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3/


铁衣别墅外的两位英俊的海军军官完全从震颤中站起来,他们更担心地是刚才从他们身边如一阵风一般而过的那个人到底是谁,而且婷儿是不是有什么危险,他们使了个眼色,便冲进了别墅。

别墅内的情况也很不好,东西柜子之类的横七竖八地卧了一地,而且人也躺在地上好几个,只有女娃和老周两人在忙着扶起倒在地上的诸人,却并无其他不认识的人,看到两个年青人进去,老周叫道,“大元,小元,快救人!”

被称作大元、小元的两兄弟见室内诸人均是受了震颤的苦,并没有其他危险,便忙着扶起倒在地上的中田英、粟原海藻,而此时其他人都已被老周和女娃所扶起,看着遍地的狼籍,婷儿的眼角流出了泪水,慌得粟原海藻忙问道,“婷儿,怎么了?受伤了吗?”

婷儿哽咽着道,“不……不是,铁衣哥哥回来吃什么呢?”听了婷儿的话,大家才注意到刚刚做好的一大桌子丰盛的菜肴此时全散落在地上。

屋里的人都没有说话,突然间,手机铃声打破了室内的沉静。老周拿出手机,来电显示是自己的灵异事件研究所的值班电话,便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现在还不清楚,只是知道应该发生在大庆地区。”

“大庆油田?”老周惊问道。

“应该是那里。所长,这次我们派谁去。”

“不必了,苏儿已经去了。”老周说罢放下了电话。

熊大元的电话几乎是同时响起来,因为毕竟不是在海上发生的事情,所以熊大元只指示了“严密关注”的话,便挂了电话。

老周沉吟了一会儿,才道,“看来铁衣是不能回来吃饭了!”

熊大元亦点头道,“正是,我看大家先收拾了屋子,再商量一个办法吧!”

老周和熊大元岁数大了,大元、小元没有让他们动手,中田英和大元、小元三人忙着扶起了柜子等大件家具,而莎丽、粟原海藻和婷儿则将各种小物件收拾回原位,一些破碎的东西和满地的“美味佳肴”都扫进了垃圾箱,新做一顿饭亦是不可能,只好拿出一些饼干和糕点之类的东西让大家先充一下饥。

此时,被称为大元、小元的青年海军军官才突然想起从自己身边飞窜而进的人,急忙问道,“爸,周叔,刚才还有谁进来过?”

熊大元吃惊的望着自己的两个儿子,老周也有些茫然,不知道他们二人到底所指何人,而其他人亦无法得知,婷儿此时突然想起震动前一个人撞入自己怀中,便问道,“你是说苏儿吧?”

“你说那人是苏儿?”大元不禁有些吃惊地问道。

“对了,是苏儿,刚才震动发生时,她刚好进门,我便让她去查看一下情况。”老周一想便已明白,刚才自己的女儿苏儿风风火火地闯进来,不禁撞得婷儿发生尖叫,更是机缘偶合的发生震动,自己便叫她去查看一下,想必大元、小元说的正是苏儿[各位书友,请支持正版,别叫作者的心血白费。本部小说正版在铁血http://book.tiexue.net/首发,其他一切转发网站无异于敲诈作者的鲜血!]。


“铁衣,我想你辛苦一下,去大庆查看一下情况。”一号首长望着铁衣道。

“请首长指示!”铁衣二话不说,立正站在一号首长跟前接受了任务。

“好,我任命你为国务院特别调查员,直接对国务院负责,任命书随即下发,请你务于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查明真相。”一号首长以信任地目光看着铁衣。

“是!请首长放心,我这就赶过去!”话音刚落,铁衣已经凭空在一号首长的办公室中消失。


“好了,收到铁衣的信息了!”女娃此时跳起来大声道,立时,屋子里的十几个人都盯着她,“铁衣通过脑电信息告诉我,一号首长任命他为国务院特别调查员,前往大庆地区调查事情真相,并请熊司令员派高辛卫南所属陆战行动组前往该地区,同时请周所长严密观察那个叫伊万的年青人。”女娃传递着铁衣的信息。

“他说要我严密观察伊万?”老周此时才想起自己的研究所里还关着这么个人,但实在想不出铁衣为什么要自己严密观察他。

“是的,铁衣的确这么说。”女娃肯定地道。

“照铁衣的意思办吧!”熊大元随即拿起了电话,并开始拨打基地的电话。

“司令员,我也去吧!我带领着南将他们去,接应一下铁衣。”女娃对熊大元道。

“也好,有你去我就放心了!电话我也不打了,你这就赶到基地去,带着他们赶过去!”熊大元放下了电话。


此时的大庆地区,却不是任何人能够进去的,在铁衣的面前,是一望无际的荒凉和凄惨,红褐色的泥土如同被一只硕大的推土机推过一样,边缘向外翻着,中间却斜斜在向下倾斜着,而目力所及的地方均是扬起的灰尘和浓烟一样的雾气,不仅如此,灼热的气浪使得人们惊慌失措在向外逃跑,就在铁衣刚过吉林省境时便已发现落荒而逃的人群,绵延的逃荒的人群已经形成七八十公里长的队伍,而此时,铁衣已经深入黑龙江省境数十公里,逃亡的人群则已经很少,当他站在这爆炸边缘的时候,已经不见人迹。

“这到底是怎么了?”铁衣不仅疑惑从生,但即使再前进一步,铁衣亦感觉到困难,无奈之下,只好凝神运动天目,向爆炸中心望去。

但铁衣明显感觉到天目在此地无法远及,只是向内看了一两公里的样子,便不能再深入进去,天目所及之处,空中全是烟尘,地面上没有任何突出物,树木不见了,房屋不见了,所有的泥土都似被翻过来一样,将那些原本在地面的物体都翻扣在地面之下。

无奈中,只得关闭天目,运起水火分形神功,将魂魄分出一魂一魄,用了水形神功护体,向爆炸中心走进去,纵是如此,铁衣亦感觉到举步维艰,只感到前方不停地有大力传来,如同波浪一般,一波接着一波,向外推来,而自己本体那边,亦发现脚下的泥土不经意间,又已经向外翻了数米。

爆炸中心所传来的向外的推力逐渐小了下来,但只是灼热难耐,但铁衣将水形神功运到极致,却也不感困难了,心下着急,便摧动脚力,加快了步伐。

突然,铁衣停了下来,因为在他的本体旁边出现了一名少女,那少女一步一步地向爆炸圈走进来,而铁衣一魂一魄的分体,也已经深入到爆炸圈中八百公里的中心地带,亦发现了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