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九天,14:00之前。


舒梁走出了快餐店,坐上了去海淀分局的公共汽车967路,现在可算不错,到哪里都有四通八达的公共汽车。

在车上,由于是中午,人很少,售票员无精打采的坐在座位上,也不报站名,车上的乘客都有座。舒梁挑选了一个可以观察到车里车外的全方位视野的座位,最后一排左侧靠窗户的座位。

他的前面是空座位,右边整整一排都没有人坐,舒梁有些难得的惬意,觉得很舒服,自在。难得这两天能产生出这样好的感觉。

一站又一站。车走车停。上上下下。人来人往。

舒梁越来越感到有些奇怪,就是所有乘客都是从中门上车,这是规矩,但是这么多站了,没有一个人从后门下,而都是拥挤到前门,同时自己身边明明都是空空的座位,可是就是没有人过来坐下,后上车的乘客都集中到前面,宁肯站着,也不到后面来。整个公共汽车的后半部分,只有舒梁一个人孤零零的坐着。

售票员偶尔还向后半部分看一看,有时候还问一句是否有人下车,每次售票员问有没有人下车,舒梁都要表示一下自己不下车。

舒梁开始观察自己的周围,是不是有什么脏东西,然后再看看自己身上,是否有什么让别人觉得恶心的地方,再就是闻了一闻自己身上的味道,都很正常啊。怎么会没有人来坐在周围呢。

公共汽车行驶在北京的西四环的辅路上,速度并不很快,外面的天色逐渐阴暗了起来,舒梁这几天早就没有心情关注天气预报了,十一月下雨也下不大了,只不过这天色暗的有些让人感觉到压抑。车在钻桥洞的时候,周围一下子黑下来,车窗外是乌黑的桥洞,由于刚刚在外面的光亮度远远大于桥洞里,所以舒梁的眼睛适应了一会儿才看清车窗上的景致。

车窗是透明光亮的塑化玻璃,车窗外是乌黑的桥洞石壁,这就在车辆进入桥洞的这一段短暂的时间里,形成了一面短暂的镜子。又是镜子。

舒梁可以适应了桥洞里面的光亮了,他可以把此时的车窗当作一面模糊的镜子了。舒梁扭过头看着这面短暂而模糊的镜子时,他终于知道了为什么那些乘客不来这里坐着的原因了。舒梁从车窗上看到了。

整个公共汽车的后面站满了人,和前半部分人数几乎差不多,同样拥挤,舒梁眼前的和身边的空座位上,也是坐满了人,形形色色的坐满了人。

。。。。。。

一道光亮刺破舒梁那双已经适应黑暗的眼睛,公共汽车驶出了桥洞,眼前再一次光亮了,舒梁环视周围,后半部分仍然是空空如也,身边和眼前的座位上哪有坐满了人啊,抬起腿,向前踢去,什么也没有。舒梁再一次感觉到一种无形的拥挤其实就在自己的身边。

舒梁猛然间站起身来,向前门走去,没有人阻挡,就像一个人也没有一样,只有售票员略有奇异的目光匆匆的看了舒梁一眼。他站到了车的前半部分,他看到中门附近,有的乘客眼前就是一个空位子,但是舒梁想象中,那里是不是也有人坐在那,只是自己看不到,别人都能看得到。想到这里,舒梁的脑袋又大了,怎么又是这样,一出来,就会碰到那么多匪夷所思的怪事,让人从心底里发出了嘶嘶的吼叫,令人肾上腺不停的工作,不停的分泌令自己难堪的液体。

售票员再一次对着车后部分吆喝着,有没有人下车。

舒梁觉得这里也不能呆了,他要马上下车,于是挤到了前门,招呼着司机。

“师傅,我要下车,对不起,我要下车。谢谢您,开一下门吧。”

司机回头看了舒梁一眼,继续目视前方的道路,什么也没有说,继续开着车。

“师傅,麻烦您,开一下吧,我有急事。”舒梁的声音近乎于恳求了。

司机再一次回过头看了舒梁一眼,这次开口了。

“下车??你还没有到站呢!”司机在回过头的一刹那,舒梁忽然发现,那个司机的瞳孔,是黑漆漆的。

舒梁没命似的,拼命拍打着车门,忽然有人拍他的肩膀,舒梁急忙回头看去,原来,车里周围的人都是没有瞳孔的怪物,都在冲着舒梁咧着嘴笑。

他们的眼睛哪去了?

。。。。。。



童明站在门口,死了的童明又回家了,的确是,也许是,似乎是,至少看上去是。

。。。。。。

童明没有和妈妈说几句话,就径直的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妈妈紧跟着也进来了,他爸爸还在门口瘫坐在墙边。

童明看到妈妈跟着进来,表情有些烦躁。

“妈妈,我没有事,你别担心,你去看看爸爸吧,他还坐在门口呢。”童明冷冷的说。

“儿子,你真的没事吗?真的吗?”妈妈一边问着,一边用双手来回来去的在童明的面颊上、脑袋上、脖子上,一个劲的摸索着,就像在找伤口。

“我没事,你去看爸爸吧。”童明脸上的不耐烦情绪已经很明显了,脑袋左躲右躲的尽量避开妈妈的双手。

妈妈哪里肯放开抱着儿子的双手,这就好像死而复生一样,妈妈一定是不舍的放手的。

童明实在躲闪不开了,不耐烦的表情也就消失在脸上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从双眼中直射出来的阴森煞气,妈妈就好像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一样,瞬间就放开了抱着童明脑袋的双手,直起身体,站起来了。

“妈妈,我没事,你去看看爸爸吧,他还坐在门口呢。”童明的目光恢复了那种疲惫的感觉,又一次的重复了刚才说过的那句话。

这次,童明妈妈只是恩了一声,便转身离开了童明的房间,到门口,关上了家门,扶起了童明的爸爸,回到了老两口的房间。

童明坐在自己的床上,面对着那个衣柜,双手抚摸着衣柜上的镜子,张开了嘴,若有所云似的在和镜子里自己的影像说着什么话。只见到童明张嘴,并没有听到童明的声音,但是看上去童明的样子好像在和什么人争吵似的,很激烈,最后童明拍打着镜子,用最恶毒的表情,一定是在诅咒着什么,诅咒着谁。

。。。。。。

“喂?你好,请问是海淀分局吗?我销案。”

“你销什么案啊?说清楚啊。”

“昨晚的,恩济庄北里小区,14号楼803室的杀人案,我是死者,我叫童明,我并没有死,不信你们来看吧。”

“什么什么,你说什么?”

“恩济庄北里小区,14号楼803室!对不起,我父母有妄想症,给你们添麻烦了。”

“我们去你那看看。”警察挂断了电话,收线之前还听到了警察的咒骂声。

童明再一次回到了床边,坐下了,好像在等着什么似的。

。。。。。。


967路公共汽车上。

惊恐的舒梁。

再一次陷入绝境的舒梁。


双眼空洞的怪物紧紧的包围住了舒梁,这辆车已经甩下了两站,车的后半部分已经有人在叫骂和呼喊,然而这辆车竟不顾一切的向前驶去。正当双眼空洞的怪物们一个个发出诡异的微笑的时候,舒梁的手机响了。

舒梁眼前的怪物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一个中年女司机在开着车,不是刚才和自己说话的那个人了。

舒梁没有多想,接起了电话。

“是舒梁吗?我是海淀分局的。”

“我是舒梁。”

“昨晚上你去哪了?你怎么没来啊?”

“哦,我昨晚有点儿事,我现在正往你那赶呢。”

“你甭来我这了,你直接去童明家吧,他没死。”

“啊?怎么会?”舒梁很吃惊。

“我们也纳闷呢,刚才我这接了童明打来的电话,说他没死,他说他父母有妄想症,正好你去一趟,帮我门辨认一下,你见到过童明吧?”

“我见过,我见过,可是我不认识他们家啊。”

“恩济庄北里小区,14号楼803室,这是地址,我们的人和你在他们家楼下碰面,你多长时间能到啊?”

舒梁想了想,回答到:“二十分钟吧。”

“那差不多,我们楼下见啊!”

说罢电话被挂断了,967路在四海桥站停下了,门开了,舒梁跳下了车,他这下看到了不少人从后门下来了,正常的人,一个个咒骂着这辆车。

舒梁看着远去的这辆967路车,他看到了,车的后半部分站满了人,而前面却是空空荡荡。

。。。。。。


舒梁过了马路,伸手叫了一辆出租车,向恩济庄北里小区疾驶而去。

。。。。。。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