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为什么不谢罪?-直击岛国核心思维四

我道:有人说,日本人是‘外恭内傲’,这个说法对吗?

他道:说日本人‘外恭’是不错的,表面上,他对任何人都很恭敬,彬彬有礼,常常面带微笑。可是,要真正理解日本人的微笑,是很困难的。

我问:理解微笑有什么困难?不就是‘喜于心,溢于表’吗?

他道:日本人可不是这样。他的微笑不像中国人,是发自于内心的喜悦。日本人在厌恶的时候,悲伤的时候,甚至是在失败和痛苦的时候,也会发出微笑。面对这样的微笑,你会不会感到心头阴冷?甚至是一个法西斯份子要对你行刑的时候,他也会面露微笑,这样的微笑,你说是不是让人看到一副非人的面孔?要说他的内心是一个傲字,就不是很全面,‘内傲’涉及到了文化的第二个层面,这需要很认真地展开来说明。

我道:第一个层面叫‘表层文化’,第二个层面叫……

他道:人类文化的第二个层面叫‘深层文化’。要说清这个层面,就得要走进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企业,一个人的内心深处去察看,研究,体会,才能对一个国家,民族,企业和个人有个比较全面的了解。请注意,我说得是‘比较全面’。

我道:这是不是你说的‘貌似神异’里‘神’的那部分?

他道:没错。严格第说,文化的第二个层面,涉及到许多软性的东西,也是进入了精神境界,人际关系,思想情操,信仰观念,道德理念等等一系列复杂的深层世界。我为什么要说‘神异’?因为日本人的内心世界是极为复杂和混乱的。让他们产生‘傲’的原因很多,但主要是他自以为是的优越感。

我道:说到日本人的优越感,我想这也是属于第二个层面的。我一直奇怪,世界上有多少个大大小小的岛国,为什么偏偏日本人会说自己是‘神选民族’?而且感觉这样优越?

他道:一个地区,国家和民族文化的形成,和地域环境,历史发展密不可分。从日本的文化背景和国民心理来分析,说出来的结论,一定让你感到意外和奇怪。

我道:别卖关子,快点讲。

他道:他自称大日本,大皇军,大和魂,自称神选民族,自诩优越无比的根本原因,你知道是什么?

我道:还卖关子?我不知道。

他用加重的语气说道:是因为他小!

我感到惊讶:小?你故弄玄虚吧。

他道:玄不玄虚,请看事实;首先。是他的领土面积小,只有33,7万平方公里。和中国相比,领土的比例,仅仅是中国的三十分之一,是中国一个省,还是小省的面积,大概跟云南省差不多大小。其次,日本人的个子也长得小,平均身高才一米六十几。

我道:两小?领土小,个子也小,这倒都是事实。

他道:两小,但主要还是领土面积小。这个‘小’,是日本几千年来的一个难以治愈的心病。自称大日本,大和魂的国家,人口不算少,男女老少,熙熙攘攘,就算历史上的人口吧,从千万,到几千万,到接近一个亿。这么多人,世世代代,挤挤插插地住在那在么几个小岛上,而且是越住越挤,越住越小。日本的这几个岛,不光是小,而且极不安全。不停地闹地震,刮台风,有时候还来个海啸。日本是有名的地震之国,每天平均大大小小的地震总得有个四次五次的。像上个世纪30年代的关东大地震,坂神大地震,天崩地裂,火光冲天,呼隆隆就夺去了几十万人的生命,就跟扔原子弹差不多。你说,祖祖辈辈住在这样的地方,时时刻刻提心吊胆,他们能不闹心吗?

我点头:是啊,每天都得当心地震,担心丢了性命,那是够闹心的了。

他道:也可以说,千百年来,日本人最大的心理忧患,就是这个生存空间问题。眼见着一年年人口越来越多,领土面积就那么一丁点。也不生,也不长,越住越挤巴,不就越住越难受吗?

我点头。

他道:领土面积,是牵扯每个日本人切身利益的大事,没有谁,会对这个构成民族忧患的难题无动于衷。我们只有把这个‘小’的问题,放到首位来谈论,这才是研究日本深层文化的要害,我还要强调说,这就是要害中的要害。

我道:要害中的要害?

他道:是的,要害中的要害。从大和国统一,到大化改革,到幕府时代,再到明治维新。从一代代天皇,到一任任‘大将军’从一批批首相,到一排排将军。没有谁,不对这个难昼思夜想,没有谁,不对这个难题题绞尽脑汁。因此,要想说清楚日本为什么有‘武士道’?为什么有‘神道教’?为什么要有靖国神社?包括他为什么自诩是优越民族,包括他为什么不向中国和被他侵略的亚洲人民谢罪,都要先从这个‘小’字说起。都要先从这个‘小’字出发。

我道:以‘小’字出发研究日本,这样的观点,我闻所未闻。

他道:我发现许多人研究日本,多重于发生的事件,事实。往往忽略了事实和事件背后的文化构成和心理因素。只要你注意,你就会发现,日本人千百年来,从天皇到首相,从将军到士兵,甚至到平民百姓,他们做的许多事情,几乎都跟这个‘小’字息息相关。

我道:能详细说一说吗?

他道:先说一个日本的神话传说。我们都知道,一个民族的神话传说,就是这个民族心理向往和精神理念的折射。日本神话有一个共通的特点,都是以小胜大。譬如说有一个故事是说有个拇指大的孩子,名叫‘拇指太郎’,可他神勇无比,驾着竹叶当扁舟,去挑战庞大无比的恶魔,最后把恶魔战胜杀死。这样以小胜大的民间故事,在日本世代流行,就是这个岛国民族内心最真实的写照。

我道:看来,这个‘小’字,在日本真是个大问题。

他道:我们都知道,日本是一个自尊心和自信心极强的民族,他不会甘心被这个‘小’字永远困扰。只要你细心观察,你就可以看到,在日本两千多年的传统文化中,几乎每一代人都做着同样的梦。从丰臣秀吉到东条英机,不论是日本大和国时代的将军,还是近代的政府首相,千百年间,只要稍有机会,无不把‘以小变大’,当做头等大事来抓。

我道:看来,把小变大真是日本千百年来的愿望。

他:话又说回来,要想以小变大,必然要遇到艰难和危险。这种改变的前提就是要有实力。只有靠实力,只有靠胳膊粗力气大,才能打败人家,才能把别人的土地变成自己的。可日本偏偏是‘弹丸之地’‘蕞尔岛国’。人,往别人跟前一站,先矮了半截。那怎么办?领土小,个子小,这都是无法改变的状况,那就只能在国民心理上下足功夫。如果能够理直气壮地认为,我就是神选民族的一份子。如果能够毫不怀疑地相信,我就是‘拇指太郎’,一定会有神灵护佑我。如果一个人的心里,有了这道神灵屏障,内心的状态就会强悍起来,精神状态自然也会产生变化。久而久之,就会相信,自己就是最优越的。既然是最优秀的,那理所当然的要变成大大的世界的霸主。

我道:这有点像戈培尔说的,谎言重复千遍,就会变成事实?

他道:不错,日本的神话讲了可不是千遍,而是千年,人们身在其中,那有不信之理?还有一种说法,不常见诸文字,但是在日本却有广泛的影响和基础,也是一位日本的大人物说的,好像是伊藤博文(我记不太准)他说;‘像我们日本这样几千万太阳神的子孙,却住在这样狭小的岛屿上。而那些劣等民族,却住在广阔无垠的原野睡懒觉。这正是天神要磨砺日本人的意志,按照天皇的旨意去开拓疆土,以改变这样不公平的世界!’你听听,要日本人去开拓疆土,不光是生存需要,而是天神的意志。

我道:这不是把对外侵略说成是‘替天行道’了吗?

他道:正是。我所以说,这个说法在日本很有影响,是它触动了日本人那根最脆弱的神经――‘小’。我的国土面积小,我的个子小,都是天神为了磨砺我们的意志而安排的。我们维新了,强大了,意志磨砺好了,自然要秉承神的意志,去开拓疆土。

我道:有人说,中日有两千年友好交往。

他道:是的,中国日本交往已经有两千年之久。交往是有,未必都是友好。早在秦汉时期,中国就知道在东方有一个岛国,那时称他为‘倭国’。中国在公元前221年,秦朝统一六国后,就成为一个强大的中央集权制的封建帝国。汉朝的建立,以及他长达400多年的文治武功,已经把中国变成了一个军事、政治、经济和文化相当发达的国家。而日本那个时候,还处于史前时代。也可以说是蛮荒时代。蛮荒,你能想像日本是什么样子。

我道:原始部落?相差太悬殊了。

他道:是的。直到公元300年以后,在中国已经是司马氏的晋代时候,有一个叫大和的部落(也可以称为大和国)逐渐发展壮大,开始吞并周围的部落。这一场旨在统一全国的战争,一直打了两百来年,直到公元5世纪,大和国才统一全境,成为一个带有奴隶制性质的国家。

我问:他们那个时候,对外是什么态度?

他道:估计那个时候,他们自身已经感到很强大了,已经有了扩张的野心。隋朝时候,他们派人到中国递交的国书,就蛮横地说;‘日出处天子致书日没处天子’。甚至在唐初的时候,还向唐朝皇帝上书,要求一些小国进贡的时候,同时也要‘每岁入贡本朝’。就是要享受和中国同样的霸主地位。

我道:这可不是什么友好态度。

他道:要和中国的大唐盛世平起平坐,平分天下。

我问:可后来怎么又向中国学习呢?

他道:日本的态度,前后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是和日本人的‘崇强畏威’的国民心理有关。

我问:‘崇强畏威’?崇拜强者,畏惧比他更有威力的人?

他道:是的。‘崇强畏威’,这就是日本人典型的性格特征。那是中国的汉末晋初之际,那时,朝鲜半岛是中国的属国。有新罗,百济和高丽三国争霸,一直打了几个世纪,日本早就插足半岛争霸,在朝鲜半岛建立‘日本府’,而且把百济变成他的朝贡属国。到了公元660年,受日本鼓励,百济大举攻击与唐朝关系较好的新罗。形势危急,新罗请求唐朝伸以援手。唐太宗李世民御驾亲征,率唐朝大将薛仁贵和新罗国联合作战,打败了百济。可是,日本为了能在朝鲜半岛谋取领土利益,也为了显示自己的力量,一直积极扶植百济复国,这就不可避免地和唐朝发生了直接的冲突。可见那个时候,‘日出之处的皇帝’并没有把‘日没之处’的唐朝放在眼里。

我道:原来,日本历史上就很霸道。

他:说对了。到了唐高宗李治当政的龙溯三年(公元663年)双方矛盾加剧,用实力说话的一场对决,已经势不可免。那一年8月,双方的军队和舰船,在朝鲜半岛南端的白村江口相遇。当时,日本方面作了充足的准备,调集的军队多达万人,战船1000余艘,大有一口吞掉唐军之势。反观唐朝的水兵只有数千人,战船也只有180艘,对比之下,不仅实力悬殊,而且唐军是远道而来,必是疲惫之师。综合各种因素分析,日本以为一定可以多以胜少,一举歼灭大唐的的海外舰队,帮助傀儡百济复国,以实现长久谋求朝鲜半岛的计划。不料,战端一开,就使日军大吃一惊。原来,唐朝的战船极其坚固,可以对日本的船只横冲直撞。且兵士战术熟练,士气高昂,各个骁勇,杀的日本军队仓皇溃逃。双方历经四场大战,唐军击毁日本船只近半,杀敌数千。后来有人形容说;连续数天,战场上杀声惨烈,浓烟遮天,海水赤红。这一仗,唐军以少胜多大获全胜,日本赖以称雄的海上军队,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未完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