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的第一次战役结束后,“联合国军”虽遭志愿军迎头痛击,但仍然认为中国是“象征性出兵”,“并不是不可侮的势力”。因此迅速集中其全部侵朝部队兵力,企图发动一次能“结束朝鲜战争的总攻势”,将志愿军赶过鸭绿江,占领全朝鲜,并要在12月25日前结束朝鲜战争。


为了查清志愿军参战兵力和意图,从11月6日开始,“联合国军”以部分兵力对朝鲜进行试探性进攻,东线美军主要是海军陆战队第1师和步兵第7师,韩军首都师、第3师,共约9万余人向北推进。美军步兵第7师一部沿丰山向北,韩军首都师据守明川。埋伏在长津湖地区,准备攻击这支强大的”联合国军”部队的是志愿军9兵团。该兵团由20军、26和27军组成。


在11月21日,20军隐蔽进到柳潭里西南,27军潜到柳潭里和新兴里北部,26军作为预备队由厚昌地区向长津湖靠近。九兵团的部队是准备台湾战役的主力,每个军都是四四制加强营甚至五五制,共计有近15万人。9兵团的战士大多来自南方。由于长期在南方作战,部队没有任何寒区作战经验和思想准备。美国形容这支经验丰富的部队行动非常诡秘,在美军24小时不间断的侦察中,也能将10多万人的部队神不知鬼觉地潜到长津湖周围。志愿军虽然人数占优势,但其给养和装备极其缺乏,部队防寒装备则完全是空白。


长津湖地区是朝鲜北部最为苦寒的地区,海拔在 1000至2000米之间,林木茂密,道路狭小,人烟稀少,当年又是50年不遇的严冬,夜间最低温度接近摄氏零下40度。志愿军士兵穿着的都是华东温带的冬季服装,团以上干部的棉衣还没有发放。原准备在辽阳、沈阳等地稍事休息并换装,但由于朝鲜战况紧急,20军的列车开进山海关时,总参谋部派高级参谋拦住列车宣读了中央军委“紧急入朝”的命令。十几列火车只在沈阳稍停片刻,就继续火速开进。停车的时候,东北边防部队看见入朝部队如此单薄的衣装大吃一惊,立即动员干部战士脱下身上的衣帽换给这些部队,但数量极少,而且部队停车时间极短,连当时脱下的衣服很多都来不及送上列车。这些衣着单薄的部队依旧士气高昂,在缺乏地图的情况下,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过了鸭绿江,隐没在朝鲜冰雪皑皑的群山中。因为美军的空中优势,白天无法行动,只能在夜间行军赶路。当地朝鲜人冬季晚上都不到户外的,而志愿军则要雪夜行军,在第一天行军中,就冻伤了700余人。志愿军每个班只有1-2床棉被,士兵休息时,将它垫在雪地上,大家挤在被子上只是保持不被冻僵,根本谈不上取暖。美军白天掌握着制空权,九兵团本来稀少的汽车也被炸得所剩无几。志愿军辎重装备无法运送,所有重型装备都被留在后方,由于体力有限,部队只能轻装携轻便火炮徒步行军。部队战斗打响前,这些部队少至两天,多至9天已经没有吃上一顿热饭,有的只能靠打死的马匹和牲畜为生。在冷得浑身战抖的同时,还得靠吃冰雪解渴。


新兴里位于长津湖以东,丰流里江从村北汇入长津湖的南侧,地势南高北低,东西狭长,村北地势平坦且有公路,村西濒湖,地形狭窄,不便于大部队展开,村南主峰,1221高地、1239高地三座山峰呈三足鼎立之势,鸟瞰通往后浦、下碣隅里公路。


在这一地区的美军是第7步兵师所属部队,由于第7师部队分布很广,无法按时集结执行第10军的作战计划,便临时编组了31团支队(31stRgiment Combat Team简称31RCT),由长津湖地区位置还相对比较集中的31团3营、2营(缺E连,以1营B连替补)和32团1营等部队组成,配置第57野战炮兵营(缺C连,以第15防空炮兵营D连替补)及31团重迫击炮连和坦克连,统归31团团长艾伦·麦克莱恩(Alan Mclean)上校指挥,担负在长津湖东岸的进攻任务。而此时31团1营还远在长津湖以东沿海岸至惠山一带担任警戒,没有进入长津湖地区。


由于气候严寒道路难行,第7师上述部队移动非常缓慢。11月25日下午,只有32团1营到达长津湖东岸,在新兴里以南1221高地布防。11月26日夜,麦克莱恩上校率31团团部到达新兴里以南约6公里的后浦,并在该地开设团指挥部。11月27日上午,32团1营营长唐·卡洛斯·费斯(Don.Carlos.Faith)中校向麦克莱恩上校建议32团1营继续北进,进入内洞峙原来陆战5团3营的阵地,以便在次日继续向北推进。麦克莱恩同意了这一建议,于是32团1营开始北进,于当日下午到达新兴里以北约5公里的内洞峙。费斯率32团1营到达内洞峙后就利用陆战5团3营的阵地布防,从左至右按照A连、C连、B连的顺序占领阵地。


27日下午31团3营和第57野战炮兵营到达新兴里时以近黄昏,便准备宿营,3营I连和K连在村东,L连、机炮连和营部在村中心,57炮兵营A连和B连在村南,营部和防空炮营D连在村西南,宿营地点完全不适合防御作战,而且由于到达时间较晚,劳累的士兵只是草草挖了一些散兵坑就休息了,整个防御非常松懈,为即将爆发的激战迈下了失败的伏笔。团坦克连也在黄昏时分到达后浦,连长罗伯特·德瑞克上尉决定在后浦过夜。不久31团卫生连也到达后浦,但连长执意不听德瑞克留在后浦宿营的建议,率卫生连穿过后浦向新兴里前进,后来在途中遭到伏击,几乎全军覆没。


麦克莱恩决定将团重迫击炮连移到内洞峙和新兴里之间,并在该处设立一个前进指挥所,以便就近指挥附近的两个营,团部仍留在后浦。至此,该支队除31团2营(缺E连)此时仍在后方咸兴,而临时转属2营指挥的1营B连在古土里外,其余部队都已到达长津湖地区。


27日子夜12时,志愿军集中80师和81师242团共4个团由27军副军长兼80师师长詹大南统一指挥对新兴里之敌发起了攻击。238团附240团2营沿着北面的山沟直插新兴里公路桥和新兴里二沟,因该团先头1营走错了路,所以团长阎川野临时改以3营首先投入攻击,3营以班排为单位同时对二沟50多个独立家屋发起攻击,1营赶来后穿过战斗正酣的二沟直扑新兴里北侧的1100高地和1200高地,然后就势冲入新兴里,240团2营迅速插入新兴里,美军阵地纵深,夺取了新兴里公路桥,然后协同238团3营肃清了二沟的美军,割裂了新兴里和内洞峙两地美军的联系。


239团主力从丰流里南下经泗水里展开攻击,先后攻占1455和1250高地后,从南面和东南两面冲入新兴里。穿插到新兴里以北策应238团渡丰流里江的2营4连,肃清1100高地附近的美军警戒排后,留下2班坚守1100高地,其余部队杀进村里,冲在最前面的指导员庄元东和1班多名战士倒在美军猛烈火力之下,连长李长言迅速改变战术,指挥部队以班为单位隐蔽前进,5班和6班战士在战斗中袭击了三间家屋,屋子里均有电话机、报话机,墙上还挂满了作战地图,原来打掉的是美军指挥部(据美军战史,这是美军31团3营营部,而不是我们以前认为的31团部,因为此时31团部还在后浦),接着5班和6班继续向西前进,拂晓前夕突袭了美军57炮兵营A连阵地,干净利索地解决了一些还在睡梦中的美军炮兵,缴获了4门105毫米榴弹炮。A连余部退到B连阵地,才顶住了5班和6班的攻击。就在5班、6班接连取得战果之时,7班和9班夺取了公路桥边的屋子,控制了桥头阵地。至此,4连出色完成了穿插敌纵深的任务,但是4连伤亡已达67人,而且班排建制也已打乱,天亮后美军从三面反扑使得4连处境非常危险。在请示了营部后4连撤出了新兴里,可惜由于兵力不足,缴获的榴弹炮和大量物资既无时间破坏也没有带出。


此次战斗,4连5班和6班打得很出色,捣毁了美军指挥部,袭击了美军炮兵阵地,但美中不足的是行动并不彻底。由于事前并不知道靠近引桥的屋子是美军营部,因此在突入屋子的两名战士牺牲了后就没有再派人进去,只往屋里投了几枚手榴弹,屋内身负重伤的美军3营营长威廉·赖利(William R·Relly)中校得以在天亮后获救,而当缴获的榴弹炮无法带回时又没进行破坏,使这些炮后来还能为美军使用。尽管如此,4连还是成为此次战斗中战果最为显著的连队,因此战后获得27军授予的“新兴里战斗模范连”称号。


81师242团则绕过新兴里,出其不意地出现在新兴里南面公路,1营和3营先后攻占公路两侧的高峰和1221高地,彻底截断了新兴里到下碣隅里的公路。当晚,美军31团卫生连从后浦前往新兴里,结果遭到242团伏击,除4-5人逃回后浦外,几乎是全军覆没。242团2营则从西南向新兴里攻击,正撞在美军防空炮营D连双联装40毫米自行高射炮阵地前,遭受重大伤亡。


这一夜战斗中,志愿军涌现了一位杰出的战斗英雄孔庆三。孔庆三是80师炮兵团5班班长,当晚战斗中孔庆三所在炮班配属238团3营攻击新兴里二沟,为了摧毁美军在一幢房子里的火力点,孔庆三指挥炮班将九二步兵炮前推实施低近射击,由于天寒地冻无法迅速构筑发射阵地,他只得就势利用地形将炮左驻锄扎在一块大土包上,但是右驻锄却无处可以利用而翘起,此时战斗情况非常紧急,不容片刻犹豫,孔庆三便将一把铁锹插进右驻锄的手提环,用自己的肩头死死顶住铁锹把,把自己的身体构成火炮的基座,然后大声命令炮手开炮,一声巨响之后,敌火力点被准确摧毁,孔庆三则因巨大的后坐力撞击而死!作为炮班长,他非常清楚后坐力的威力,也非常清楚这样做的结果,但是为了战斗的胜利毫不犹豫地献出自己的生命,战后他被追记特等功,并追授“志愿军一级英雄”称号。


240团3营的任务是攻占位于新兴里西北约5公里的内洞峙,战斗打响后,据守此地的美军32团1营营长费斯中校的的第一反应居然是配属给自己的韩国士兵由于神经过敏在乱打枪。3营连续夺取4个高地后被1318和1216高地美军火力压制,难以继续发展。团长立即将1营投入战斗,这才打破僵局,于凌晨4时许一口气攻占3个高地。在志愿军的夜间攻势中,美军A连首当其冲,A连连长埃德·斯卡利恩上尉被击毙,副连长吓破了胆,躲在地堡内拒绝指挥部队,和A连在一起的航空火力前进管制小组(通常称为陆空联络组,下同)的爱德华·史坦福上尉作为军衔最高的军官立即接过指挥权,虽然他是飞行员出身,从没参加过地面作战,但却指挥有度,A连在他指挥下不仅稳住阵脚,并迅速组织反击堵住了缺口。


经过一夜激战,238团攻占了新兴里以北,以东一线高地;239团攻占新兴里以南1455和1100高地,并曾一度攻入新兴里村内;240团夺取了内洞峙东北、正北和西北一线高地;242团攻占新兴里以南的1221高地、高峰和新岱里,完成了对新兴里及内洞峙地区美军的合围。28日天亮时新兴里周围的高地,几乎全被志愿军所控制,美军被压缩在方圆不到2公里的狭小地域,形势岌岌可危。


28日6时许,美军开始疯狂地反扑,而在新兴里的志愿军了则根据战前的侦察以为当地只有1个营的美军,判断经过一夜激战已将其基本消灭;因此天亮后各部都迫不及待地开始打扫战场,寻找可以利用的食物和御寒衣物。被打散的美军则乘机集结起来向分散的志愿军开始反击,这完全出乎志愿军意料之外。刚刚经过一夜的混战,志愿军部队因为战斗伤亡和进展不一导致建制有些混乱,在美军来势汹汹的反击下,首当其冲的239团只得且战且退,美军一举夺回丰流里江桥,并继续向1100和1200高地冲击,238团1营迅速赶来支援,与239团依托高地的有利地形并肩组织防御,稳住阵脚的志愿军接连击退美军多次冲锋,并乘势组织了反击,将美军逐回丰流里江桥,还缴获了美军的陆空联络板。中午时分,美军见反击不成,便调整防御部署,志愿军238团团长阎川野抓住美军紧急调动的战机,组织团迫击炮对调整中的美军进行了急速射,给美军造成了不小的伤亡,迫使美军从此以后在不敢轻举妄动。


当天一早,后浦美军出动16辆坦克在30架飞机掩护下向北攻击,企图打通与新兴里的联系,美军猛攻1221高地,守备该高地的242团早有准备,在高地东南的公路上利用废弃铁路的枕木与美军被击毁的车辆设置了多重路障,当美军坦克在路障前停下时,242团3营轻重火力一起开火,9连8班副班长叶永安率领阚立田和熊自远2名战士冲到公路边,然后匍匐接近路障,点燃了一辆作为路障的坏吉普车,接着乘坦克为火障所阻徘徊不前时,猛冲上去投出一排手雷将第一辆坦克炸毁!随后阚立田跳上第二辆坦克,掀开发动机舱盖将手雷扔进去,将其炸毁。叶永安乘着四周爆炸的烟雾,抱着炸药包冲向第三辆坦克,将其履带炸断。就这样,叶永安小组3个人就击毁了3辆坦克,8连其他战士也炸毁了另一辆坦克,4辆坦克的残骸更是将公路堵得严实,后续坦克不敢再进,与志愿军对峙到黄昏后美军害怕夜战,只好撤回后浦,242团胜利完成阻击任务。战后在战斗中表现出色的叶永安小组被记“集体一等功”,叶永安获得“反坦克英雄”称号。



第7师见战事已起,便命令31团2营从咸兴开始向长津湖地区进发,但因缺乏交通工具,到29日晨只推进到五老里以北的麻田洞。而在新兴里地区31团支队已被分割为三部分,分别位于新兴里、内洞峙和后浦,麦克莱恩前进指挥所本想前往新兴里,发现从内洞峙通往新兴里的交通已被截断,只好将前进指挥所移到内洞峙32团1营阵地内。


28日白天,志愿军主要应付美军的反击,加之没有获得充足的后勤补给,未能对新兴里被围美军发起进攻。18时刚过,志愿军80师238团和239团就向新兴里发起了攻击,尽管这两个团已经连续战斗了一天一夜,伤亡减员已达三分之一,但是士气依旧高昂,不顾美军猛烈火力前赴后继勇猛冲击。238团从东南方向进攻,239团从西北方向进攻,至午夜前后,已有多支部队相继突入新兴里村内,与美军展开巷战。


新兴里战斗的同时,240团全力攻击内洞峙美军,1营和3营主攻内洞峙,2营则插入新兴里与内洞峙之间,占领公路桥切断两地之间的联系。战斗打响后,1营迅速夺取了制高点1249高地,2营勇猛穿插公路桥,控制大桥及周围高地,3营也从公路一侧迂回攻击,29日5时许,内洞峙美军突围行动开始,32团1营各部按照预定顺序撤出内洞峙。黎明前后这支车队到达31团重迫击炮连阵地(位于内洞峙和新兴里之间),两支美军合兵一处撤向新兴里。在公路桥附近遭到志愿军的阻击。由于240团3营对美军突围的可能性估计不足,只在公路上部署了一个排,力量单薄无力阻止美军的突围,结果导致美军32团1营逃入新兴里。美军突围途中,31团团长麦克莱恩看到公路桥南岸有部队活动,以为是前来增援的31团2营,赶去联络,结果身中数枪,伤重而死(也有资料称其失踪,还有战后遣返的美军战俘称其受伤后被志愿军俘虏,最后伤重而死)。


29日13时许,32团1营进入新兴里。由于麦克莱恩阵亡,31团3营营长威廉·赖利中校和57炮兵营营长雷·恩布利中校都负了伤,所以在新兴里的美军就由32团1营营长费斯中校统一指挥。此时31团3营的主要军官非死即伤,L连几乎死伤殆尽,I连和K连也是实力大减,费斯不得不重新部署防线,31团3营的I连和K连的余部合在一起防御东面,32团1营B连在东南,A连和C连分别在西南和西北,3个营部、57炮兵营、31团重迫击炮连居中。


29日拂晓,詹大南见部队伤亡大而进展小,天亮前已无可能解决战斗,便下令各部撤回村外阵地,整顿建制再战。直到此时,詹大南才通过俘虏了解到,新兴里美国守军是2个步兵营和1个炮兵营,而不是战前所判断的1个加强营!9兵团直到此时才真正了解战场态势,鉴于新兴里之敌与其他地区美军距离比较远且位置较孤立,第7师的战斗力也不及陆战1师,因此决定再增派赴战岭地区的81师师部率241团加入到新兴里作战,留下243团在赴战岭地区大小汉岱里一线展开防御,阻敌增援并掩护攻击部队的侧翼。就这样27军总共集中5个团的兵力由詹大南统一指挥,决心消灭新兴里之敌!


29日晚,31团支队改归陆战队1师指挥,史密斯师长命令费斯中校率部突围,但是此时美军能为31团支队提供的除了空中支援之外,再无其他了。当晚,新兴里地区的志愿军抓紧时间调整部属,休整补充,只进行了一些连排规模的袭扰。


30日中午,第7师师长戴维·巴尔(Dvid Barr)陆军少将来到下碣隅里与史密斯会商,巴尔和史密斯一致同意在陆战5团和陆战7团回到下碣隅里前,任何解救31团支队的计划都是不现实的,31团支队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突围。协商结束后巴尔乘直升机飞到新兴里,亲自向费斯下达了准备突围的命令。另外考虑到后浦的兵力实在太弱,巴尔令其退回下碣隅里。同日,志愿军81师部及241团到达丰流里,原配置80师的242团归还81师建制。同时94师也到达长津湖地区。27军立即调整部署,以241团接替239团1250高地的防务,从94师抽出281团接替在赴战岭地区的243团部分防务,使243团能全力坚守大小汉岱里地区。


30日当晚大雪纷飞,气温继续下降,室外气温已达零下40摄氏度。志愿军冻伤人数大为增加,但仍于23时以4个团的兵力发起了猛攻,238团从东南,239团从南,240团从东北,241团从西同时开始攻击。战至拂晓,238团首先突入新兴里村内,接着其他各部也多处取得突破攻入纵深,与敌展开逐屋争夺。而美军经连日激战,外援断绝,士气低落,美军在志愿军的四面猛攻下,渐显不支。詹大南见战场形势有利,果断下令天亮后继续攻击,务求全歼该敌!


12月1日10时许,费斯召集军官会议,决定等天气好转后空中支援一开始就突围,下令所有车辆装载伤员、不能带走的补给和装备全部破坏,32团1营为前卫,57炮兵营和重迫击炮连打掉所有炮弹,然后破坏火炮,炮兵改为步兵护卫车辆,31团3营为后卫。


11时天气开始好转,美军飞机陆续飞来提供支援,费斯随即指挥部队开始突围。12时45分, 31团支队全力向下碣隅里突围。美军突破的正是241团的阵地,241团虽奋力阻截,并给予美军以大量杀伤,但未能堵住美军的突围。在新兴里的志愿军238团、239团和240团肃清当面之敌后,纷纷转入向美军突围方向追击截击。由于途中不断遭到攻击,美军的车队前进速度极其缓慢,直到15时许才到达新兴里以南约3公里处的一座断桥,车队整整花了2个小时过河。车队过断桥后继续向南,遭到志愿军242团3营从1221高地射来的密集火力的拦截,费斯在战斗中被手榴弹炸成重伤,不久死在车上。19时30分到达1221高地以南第二座断桥,车队只好寻路而逃,绕道向西经废弃的铁路桥。这支车队在后浦以北公路上再次被路障所阻,而志愿军主力也迅速赶到,31团支队残部就此彻底崩溃,能跑的人分成数股四散而逃。有一股美军企图步行从冰封的长津湖面上绕过志愿军的阻击,结果冰层轰然坍塌,尽数落入湖中冻溺而死。另一路美军在后浦以北地区被242团1营迎头截住,经过一夜激战至12月2日凌晨尽数消灭。至此,新兴里内洞峙地区的美军第7步兵师31团3营、32团1营及第57炮兵营(志愿军方面称在新兴里美军为31团、32团1营、57炮兵营,共步兵4个营,炮兵1个营)被27军基本歼灭。


此战志愿军称共毙伤美军31团长麦克莱恩上校以下2807人,俘虏384人,击毁坦克7辆,汽车161辆,缴获坦克11辆,各型汽车199辆、105毫米榴弹炮16门、高射炮7门,57毫米无坐力炮28门、迫击炮88门、90毫米火箭筒44具、60毫米火箭筒83具、重机枪61挺、轻机枪、各种步枪2227支、手枪70支。


新兴里战役只是第二次战役的一个片段,是长清战役的一个开篇,但正是这个圆满的开篇直接决定了长清战役乃至第二次战役这部宏篇巨著的最终完成:正是新兴里战役的胜利击碎了美军“在圣诞节前结束朝鲜战争”的迷梦,动摇了美军在长津湖地区进一步作战的决心,最终迫使东线美军进行战略撤退,撤离了朝鲜北部,放弃了具有战略意义的元山港,最终使我军将美军从鸭绿江边赶到了三八线附近。


新兴里战役又是一个近乎不可能发生的奇迹:一支装备低劣、衣着单薄、缺粮少弹的军队在险恶的山地地形和西伯利亚式的严寒中,歼灭了一支装备精良,补给充足并享有完全制空权的军队。这样的胜利者是怎样的军人!他们具有钢铁的意志、必胜的决心、严明的纪律和超人的忍耐力!他们就是我们的志愿军战士!正是他们在那个风刀雪剑的苦寒高原上,在几乎一无所有的补给条件下,在惨烈的战斗中表现出的令人难以想象的英勇和顽强,不仅赢得了对手的尊重,也赢得了世界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