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越台海的蝴蝶 第三卷 第四十七章 江梅邂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96/


“吴妈喜欢吃如意回卤干,可惜这里没有!”梅晶莹这样想着的时候聚锦园已越来越近,已经能看到门口进进出出的客人了。


梅晶莹一转身上了台阶,向里面跑去。


“小姐,你要点什么?”跑堂的见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冲入屋内,有点诧异。


席悦也正在店里查看,见这个女子举止打扮有些与众不同,显得十分洋气,不由得另眼相看。


“我要点你们少东家!”梅晶莹笑道。


“啊?”跑堂的张着嘴,没有回过神来。


“席阳!”梅晶莹说,“有这道菜吗?”


“没有,人倒是......小姐,你等等我马上给你上!”伙计终于算是回过神,知道面前这个美女是来找人的了,却也知趣,便顺着梅晶莹的口吻说,一溜烟往后面去了。


“席少爷,有一个大美女在外面找你呢!”跑堂的对席阳说。


大概是平时和伙计经常开玩笑,席阳并不太信,而且见伙计美女前面还要加一个“大“字,更是不信了。


“小李,一点长进也没有,”席阳开玩笑道,“每天有多少漂亮女客人来关顾咱们店啊,没见过世面是不是,别动不动就是美女美女的!”


“真的,你自己去看!“叫小李的伙计急了。


席阳半信半疑洗了手,向外走去。小李和后面其他人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有几个伙计便悄悄跟在席阳身后。


席阳来到大堂,见一个身着蓝色套装的女子站在当地,人虽不高,但在人丛中的气质却如鹤立鸡群,又如空谷幽兰一般。


席阳惊喜地叫了起来,“梅小姐,今天怎么有空大驾光临小店?“


老板席悦见儿子跟这女子打招呼,便悄悄退到一边,细细地打量起梅晶莹来。


“席先生,有如意回卤干吗。“


席悦知道,刚好这女子点的没有,却想,“只要客人出钱,你就不能拒绝!“这小子肯定要拒绝。


果然见席阳面露难色道:“不要意思,没有!“


“果然不出所料,这小子,死不长进,让他来店里学了这么久,还是没吃透经营之道啊。“席悦心道,“如意回卤干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现做一晚也来得及啊,只要让客人了生意就会越来越好。“


“那就给我做一碗!二十分钟后我来端!“梅晶莹说道。


席悦惊奇了,觉得梅晶莹很合自己胃口,心想:这女子倒是蛮有主见的,要是席家能有这么个媳妇,那我聚锦园就无后顾之忧了。


席悦摸着颌下胡须,微微点头,自顾自地陶醉了。


“好吧,我让人给你送去。“有人命令,席阳就不在坚持了。


“不必,我待会儿就要过来。席先生,走了!“


梅晶莹说完出了聚锦园,菜市场在街对面,梅晶莹穿过街,到了对面的人行道上。街外面的河里传来哗哗的水声,一艘打渔的小艇划破河面,几只鱼鹰在泛着波光粼粼的水面高飞低翔,梅晶莹一面走一面看着河中景色。突然,路边一辆人力三轮失去控制,猛地向人行道滑来,三轮车一跳就上了人行道,径直向梅晶莹冲来。早上人行道上人不多,在梅晶莹后面只有一个人,那人被吓得尖声惊叫起来。一眨眼,人力三轮已冲到梅晶莹身边,梅晶莹条件反射地一侧身,虽然让过了车龙头,但车轮毕竟没有让过,向梅晶莹身上碾压过来,说时迟那时快,梅晶莹想也没想,足尖一点,飞身跃起,左脚在车轮上一点,身体又拔高数尺,如一片柳絮在风中飘过,三轮车在她侧面哐啷而过。


三轮车轮胎吃着地面,发出吱吱的怪叫。


三轮车夫紧紧捏着手闸,前轮在路边的围栏上碰了一下,总算停了下来,车身打横,车夫脸吓得煞白。


“你怎么搞的?“梅晶莹说。


三轮车夫紧张得说不出来。


“对不起,我看了路上有水,太滑!小姐没有吓着你吧?车上一个略带磁性的嗓音说。


梅晶莹抬头一看,一个俊朗的脸庞映入眼帘,见是一个身穿青色西服,年龄约二十七、八的男人,旁边坐着一个少女,不由得呆了一呆,那男子也见到梅晶莹,感觉中就好像见到一株亭亭玉立的兰花立在当地,也是呆了一呆。


“没事,“梅晶莹见那男人一双剑目凝视自己,不知为什么脸上一红,“还好是我,要是别人能躲开吗?“


车上男子也为梅晶莹艳光所夺,避开那对深如秋水的星眸,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哼,算了!我还有事呢。“梅晶莹一甩头发,向前奔跑。


“骑车要看路面,你搞什么啊”那少女责怪道,“肩膀都碰疼了,还好没出大事!”


“是是。”三轮车夫下车把车推正。


“江哥,刚才那女子好像是会家子,身手敏捷得很呢!还偏偏长得那么好看。“少女见男人若有所思的样子,说道。


“这有什么奇怪吗,我师妹也是会家子,不也是长得那么好看吗?“西服男人道。


“师——哥!“少女提高了音调,“一点正经也没!”其实见师哥夸自己好看,心里面却是喜滋滋的。


“嗯,“青色西服男子沉吟道,“金陵六朝古都,藏龙卧虎之地啊,我们以后要多加小心,别露了行藏。”


“嗯!”少女点头。


“前面就是聚锦园了!”青色西服男人说。


三轮车夫拉着两人,横过街道,向聚锦园而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