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鼎 卷一 【灭倭除奸】『雄鼎河山』 第十八章 绑架

数风陋人物 收藏 0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0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03/[/size][/URL] 川香樱子对韩复榘的王八态度甚不满意。虽笑语晏晏地挽着韩复榘的胳膊,不时地耍耍嗲,可心里却在鄙夷:狗娘养的老色驴,十足的花无赖滚刀肉……压在女人身上的时候要风给风,要雨给雨,一下了床,全成了逼汤吊淡了。 她知道,韩复榘这老色驴根本不关心日本的利益,只想着护着自己的老窝,本来她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03/




川香樱子对韩复榘的王八态度甚不满意。虽笑语晏晏地挽着韩复榘的胳膊,不时地耍耍嗲,可心里却在鄙夷:狗娘养的老色驴,十足的花无赖滚刀肉……压在女人身上的时候要风给风,要雨给雨,一下了床,全成了逼汤吊淡了。

她知道,韩复榘这老色驴根本不关心日本的利益,只想着护着自己的老窝,本来她到龙观山上是来查筹田饼一行踪的,若是发现中国人有不规行为,便以此为要挟,把章、刘、澹台几大家族的金矿一古脑儿地握到自己手里,可是,韩复榘个老滑头光顾着倒三不嚼两地跟富家少爷套交情,这老秃驴要是有现成的未嫁的女儿怕是要跟这章家的浪荡子拉儿女亲家了……川香樱子急呀,这筹田饼一好象凭空就消失了一样,查不到一点他来过这里的痕迹。

一心要到金矿大干一场的川香樱子,空拿着一张似是而非的金矿协议,有点瞎子骑瞎驴,找不着北了。弄了半天,这金矿上的事,韩复榘连一半的主也做不了,这还指着他响应华北自治呢……又让这老淫棍给摆了一道。

明知道韩复榘靠不住,却又不得不依赖他山东主席的威权,以控制山东,这是川香香樱子的恩师土肥原贤二“以华制华”的总方略……川香樱子耳朵里听着韩复榘与章雷震的对话,脑子里却在急速地转着强取中国黄金的经济大事。

……

山口淑子倒没有川香樱子那么多的心机,她关心的是韩复榘答应她建剧社的事,算是为韩复榘踢她一狠腿的补偿,至于打打杀杀的事,那只是处于服从特务机关命令的习惯而已,她才没有心思关心自己能不能成为间谍之花,自从在亚洋饭店遇到那个泰女士和那位鬼见愁,受了一番折辱,她的信心大受打击,对特工事业的那份痴心一下子淡了。

章雷震在观海阁上喊“数风流人物”的豪迈大气,使得睡男人如履平地的山口淑子一下子把兴趣集中在这个颇有伟男味的的少爷身上了。“特工”这行当,本来已经使她对人性、感情失去了追偿的兴趣,可是,章雷震却让她起了“风流”之心,把眼细瞧,眼前的这个金矿矿主的公子……怎么看怎么对眼。

……要论对中国某些势力人物的深层认识,山口淑子怕是比自诩中国通的川香樱子深谙得多,她可是地道的古戏如京剧及山东安徽的吕剧、黄梅戏,新戏如上海之靡靡之音都上得台面的名伶……官场商场票友,她能说得上话的人物,差不多覆盖了长江以北的大半个中国。

“主席,天都不早了,该回家吃饭了,你不是要在这里看着太阳落山,听着和尚念经,吃和尚的斋饭吧。”山口淑子脸儿冲着韩复榘,眼睛却春意浓浓地看着章雷震。

“哈哈,本主席从来不吃那淡出鸟儿来的东西,就让和尚们好好地念经,冲一冲这山上的煞气。”韩复榘晃了晃他颗肥光头,语带双关地说一句,还很有诚心似的,双掌合什冲龙观庙拜了拜,转身往山下走。

章雷震依礼节伴着韩复榘往山下走。

山口淑子媚眼弯弯跟章雷震粘乎,还讲起了才子配佳人,人约黄昏的中国典故,硬是要章雷震做东,去吃五龙县福升楼的清心三酥。

“这倒是一个极好的缺口!”川香樱子眼前一亮,瞅了瞅跟韩复榘东一句西一句,没一点儿正经的章雷震:这小油头,长得倒是不赖,花麻吊骚的,一定是好吃懒做玩女人的主儿……金矿矿主的儿子,如果筹田饼一真的来过这儿,此人一定知道内情。

川香樱子也一下子对章雷震热络起来,还冲韩复榘献媚:“主席,你可得让章少爷做东,咱们大老远地从龙海来了,他不送黄金也就算了,总不能连一顿饭也不请咱们。”

章雷震被两个女人麻缠着,嘴上虽花麻吊嘴地应付着,心里头却骂:“他血逼姥姥的日本骚鬼,你们要是知道老子就是鬼见愁,就他娘的顾不上跟老子耍骚了。今晚上,老子就摆一个鸿门宴,剁了你们两个的臭头……”

正发着狠呢,忽然看见山下急匆匆跑上来两个日本特务,有一个走到川香樱子身边,对着她的耳朵唧唧咕咕地讲了几句。

川香樱子立即换了一副神色,对山口淑子耳语一番……两女遂匆匆地跟章雷震沙扬娜拉了一下,说是改日一定要喝个一醉方休。拉着韩复榘下了山。

韩复榘就这么伴着两个各怀鬼胎的女人下了龙观山,回了他临时调防的军营。

……乌七麻黑的夜,五龙县福升楼盈字号房间内……

妖艳的三位少女围着浓发浓眉浓胡子的鬼见愁又是偎又是摸地耍嗲,还端着酒杯,扭着腰肢,起劲地往鬼见愁的嘴里灌酒。旁边的一张墙几上,摆着三堆闪眼的金条。

中间的八仙桌都差不多是满汉全席了。一只烤乳猪,被鬼见愁连啃带拱,只剩了半拉……纷乱的劝酒、起哄、喂肉送汤……鬼见愁已经醉得东倒西歪了。

一个叫夜来香的红妓,媚眼索索地扶着鬼见愁到了床边,放下帐子,娇声嫩音地哄着,两人很快地拥被而眠。

灯吹熄了……。

三条黑影倏地由前后三处窗户窜进来,各举着装有消音器的勃朗宁手枪,对准了床上的两个人,“都别动,起来穿好衣服。”

一个蒙着面的家伙走到床边掀开被子,对着床上醉得一塌糊涂的鬼见愁连踢带打。夜来香吓得瑟缩在墙角,一做一声。

三个蒙面人携着被绑成一个麻团的鬼见愁,跳窗而出,消失在夜色中。

……五龙县孚美商社,一间日式花格暖房……

咿咿啊啊的东洋乐下,三个厚粉厚彩的艺妓在酒桌旁的台子上翩翩起舞。川香樱子与山口淑子皆穿了那缀满粉红色碎花的和服,坐在桌旁,手里各举了一杯斟满了清酒的酒杯,轻轻地碰了一下。

两女正为他们的成功绑架而洋洋得意,他们还没忘了给为大日本天皇献身的夏目佐言和筹田饼一弄了块牌位。

“淑子,这个鬼见愁会为咱们钓到更大的鱼,真没有想到,这个草莽支那人竟然跟金矿有莫大的干系……唔……咱们的金矿之行不会寂寞了。”川香樱子冲着她的合作伙伴笑了笑,小口嘬了一下杯里的酒。看她那玲珑妩媚的脸,时而闪动的眼睛,慵懒娇扭的身段,隐约间,还透着那么一点楚楚可怜的神态,怎么也不会让人想到,她竟然是一个多次屠杀中国人的刽子手。

“樱子妙手天成,算准了支那人见钱眼开,惯会窝里斗的心理,算得上是女中诸葛,如果此次,能钓出那个从苏联回来的红色间谍,这可算作支那人所称的‘一箭双雕’喽……”山口淑子几杯清酒下肚,似乎已恢复了日本人惯有的狂妄和目空一切。

“当然,我该给板垣参谋长发电报了,等一下我们一起跳《东京的樱花》。”川香樱子起身鞠了个深躬,小碎步退着出了房间,进了她的专用密室,打开了刚刚架好的德式电台。

她嘀嘀嗒嗒地向华北驻屯军司令部发送了捉获共党重要活动分子的电波讯息。

……

川香樱子发完电报,得意地拉开窗帘,凭眺夜色朦胧下的玲珑山的时候,五龙县福升楼福字房里的001,正忙碌地在一台电码机前工作着,几十串电码数字打出来后,她很快地破译了川香樱子所发的内容:货已收讫,可以加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