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外军为师 军报揭秘我军最强悍信息化装甲师(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解放军99式主战坦克群参加北剑军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德国陆军豹2A6主战坦克群

解放军99式主战坦克群接受检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燕山脚下的这支装甲雄师,是我军陆军装甲兵转型建设的“窗口部队”,也是当之无愧的“排头兵”。

它是我军向世界开放的陆军装甲师,最早迎接世界八面来风;它在我军陆军序列中,最早成建制更换信息含量较高的国产新型装甲装备,最早经受从机械化向信息化转型的洗礼。

本文记述了这支部队信息化建设进程中的艰辛跋涉和铿锵步履。

2007年盛夏,德国,维尔特弗莱肯。

阿尔卑斯山披着银色的雪冠,多瑙河泛着蓝色的柔波。7月7日,一名中国装甲师师长应邀参观德国第十装甲师演习,代号:“金盾-2007”。他,就是北京军区某装甲师新任师长陈学武。

此时此刻,在中国,该师政委邹运明率领铁甲雄师正冲出燕山之麓,向内蒙古草原演兵场疾驰。

那里,一场大规模实装军事演习也即将拉开帷幕,代号:“北剑-2007”。

一盾一剑,相映成趣。这一年,陈学武和邹运明有同一个梦想———把自己的部队与世界一流装甲部队作个比较。

3个月前,他们的部队在中国陆军装甲兵序列中,率先完成了装备信息化改造。

然而,这远远不是起点。上溯9年,这支部队就已经拉开了信息化建设的序幕。

10年树木,他们迫切地想知道,在世界强国之林,中国的这棵“独苗”有多高、多粗、多壮……

一周之后,陈学武回国,立即赶赴演兵场。当天晚上,指挥部帐篷里,他把这样的感悟写进访问报告:“实践表明,把握发展机遇,赢得后发优势,是推动我陆军信息化建设的必然选择……”

那夜,草原长风骀荡,这盏灯光融入满天星斗。

不知不觉,东方,天际已经破晓!

解放军99式主战坦克群接受检阅


古长城下燃烽火,为这支装甲雄师敲响警钟:“要么被时代淘汰,要么主动转型。”

1997年冬季的一个夜晚,燕山山脉深处,一辆“五九”式坦克喘着粗气爬上山坡。

炮塔盖掀开,伸出一个怪模怪样的圆筒———该师官兵从某研究所借来的外军坦克微光夜视仪首次进行试验。

一阵惊呼传来,无边暗夜中,方圆1500米内,树木、山包、车辆、人员、装备一清二楚,无一遁形。

忧思,顿时弥漫在夜幕中的钢铁方阵:“夜战,已经不是我军的强项。过去,我们说朝鲜的白天是美军的,夜晚是我军的。现在,已经不存在这种事情!”

这一夜,该师官兵初步领略了什么叫战场“单向透明”。

然而,这还仅仅是开始。短短几年间,接连亮相的高科技战争犹如重锤击鼓,在该师官兵的耳边响成一片——

伊拉克战争,美军两种主战坦克M1A2与M1A1同时驶上中东沙漠。行驶速度,两者几乎完全一样。但是,加装了导航定位系统的M1A2坦克到达同一个测试点,比M1A1少走10%的路程、少用42%的时间。坐在M1A2坦克里的指挥官,观看一张三维数字地图,远比看1000字的电文更迅速……

美军实验证明,数字化部队拥有3倍于常规部队的潜在战斗力,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国陆军步坦协同作战训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陆航团武装直升机群超低空突防


个数字化师已达到6个传统师的作战能力。

存在“代差”的战争,胜负天平是一边倒的。伊拉克“共和国卫队”溃不成军的事实已经证明,信息化战争中,芯片的作用胜过了钢铁,信息的地位已经高于物质和能量!

这一年,一场强电磁干扰下的演习,让时任营长的苏荣至今记忆犹新:指挥车上,竖起3根天线,耳中依然不闻军令传达,只有阵阵细碎的噪声,似马蹄嗒嗒,像急雨淅淅。

苏荣急了:“准备放烽火,一堆火进攻,两堆火后退!”

演习后,官兵指着驻地山峦上的古长城烽火台,戏称:“苏营长一把火,回到原始社会了!”

全新的信息化战争,给燕山脚下的这支中国装甲劲旅敲响了警钟———信息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要么坐以待毙,要么主动转型!

信息化建设呼唤训练转变:“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不是嘴馋,而是逼出来的,因为别无选择!”

坦克训练,是用“摩托小时”统计消耗的。时间就是金钱,这句名言用在这里再贴切不过——

当年,老式坦克一个摩托小时是700元。如今,新一代坦克一个摩托小时的消耗居然高达6000元。官兵们心疼地说:“新装备真是马达一响,黄金万两!”

实装训练昂贵,经费有限。怎么办?于是,办法被“逼”了出来。一次,上级首长来到该师某团,看到一群兵汗流浃背地砸铁皮、焊角钢。一打听,原来在做模拟器!官兵不等上级配发,自己买来计算机,研发模拟训练软件,再焊一个坦克外壳,两万元就造一台模拟器。

记者走进该团模拟训练大厅,38个模拟方舱和18个专业模拟器组成模拟仿真平台,实现了师团指挥所带各分队的全要素网络训练。

用信息化训练手段掌握新装备,难题迎刃而解。原来,培养一个驾驶员要20个摩托小时,现在只需一半。一枚穿甲弹5000元,过去炮长每年只能打一个练习,模拟训练“炮弹”管够。实车训练看不到是否命中,模拟器则能马上“报靶”。

目前,该团模拟训练与实车训练的时间比例达到1∶1。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不是嘴馋,而是逼出来的,因为别无选择!”几年来,全师上下集中攻关,形成了涵盖各兵种专业,单车、单要素的模拟仿真训练体系,实现了战术训练同步异地组织实施,训练时间缩短了近三分之一。

训练向信息化条件下转变,群众智慧层出不穷。过去,先组织单车训练,然后连、营、团逐级训,仿佛“堆积木”,周期长效益差。如今,经模拟化训练后,全团一次性全装全员拉出去训实装。

全团都动起来,连、营还能不动吗?师领导说:“这就像老狮子带小狮子狩猎,从小就带出去,不是等它长大了再教,否则小狮子早饿死了。”

士们认同:“这也像舞龙,龙头动起来,各个环节就都动起来了,不是把每节都训好了,再拼成一条龙。”

改革,有默契也有阻力。有人质疑:“过去学理论就要学20天,现在几天就上车,出了事,谁负责?”

顶着压力,战车驶向射击场。过去2米见方的靶子,现在缩小了一半。新射手打靶,“咣咣”几炮,两个优秀。

炮响靶破,议论平息!

从“雪枫刀”到新型战车:“把实装当课堂,让部队成为学校。”

该师的前身,是新四军第一个骑兵团。当年,师长彭雪枫亲自为骑士们设计了锋利的战刀,人送美称“雪枫刀”。

那时,一匹战马、一把战刀就是打赢利器。如今,钻进新型坦克的炮塔,新装备让人眼花缭乱:超短波电台、宽带电台、短波电台、网络控制器、火控计算机……

接装之初,全师考试,选拔出一批“尖子”去工厂跟班见学,闹了不少笑话。一次,师傅让新兵张书生拿一个“网络控制器”,小张把计算机整个搬来。师傅啼笑皆非:“你赶紧回连队吧,太笨!”

什么是信息化装备?当年,不光战士不明就里,就连机关也想象不到。一次,工厂生产了一批新装备。嗬,价值100万!装备部看了清单,连忙派一辆卡车去拉。谁知,这些器材还不到半米见方,用一个小推车就拉走了……

“没有技术,就没有装甲兵。”这是共和国第一任装甲兵司令员许光达大将的名言。如今,该师官兵这样理解这句话:“不懂得信息技术,就没有现代装甲兵!”

新装备涉及光学、声学、电子学等20多个门类的专业知识,全部掌握相当于修完一个全日制大专的课程。几年来,全师上下勤学苦研,“把实装当成课堂,把部队当成名牌学校”,从师首长到普通一兵,无一例外。

冬天,滴水成冰,官兵们每天都在战车上钻研,一天上下车上百次;用辣椒生姜提神,昼夜加班加点,编写出9本60多万字的新装备修理工教材。抗颠震试验,战车爬陡坡越断崖,官兵磕得头上挂彩,只能躺着记数据……

一支装甲雄师,在学习中脱胎换骨。请看记者采访笔录中的一段官兵学习项目的“今昔对比”——

军官:一名坦克营长,过去只需指挥单一兵种,现在要学习坦克兵、步兵、炮兵和侦察兵4个兵种的指挥知识。

指挥士官:以前只需要了解单车战术,现在要学习连战术,要会识图标图,基本要具备一名初级参谋的水平。

通信兵:原来只需学习电台喊话、打旗语,现在必须掌握电子标图、卫星导航等10余个领域的新知识。

侦察兵:过去只有望远镜,现在要学习光学、雷达设备和无人侦察机操作,训练由越野、捕俘等8项体能课目扩展为情报采集、处理、分发等40项智能课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