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闯天下 第二季《北美杀戮》 第二十二回 重现活力

信周 收藏 9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9/[/size][/URL] 无为强健的身体使他恢复的非常快,又过了几天他已经可以到楼下的酒巴里活动了。 因为这里是小岛上唯一的公共娱乐场所,所以岛上的居民空闲时总是聚集到这里来。与其它酒巴不同,来这里的客人相互之间都很熟悉,大家凑在一起有说有笑,释放着生活的压力。 从海上归来的渔民在回家之前都会先到酒巴来喝一杯,相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9/


无为强健的身体使他恢复的非常快,又过了几天他已经可以到楼下的酒巴里活动了。

因为这里是小岛上唯一的公共娱乐场所,所以岛上的居民空闲时总是聚集到这里来。与其它酒巴不同,来这里的客人相互之间都很熟悉,大家凑在一起有说有笑,释放着生活的压力。

从海上归来的渔民在回家之前都会先到酒巴来喝一杯,相互了解一下收获的情况,这已经成为了岛上渔民们的习惯,所以有渔船回来的时候也是酒巴里最热闹的时候。满载而归的人兴高采烈,高谈阔论,收获少的则发顿牢骚。

这个酒巴还有一大特色,就是在酒巴的一角有三张牌桌,供渔民们赌博用,海岛上没有其它娱乐项目,赌钱就成了他们最好的消遣活动。

三张牌桌,有两张是供客人们自己玩,谁赢了钱就主动留下十块、二十块算是给酒巴的抽水。还有一张大点的牌桌是由老费勒坐庄与客人们赌钱。

老费勒和奥丽娜两个人,一个负责招呼客人卖酒,一个陪客人赌钱,各负其责各得其乐。

无为在楼上闷坏了,自己就抓着楼梯扶手慢慢下来,大腿上的枪伤在迈步的时候还隐隐作痛,因此不敢走的太快。

奥丽娜见无为下来,急忙跑过去想搀扶他,无为笑着朝她摆摆手,“我自己就可以,你忙吧,不用管我。”

奥丽娜对无为的热情招来了酒巴内正在喝酒的几个年轻人的嫉妒,几个年轻人都用敌视的眼神审视着无为的一举一动,他们对这个突然侵入到岛上的外来人怀有敌意,因为他们发现奥丽娜对无为超乎寻常的关心。

岛上的年轻人来酒巴的目的很大一部分是为了接近奥丽娜,现在忽然发现他们心目中的公主对这个外来的中国小子这么亲切,让他们的心里燃起了嫉妒的火焰。

无为本能地感觉到这些愤怒的眼光,目前的情况他只能躲开他们,他的身体现在根本无法与这些性格奔放的英格兰后裔争斗。他朝酒巴的其它地方巡视了一下,发现老费勒的赌桌旁边围满了人,有玩的也有观看的,看到赌博无为一下子来了精神。

无为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坐到赌桌旁了,忽然看到这么多人在玩牌把他内心赌性又激发了起来。无为缓缓走到赌桌的旁边,朝老费勒的桌子上观察了一下,只见老费勒在笨手笨脚地在发牌,原来他们在玩两副牌的二十一点。看老费勒发牌的姿势就知道他的水平,在无为看来简直是糟透了。

这么少的扑克在洗牌的时候如果是高手就能记住牌,无为站在一边默默地看了一会儿,发现他们玩牌的规则与赌场有些不同,简单了很多,下注的数额也不大,最多是十块钱,看来他们注重的是娱乐。

无为看了十几分钟,发现老费勒的手气很臭,连暴了几次牌,急得头上冒出了汗,他坐庄不同与其他人,别人输一次最多十块钱,而他暴一次牌就要赔出去好几十块钱,一会儿的工夫老费勒输了五六百元了。气得他胡子撅的老高,嘴里不停地咒骂。他越是这样玩的客人越是高兴。

周围几个玩牌的人看到老费勒的窘迫样子,一边下注一边开他的玩笑,“老费勒,今晚是不是要把酒巴一起输给我们?”

“必须把奥丽娜一起带上,否则你的这个破酒巴没人要。”

老费勒愤愤地发着牌,不时地回击着这些人,“闭上你们的臭嘴,想打我女儿的注意没门,看老子怎么把你们的钱都赢过来,一会儿就让你们光着屁股从我的酒巴里滚出去......”老费勒的话引起周围客人的哄堂大笑。

奥丽娜对这样的场景似乎已经司空见惯了,只顾忙自己的事情,看都不看这些玩牌的人。

而赢了钱的人又大声叫喊着让奥丽娜把酒送过来,老费勒输出去的钱有一部分又被奥丽娜收了回去。

老费勒玩完了一局,气愤地把剩余的几张牌重重地朝桌子一摔,对着几个客人说:“妈的,真是不走运,都等着,我去方便一下,去去晦气再来赢你们。”

“你快点,别耽误时间。”旁边的人催促他说。

无为见此情景朝前挪动了两步,对老费勒说:“我替您来玩一局吧。”

老费勒一愣,有些怀疑地问:“你能行吗?”

“让我试试吧,也许可以。”无为微笑着说,没等老费勒表示同意,无为的右手轻轻地朝桌面上一抹,散在桌面上的扑克牌便被他收拢起来。

无为用另一只手把牌挡了一下,眨眼间扑克牌就变成了整齐的一摞,无为并没有洗牌,而是把扑克从中间分成两份,一个手里拿着一半,用拇指一搓,只见两个手里的扑克同时成了扇形,然后两只手拿着散开的扑克向中间一对,所有的扑克均匀的交叉在一起,最后轻轻合起来交到右手里。

无为再用一只手拿着扑克,用中指一挑把牌分成两部分,然后在手里对叠了几次,最后把牌放到桌子上,同时用手轻轻一抹,所有的扑克成弧形均匀的散开。

赌桌旁所有的客人包括老费勒都看傻了眼,被无为玩魔术一样的动作惊呆了,都目瞪口呆地望着他,静静地半天没有一个人出声。

无为看着这些傻眼的人,潇洒地抬起手,问了一句,“请问谁来切牌。”

本来吵吵闹闹的赌桌,忽然变得鸦雀无声,酒巴里其他客人都好奇地朝这边张望,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费勒也顾不上方便了,他提了提裤腰带,用手拍拍无为的肩膀,朝无为伸出大拇指,“好,年轻人就冲你这一手这里交给你了。”

无为谦虚说:“我试试吧,二十一点我玩的很多但从未坐过庄,搞不好请不要在意。”

“没关系,输了都算我的。”老费勒大度地说,随后从旁边拖过一张椅子坐在无为的旁边,兴奋地看着这个年轻人玩牌。

二十一点要不要牌主动权在玩家手里,无为知道要想自己不输就要做点手脚,赌场里的二十一点一般是用六副牌,放在发派盒里一张一张地向外发。而这里却是拿在手里发牌,在这些人面前做点手脚对无为来说是小菜一碟。

无为玩牌最恨抽千了,为了答谢老费勒对自己的救命之恩,无为决定昧着良心替老费勒挣些钱。

为了不让其他人看出自己在发牌时做手脚,无为赢两把就有意输一次,很快就把老费勒输掉的钱赢了回来。

老费勒坐在无为旁边,手里拿着赢来的钱,高兴的不时哈哈大笑,他开始反过来嘲笑刚才嘲弄他的几个人,他挥舞着手里的钞票,对着几个人说:“哈哈,怎么样,看看这是什么?刚才我就说让你们输得光着屁股离开。”

酒巴里其他客人也都被吸引过来观看他们玩牌,奥丽娜也过来站在无为身后,默默地注视着他,无为赢了后她也显得很高兴,本来就对无为非常嫉妒的几个年轻人见此情景心里更不乐意了。

几个人在后面悄悄地嘀咕了一阵,然后凑上看着,等无为玩完一局在洗牌的空档,一个年轻人对无为大声说:“中国小子,看你的牌技这么好,敢不敢跟我们几个单独玩几把?”

奥丽娜猜想他们几个肯定没安好心,生气对这个年轻人说:“汤姆,你想干什么?”

这个汤姆听奥丽娜这么一说更来劲了,对着无为说:“小子,别靠女人保护着,有种就来跟我们赌几把,否则就从安尔拉岛滚出去。”

无为从内心讲就不想坐庄发牌了,见刚才对自己有意见的年轻人向自己叫板,心想正好借台阶下来,于是笑着说:“没问题,请问你们想怎么玩?”

奥丽娜见无为要答应他们,着急地在后面拽拽无为的胳膊,低声说:“不要理他们,这几个家伙就喜欢在岛上闹事。”

无为本来就年青气盛,被汤姆一激就想教训他们一下,无为轻轻地拍拍奥丽娜的手说:“没关系,我就陪他们玩两把。”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