有创新才是推动科学发展的普世原则。在我们为陈景润先生的成果鼓掌的时候,有没有人认真地想过,在世界数学发展史中,又有过多少是由中国人提出来的、能让世人趋之若骛的科学猜测呢?

我在论文中提出了一些观点,坦率地讲我不能保证它们就一定正确,所以只能称其为猜测。但是因为它们都很有意思,可能有较高的学术价值,才特意提出来向专家们请教。其中有一小部分我已经把它证明出来了,贴在了我的博客中。尽管暂时我还无法全部证明它们,但已经尽我的可能验证过它们。我认为其中的“猜测一”应该能够较快地被证明出来,而且特意不再进行证明工作,希望把它作为一个礼物,送给第一个认真看懂我的论文并进行了研究工作的人。假如它能够被证明出来,将改进华罗庚先生所擅长的“三角和”的理论。如果它们是正确的,究竟有无学术上的价值值得我们进一步开展工作,专家们应该可以一目了然。退一步说,看了我的数学论文后记,“关于质数的充分必要条件的猜测”,不是专家的也该二目了然了。在数学中,每当一个有价值的、新的猜测的提出,往往会孕育着一个新的理论体系(定理)的诞生,也许数学中最有魅力的地方就是那些大伙儿都证明不出来的猜测。

华罗庚先生是中国数学家中的翘楚,他在数学的许多领域里都做出过杰出的贡献。华先生对于数学最重要的贡献,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关于完整三角和的研究成果被国际数学界称为“华氏定理”;他与数学家王元合作提出的多重积分近似计算的方法被誉为“华——王方法”。而我论文所涉及的,恰恰就是这“一个半中的一”,华先生最擅长的三角和,同时也涉及到了“质数的充要条件”这个非常重要的课题。无知者无畏,我庆幸我是先写出数论论文后再开始学习数论的,如果事先就知道我所写的论文内容正是华先生所擅长的理论,敢不敢写下去都还是个未知数。但是现在我多少又有点“后悔”写出了这些论文,因为无论它对错与否,数学圈里偏偏就是那么的势利。

好在数学是门讲究实事求是的学问,科学应该比法律还要更加对人公平。但是学术界的话语权却是由一些大人物来主导的,多少也就刻上了人治的痕迹,在貌似公平的大旗下,数学界也有着自己的潜规则。幸亏还是有着比大人物们更有权威的人物:时间和真理才是真正的法官。

我再次希望能在下述方面得到指教:

(一) 论文的正确错误与否?

(二) 在暂时无法证明它的对错时,有无继续研究下去的价值?

让我最不甘心的就是:中国的数学界将与中国人首先提出来的“猜测”失之交臂。

谢谢!


“吾非悲刖也,悲夫宝玉而题之以石,贞士而名之以诳,此吾所以悲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