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金书 看飞狐

aqssm 收藏 2 75
导读:老金和古龙先生都心怀大梦,并都善于记录梦境,所不同是:老金总是半梦半醒、收放自如,而古龙先生则是纵情随性、一醉由之。老金是清醒者看醉观梦,每一个人物都是他笔下的影;而古龙先生则是以醉眼望实探真,每一个人物都是他自己。 且阅老金 每一部书都是一个江湖,每一个江湖都是老金的梦,每一个人物都是引梦入深的行者。当我变换了一千种的阅读姿势后,终于发现老金对每一个人物的描写都是深藏了隐晦的。且从《飞狐外传》试看: 酒囊窃以为,老金描写胡斐时肯定是走神了,是不严谨的。作为主角、作为一个最后的成功者,胡斐身上必然要有

老金和古龙先生都心怀大梦,并都善于记录梦境,所不同是:老金总是半梦半醒、收放自如,而古龙先生则是纵情随性、一醉由之。老金是清醒者看醉观梦,每一个人物都是他笔下的影;而古龙先生则是以醉眼望实探真,每一个人物都是他自己。

且阅老金

每一部书都是一个江湖,每一个江湖都是老金的梦,每一个人物都是引梦入深的行者。当我变换了一千种的阅读姿势后,终于发现老金对每一个人物的描写都是深藏了隐晦的。且从《飞狐外传》试看:

酒囊窃以为,老金描写胡斐时肯定是走神了,是不严谨的。作为主角、作为一个最后的成功者,胡斐身上必然要有些超于常人的东西才对,但纵观全书却找不到任何一点(即便是当今某些没文化、爱科学,话都说不完整,字都认不全的演艺界明星,也必是要有些超于常人之处的,当她们往镁光灯下一站,可以立刻两眼放光、进入状态,我辈不能!所以对待丑陋的成功或成功的丑陋,酒囊从不咒骂。成功一定有其必然性。)我们看到的胡斐,其胸怀气象不及其父胡一刀;气概风度不及苗人凤;机智聪明不及女子、不及绝代的程灵素、不及出尘的袁紫衣、大义果敢不及郭靖、萧峰(当郭靖误认黄药师为杀师之敌时,可以不顾与蓉儿的大爱深情,决断决绝,绝无犹疑。当萧峰消除辽宋之战时,只辽帝片语的勾引,便瞬即铁箭穿心,绝无废话、不留余量。每想到萧峰,总是一叹一痛:一条好汉!而胡斐在逐杀凤天南遇袁紫衣阻止时,我们更多看到的是他的犹疑);武功不及的人就多了去了(红花会文泰来以上四位、苗人凤、陆菲青等皆可胜他);对待感情,胡斐则表现的比《倚天》里的张无忌更加迷离和不智,瞬间爱上袁紫衣让人不懂、对程灵素的完全不解风情让人看不懂、至后来又瞬间倾心苗若兰更让人看不懂。其唯一的光亮是商家堡里的那个少年,但老金狠毒,并没有将他延续。

老金描写人物善用的手法:旁征博引、字用其极(用于多数主角身上);惜墨如金、一味洗练(如对胡一刀、胡夫人、苗人凤等人的描写),可惜这些手法在胡斐身上都没得到很好的运用。胡斐的轨迹和成长,必不是老金的彼岸,仔细阅读,其深藏的隐晦在《飞狐》里应该是胡一刀、胡夫人、程灵素、苗人凤四人,他们才是老金心里的光、夕阳那边的火。

按老金喜欢将儒、释、道等国学掺杂融汇的写作习惯,以释家的理论分析不难看出,程灵素必是胡夫人未及走远的灵魂,是胡夫人的相与魂魄(这是隐晦中的隐晦)。而胡一刀则是老金的一个闪念,是老金拒绝完整的一种人,这样的人物应该出现在古龙先生的作品里。四者去其三,唯剩苗人凤了。老金啊老金,你真是够狠毒和无聊,费了酒囊这么多精力,才把真正的主角找出来。(汗~)

苗人凤。商家堡大雨中怀抱幼女凝然一站,未有片言,直待背影逝远,余威尚不散;当你瞎着双眼神威凛凛堵住门口歼敌时,那是怎样的气概;当你毫无废话,只一句要胡斐阻抗外敌的淡淡之言时,那又是怎样的一种胸怀。都说黄药师非周薄礼,苗兄啊,似你这样的人物才真正应该生在魏晋、生在那个慷慨笑傲的年代,而在金书里,你唯有大寂。“打遍天下无敌手”,苗兄,你,豪迈但不浮躁、内敛却不沉郁。

又一瓶小二下肚,苗兄,好一条汉子!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