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为什么不谢罪?-直击岛国核心思维六

空谷幽灵 收藏 3 273
导读:日本为什么不谢罪?-直击岛国核心思维

我问:他们在中国干出这样令人发指的罪行,难道,他们不认为是罪恶吗?

他道:我说过了,只要是尊从于天皇的意愿,只要是服从上司的命令,不论干出什么坏事,日本人内心都不会产生罪恶感。没有罪恶感,这是日本传统文化的一大特点。我在东京一个饭馆里,见到几个喝的醉醺醺的日本老人,听到他们大喊大叫,我知道这些都是当年在中国土地上屠杀中国人的魔鬼。到了晚年,他们相聚一起,听得出,让他们最感自豪的就是侵略中国的那段日子。他们一边喝酒,一边眉飞色舞地说起在中国河北省把一个村庄的农民全部杀死,倒上汽油,焚尸灭迹。另一个老兵,说起如何强奸中国妇女,如何把沾着汽油的棉花,塞进妇女的阴道,然后点火活活把她烧死。边说,他还手舞足蹈地学那妇女挣扎的惨状。接着,几个人同声痛骂中国人,不如猪狗……我吃不下去了,只觉得浑身的血都要冲到头顶,那时候,我手里要有刺刀,我会冲上去,一个个把他们统统捅死。可惜,我不能那样做,只好站起离开。从那天起,我再见到日本老人,心头就有一股怒气,老想问问,你是不是杀过中国人?

我道:那样怀念残忍地杀人,难道,这些人就没长良心吗?

他道:良心,是中国道德观评价的一个标准,当然我也见到过真心悔罪的日本老兵,他们的内疚,痛苦溢于言表。甚至说到罪孽之处,他会扑通跪倒在你面前,诚恳谢罪。但是,就文化层面来讲,良心,这个标准,在日本是不存在的。打个比方,一个武士,刚刚制作了一把新的钢刀,他要试试这把刀的质量如何,看它快不快。他就可以随便去找一个‘秽多’(生活在日本最底层的‘贱民’)把他杀掉。他不会因为无故杀人而受到任何责难,他的内心也不会觉得有任何不安。因为他是武士,刀的质量好与坏,对他至关重要。

我问:难道这就是‘武士道’的精神?

他道:是的,‘杀人勿置于心,常在生死之外。’是武士的生存信条。也就是说,不管杀了什么人,都不要放在心上,这就是咱们中国人说的‘杀人不眨眼’。你从最近许多报道中,就可以知道,日本军人屠杀中国人,不论是制造无人区,还是杀人竞赛――百人斩,那一个手软过?有一则报道说,日本兵把十个中国人排成一排,然后从最后面开枪,他要看看一粒子弹能够穿透几个人,这是在玩一种杀人游戏。把杀人当做游戏,这得需要何等样恶毒的蛇蝎心肠?在战场上,只要是长官和上级的命令,每个日本军人可以不管是什么人,老人、儿童、孕妇,只管去杀。因为武士生来就是杀人的,根本不需要用良心来衡量。杀人,是日本极为崇尚的。杀人,就像樱花绽放一样,是灿烂的‘美’。

我感到浑身发冷;一个民族崇尚杀人,真是太可怕了。

他道:日本武士不仅崇尚杀人,也崇尚死亡。一个武士最高的殊荣就是切腹自杀!切腹的时候,讲求腹部的十字要切得深,切得整齐,横平竖直。血要像泉水一样涌将出来,那才叫壮美。眼睛要睁着,眼光要平静,不能流露痛苦感。死后,上身要向前顷,绝不能向后仰,这样的死,才是最美的死,才会博得许多人的称赞。这样的死,才能像樱花凋零一样,永留芬芳。

我道:没有仁和义,没有善恶观念,嗜血喜杀,崇拜死亡,这是什么道德标准?

他道:实实在在地说,这是一种嗜血动物的道德标准。1905年,整整一百年前,有一个日本学者叫新度户稻造,他写了一本名叫《武士道》的书。书中说道:‘作为封建制度产物的武士道,在制度死亡之后仍然存活,现在仍照耀着我们的道德星空。’他说的对,至今,日本的武士道的精神仍在照耀日本的道德星空。至少,在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军人各个都是按照武士道的精神冲上战场的。

我问:‘武士道‘精神培养些了什么人?

他不假思索地回答:培养了成千上万的杀人机器,并且把他们统统推上了中国和亚洲战场。培养了成千上万的冷血恶魔,让他们在中国和亚洲战场去吞噬无辜的生命。最可怕的是,他们做出任何野蛮残暴行为,甚至干出连野兽都做不出的凶狠和恶毒的事情来,内心并不会产生良心的谴责,也不会有半点歉疚和不安。因为这都是尊从皇命,为了开拓疆土,为了净化世界。所以就认为是理所当然,所以就感觉是心安理得。

我问:他们不怕报应吗?

他道:正如《菊与刀》中所说,日本贬抑了中国道德中的核心价值观;仁和义。同时,他也抹杀了佛教中的善和恶的差别。我们知道,佛教有‘因缘说’,‘报应说’,‘轮回说’。多做好事,善事,死后可以进入西天极乐世界,来生还可以转生为人。做坏事,作恶事,要堕入十八层地狱,那里有炮烙,油锅和各种刑罚,且永世不得超生。这样的宣教,其目的是潜移默化地引导人们多做善事,少做或不作恶事。而在日本的神道教中,既没有善恶报应,也没有地狱轮回。只要是为天皇而死,不管你干了多少坏事,犯下多么令人发指的罪行,(包括那十四名日本罪恶滔天的甲级战犯)人人死后同样可以进入靖国神社,成为大日本帝国的‘靖国之神’,年年接受日本人的焚香供俸和顶礼膜拜。

我问:天呐!谁要再说和这样的人同文同种,我会害怕的。

他点头:在日本人看来,中国人是猪和狗(豚和犬)他们在中国肆无忌惮地杀死中国人,那不是屠杀,杀掉的都是猪狗一样的劣等民族,杀掉他们,对整个人类社会就是一种净化。日本军人谁杀的中国越多,谁为净化世界的贡献就更大。今天,日本人仍然认为,谁要说和中国人是同种,那简直就是对日本人的污辱。你说了这么多年,没找你决斗,就是客气,甚至是在忍气吞声。

我问:我心里一直想着一件事,那就是日本的佛教,我要问得是,要是没有了因果报应,没有了善和恶分别,日本的佛教,还算是佛教吗?

他道:在日本‘神道教’的信徒,有不少是坚决反对和排斥佛教的,理由之一就是因为佛教是泊来品,而且带有浓厚的中国色彩。在许多地方曾经大肆拆毁佛寺。而佛教的信徒,却没有那一个人敢于排斥和反对‘神道教’。

我道:作为一个世界性宗教,佛教从来就没排斥过任何宗教。

他反问:你这么关心佛教,你是佛教徒吗?

我摇头:不是。我是共产党员,但我很认同佛经的某些哲学和智慧。

他道:佛教在日本还流传着,那是因为佛教是一个可以‘随方就地圆’,适应性和生命力很强的宗教,佛教在日本传承了一千多年,他赖以生存和维系的理论就是‘神佛同源说’。他尽力把佛教的‘佛’和神道教的‘神’说成是一体的。譬如说某某佛,就是‘神道教’里的某某神,他们是同一个人,这就叫‘本地垂迹’。在日本的佛教里,释迦牟尼,就是天照大神。阿弥陀佛是日本的八幡神。某某佛就是天皇陛下,只不过是称呼和法名不同而已。你参拜释迦牟尼,就是在参拜天照大神。不仅如此,日本的佛教还根据神道教的观点,舍弃了善恶观念,淡化了‘轮回说’,才得以勉强保留。最后就变成了,佛教也是从日本神道教的种子里长出来的,然后传到中国开花,再传到印度结果的。

我道:这也能瞎掰吗?人所共知,佛教从印度传入中国,又从中国经过朝鲜传入日本的。

他道:你说的是人人公认的历史事实。而日本人则认为,结束派遣‘遣唐使’的历史,就是把唐朝的经验学到了手,当他们运用唐朝的官制礼仪和文化知识,完成对自身的改造,稍事强盛之后,他们就开始贬损中国文化。到了‘明治’时期,为了‘脱亚入欧’开始对中国文化反攻倒算。首先贬损的就是儒学和孔子。他们说,孔子是鲁国的大臣,周游列国兜售自己,实属不忠。然后就攻击孟子,尤其贬损的是孟子与梁王关于皇帝不可‘率兽食人’的那段对话。甚至说,孟子的书在中国装上船,船开不久就会沉到海里。当然,还有前面说到的偷换仁和义的概念。接下来就是贬损中国历史的重大事件,譬如,因为日本的天皇是一脉相传,日本有不少学者对周武王伐纣,就大加诋毁,说这种改朝换代,就是忤逆犯上。更有甚者,就是方才说的,把从印度传入中国,又从中国传入日本的佛教来个黑白颠倒。在日本后来变成了这样排序;‘吾日本是种子,支那(中国)是枝叶,天竺(印度)开花朵。而且还说;‘无神道则无枝叶、无花实。’

我道:恶意贬损帮助自己的人,这不是忘恩负义吗?

他道:在日本,要讲恩,只有皇恩,再就是上级领导的恩,父母的恩,师长的恩,别无其他。他们认为,对一个国家和另一个国家来说,只有利益,更没有什么恩情可言。我有一个亲身经历的小例子;有一次,我给一个犯了烟瘾,一时没有烟的日本人递上一支烟,他接过去,没说谢谢,而是说惭愧。开始,我一直想不通,吸别人一支烟,他为什么要像犯了大错似的自贬自己?直到我看了《菊与刀》。他在书中恰好就举了同样的例子。我才明白。因为日本人要说谢谢,就等于接受了你的恩情,我说了惭愧,就等于在礼节上回报了你,我就不欠你的了。所以,我非常同意《菊与刀》里,关于对日本民族一贯忘恩负义的结论。他那一章的题目就叫;‘历史和世界的负恩者’。

我道:历史和世界的负恩者,这个定义下的好!

他道:还有一件震动日本的大事情,会更有力地证明这一点。那是140多年前,美国的东印度舰队司令官海军准将佩利,率领一个庞大的舰队,误打误撞,闯进了日本的横须贺港。他逼迫日本签订了不少不平等条约,并引来了英国等列强进入日本,几乎把他变成为一个半殖民地国家。这件事情要是在中国,要是用坚船利炮轰开中国大门的人,我们会举国痛骂他是殖民者,侵略者。因为我们认为,破门而入的就同强盗无疑。可是,让我难以想像得是,日本人却把佩利当成大恩人,甚至把他当成促进日本改革开放的大英雄。在他登陆的地方,建立纪念碑,再建一个以佩利命名的公园。民间每年都要举行‘黑船祭’,还要表演舞蹈,蹦蹦跳跳。

我道:看来,日本是把美国黑船看成是‘明治维新’的启蒙者,才把他当成恩人,英雄来看待。

他道:我还要说的是,不论是日本人如何对佩利顶礼膜拜,如何把他当成恩人还是当成英雄,都丝毫没有影响在几十年后,海军大将山本五十六尊奉天皇的密令,带领庞大的舰队,以极其卑劣的手段,去偷袭珍珠港,把美国的太平洋舰队砸个稀巴烂。当然,也毫不影响,在他认为有足够力量的时候,全面进攻美国本土。什么佩利的恩情?什么佩利的启蒙,在这个时候,统统都被丢在脑后。

我道:这样忘恩负义,真是匪夷所思。

他:我要继续说的事情,更让你匪夷所思。由于日本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美国在反击中是和日本逐岛争夺,步步逼近日本。日本不论是军队还是老百姓,都用接近疯狂的状态和行为参与作战。人所共知的‘神风突击队’就给美军造成极大的伤亡。逼得美国不得不在日本本土扔下两颗原子弹,把广岛和长崎几乎夷为平地,十几万人化为灰烬。第二次世界期大战结束,美国对日本实行了全面占领。登陆日本之前,从普通的美国士兵到盟军统帅麦克阿瑟,无不战战兢兢,他们不知道登陆日本会遭到何种反抗和报复。出乎意料的是,美军在日本受到了‘出乎意料‘的欢迎。报纸电台把麦克阿瑟捧成为‘新生日本的生身父母’,‘恩人元帅’。他出现在那里,日本人就会发出一片感恩的欢呼。小孩子以能够弄到一顶麦克阿瑟帽戴,看成是最大荣誉和时髦,甚至为他建立‘显彰碑’……

我道:现在看美国是日本的盟友,好朋友。要是从历史上看,日本这个民族永远是靠不住的。

他道:对日本文化的深层探究,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外表恭顺,内心狂傲,残忍,冷酷,以‘武士道’为精神支柱,以‘大和魂’为文化主干的国民性格。对于这样一个的‘喜杀崇死’的民族,不需要讲求仁义,也没有罪恶感,更没有道德标准,绝对服从天皇和上级的命令,死后成神是人生唯一追求的信条。他‘崇强畏威’,‘持强凌弱’,今天你强大,我打不过你,我可以当孙子,也可以作朋友,就像美日两国现在的关系,就是‘美主日从’,给你提鞋都行。可是,千万记住一点,日本可决不是甘当‘下人’的国家。一旦有机可乘,为了利益和他的终极目标,一切都可以不管不顾,说不定再给你来个偷袭华盛顿呢。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