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鼎记》里面的女人形象大都很奇怪,建宁公主是最奇怪的一个。


在书中,名义上她是顺治帝的女儿,是康熙帝的妹妹,是当朝长公主;实际上,她是神龙教瘦头陀(后来因为药物变成球一样的身材)和假皇后毛东珠的女儿。

名义上,她是吴三桂的儿媳、吴应熊的老婆;实际上她与韦小宝早已郎情妾意,后来还真成了韦小宝的妾,在韦小宝的生活中占了1/7的位置。

她唯一没有两面的身份是她是韦双双的娘,不过这个身份跟貌似有没有都无所谓的。


她的娘也就是毛东珠好歹也是明朝名将之后,姿色、气质等应该都是极好的,要不然也担当不了进宫扮演假太后盗取《四十二章经》的重任,她的爹虽然是个江湖匪人,但她跟他的接触基本为0,因为她从头到尾她一直都不知道这个人的存在,即便后来康熙和真太后对她如此冷淡,她仍旧从来没怀疑过自己的身份。按理说,长在深宫,受到毛东珠这样一个可堪冒充太后的人的教育,而且自她出生以后,确实是在接受一个格格应有的教育,可是她不仅没有一点格格应有的范儿,甚至连琼瑶阿姨塑造的一个在民间长了十几年突然进宫的小燕子都不如,小燕子虽然出身平民,接受平民教育,但好歹她是一个正常的格格,即便发脾气,也发得相对来说理所当然。可是建宁公主真的让人很不理解,她跟太监侍卫之类的比武甚至虐待他们,这还都比较正常,包括她当初对韦小宝的毒打(呵呵,还算贴切吧)都很正常,但是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她竟然同样享受韦小宝对她的毒打以及污秽不堪的臭骂。所以后来看到她是瘦头陀的私生女的时候,我一点都不觉得诧异了,是“原来如此”的舒畅。


最不能忍受的也是对她的言语记得最清楚的是她对韦小宝的称呼“桂贝勒”,汗一个,我真不知道她缘何有此称呼,难道她没见过贝勒吗,还是她见到过的贝勒都跟韦小宝一样吗?即便是成天都跟太监打交道,也不至于如此吧,试想康熙也是跟她生活在同样的环境中的呀,虽然跟韦小宝缠在一起摔跤,跟韦小宝以朋友相称,但是在主子与奴才之间拿捏得很有分寸。建宁的施虐和受虐成狂的真的不是一般的高水平,连韦小宝如此聪明的人都理解不透。


金庸书里的形象总有重叠的地方,跟建宁比较相似的是阿紫。同样是公主,但是阿紫跟小燕子差不多,是个平民公主,几乎没在皇宫中生活过,也没有接受一个公主应有的的知识、胸襟和气度等的教育。虽然看过《天龙八部》的人对阿紫的施虐行为都十分愤慨,尤其是她给游坦之戴上铁面罩,让游坦之一次又一次地助她练功,可是在看了《鹿鼎记》之后,跟建宁公主比起来,发现小阿紫要讨人喜欢得多,起码是事出有因、情有可原的,可建宁完全就是有点心理变态。


建宁嫁给韦小宝应该算是嫁到如意郎君了吧,先抛开他们之前的私情不说,单从一个失宠公主的角度讲,她的失宠原因是最严重的,因为她跟皇上既非同母,又非同父,她的存在就是皇宫的耻辱,虽然知道的人很少,但是不管是在历史上,还是在书里,康熙始终是个英明、决断的人,他肯定是不会善待她的。即便是让她活着,她也将会是一个永远不会再得宠的人。失宠的公主如果嫁到王公大臣家里,地位可想而知,何况她还是二婚。韦小宝虽然有很多无赖行经,但是对美丽的女人,他是照单全收、怜香惜玉的,何况还是一个把他捧到“桂贝勒”地位的人呢。虽然在他的生活中,她只占到1/7的位置,但是在其他六人中,她只害怕苏荃一个人,或许还对方怡有些顾忌,其他的人对她来说不过是小case,双儿是个千依百顺的主儿,而曾柔和沐剑屏完全是两跟木头,阿珂也就是个没有主见的美人,跟强悍的建宁比起来就是“美人灯”一样。所以在那个七个女人组成的大家庭里,她还是可以随心所欲的。


而皇宫,在她以后的生活中,只能是回忆了。跟她的母亲一样,她也是过客,而且是一个不受欢迎的过客,之所以她有一个好结局,因为在整个过程中,她是无心的甚至是无知的,而她的母亲则是有预谋的。


她不适合那个皇宫,或许生活在一个武师家庭甚至屠夫家庭,她都要幸福些,随性些。皇宫对她来说,只是个繁华的梦,过去了也就过去了。没有玩伴的少年,没有真情的青春,或许根本不是她想要的。


她本不属于皇宫,所以离开对她来说是好事。放下身段,脱去浮华,她以后或许可以健康恣意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