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祼女事件新进展-谭母称谭静不可能自杀

4444shuaku 收藏 1 673
导读: [center]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8_4_21_6069_7206069.jpg[/img] 谭静的母亲(左)给媒体写了一份声明书。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8_4_21_6070_7206070.jpg[/img] 昨日中午,谭静的追悼会在银河公墓举行,谭静的同学拿着遗像神情悲伤。[/center] 送别谭静韩国人缺席 谭母留字“到此为止” 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谭静的母亲(左)给媒体写了一份声明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昨日中午,谭静的追悼会在银河公墓举行,谭静的同学拿着遗像神情悲伤。

送别谭静韩国人缺席 谭母留字“到此为止”

谭母:事情就到此为止吧,别再让我们雪上加霜了

音乐在空中回荡,一阵阵撞击着人们的心扉

,所有的人泪水都在眼眶里打转。“Hello,大家好,我是Tracy谭静。”当谭静的声音从CD里传出时,她人却已躺在鲜花丛中,香消玉殒。乐曲随后低沉,亲友们的悲痛开始难以抑制,此时谭静美丽的歌声在大厅回荡:“我微笑着和你拥抱地道别,却模糊了最后一句再见。”谭静唱着《学会》,用歌声在向这个世界告别。

天堂没有喧嚣

昨日上午,广州的天空阴沉沉的,似乎一场暴雨即将来临,在昏暗的天空下,谭静的治丧会在广州市殡仪馆主楼16号厅举行。

上午10时30分许,记者提前一个小时来到16号厅,两名谭静生前演艺公司的朋友正在为追悼会做准备,每一个出席的亲友都在笔记本上写下对谭静最后的祝福。翻开本子,满页写满哀思和牵挂,“天堂里没有喧嚣和吵闹,愿你在那里宁静快乐地活着。”“永远想念你的甜美……”

16号厅大门上面用蓝底白字写着“谭府治丧会”,大门两旁放着花篮;厅中间放着谭静的照片,照片下是谭静的遗体。谭妈妈和谭静的姑姑等身穿黑色衣服坐在大门左边的凳子上,手里拿着纸巾,默默地抹着眼泪,提前到达的谭静生前好友不时上前安慰,大家没有更多的交流,或许是压抑的气氛让人很难开口。

凝重只闻花香

亲友们把谭静的灵堂布置成花的海洋,谭静遗体周围,灵堂周围到处是锦簇的鲜花,使凝重的空气中带着一丝花香。出于敬重死者的考虑,治丧人员提前告诉到场亲友一会将没有遗体瞻仰环节,敬献鲜花可以提前进行。记者于是第一个进去敬献鲜花,将一束白色菊花摆放在谭静遗像前鞠躬。

11时10分许,3名当事韩国人仍未到场,但他们的朋友李尚明身穿一身黑衣、戴着墨镜,缓缓从17号厅方向走过来,当走到16号厅前时,停下来朝里面望了望后,朝谭妈妈走去,两人握手没有说话,此后陆续有其他朋友到场,大家都很安静,等待告别时刻的来临。

12时30分,谭静治丧会正式举行,阴沉了一个上午的天空,此刻突然飘起了丝丝细雨,雨滴悄悄地落在地上,化成一点水迹,丝毫引不起人们的注意。

自己歌声作哀乐

谭静生前好友特意挑选了她身前唱过的一首歌曲《学会》作为灵堂哀乐,寓意让她的声音向亲友告别,向世界告别。

随着空气中忽然飘荡起音乐,出席亲友开始为谭静默哀,大家都还没有哭。当歌曲中传来钢琴和小提琴的声音时,乐曲开始一阵阵撞击人的心扉,所有人的泪水就在眼眶边缘打转,钢琴的舒缓轻柔夹杂着小提琴婉转呜咽,亲友们再也忍受不住,灵堂响起啜泣声。

“Hello,大家好,我是Tracy谭静。”当CD记录的谭静的声音传来时,灵堂哭声已经连成一片。站在记者身前的谭妈妈双手捂着脸,哭得泪水沾湿了手绢,她身边的谭静好友害怕她倒下,赶紧扶稳她,手里却还拿纸巾不断的拭去泪水。

谭母一直很坚强

乐曲随后低沉下去,亲友们的悲痛更加难以抑制,泪水逐渐阻断视线,记者身后传来哭得几近沙哑的男声,但忍住没有回头,低头只见身边一名男子的泪珠一颗颗落到地面。长长的乐曲慢慢终了,空气中只有谭静美丽的歌声在回荡,她在向这个世界告别,所用的正是她唱过的那首《学会》中的句子,“就算你离我越来越远,再看不见我的转变,我微笑着和你拥抱道别,却模糊了最后一句再见”。

在谭静的歌声中,她的表哥哽咽着致辞,语句的停顿透露了他克制悲痛的不易,亲友们一边听着他述说谭静的故事,一边不舍地多看一眼躺在鲜花丛中的她。

结束的时候,谭静的好友们一个个过去和谭妈妈拥抱,鼓励她坚强。一切完结之后,疲惫的谭妈妈最后坐在长椅上休息,紧闭双眼脸色平静,略显苍白的脸上残留着两道明显的泪痕。

谭母:谭静是不会自杀的

同学希望等真相大白后再火化遗体

案发后始终未露面的谭母张志英昨日坚持出席了整个追悼会,脸颊削瘦身体略显单薄的她一直忍着悲伤,默默关注着追悼会的一切,直到女儿的歌声响起时才抑制不住内心的悲痛哭了起来,哭声由小声啜泣逐渐转变成痛哭难以自持,需要人搀扶。

谭母平静接受采访

在追悼会期间,有媒体记者到场采访,她也神色平静安详地和记者略说了几句,并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张事先写好的小纸条,“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别再让我们雪上加霜了。”展示了纸条之后,谭母回到灵堂里的女儿身边。

据帮着谭母处理后事的谭静好友吴铭毅说,女儿死后,谭母连续几天都精神恍惚,有时候打电话过去,问她什么话也说不上来,准备追悼会的时候,他们带着谭母去交钱,明明她已经把钱放在柜台上了,却还到处翻口袋自言自语说:“钱到哪去了,钱到哪去了?”当时大家看了都很难过,所以这两天追悼会筹备的事情基本上都由好友打理。

他还表示,目前谭母住在广州的表姐家中,生活起居都有人照顾。

否认谭静曾与父吵架

昨日追悼会举行前,到场几家媒体记者担心打扰谭母,一直未曾上前与其交谈,只是远远看着,直到谭静好友都已经到齐,追悼会马上开始的时候,观察谭母精神略好了一些方才走近,向其问好后交谈了不到一分钟,期间谭母听得多,回答得少,在采访的最后,谭母忽然从包里拿出一张事先写好的纸条展开,“要说的全在里面了。”记者看到,纸条上写着如下的话语,“谭静是个自强自爱、活泼开朗的好女孩,自杀是绝对不可能的,至于说她每日喝酒度日,和有关她爸被害前大吵一架,纯属谣言,这事情就到此为止吧,别再让我们雪上加霜了。”展示完纸条后,谭母回到灵堂里参加追悼会了。

死者遗体先不火化

追悼会结束后,谭静在广东亚视演艺学院的同班同学朱维笳征询谭母意见,希望等谭静的死因真相大白后再火化遗体,谭母表示同意,随后坐在灵堂外的椅子上,静静地听大家发言,直到下午2时许大家讨论完散去,她才由朱维笳等人送回住处休息。

谭静好友要查真相

昨日下午2时许追悼会结束后,谭静在广东亚视演艺学院的一名同班同学召集了一部分出席追悼会的好友,表示谭静的死因仍有不清楚的地方,号召大家想办法争取能够弄清疑点。讨论中该同学当众朗读了一份自称是公安系统内部人士的网友写的案情分析。

这名同学还表示,谭母曾告诉记者,住在东风广场事发房间的某位韩国男子平时经常想约会谭静,而谭静一直对其持反感态度。该男子还经常谎称有事找她借机搭话,而屡次都被谭静婉转回避。事发当天因一名两人都认识的韩国朋友要回国,谭静这才和他一起喝酒。记者注意到,当朱维笳说这些的时候,谭母没有反驳也没有点头,只是静静地听着。

他最后怀疑,“四名韩国男子在真正接触媒体记者和警察之前,已经是事先串通一气说谎的,甚至事先有可能已经找过律师帮他们编好台词,使他们的口供看似没有漏洞,其他的情形下也合乎情理,使他们得以瞒天过海……”

讨论的最后大家都互相留下联系方式,以便有最新的进展时能够互相告知,“我们就是要弄清楚她到底是怎么死的。”这名同学表示。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