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生从大一到大四

大一




她听到下流玩笑就涨红了脸。




她说:“噢,请不要讲这个!”




她要嫁给一个橄榄球运动员。




她认为大学教育是能通向社会、文化和学术的东西。




她想午夜是太晚了。




她读《年轻女孩须知》。




她不和曾喝过酒的男孩约会。




她认为在大学学到的东西会让人聪明起来。




她把每件事都告诉妈妈。




她喜欢做具体的事。




她的口头禅:妈妈最了解。




她认为所有的男人都是好人。




大二




她听到下流玩笑时微微一笑。




她说:“噢,请不要讲。”




她要嫁给一个电影明星。




她认为大学教育是能通向社会和文化的东西。




她想午夜有些晚。




她读《怎样赢得朋友、影响他人》




她不与刚喝了点儿酒的男孩约会。




她认为在大学学到的东西会让人聪明一些。




她把每件事都告诉室友。




她喜欢做具体的事。




她的口头禅:要死在失去荣誉之前。




她认为有的男人不是好人。




大三




她听到下流玩笑时放声大笑。




她说:“噢,请讲。”




她要嫁给一个大富翁。




她认为大学教育是能通向社会的东西。




她想午夜并不那么晚。




她读《爱的艺术》。




她不和才痛饮完酒的男孩约会。




她认为在大学学到东西已经足够了。




她把每件事都倾诉在日记里。




她喜欢做具体的事。




她的口头禅:不冒险就没收获。




她认为大多数男人都不是好人。




大四




她讲起下流玩笑。




她说:“噢!”




她要嫁给一个男人。




她认为大学教育能通向一些东西。




她想午夜就是午夜。




她读《有些男人比其余的好些》。




她不和不饮酒的男孩约会。




她认为在大学学到的东西不过如此。




她什么乱七八糟的事都不再讲。




她喜欢做具体的事。




她的口头禅:男孩就只是男孩。




她不认识一个好男人。




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喝着任何饮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