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悲剧已上演(转)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清明节回宽甸老家,街头巷尾一个热点话题就是县医保中心副主任——一位女领导被一位59岁的老人家给杀死了,真的成了清明时节的断魂之人。


事情是这样的(传闻),这位老人家是宽甸某单位的一个提前退休的干部,退休后搬到了丹东市内,由于个人身体不太好,积攒了不少药费条子,由于地域管辖限制,老人家的医保报销签字还得回宽甸县去办理,可是老人家去了多次,人家总是以种种理由“拒签”,老人家辛辛苦苦从市内坐车往返与丹东和宽甸之间五六次,最终也没办成。老人家就别不开劲了,本来没什么大不了的,很正常的报销医疗费,怎么就不给报。最后一次,老人家是带着刀去的,结果还是“拒签”了,老人家就手起刀落……然后自杀但未遂。据说还把医保中心的主任——也是一位女同志——吓成了精神病,住院了。

据身边的人讲,这位女主管手中的权利可大了,一个县的医疗保险审批权在握,经常吃拿卡要。打车时司机说:“这样的人该死,让那些鸟人也有所顾及”。这都是一时的气话。


一场悲剧因为一时的气愤所致,但这也是长期积累的愤懑引发的必然结果。手握大权对老百姓不仁不义之人应以此为戒,没准哪个想不开的人下一个目标就是你。


说句实话,我是弱者,同样在这件事上我是同情这位大爷的。可惜了那位大爷也赔上了一条命!有什么深仇大恨啊,还有别的途径可以申诉啊。再说这位大爷也是公门中进出了这么多年,连这一点点的潜规则都不懂?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去年冬天的一件与此类似的事件,我亲身经历的。岳母大人退休后积攒了不少医药费条子,由于多年前岳母所在单位早已“黄”了,去年12月单位通知审核医药费条子。岳母去了,本来7000多元的药费条子,人家只给签了4000多一点,其余3000以各种明文规定拒签。岳母大人回家之后也特别气愤,只是媳妇儿心领神会。第二天带了300元现金往那个管事的人手里一塞,人家大笔一挥,签了,而且多写了300的金额,等于我们没有花一分钱就把他摆平了。


所以我说这位大爷在这个社会上还得历练啊。只可惜这位大爷可能再也没有历练的机会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