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海谋控双星全局资本:现在是品牌时代?

“在他们这个年龄的人中,只有刘树利喊我叫爹,但最后也是他和我对着干,对我吓、压、闹,还对我搞人身攻击。走到今天这一步,我是被逼的。”


汪海某种意义上是双星人眼中的毛主席


4月10日下午,刚从北京出差返回青岛的双星集团董事长汪海忽然惊呆了。


这一天,关于双星集团对西南双星、济南双星实施强制断货的报道忽然铺天盖地,汪海一时如坐针毡。他当即决定,第二天下午召开“双星市场改革真相”新闻发布会,亲自出面反击。


事实上,开新闻发布会、对付记者,一直是汪海的拿手戏。24年前,当中国的企业家们还全然不知新闻发布会为何物的时候,汪海就首开先河,广邀媒体,对记者们推广他的“双星”球鞋。出尽风头的汪海为此遭遇非议,差点丢掉双星厂长的“乌纱帽”。


而这一次,他面对的非议更大。为此他不得不亲自动笔,为发布会写发言稿。在长达一个多小时的发言中,汪海情绪激动,对“儿子”刘树利(双星集团成都科技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和“儿媳”韩俊芝(刘树利之妻,成都双星CEO兼济南双星经贸有限公司董事长)的“背叛”深感痛心:“在他们这个年龄的人中,只有刘树利喊我叫爹,但最后也是他和我对着干,对我吓、压、闹,还对我搞人身攻击。走到今天这一步,我是被逼的。”此前,汪海一直把刘树利看作自己的心腹爱将,把他从一个普通的工人一路提拔到双星集团副总裁。


但是,决裂看来已经无可避免。在汪海亲自出面召开此次发布会后,刘树利和韩俊芝并没有准备让步。“成都公司改制后已经完全是私人公司了,他有什么资格和权力来摸我的家底?”对于汪海在发布会上提出的“先资产评估,再谈控股51%问题”,韩俊芝如此回应。


而汪海则选择了继续按部就班地推行自己的“51%计划”。在新闻发布会后的第二天,汪海随即部署在天津召开“双星经营工作会议”,组织全国的经销商们参观学习天津双星被控股51%以后的成功经验,继续在全国推进51%控股工作。这也是此次断货事件公开爆发后,汪海本人第一次出现在全国几十家代理商和物流商面前。显然,此次会议,意义非同寻常。


4月13日晚上6:40,当头戴红色双星名人休闲帽的汪海准时走进天津利顺德大饭店二楼宴会厅时,在场的几十名经销商和代理商全体起立。也就是在这里,针对媒体的种种质疑,汪海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国资委没有调查我们”


记者:这次事件,影响如此之大,你在开始想到过吗?


汪海:没有,我们一直是想在内部解决,没有想到把事情弄成这么大。是他们首先找的媒体,媒体大范围报道后,我一看不行了,如果我们再不出面澄清,误解会越来越大,问题会越来越大。任何一次改革,都是一次利益的再分配,必然会触动一批既得利益者,这次也一样。


记者:现在,政府和国资委方面的态度怎么样?找你本人谈过吗?


汪海:这次的事情,他们先找到政府,希望通过政府对我们施加压力。当时我就告诉国资委的人,如果政府答应了他们的要求,那才是对6万双星人的不负责任。因为名人公司还有16.5%的国有股,16.5%的工会股。但名人公司是双星集团的下属企业,国资委不会直接监管到这个层面。而且商标授权的事情,也不是国资委的工作范围。


最重要的是,现在是品牌时代,产品的竞争就是品牌的竞争。双星是一个多年的老品牌,但是也面临着新的挑战。那就是品牌的优势没有完全发挥出来,一直定位在中低端,长期下去,与国际品牌的差距会越来越大。我一直希望成都公司借着目前的品牌知名度和渠道优势顺势把档次再提升一个台阶,从长远看这对大家都是有利的,可他们就是不理解。在我们向国资委说明这些后,国资委已经表示这是我们企业内部的事情,也没有为此调查我们。


记者:成都、济南方面都认为你突然断货,把他们逼得太紧了,是你想抢占他们的销售渠道和网络?


汪海:名人公司在成立后一直没有实际运作,直到去年,为了减少关联交易,我们把制鞋业务从上市公司进行了剥离,名人公司在受让了制鞋业务后,这才开始进行内部整合。为此,名人公司在去年成立了“市场整顿领导小组”,因为刘树利的西南公司在全国的业绩的确不错,他本人也很擅长搞市场,所以我提议由刘树利来担任这个组长,控股51%的提议也是他本人在这期间提出的。后来的实践证明,他的这个思路是对的,但后来到他自己头上他却不愿意了。今天我们在天津开会继续推广这个,也仍然是在延续他原来的思路。至于销售渠道和网络,我们可以一起来重新搭建新平台,大家一起受益,不存在谁抢谁的问题。


记者:从目前看,和成都、济南公司的矛盾,你自己有没有妥协的余地?


汪海:如果他们连资产评估的要求都不同意,那根本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只要他们同意资产评估,一切都好谈。同时,谈判的大门,也永远是敞开的。


“没有我就没有双星的今天”


记者:在外界看来,你在双星一直是个极其强势的人,还有人把你比作双星的“毛主席”。你怎么看?


汪海:没有我就没有双星的今天。这是任何人都无法否认的事实。我在双星的地位,是由我对双星的历史贡献决定的。比如,我刚才走进来的时候,大家都站起来,我想这是从内心对我的尊敬。


但是,双星的任何重大决策,都是要经过党委会讨论的。如果一项决策,其他5个人全都反对,就我一个人同意,那结果也是难以通过的。同时,我还真记不起来这么多年来,我做过什么错误的决策了。


记者:你很自信,听说你连青岛市委市政府的会议都敢不参加?


汪海:青岛大大小小的会议,有时一个处长主持的会议,就把所有企业一把手都招呼过去,太烦人。后来我跟当时的青岛市委书记俞正声同志申请:要么所有的会议我一个不落,但双星的业绩我无法保证;要么我不参加会议,但我保证一定把双星搞上去。当时俞书记就特批了,从此以后,我十多年都没参加过市委的会议,直到现在。后来我还跟张瑞敏他们说了:你们不要学我,我年纪大了,也不想进官场,你们还年轻,还能往上爬,所以政府的会议,你们以后还得参加。


跟官员走得太近也不是好事。杜世成在任的时候,他看中了我们公司在度假村的一块地,有两百多亩,托我一个朋友跟我打招呼,希望我能卖出去。从那以后我知道杜世成想要这块地,如果我直接回绝,他回头肯定把我给免了。我当时就说我们要集体讨论一下再说,故意拖了几个月,没想到几个月后他自己出事了。


记者:你的亲属,包括儿子、女婿都在双星工作,没有人非议你吗?


汪海:我的儿子在集团下属的供应公司当总经理,女婿是进出口公司的总经理。我可以告诉你,只要我儿子有大能耐,明天我就敢提拔他,可惜他没有大能耐。我这个女婿比他要强点。我的外甥以前也在双星,后来他谋取私利,被我开除了。企业是一个打仗的单位,只要能干事,我管他是谁?


很多人都说家族企业的弊病,但是,一个企业,尤其是在创业阶段,最值得依靠的,还是家族。搞革命,如果连你的家人都不愿意陪你流血,别人谁还会相信你?做企业也一样,市场就是战场,闯市场就有赔本、破产的可能。我的孙子,现在就是名人公司在临沂的总经理,他现在又发动他的亲戚朋友一起做,这就是一种号召力,有什么不好?


记者:但如果他们干得不好,会不会连累你?


汪海:用人不避亲,撤人也不避亲。儿子、女婿的职务任命,都是党委讨论通过的。别人怎么说,我没工夫去想这些。青岛市信访办的一位主任曾经跟我开玩笑说:“如果哪一天没有人告汪海了,我这个主任也该下岗了。”我在双星三十多年了,对我的各种告状信估计得用车拉了。


“给我21.88%的股份完全应该”


记者:中国国企改革这么多年,一直都在讲要解决“企业所有者缺位”问题,解决企业高管的激励机制问题,但MBO叫停后,此后一直也没有探索出一个很好的机制和制度。在这方面,你自己有些什么思考?


汪海:首先,中国国企改革的成功,不是所有制的成功,而是以市场为取向的成功。双星成功最根本的经验就在于我们最早坚持了以市场化为取向的改革。今天,在考虑激励机制的时候,也应该坚持按照市场经济的规律办事。


第二,中共十五大以后,国家就一直提倡在市场竞争充分的行业实行国退民进,直至完全退出。但直到今天,很多行业国有资本仍然太多。比如,青岛的这几个大企业,几乎都是属于完全竞争的行业,国有资本为什么不可以退出一些?这样既解决了“企业所有者缺位”和激励机制问题,也可以使企业更有活力,政府一样收税,大家都有利。


记者:名人公司也实行了骨干持股,虽然有人非议,但青岛市政府是批准同意的。你认为名人公司的这种激励机制是否具有推广价值?


汪海:企业家的命运决定企业的命运,不管是国企还是私企都如此。我把双星的资产从800万元做到了50亿元,别说21.88%,就是完全给我,有什么不应该?更何况这21.88%也不是白给,我个人为此还花了126万元的现金。


至于名人公司的这种股权安排是否具有推广价值,这要看具体行业。对于石油、电力这些行业,国家必须绝对控股。但对于制鞋行业,已经是完全的充分竞争了,国有股就应该逐步退出。在名人公司,我持股21.88%,这个比例是经市委常委会研究批准的。下一步,我们还准备向政府提出申请,希望政府同意剩下的16.5%的国有股也退出。


记者:你已经67岁了,很多人都在传言你今年要退休,全力以赴投身到名人公司中,是这样吗?


汪海:我说过一句话:活到九十九,干到八十八,再补十年差。青钢(青岛钢铁厂)的汪玉科干到68岁退休,青啤的李桂荣也是70岁才退休。你在发布会上问我的那两个问题,我今天都能一字不差地说出来。你说我老吗?当然,到了我这个年龄,我会时刻面临这个现实问题,也随时做好了退休准备。至于退休后干什么,那是我私人的事情。


记者:到了你真正退下来的那一刻,你会怎样评价你自己?你希望别人怎么评价你? 对你的接班人,有何考虑?


汪海:我自己的评价:问心无愧。别人怎么评价我,我相信任何一个讲良心、讲感情的人都会做出公道的评价。至于接班人,双星是国有企业,是政府说了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